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间的悸动小说TXT全文免费阅读

山村少年带领全村留守女人共同致富,一起披荆斩棘,排除万难,最终飞黄腾达。


田野间的悸动

第1章 新婚

嫂子田翠花嫁给我哥那年才刚满十八岁,是名副其实的黄花大闺女。

那时候她很瘦,小腰恁细,铅笔杆一样。不过很白,脸是白的,手腕是白的,脖子也是白的,好像一团雪。弯弯的柳眉下是一双黑如乌珠似的大眼,身穿大红嫁衣。

哥哥拉着她的手拜了天地,进了洞房。

天一黑,送走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爹娘立刻安排我去哥哥跟嫂子的窗户根底下听房。

二位老人家说了,在梨花沟哥嫂成亲,小叔子听房是风俗,必须听,不听还不好呢。

就是听听哥跟嫂子第一晚能不能鼓捣点真事儿出来,造个小人什么的,一会儿好给爹娘汇报战果。

既然是爹娘的命令,做儿子的当然义不容辞,所以屁颠屁颠就去了。

纯洁的我蹑手蹑脚靠近窗户,先舔了舔手指头,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窟窿出来,然后闭上眼,仔细往里看。

屋子里很静,大红的蜡烛忽闪忽闪。

一条土炕上有两条棉被,两个人,两个脑袋,整整齐齐排了一炕。左边长头发的是嫂子,右边短头发的是哥哥,哥哥没睡,嫂子也没睡。

这也难怪,一个大闺女跟一个陌生男人忽然躺一条炕上……这种环境下能睡着才是怪事?

我在外面就闷得不行,按说,新婚的第一晚,小两口应该往一块凑合才对,可为啥他俩就各睡各的呢?而且衣服都没脱。

开始的时候啥动静也没有,过了一刻钟,哥哥首先忍不住了,抬手拉拉嫂子的衣襟。小声问:“翠花,你……睡着了没?”

嫂子说:“睡着了。”

哥哥说:“睡了你还能答话?”

嫂子说:“俺说的是梦话。”

哥哥表现得很主动,往嫂子身边凑了凑,问:“翠花,从今天起,咱俩就成亲了,是两口子,你知道成亲意味着啥吗?”

嫂子说:“成亲就是成亲,一块搭伙过日子呗,还能意味着啥?”

翠花的单纯跟无知把哥哥杨初八给逗笑了,他说:“就是……男人跟女人……睡一块。”

翠花大眼睛一眨问:“咱俩不就睡一块了吗?”

“俺说的那个睡,不是这样睡。”哥哥不知道咋跟嫂子解释,只能用话慢慢勾她。

翠花莫名其妙问:“那是咋睡?”

“就是男人跟女人……解下衣服睡。”哥哥又把话更深入了一步。

“为啥要解下衣服睡哩?”

“咱娘说了,新婚夜……不解衣服不好哩。”

翠花就咕嘟一声:“规矩真多。”然后丝丝拉拉开始解衣服,转眼的时间,衣服没了,顺着被窝的缝隙丢在了凳子上。

我站在窗户外边噗嗤笑了,有好戏,接着瞧……。

首先闻到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那香气是从嫂子的身上飘出来的,特别好闻。

翠花的上身是一件肚兜,光着膀子,那胳膊还是雪一样白,居然看到了她鼓鼓的两团……下面隐藏在棉被里,啥也看不清。

偏偏赶上我是近视眼,把本小叔子给急得抓耳挠腮……跟猫头鹰一样。

眼睛透过窗户的缝隙使劲瞧,恨不得将眼珠子挖出来,砸嫂子被里看个究竟。

接下来,又有了新的发现,哥哥的呼吸很不均匀,胸口一鼓一鼓,高低起伏,眼睛也放出了亮光,跟豹子一样。

忽然,他翻身把翠花抱在了怀里……。

可能是哥哥用力太猛,把嫂子给吓坏了,翠花尖叫一声:“初八,你干啥?你干啥?”

哥哥已经变得迫不及待:“咱娘说了,新婚夜也要抱在一块睡,不抱……也不好哩。”

翠花本来就慌乱,被哥哥这么一抱,都要吓死了,赶紧说:“不行,不行!初八你走开!”

