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说《官锋》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官锋》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官锋》简介:官商子弟混迹官场,且看他如何在尔虞我诈之中翩跹而行,生死离别的爱恨情仇,刀光血影的江湖厮杀,惊险刺激的生死谍战,步步惊心的官场布局……

0-temp-201809-04-1536044574954.jpg

第2章 舅舅相召
吴嘉铭哈哈大笑,幸灾乐祸之情尽在笑声之中,他姐姐一向是长辈眼中的模范,而他则是挨骂最多的人,虽然可以姐姐这次错过了机会,不过一想到她姐姐被舅舅骂得抬不起头来的模样,他就感到由衷莫名的喜感。

“真是难得你也被骂啊,哦,被老秦的人拿去了,那这次老秦要买舅舅一个很大的面子啊,看来舅舅是决定向老秦的靠拢了。你说舅舅也真的是,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要给我啊,你说是吧,老姐。什么,我自己去我舅舅说,你以为我不敢啊,我肯定会说的,赤-裸裸滴偏心,悲催啊,好了,先挂了,晚上见,哦,对了,你们检查院到底是怎么对查封车辆进行检查的,听做护理的工人说在里面找到了一个用过的安全套,我去拿车时小路那眼神,真是冤死我了,而且最大的问题是我现在觉得这车特恶心啊,老姐,你说这车能换不,听说不是还有一辆劳斯莱斯没有卖出去吗?”

吴嘉铭在通话快结束时不动声色地问了个问题,倒不是他想对姐姐耍什么心机,主要是怕她姐问这问那,路出破绽。而且这个事还跟王庆案有关系,如果实情相告,以他姐的操守,银行卡绝对上交。

吴嘉丽听后,不由大笑:“谁叫你喜欢占便宜,你说我们家又不差钱,你去买那种车干嘛呢,恶心吧,你也要考虑一下你的身份,你有多少机会开那车啊,你那辆奥迪都被舅舅数落了好几次,指不定这次怎么削你,还想要劳斯莱斯,你以为你是老吴同志啊。”

接着又说道,“你那车是王庆案发后查封,不属于证据车,只是当查封的财产而已,所以应该没有仔细的检查。我看了一下拍卖的卷宗,不错啊,这次完全走的正常程序啊,让我很省心啊。”

吴嘉铭生气道:“老姐,你弟弟我还真的不差钱,我还犯不着为那几十万走你的门路。你真深深地伤害了你弟弟弱小的心灵,不管了,今晚你买单啊。”

说完就挂掉了,也不管吴嘉丽在那边是什么表情,想到姐姐刚才的话,他不由嘟嚷道,老吴不会真的看上了那辆劳斯莱斯吧,老吴是他爸爸,前江城首富吴安。

吴嘉铭放下手机,用双手的食指搓了几下眉心,拿起那张工行银行卡在手间转了几个圈,心中便有了计较。

他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这张银行卡是王庆的,而且王庆没有交代这张卡想来要么他是忘记了,要么另有隐情,像类似的经济案,一般追回损失的金额数目和受刑的程度是成反比的,当然外面的普通老百姓是不知道这种内幕的。

现在这张卡的风险几乎为零,因为已经确定王庆是死刑,这家伙应该被某人卖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确定这张卡里有多少钱了,是不是真的需要占有它,看着工行卡那深蓝色颜色,吴嘉铭嘴角边不由往后面啜,真是天降横财啊。

抬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刚好11点半,吴嘉铭便给他的女朋友陈慧琳打电话,约中午一起吃饭,随便查一查银行卡的金额,因为陈慧琳恰恰是江城市工商银行会计结算部的部长,而会计结算部有个职能就是客户的安全防护。

当然要检查客人信息肯定是违规操作,但是到了他们这个层面的人,违规的东西只是资源共享与人方便而已,况且这种事他又不是第一次做,这次真是轻车熟路。要是别的银行他还真没办法啊,也不会打这种有风险钱的注意,可是谁叫这张卡恰恰是工商银行呢,现在基本理清的钱的来龙去脉,只等他去拿,这不是天降横财是什么。

