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青春那些悸动》全文免费阅读

十六岁那年,我父母因为意外双双去世,我和领妹远走他乡开始两个人共同努力的生活…… 事情总是突然发生,理由都是后来加上,有些事情,有些冲动,总是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青春那些悸动

第0007章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嘟嘟~,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正是二姑打来的,我按下了接听键。

“小枫,为了安全起见,我为你们家订购了监控摄像头,很快就会有人上门安装了,就装在正对你们家门口的位置,这样就算有人再找上门去,看到这个也会顾虑的,家里家具也没几件了吧,我们家还有很多不用的,一会装车给你们送过来,总而言之搬家的事情先不要操之过急,姑会帮你和小蝶想办法的。”电话的那头,传来的二姑温和的声音。

此时的我,内心感动,也许我先前真的是误会二姑了,怎么说她也是我父亲的亲妹妹,怎么可能没有感情,也许我的亲情,并没有完全丢失。

“二姑,谢谢你,这个时候还愿意这么帮我们的,就只有你们了,我会记住的。”我和二姑寒暄了一番后,挂断了电话,我看见领妹一双大眼睛一直在盯着我。

“你刚才说什么?你答什么?”领妹她还一直惦记着这个事呢。

“啊…我们还是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搬家确实是一件大事,不论我们去哪里生活,都得需要钱,最起码我们到新地方上学,也要把这里的学籍档案提出来才可以啊,异地转学很麻烦的。”我跟领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不,哥哥你就是被那个坏女人给迷惑了,我们家被害得还不够惨吗?以前叔叔阿姨相信了那所谓的亲朋好友,到头来他们都去哪了?现在他们不在了,哥哥是我唯一的依靠,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哥哥的!”

领妹斩钉截铁道,她的表情是那样的固执,固执到我感觉无力去强行说服。

但是我必须说服,因为我不能让领妹太脱离社会,她现在的表现,已经符合书上说的创伤后反社会型人格障碍,长此以往的话,等于误了领妹的一生。

所以,此刻的我故意摆出一副严厉的表情说道:“小蝶你不能因为别人背叛过我们,就从此不相信任何人,这样不仅会使我们孤立无援,也会伤害到那些真正对我们好的人,小蝶想保护我,我很感动,但我何尝不想保护你,只有融入这个社会,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我的口气有些重,领妹听到我严厉的话语后,眼中闪过一丝泪花,她语气有些哽咽地说道:“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对我来说,哥哥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你难道不明白吧,其实我对你……”

原本那种说教就让我后悔不已,现在看见领妹她泪眼婆娑的样子,我情不自禁地就上去抱住了她,手背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与颤抖的香背,她的话语也戛然而止,这就是所谓的千言万语及不上一个拥抱吧……

“小蝶,现在只能靠我们两个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两个人都必须同心协力才行,我会保护好小蝶的,当然,我也会保护好自己,因为我可舍不得将你孤零零一个人留下,饿了吧?我做你最喜欢的炸酱干拌面吧……”

感受着领妹渐渐平稳的心绪,我温柔缱绻地对她说道,对了,领妹最喜欢的就是炸酱干拌面,而我,最喜欢的是炸酱油泼面。

“笨蛋,都怪你说出这么辣眼睛的话,让人家这么失态,我不管,今天晚上你陪我看《猫小黑战记》……”

领妹抬起脑袋,有些瞋怪地看着我,语气虽然强硬,但脸却红扑扑地,显然,她是在掩饰自己刚才情绪波动产生的羞涩感,毕竟这种情绪波动与她平时有些高冷的框架不符。

“喂喂喂,饶了我吧,要不我们一起看NBA吧……”其实那只可爱的小黑猫我倒并不讨厌,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看到领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虽然我很疼爱她,但也不能被牵着鼻子走啊,虽然注定逃不过被牵的命运,但还是牵手比较好……

“才不,谁要看那群大猩猩……住口,我说是大猩猩就是大猩猩……”一番吵嘴后,我最终败下阵来,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她是领妹呢。