女人抬腿就是一脚,事情来得太突然,哥哥没防备,结果一脚被翠花从炕上给踹到了地下……我那可怜的大哥发出哎呀一声惨叫。

翠花吓坏了,赶紧伸手拉他:“初八哥你咋了?快起来,快起来,俺不是故意的,你摔坏了没?”

哥哥还挺勇敢,捂着下面呲牙咧嘴摆摆手:“没事没事,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

我在窗户外面也吓一跳,心说:翻了天了!这女人也忒彪悍了,咋能刚成亲就踹自己男人呢?真没家教。

哥哥也是,没本事,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收拾了,都替他着急。

简直不是男人,应该把她按炕上,用鞋底子抽她的屁股三百六十五下,把她打得春光灿烂,万紫千红,给她立立规矩……要不然还不被她欺压一辈子?

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因为替哥哥着急,我一拳头打在了窗户上,窗户棂子发出喀吧一声脆响。

打完以后自己也后悔了,可能响声过大,惊动了屋子里的哥哥跟嫂子,翠花赶紧往下出溜,将棉被掖紧了,外面只露一个小脑袋,大喝一声:“谁?!”

我发现不妙,咯咯笑着拔腿就跑,猫儿一样窜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扭过头,发现哥哥捂着下身爬了起来,隔着窗户向外瞅了瞅。

还听到翠花在棉被里问:“窗户外面是谁?”

哥哥捂着下身爬了起来,一个金鸡独立,隔着窗户向外瞅了瞅,看到有条身影忽闪消失了。

翠花在棉被里问:“窗户外面是谁?”

哥哥说:“我弟弟,初九。”

“他干啥?”

“听房呗……。”

翠花噗嗤一声笑了:“这野小子,还知道窥探人家小秘密哩。”

回到自己的屋子,我咋着也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翠花光溜溜的身影。

也有点冤得慌,哥哥跟嫂子在里面暖炕热铺,左拥右抱,亲亲我我,情意绵绵,我却在外面眼巴巴看着灌西北风,忒他娘的没天理。

听房有啥好?零下十一二度,小风刀子一样嗖嗖地刮,你说我是不是傻叉?

不过还是挺替哥哥感到高兴的,因为他摘走了梨花村最美的村花。

翠花长得就是俊,不但前后村的后生喜欢,一些上岁数的男人看到她,也跟野狗看到窝窝头那样,屁颠屁颠往上蹭。

翠花跟我哥不是恋爱结婚,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因为乡下不流行恋爱结婚,孩子的亲事一般都是有父母包办。

作为弟弟,当然希望她跟我哥好事成双,这样的话,明年就可以抱侄子做叔叔了。

想着小侄子调皮可爱跟我玩的样子,我做着美梦甜甜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还没醒,出事儿了……。

睡得正香,忽然一阵冷风吹过,被子被人揭开了……。

啪嗒一声脆响,屁股被人打了一巴掌,那声音悦耳动听,绕梁三日,经久不绝。

我这人睡觉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光着身子睡,啥也不穿,必须一丝不挂,这样睡起来才舒服。

要知道,乡下山里孩子很少穿裤头的,睡觉全光屁股。

不知道谁发明的裤头,那玩意真不是啥好东西,穿身上跟武装带一样,缠得慌,特别不舒服。

我的屁股余波荡漾,疼得不行:“谁他么打老子屁股?!”一个机灵跳了起来。

这一巴掌抽得本帅哥浑身发癫,跟过电一样。

眼睛睁开吓了一跳,竟然是翠花,我嫂子……她叉着腰,气势汹汹看着本帅哥。

“你……你干啥?”我火冒三丈,赶紧拉被子遮掩了见不得光的地方。

翠花一点也不害羞,说:“我打你个万紫千红春光灿烂!”

我没听明白,问:“咋了?”

“你咋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

“先穿衣服……。”

天知道发生了啥事儿,天知道翠花为啥那么生气?赶紧把棉裤拉进了被窝,双腿伸了进去。

裤腰带来不及系上,就抓起了棉袄,然后翻身下火炕。

翠花的眼睛一直往我这儿瞄,不过哥们很聪明,啥也没让她瞧见。

想占我的便宜?没门!

