长生之战磐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龙文学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一头丛林里罕见的巨大雄狮歪斜着嘴巴倒在地上,它的鬃毛杂乱,脊背上到处是血痕,显然生前被人拖拽殴打。

“泽鲁?”

“对,是泽鲁!”女人们拼命点头,语气里满是激动。泽鲁是络布村以北丛林中的一头雄狮,这几年不乏有猎人亲眼目睹它的存在,甚至有人为之丧命。村中的猎人选择比以往更小心地狩猎,而没有人愿意合计去杀死泽鲁。可今天,这头雄狮就这样安静地躺在自己面前……

乌力罕这才瞥见了女儿手里的石斧,顿时明白过来女人们仿佛讥笑的私语实则在惊叹,她不由得懊悔起来。“赛罕,你是为了让姆妈带女人来拉狮子才喊的姆妈么?”她摸摸女儿红肿的脸蛋,方知自己刚才的巴掌太过狠毒,心疼地问道。

赛罕点点头,眼里噙着泪水。

“我对不起你。”乌力罕抱了一下女儿,陡然间,似乎一头母狮子化作了一只温顺的羊。女人们也不再叽喳,而是带着一种安慰的神情拍拍乌力罕的背部。

诃伦看在眼里,觉得不解。虽然相处一年,可村里的大小事无人告知于他,他也便一概不知。乌力罕这些女人的事情他无暇去顾及,他只是不愿见到赛罕这样的孩子被责骂。络布村民风彪悍,可村里的孩子却个顶个的纯真,总喜欢偷摸着找到诃伦玩,再被发现端倪的大人一顿毒打带回家去,可不出两天,这些孩子又会出现在他面前,像今天一样跳出来喊一句:“诃伦!”其中属赛罕最喜欢他。

赛罕的心意,几乎是姆妈与他之间心照不宣的事情,每每乌力罕也只是骂骂咧咧几句便带着女儿回去,只是诃伦不太明白,乌力罕一直是位温柔的女人,为何忽然动怒。

“姆妈我没事。”赛罕看了一眼诃伦,诃伦赶紧把眼睛瞥向别处,正巧这时远处的伙伴在向她招手,她便擦擦噙着泪水的眼睛,跑开了。

乌力罕担忧地看着女儿直到与伙伴团聚,她才收回心思拍拍手道:“大家来搭把手,快把木板塞到底下。”没了担忧,这个灵巧而强壮的女人便招呼大家开始搬运死去的猎物,先是一块两头系有四条麻绳的扁长木片被人放在狮子的后爪下面,再有几个女人拉住绳子,庞大的狮子就被一块木板扫动。

趁诃伦躲到一边的空当,女人们三两下就拖动起猎物。

诃伦待在一旁看着,村里的大小事务都轮不着他操心,何况是隆重的祭祀。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石斧还在赛罕手里,于是向村里扫了几眼。

见诃伦要回村,乌力罕便丢下绳子,嘱咐女人们先拖回去,自己叫住了男人。

“你不该猎杀泽鲁的,苏合也只是杀了一头大野猪。”

诃伦明白乌力罕的意思,她认为自己的行为容易触怒村里那些年长的猎人,他摆手道:“你说的苏合大概就是我救的人,当时他累得瘫软在地,木枪都折了一半,我要不出手,现在带回来的还有他的脑袋。”

络布村的规矩便是打猎的猎人要带回牺牲者的头颅——按诃伦所说,倒是他救了那个自傲的苏合一命。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龙文学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可没有人愿意看到泽鲁出现在祭祀大会。”乌力罕道:“也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外乡人赢得大会上最好的奖赏。”

“趁夜色把它抬入地窖吧。”

乌力罕点点头,她接着说道:“今天我打了赛罕……”

诃伦接过乌力罕的话:“如果是因为我,你可以放心,过不了多久我会离开,不会连累你们。”

“早晚她会被村里男人抢走,我只是希望她不像自己的姆妈一样,轻易地被一个男人剥夺一生。你猎杀了泽鲁,可以说是整个络布村最强大的猎人,赛罕的选择没有错。”乌力罕摇头否定:“只因为你是一个外乡人。”

“如果我不是外乡人,就可以娶了赛罕?”

乌力罕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将近四十岁的男人,差一点就应允下来,结果话哽在了喉咙里。诃伦也自知语失,朝北丛林的方向望去,又恢复成平日里寡言冷语的样子。

北丛林躲进夜幕之中,远远望去仿佛高峻辽阔的墨色山脉,从目的左侧蔓延至右侧。白日里站在北丛林外头会觉得仿佛一个巨人般魁伟,而夜晚的北丛林,黑色与树叶包裹住它的本来面目,则多添了一抹庄严。

“如果你住下来,我会同意赛罕陪伴你。”沉默了一会儿乌力罕叹道。她怎么不是一个明白道理的母亲?她尊重女儿的意愿,只是想尽可能地帮助女儿找到好的归宿。只要诃伦答应这点,她就可以妥协。

可诃伦这样优秀的猎人会甘愿蜷缩在这小片天地里一辈子么?乌力罕没有去过原人的大部落,可她也明白诃伦是足以获得战士称号的男人。而络布村是个偏远的村落,村里人将北丛林作为狩猎的地点,全年所有的食物水源皆来自于北丛林,一切都是紧缺,一切都是在苛刻的安逸中度过,或许几个月又或许几天,诃伦就会厌倦,当他不告而别的时候,她或者赛罕,谁能够央求他留下?

乌力罕的担心不无道理,诃伦听了她的话后,并没有喜形于色,愁绪更甚,整个人好像和北丛林一起陷入了阴影里。

“这是你的答案对吗?”女人有些恼火,她为女儿感到不值。

“对不起,乌力罕。”诃伦直直地立着,头俯得很低,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是惭愧还是悲伤:“我答应你,很快我就会启程,在此之前,尽量不再打扰村里的人。”

“火的种子只属于祭殿,不属于任何地方”。这是流传在南方原人族的一句俗语,原为赞颂大部落战士的高尚魂魄,现在却用来讥讽一个人挑剔的性格。诃伦的话,无疑是在乌力罕脸上狠狠抽了一记。

“最好在祭祀大会前你就离开。”乌力罕冷笑道,她不再多说转身准备离开。

“乌力罕!”诃伦叫住女人。

女人头也不回,只是停住道:“还有什么事?”

“我是队伍最后的人吗?”诃伦问。乌力罕回过头来,皱起眉头掰手指算到,从食指到小指再到拇指,最后停在无名指上,她随着诃伦一同望向北丛林,语气透着的尽是不安:“还差两个人。”

夜晚腾起的瘴气会笼罩整片丛林,常有不可名的兽嚎此起彼伏,继而连三有村内的猎人因贪猎而贻误夜幕来临的时间。往往在落日前未逃离丛林的猎人,第二天就会被进林人发现,这样森然的白骨在北丛林中散了一地,所以为了清算人头,络布村会指定一位“终猎人”,让他走在猎人的最后,确保所有猎人离开北丛林。

诃伦来到络布村后,很快便成为了新任的终猎人,一直以来都无差池,而今天,诃伦一脸的疑惑显然是疏忽大意了。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龙文学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推荐阅读指数:★★★★★


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156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