这场分歧,显然是以领妹妥协告终,她与我一起走进了客厅,被打坏的家具已经不知所踪,据说是被邻居的马大姨和刘大爷拿去留着冬天烧柴火了,不管了,随他们去吧,他们已经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插了一刀,也不差再踹一脚了,只怪当初太年轻,是人是狗看不清。

而在厨房中,我看到了让人痛心的一幕,垃圾桶里有很多狗毛与内脏,我一眼就看出那是秋田的,三叔这个混账,竟然把秋田给吃掉了。

装监控器的工作人员来了,他们效率很高,很快就装完了,他们还帮着把家里的电路给修好了,傍晚时家具也送来了,布置好之后,我问领妹感觉怎么样。

她说生活在监视之下感觉一点自由都没有了,还说我二姑用一些破家具就想收买人心,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没有反驳她,因为要改变她敏感的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会慢慢将外界温暖引向她的。

晚上,我按照菜谱按部就班地做出了炸酱干拌面,爸妈都不在了,我要学着撑起这个家,这是我和领妹自这接连的重大变故两人相依为命后吃的第一顿正餐。

白炽灯光洒在领妹皓质呈露的脸颊上,我看向她那双精灵剔透的大眼睛,瞳孔是那样的清澈透明,靥辅承权的酒窝里酿着陈年女儿红。

一头乌黑柔亮的青丝用两个樱桃发饰扎成长长的双马尾,如同羊脂玉般光滑细腻的娇躯上仅仅承着一层薄薄的白色纱裙,往常这个时候她手里肯定把玩着手机。

此刻她并没有,只是单手撑着香腮,美眸凝视着我,粉嫩匀称的唇瓣持续绽放着悠扬的弧度,灾难让她更加懂得珍惜身边的人。

桌子上的菜色并不算丰盛,除了炸酱干拌面,还有红烧茄子,青椒炒肉,两个高脚杯摆在眼前,我开启了一瓶好不容易能够幸存下来的干红葡萄酒,为我们各自满上。

“这一杯,敬在天上看着我们的我爸我妈,今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了,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努力吧!”我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提议道。

也许这个时间我和领妹不该喝酒的,但是为了让领妹高兴起来,尽快投入新的生活,我也不能计较那么多了,我爸妈如果天上有知,想必不会怪我们的。

领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优雅地握住杯脚,与我轻轻碰杯,幽兰香口将那杯干红一饮而尽,不胜酒力的领妹脸上马上浮现出更多的红晕。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一刻我清楚地感觉到领妹看我的眼神中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更加明显了,也不知为何,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当三杯干红下肚,她的脸红得就如同熟透的蜜桃,起身给我夹菜,却不小心将她宽松的领口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的领妹啊,你不知道这样的气氛下很容易勾引人犯罪吗?总之从她夹完菜坐下开始,我的眼一刻都没离开她的领子,好似那里有我赖以生存的氧气一般。

“小枫,你现在脑子里一定在想一些坏坏的东西对不对。”领妹脸上带着耐人寻味地笑容,就好像能看穿此刻我龌龊的内心,那种感觉就像衣不蔽体一般。

天呐,瞎说什么大实话,而且竟然直接叫我小枫,这妮子……

我使劲摇晃了下脑袋,让微醺的我尽可能地保持清醒。

但这种旖旎的气氛下,我还是不可避免地想了很多。

她也只比我小一岁罢了,一直以来我只看到了她的天真烂漫,和偶尔的傲娇任性,但是从我爸妈出事后,领妹有意无意的一些言行让我意识到,这个妮子懂得事情真的不少,只是在我面前,她不表现出来罢了。

至于她瞎说的大实话,我还是要道貌岸然地否认一下,于是我说:“小蝶,不要乱说,我心里一直把你当妹妹对待,我能想什么坏坏的事情。”

领妹听到我的话,眼神中不知为何闪过一丝失落,她沉默了良久后,意味深长地问道:“只是妹妹吗?”