“昨天晚上在窗户根外,听房的那个是不是你?”

我一边系裤腰带一边回答:“是,咱爹娘让我去勒,他们说哥嫂成亲,小叔子必须听房,不听还不好哩。”

“嗯……那你都瞧见了啥?”翠花眨巴一下眼睛问。

我说:“我啥也没看到,就看到你跟我哥没穿衣服在打架……

第2章 意外发现

还有,你的身子好白……把我哥踹到了炕底下。”

翠花一听就急了,过来扯我的耳朵:“杨初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看本姑娘睡觉,活够了吧你?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灯泡踩?”

我脑袋一拨拉躲开了,怒道:“就你那身臭肉,扔大街上狗都不闻,谁乐意看你啊?”

“你说啥?是不是讨打?”这句话好像把她激怒了,身子一摆来回踅摸,顺手抄起了门背后的笤帚疙瘩。

好男不跟女斗,发现不妙,我趿拉上鞋子拔腿就跑,蹭地跳出了房门。

那知道翠花随后就追,狗撵兔子似得,把本帅哥追得狼狈逃窜,整整撵出村子三里地,还是没完没了。

我俩一起奔向了村南的庄稼地,一边跑一边解释:“嫂子,我可以对天发誓,不是有心偷看你的,要不然出门踩香蕉皮上,摔倒坐钉子上,钉子尖还是朝上的……。”

说心里话,还是挺喜欢被她追的。翠花特别好看,身子一颤一颤让人大饱眼福。

“我杀了你个混球!你给我站住!”翠花气势汹汹,眼睛瞪成了杠铃,看样子恨不得把本小叔子的耳朵扯成风筝。

“田翠花,你还有完没完?嫂子追着小叔子满山乱跑,这像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占我便宜呢?”

我一边跑一边用言语逗她,这种男跑女追的感觉很舒服。

再说了,小叔子跟嫂子打情骂俏是家常便饭,我们村,那个小叔子不跟嫂子斗嘴,那都不正常。

打是亲,骂是爱,最爱就是用脚踹……你踹死我吧……。

“你个混蛋!谁想占你便宜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样儿?长得跟猪八戒他二姨夫一样,俺会瞧上你?”翠花说着,举起手里的笤帚疙瘩,劈头盖脸就打。

很不幸,咣当一声打在了后背上,我一个跟头跌出去老远。

“哎呀,你个死丫头,竟然来真的?”跑着跑着不跑了,前面没路了,再跑就撞石头上了,不得不停下脚步。

我上气不接下气,肺里跟炸了一样,呼呼喘着粗气,只能求饶:“姑奶奶,别追了,我认输,认输还不行吗?你真野蛮!这件事又不怪我,是咱爹咱娘让我去看哩……。”

发现前面没路了,翠花也停了下来,她不比我好多少,同样气喘吁吁,小脸很红,跟喝醉酒差不多。

“爹娘让你看你就看啊?真没出息!跑啊,咋不跑了?有能耐你就飞啊。”

我说:“飞……飞不过去,没翅膀的,你再逼我,我就……。”

“就逼你了,你能咋着?”翠花说着,又把笤帚举过了头顶。

“我就……解衣服。”这次哥们真的急了,伸手扯向了自己的棉袄,同时也拉向了腰带。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怪小叔子扯淡,都怨嫂子强悍,是你逼着我出绝招的,就不能怪本少爷猥琐了。

很快,棉袄棉裤全都掉了。

“啊——!你耍无赖,小心我告诉爹,让爹打你屁股!”翠花一声惊叫,手里的笤帚疙瘩掉地上了,抬手捂住了眼睛。

她的嘴巴里惊叫,可手指头还是露出了缝隙,偷偷地看,脸蛋羞得粉红。

这一下我可得意了,坏坏一笑:“过来啊,有本事就过来,看你还打不打?”

趁着翠花捂脸的功夫,再次转身就跑。忽然发现前面山壁上有个不大的窟窿,一脑袋扎了进去。

这是山壁上一条缝隙,刚好钻进去一个人。里面密不透风,也脏兮兮的。

翠花可有洁癖,发现我钻进山缝,睁开了眼,更加生气了,挥舞着笤帚疙瘩往里划拉,怒道:“杨初九,你给我出来!”