这时电话刚好响起,拿起一看,是他舅舅的独女表妹龙珑,说是中午叫过去吃中饭,和娇滴滴的小表妹没聊几句就挂了。忙又打电话给女朋友取消中午一起吃饭,连哄了几句,说是舅舅有召唤,这才解释通,又将晚上和他姐姐吃饭的事说了,刚才忘记说,本来打算中午吃饭时再讲。

放下电话,吴嘉铭神情不由一怔,倒不是打乱了他查银行卡的计划,而是感觉中午的饭不是那么好吃。他和他舅舅虽然亲近,但是江城副市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威严,尤其是他舅舅任常委后,官威更盛,那是能不见就不见,况且那次见面他不被数落几句啊。

难道真的被姐姐说中了,这次是那辆卡宴的事,脑海中不由浮现被舅舅狂虐的情形,不由苦笑地揉揉额头,是祸躲不过,何况不能让龙书记久等,吴嘉铭随即拿起手机和车钥匙出了办公室。

一出办公室,只见大办公室中,十几人在各自的座位上各司其职,有的埋头工作的,有打屁聊天,有上网看新闻,有边看报纸边喝茶的,甚至有几位女同事正在化妆。一路过来,“吴主任”之声是络绎不绝,此起彼伏,当然,工作状态马上回归到千篇一律地认真负责。

吴嘉铭本来想快点走出去,不得不停下来,面容严肃地就工作态度问题批评几句,诸如要工作要用心,不可以开小差之类的。众人马上如领神会,不禁又端正几分自己的坐姿,一副认真工作兢兢业业的的样子。

于是吴主任满意的走出了办公室,没办法,这是机关办公室必须走的程序,你还不得不一来一去走这么一下。其实大家相处了好几年,说不上知根知底,但是工作风格和习性那是大体知晓的,在机关混日子谁也不简单,最重要是让大家都混得过去。

吴嘉铭是08年以经济学和心理学双硕士学位特招入职进入市委机关事务管理局,当时是他任职省委办公室第二办公室当主任的二叔吴延安排的。

本来以他的学历是正科级,但是硬被他二叔降为副科级,他二叔的理由很充分,正科级是正管领导,以他刚刚大学毕业的状况肯定是驾驭不了那些机关的老油子,况且如果真是以正科级入职,那还不知道挡了多少人的道,即使你再有背景,也会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总而言之一句话,做人要低调,最好让别人忽略你;低调做人,低调做事,多观察,多学习,少说话,少做事。

初始他还很不忿这个级别的事,后来工作久了,经历得事多了,证明他二叔说的话,真是官场的金玉良言啊。但是他就是和他二叔不对路,不喜欢他二叔那种阴柔的书生气质,反而和舅舅比较亲。虽然到现在他二叔已经是省委副秘书长,官位比他舅舅大多了,但是还是没有改善和二叔的关系。

他也在锻炼了两年后转正,升为正处。当了市委机关事务管理局第二办公室主任,当然那时他已经熟悉了所以的工作程序,转正后工作起来一样驾轻就熟,再加上过硬的背景,这三年对办公室的驾驭已经到了炉火纯青了。当然,这是他认为的。

别看办公室的工作氛围散漫,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很有战斗力的,主要还是看他这个主任对人对事的掌控。别看真正做事的没几个,但是那几个关系户,平时用来沟通其它科室工作协调,也算是物尽其用。每年到了做预算,做报表以及年终的时候,才算是特殊时期,那时会忙一阵子,此时也算是政府科室工作状态的正常体现。

一路拖沓,又遇到市委纠风办的路主任,又不得不应付几句,聊了一下前段时间两个部门就江城公务车违规的一些看法。等他上了他的奥迪时,已经是11点50分,吴嘉铭不禁吐出一句国骂,肯定会遇到该死的塞车,中午下班高峰期。

驾着车在马路上不时的超车,他想12点前走出市委门前这条主干道,雄楚大道是江城有名大塞道之一,即使是市委所在地。因为是市委所在地,原来有提案想限时封路的,用来解决这边的塞车问题,后来在常委会上没通过,因为这里毕竟是江城的主干道之一,为了方面政府上下班而封路,那其他道路的压力就会加大,考虑到影响市民出行,投票没有过。凭着娴熟的车技,并连续闯了几个红灯,终于飘出这道,吴嘉铭不禁松了口气。