我不假思索地就想说‘当然’,但是这个‘当’说了,‘然’却迟迟没有蹦出来。

她看见我的反应后,嘴角终于再次浮现了笑容,她伸手够过了酒瓶,帮我和她都倒满,拿着高脚杯起身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小枫,这一杯我敬你,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按照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活着……”

我们一杯又一杯喝着,空气中那种旖旎的因子越来越浓,今晚的领妹是怎么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节奏就被她给带走了。

不过这种感觉好像也不错,好一个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对我来说,复仇就是猛虎,领妹就是蔷薇吧……

最后,意犹未尽的我们又开了一瓶老白干,那是我爸爸以前过节发的,葡萄酒加白酒,那种强大的后劲让我的头脑彻底处于一片空白状态。

突然,我的唇好像被什么很柔软的东西填满了,一种温润如玉的触感,以及沁人心脾的芳香通过我的舌尖传来,让我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被激活了。

当我感受清楚堵住我舌头的是什么时,我彻底慌乱了,领妹她闭着眼,捧着我的脑袋,正疯狂地激吻着我,怎么会这样??

我开始抗拒,感受到我的抗拒后,领妹伏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点燃我内心那团火的话:“小枫,你一直盯着我的胸看,不难受吗?只要你愿意,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挑逗,领妹这个家伙竟然赤裸裸地挑逗我,我下腹邪火升起,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体内的猛兽开始失控,我颤声说道:“小蝶,你在玩火……”

领妹在玩火,我何尝不是呢?我们激吻了很久才分开,领妹的双眼已经迷离。

“我受不了了,要了我吧,小枫……”领妹那带着一丝渴求的话成了压倒我理性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开始疯狂地撕扯领妹的衣服。

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一切都无法挽回的时候,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拿出手机我看清了那个来电号码的备注:二姑……

第0008章 至少,共赴黄泉

电话响起的一刻,我背后出了一身冷汗,我竟控制不住自己,差点和领妹擦枪走火了……

在我这番呆若木鸡的表情和那催命一般的铃声下,领妹微烫的脸颊开始冷却下来,嘴角的笑意凝固,她不悦地看着我手中的手机,二姑两个字是那么的显眼。

我无言,已经按向了接听键。

“不要接,挂掉它,我们的时间,不需要外人来打扰!”领妹在我即将接起电话的时候边抢边说。

可电话在我手中,我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小枫,家具用得还舒服吧?”电话那边,传来了二姑柔和的声音。

“挺舒服的,谢谢姑,要不是你,现在和我小蝶恐怕连张吃饭的桌子都没有呢。”我真心实意地感激道。

二姑又在电话里和我嘘寒问暖了许多,从她的话语中,我感受到了真真实实的温暖。

挂断了电话,气氛有些尴尬,毕竟刚才我和领妹差点做出那种事情,幸好二姑这个电话来得及时。

但领妹的想法好像和我不一样,她的神色并不是庆幸,而是不甘,难道她还在为我二姑的事情闹别扭吗?

“小…小蝶,我们接着吃饭吧,吃完了饭,我们一起看……”

“我已经没胃口了,桌子你自己收拾吧,给你添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我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提出要一起看她喜欢的电视,但还没说完,却被她打断,她有些恼怒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望着饭桌上还剩下一半的菜,只得无奈地轻叹一声,默默地收拾了剩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就这样,我爸妈走后,我和领妹共同生活的第一顿晚宴和第一次亲密接触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给打断了。

我们各自回到房间,我不知道小蝶那边怎么样,起码一直到后半夜,我才沉沉睡去。

一阵尿意将我憋醒,下床起夜之后,我打开了领妹房间外的一闪小窗户,微凉的晚风吹进来,我点燃了一根香烟,心旷神怡的感觉贯通全身,我那因为酒精的麻醉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头脑,彻底清醒了。

“小蝶那个家伙,应该睡了吧,毕竟只是个小孩,应该不会闹这么长时间的别扭吧。”

“啊……小枫……”

这样想着,我关上了窗户,准备睡觉,但是我路过领妹房门时,一阵我熟悉又陌生的呢喃声从其内传来,熟悉是因为类似的声音我曾经听到过,陌生是因为我以为不会再次听到。

我的脚步猛然停住,我浑身紧绷着,我本以为今晚差点和领妹擦枪走火,都是拜酒精所赐,但现在大家都酒醒了,为何领妹仍然……

难道说,我上初三住校这一年来,领妹对我的感觉一直都没有变?只是比以前更加内敛了?难道说晚餐的旖旎不是我们二人的一时兴起,而是领妹的蓄谋已久?