傻叉才出去呢,我说:“有本事你就进来。”

冬天的棉衣厚,山缝又狭窄,根本钻不进两个人。

翠花进不去,只好说:“行!不出来是吧?有本事你这辈子都别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翠花不走了,守在了山缝的出口处,叉着腰盯着我,跟老虎一样。

我吓得够呛,翠花可不是好惹的,俺俩从小一块长大,7岁那年还玩过打针。

所谓的打针,就是小孩子一块玩过家家,一个当医生,一个当病人。

医生必须要为病人打针。那时候刚刚懂事,有天把她骗到了村头的打麦场……不过针管子没刺上去,就被她妈抓个正着。

然后翠花娘拉着闺女堵在我家门口,拍着膝盖骂了三天街。

害的我爹将我吊起来一顿海扁,一边打一边骂:“小小年纪,丁丁没有花生米大,就学会搞乱爱了,抽死你个龟儿子!”

长大以后这女人忒彪悍,啥都不怕,敢跟男人摔跤……想不到竟然成为了我嫂子。

真的出去,还不被她杀人灭口?

所以我不但没有出去,反而使劲往山缝的深处挤。咝咝啦啦,衣服都被磨破了。

不知道向里爬了多久。一阵风吹来,呼啦,有个不知名的东西打在了头上。

首先吃了一惊,仔细看了看,好像是一本书,上面落满了尘土,封面很破旧,纸张都发黄了。

“这是啥?”觉得很奇怪……不会是武功秘籍吧?

难道是九阳神功,易筋经,葵花宝典,素女剑法?不会是某个世外高人放在里面的吧?

嘿嘿,说不定拿回家,可以修炼成盖世奇功,就不怕被翠花那丫头欺负了。

于是赶紧弯腰捡起来,怀着忐忑不安、迫不及待的心情翻开了第一页。

真害怕上面的字是……欲练其功,挥刀自、宫。若不自,宫,也能练成。

还不错,第一页翻开竟然是一个图画,上面标注了好多穴位。

看得清清楚楚,我充满了好奇,激动无比,于是翻开了第二页。没想到让人非常失望,啥也没有,竟然都是字,而且是手写上去的。

大致的意思,是一种针灸技术跟按摩技术,原来是一本跟医学有关的书。

不由心理一阵恼怒,恨不得把这本书撕了。

很想冲出去,可是不敢,因为这时候翠花还没离开呢,举着笤帚疙瘩在山缝的外面严防死守。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再次拿起那本破书继续翻看。

我这人不爱学习,看书就瞌睡,根本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

醒过来太阳已经西斜了,翠花也早不知道哪儿去了。估计那丫头等不上,自己回家了。

赶紧钻出山缝,拍拍身上的土,屁颠屁颠踏上山道。那本破书也揣在了怀里。

拿回家擦屁股也不错,反正山里人缺纸,擦屁股都用土坷垃。

最近过年,啥事儿也没有,十分的无聊。于是,坐在桌子前掏出那本书开始研究。

这就是一本古书,不知道多少年月了,也不知道谁放在山缝里的,年代也不短了。

第一章上面标注了三百六十个穴道。第二章到第四章,介绍的都是人的各大穴道。

第五章开始,就是按摩技术跟针灸技术了。

就是利用针灸跟按摩帮人治病,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消除百病,起死回生。

反正我对医学也不懂,于是胡乱翻到了第六页,终于出现了四个惊人的大字,第一式……佛光初显。

讲解的是按摩人的血海穴,足三里,还有涌泉穴,可以达到减除疲劳的方法,让人瞬间精神焕发。

而且上面介绍了奇特的按摩手法。

没想到一下就看进去了,身不由己开始按照上面的方法活动手臂。

正在看得津津有味,听到有人喊我:“初九,初九……你快来。”

于是赶紧穿鞋走出屋子,院子里却没人。

爹娘串门子去了,哥哥作为新郎官,也被一群好哥们拉去喝酒了……谁喊我?

这时候,声音又响了起来:“初九,初九,你在屋子里没?快出来一下,我有要紧事儿。”

听清楚了,还是翠花,我嫂子。

不过声音不是从洞房传来的,而是从院子一角的厕所里传出来的。

我揉揉眼睛问:“啥事儿?”

没好意思过去,翠花就在厕所里,一定在……嗯嗯。

她说:“咱家厕所里没纸了,你到屋里帮俺拿点纸。奶奶的,冻我半个小时了。”

“你说啥?”我吓一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嫂子拉屎,小叔子送纸?虽说跟她一块长大,小时候还是同学,玩过打针,可那是从前。

现在她可是我嫂子,男女有别。

第3章 哥哥走了

这女人也真是,自己上茅厕,你为啥就不拿纸?

再说了,乡下日子苦,擦屁股谁用纸?忒浪费,一般都用半截砖,或者土坷垃,随便噌噌就完了。

我只好说:“不管!凭啥让我去,你不会自个儿出来拿?”

翠花在里面说话了:“嫂子腿酸,要是站得起来,还用麻烦你?你给拿不拿?”

我说:“不拿!自己想办法,用砖头蹭。”

哪知道翠花噗嗤一笑:“那玩意儿……拉腚。初九啊,你要是帮了嫂子的忙,改天嫂子给你说个小媳妇,保证是俊滴溜溜的大闺女,要脸蛋有脸蛋,要屁股有屁股。

你要是不答应我啊,嫂子就给你说个丑媳妇,前鸡胸,后罗锅,拐子腿,瘪着脚,嘴上有个三豁豁,就像一口破砂锅……。”

我不耐烦地说:“那也不去,你蹲着吧……。”

本少爷才不去呢,谁让你昨天晚上踹我哥?还把我哥踹炕底下去了?

今天本小叔就替大哥给你立立规矩,就不给你拿纸……我憋死你……。

翠花在里面真的按耐不住了,竟然苦苦哀求:“初九啊,嫂子求求你好不好,腿麻死了,你不想看着嫂子掉茅坑里把?你就可怜可怜人家嘛。”

我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你还别说,被翠花这么一哀求,真的心软了。

她总算是我嫂子,真的掉茅坑里,哥哥会心疼的。于是赶紧冲进屋子,拿了一个平时用过的作业本。

那本《按摩秘术》才舍不得给她呢。

靠近厕所的时候,仍然没好意思进去,只是把作业本递给了她。

虽然只有一闪,可还是瞅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俩眼立刻直了。

翠花蹲在厕所里,后面的那个又大又圆……洁如玉,白如雪,好像一对摇头晃脑的大白鹅。

那白鹅的羽毛真白,翅膀也好白,又滑又嫩……好想上去摸摸白鹅的羽毛,可又怕翠花用耳刮子抽我。

本帅哥发誓,从娘胎里出来,第一次看到成年女人的哪里。小时候玩打针那次不算。因为那时候还没有长大。

眼前打过一道厉闪,心就蹦到了嗓子眼,砰砰乱跳。赶紧将脑袋扭向了一边。

翠花根本没当回事,反而噗嗤一笑:“还是俺兄弟,知道心疼嫂子,谢谢了哈。”

接下来茅厕里传出了丝丝拉拉的撕纸声,不一会儿的功夫,翠花系好腰带走了出来。

她竟然一点也不脸红,反而像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样,伸了个懒腰。

我的脸蛋却红红的,烧得不行,估计像十月的烘烂柿子,刚要转身离开,翠花却说话了:“初九你别走……。”

我身子一扭,问:“干啥?”

翠花问:“跟嫂子说,昨天晚上你在窗户外面……到底看到了啥?”

我说:“我真的啥也没看到,就看到你……好白,胸前挂了两个白面馍馍,上面还有俩枣子呢。”

“噗嗤!”翠花笑了,前仰后合:“野小子,你看得还挺仔细。看就看呗,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

看到她笑,我就火冒三丈:“你还有脸笑?说!为啥踹我哥?”

翠花竭力止住笑,一本正经说:“俺不能让你哥碰俺……那儿。”

“为啥啊?你俩是两口子,两口子不都那样吗?要不然娶媳妇干啥?”