“怎么会这样…小蝶竟然对我…怪不得,她那么排斥我二姑,因为我二姑的介入,因为那会影响我们独处的空间,我该怎么办?小蝶……”

直到屋内激烈的声音渐渐平息,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脑海。

这时,我听见领妹屋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她要下床,我急忙回了房间,我半掩房门,关上灯,只是借着领妹房间内的灯光,我还是看到她一丝不挂走出的背影,进入卫生间后,淋浴的声音传来。

“唉,看来今后一定要注意和小蝶之间的距离了。”

我轻叹一声,在对前路的迷茫还青春的躁动中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当晨曦的光揉碎了夜幕的黑,我和小蝶都起床了,她一直都没有说话,似乎还在闹别扭,我也没有上去说,因为我认为不能太娇纵领妹了。

吃完了饭,她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而我则开始思考今天该干嘛,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我的初中班主任,他让我去一趟学校,具体什么事他没有告诉我。

我叮嘱领妹有事直接给林震打电话,虽然领妹默不作声,不搭理我,但我还是给林震打好招呼了。

在去学校的路上,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个未知号码打来的,我接通后,那边却没有声音。

“喂,请问你是谁?”我说了半天,那边却硬是不说话,最后我啪得将其挂断了。

没过一会,那边又打来了电话,依然是沉默,我大骂一声神经病,并将其拉入了黑名单。

结果刚拉黑不久,又来电话了,这次是陌生号码,但却不是被我拉黑的那个,我再次接通,刚想破口大骂,那个人却主动挂断了电话,没过多久,就响了,我再拉黑,反复几次后,我心烦意乱。

最后电话又响起,我看都没看,啪得一声,关掉了手机。

“妈的智障!!!”关掉手机后,我怒骂一声,心烦地闭上眼睛。

半个小时后,我从车上下来,来到了我的母校——青云县三中,我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中考发榜那天。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那天高高挂着的‘祝贺我校庄枫同学考取青云县中考状元’横幅已经被摘掉了,虽然我并不是很在意横幅的事,但这背后透露出来的信息让我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班主任何峰今天特意在办公室中等着我,看到我走进屋,他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严肃地看着我说道:“庄枫同学,你家里的事很遗憾,节哀顺变吧。”

何峰老师平时挺关心我的,所以我们的师生关系还算融洽,从他能在假期专门开着办公室的门等我就可以看出来了,但他这种严峻的神情我还是头一次看见,我知道他找我来一定不只为了嘘寒问暖。

果然,他沉默了片刻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接下来告诉你的事情,你要有心理准备,你应该也看到了,校园门口关于你的横幅已经拿下来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你父亲那起事故……”

“有个伤者的家属很有权势,他知道你作为肇事司机的儿子,是中考状元的事情后马上借着这件事的影响强行取消了你的学籍,你在教育局中的书面档案,学生系统中的电子档案,还有中考成绩全部被删除了,包括庄梦蝶同学的也是……”

“也就是说你们这些年的学……哎,要我说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都说祸不及家人,即便这件事是你父亲的过错,但他已经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为何要做的这么绝,你们也不用太伤心,现在这个社会,学习并不是唯一的出路,最重要的还是……”

班主任的话给了我当头棒喝,我感觉一阵头重脚轻,他后面的话在我的听觉中渐渐模糊,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过分,好过分,因为你们家死人了,所以就不给我们家活路吗?不对,是伤者,不是死者??伤者的话,应该是知道事情真相的吧!!他们被收买,昧着自己良心作伪证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做这么过分的事情!!为什么!!”这个声音在我心底咆哮着。

“庄枫,庄枫?接受现实吧,有些事情是我们无力改变吧,你能在三中以前那群痞学生里吃得开,还能在学习成绩上名列前茅,我相信你的能力,就算是不上学,到了社会上也没有问题的,只是要多吃些苦罢了……”

我的耳畔响起了班主任劝慰的声音,只不过这些安抚人的话我不需要听,班主任不知道这件事的内情,如果他身处我的立场,肯定不会就这么逆来顺受的。

“老师,我想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个有权力这么做的人是谁,我强行让自己镇定地问道。

班主任眉头一皱,狐疑地问道:“你想干什么?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这个社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你看谁不爽去打一顿就能解决问题!”

他似乎已经笃定我打算去打击报复那个人,所以这么说,但我也肯定了一件事,那个人是谁他一定知道。

“老师,你想多了,我也有几个说得上话的亲戚,我自己不能上学也就罢了,但是梦蝶跟我不一样,学习是她唯一的出路,所以我想尽可能地去求求那个人,就算是没有用,起码不会让自己后悔,所以请你告诉我吧……”我尽可能用自己最诚恳的态度,最平和的语气说道。

班主任打量了我半晌,最终还是被我说动了,他告诉我说:“哎,别太强求,那个人是县长秘书许清水……”

离开学校后,我马上决定托林震打听这件事,打开手机后,竟然是一连串的未接来电,有领妹的,有林震的,我准备先给领妹打过去,但林震却又打过来了,我接通了电话。

“枫子,你在哪里?没出什么事吧?”电话那边的林震焦急地说道。

“我在学校啊,翎子,你为什么这么问?”我疑惑不解地回问。

“没事就好,小蝶刚才接到了恐吓电话,对方用了变声器,还说要杀了你,她打电话给你却没打通,马上打电话给我让我找你,你在学校门口吗?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过去!”林震如是回答道。

只不过,我却越想越不对劲,领妹莫名其妙的恐吓电话,先前我收到的骚扰电话,如此多的未接来电,火速赶来的林震,想通的一瞬间,我对着电话那头大喊道:“不要来!!小蝶有危险!!块回去。”

挂断电话后,我站在学校门口喘着粗气,看到第一通未接来电,是领妹的,而那个时间,竟然也是我关掉手机的时间,天呐!我竟然在那么重要的时候挂断了电话,我好恨我自己!!

我颤抖着拨通了领妹的电话,话筒中传来让人抓狂的忙音,偏偏这时天上也下起了令人烦躁的雨,好似故意在嘲讽我一般。

我强迫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我刚想挪动如同灌铅的腿赶回去时,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一次,我毫不犹豫地接听了。

“喂,庄枫,见不着那个小美女,你一定很焦急吧?”对方用了变声器,声音如同外星人一般,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让人很不舒服。

“你是谁,你把小蝶怎么了!!”我努力维持着平静,但还是忍不住颤声喊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女儿在那场车祸中死了,我想她在天堂一定很寂寞吧,她们一样的年纪,如果把这小美女送过去的话,她就不会寂寞了吧……”

那边的话语带着一股让我不寒而栗的疯狂,六神无主的我无比地悔恨,为什么要把领妹单独留在家里,为什么要关掉手机,我真是个混账!!

“别…我求求你不要冲动……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请你不要伤害她,哪怕你让我抵命也可以,算我求你,好吗?”我只能一个劲的哀求。

“嗯,听我的话,自己一个人来旧自来水厂的废旧仓库,如果我发现别人或者是警察你来,我就找人轮奸掉她,然后碎尸!!!”电话那头恶毒话语中的阴寒让我一点怀疑的勇气都没有。

“哥哥!!!别来!!!他打算把你也骗来,把我们一起杀掉,千万别来……!!!”在对方挂断之前,我听到了领妹声嘶力竭的呼喊。

对不起,小蝶,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去救你,如果不能用我的命换你的命,那至少让我陪你共赴黄泉,等着我!

《青春那些悸动》未完待续……

在【小龙文学】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青春那些悸动,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166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