翠花眼睛一瞪:“你懂个啥啊?男人摸女人……哪儿,会生孩子的,俺才不想生孩子呢,生孩子……好疼。”

“你说啥?”我的嘴巴张大了,久久合拢不上,下巴差点掉地上。

我的上帝以及老天爷啊,哪儿来这么个奇葩女人,竟然认为男人摸女人会生孩子。

不知道他爹娘在家咋教育的?打个雷劈死我算了……。

虽然本少爷年纪小,高中都没毕业,也知道男人摸女人……那个地方,不会生孩子。

课本上生理卫生都讲了,孩子不是那么容易就出来的……还要有一翻十分奥妙的过程。

不过这也难怪,翠花本来就没受过啥教育,五年级就缀学了,根本不知道那种过程。

原来昨晚她跟我哥啥也没干,俩人就那么王八看绿豆,干瞪了一晚。

被她打败了,作为小叔子,当然不能跟嫂子讲解夫妻之间那种事儿的奥妙……那是哥哥的责任,弟弟不能代劳。

不由竖起大拇指,冲她说:“我的傻嫂子,你可真行!”

……

好景不长,我哥跟翠花成亲不到十天就分开了,决定到城里去打工,给人搬砖做小工。

这次婚礼花了不少钱,大多是跟亲戚朋友借的,还卖了一头大肥猪。

乡下人日子穷,必须赶紧堵上那些窟窿。再说以后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还要盖房子,再给我张罗一房媳妇。

金钱是最实在的东西,男欢女爱终归是上不了场面的……所以他决定,跟着村子里的几个青年一块走。

出发的前一天,哥哥一晚没睡,我也一晚没睡。

因为我继续爬在他们窗户根底下听房……不亲眼看着他俩鼓捣点真事出来,完不成任务,都对不起爹娘的辛苦栽培。

奶奶的,咋回事哩,十天的时间哥哥都没有碰过翠花,俩人啥事儿也没干成。

主要是翠花不让碰,每次哥哥靠近她,翠花就跟触电一样连喊带叫,连抓带挠,拳打脚踢,有一次还抓了哥哥满脸血道道。

这女人好像天生怕男人。

哥哥抓着嫂子的手说:“翠花,明天我就要走了,这一走少则一年,多则两三年都不会回来,家里就剩你自己了。

我啥也不求,就是想你帮着我孝顺娘,照顾弟弟初九……初九也不小了,以后有个搬搬抬抬活儿,就让他干,你别沾手……。”

翠花点点头,大眼睛眨巴两下说:“初八哥,你走吧,家里就交给俺了,俺保证孝顺爹娘,刷锅洗碗,缝缝补补,下地干活,放心,俺有的是力气,你别担心。”

哥哥的表情很激动,抬手想摸嫂子脸蛋一下,可翠花却触电一样躲开了。

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最后叹口气,噗嗤吹灭了油灯,说:“睡觉吧……。”

接下来屋子就没啥动静了。

我知道啥也看不成了,又白冻一个晚上,所以就返回自己屋子去睡觉。

第二天早上,鸡还没叫天还没亮,梨花村就躁动起来。

村子里的人陆陆续续起来了,进城的邻居隔着拦马墙喊:“初八,该走了,就等你呢!”

“知道了,马上走!”哥哥在外面答应了一声。

我发现娘先起来的,捅开火给哥哥做早饭,爹也帮着他收拾行李,一家家的炊烟慢慢升起。

嫂子翠花也起炕了,给我哥准备了干粮,路上吃的。

所有的一切准备停当,爹老子过来敲我的门:“初九,赶紧起,送送你哥。”

宁可三岁没娘,不想五点起床,尽管我困得不行,也不得不起来,帮着哥哥拿铺盖卷。

癔症着脸爬起来,揉揉眼,发现我哥在拉着翠花说悄悄话:“我……走了,以后会想你的。”

翠花没有显出那种生离死别,反而笑笑:“路上小心点,你身体不好,干活别逞强。”

本来哥还想说点啥,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手也在半空中停住了,最后搭在了嫂子的肩膀上。

我知道他心里发酸,想抱嫂子一下,或者摸一下她白嫩的小脸,可刚刚靠过来,翠花就后退一步,巧妙地躲开了。

最后他叹口气,拎起了铺盖卷,我赶紧接了过去,说:“哥,我来,我来。”

哥哥没做声,心事重重走出了家门。

《田野间的悸动》未完待续……

在【小龙文学】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田野,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171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