他这辆奥迪A6的车牌在市交警队是有备案,所以偶尔超超车,交警一般会视而不见,谁会不长眼去拦老板外甥的车呢,何况他平时一般不做这些特权的事。

以他的级别开奥迪A6已经违规,再如果做些过火的事,那他老舅真的会抽他,这点他毫不怀疑。要不是因为多年前那场车祸,他老舅是不可能让他开这辆车上下班的,即使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他家里有钱,但是人在官场,你不得不遵守官场的规则。

出了雄楚大道,好在后面比较顺,拐几个弯就到了绿荫掩映戒备深严的市委大院,市委,人大以及政协的大佬都住在这里,因为有通行证,再加上他的车牌已经备案了,所以经过一番快速地检查之后,吴嘉铭终于在12点18分将车停到了市政法委书记家的大门前。

开门的是保姆王阿姨,吴嘉铭亲切地问好,并顺手接过王阿姨递过来的拖鞋,吴嘉铭边弯下腰换鞋边一脸讨好地问:“阿姨,今天吃什么好吃?”

正在往厨房去的王阿姨回过头一脸宠溺地回道:“放心,知道你要来,都是你爱吃的,快点换完鞋去洗手吃饭,就等你呢。”

王阿姨给舅舅家做保姆已经差不多8年,为人很有操守,而且做得一手好菜,这么多年便一直跟着舅舅家,舅舅家现在几乎当她是半个亲人看待。而吴嘉铭的一大爱好便是吃,馋王阿姨的手艺,所以经常到舅舅家蹭饭,一向和王阿姨关系很好。

过了玄关,看到舅舅一家正围在沙发上看电视,他舅舅龙天应一身便服坐在右侧的小沙发上,自从当了政法委书记身上的官威愈盛,而原有的公安局长的杀伐之气日渐变淡,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如日发稳健,举手投足间便有一股惊人的气势。

虽然在履任政法委书记一职后就没有再穿警服,但是此时即使穿着居家的便服,整个人依然是气象肃然,坐在哪里自有一番渊渟岳立的气质,让人倍感信服。

0-temp-201809-04-1536044562867.jpg

第3章 午宴催婚
此时龙天应面容严肃,脸色有些难看,眼睛盯着电视,右手夹了一根没有点燃的香烟,吴嘉铭只觉得心里有些发麻,以为自己迟到引得舅舅生气。

而她舅妈黄晓萍则和宝贝女儿龙珑霸着正中的长沙发,神情倒是很放松,边看电视还一边说笑,像是没有看到他舅舅的表情,看到吴嘉铭进来了,不由都笑着看向他,这让吴嘉铭紧张的心,不由舒了一口气。

她舅妈穿了一身大校的军服,看起来英姿飒爽,只是相貌姣好清秀,即使有军装衬托却没有军人那股威风凛凛的气势,他舅妈应该是保养得当,看起来依然年轻漂亮,一点都不显老,和他16岁的表妹坐在一起像是一对姐妹,一点都不像快近40岁的人。

龙天应一看吴嘉铭便骂道:“你小子平时上班迟到早退,没个正行,叫你吃个饭还让老子等这么久。”

有了舅妈和表妹的态度打底,吴嘉铭很淡定地坐到左侧的沙发上,边把车钥匙放到茶几上边慢悠悠地说:“你老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交通状况,你现在好歹是市政府的领导,是个副市长,要不你跟老秦反应反应,雄楚大道的交通问题到底什么时候可以解决啊,全江城人民都在等呢,我可是早退往这边赶啊,还闯了几个红灯呢,回头你老可得给我去打个招呼啊。”

说完他不由看向正一脸戏虐笑的舅妈,想知道是个怎么个情况,怎么一来就吃排头,这是吃了火药啊,而他表妹龙珑也在旁吃吃地笑,更让他一头雾水。

而龙天应听到吴嘉铭的反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黄晓萍笑着打断了,说道:“我说龙书记,你还有完没完啊,不要在家里摆你的官威好不好啊,不就是没让你吃这根饭前烟吗,你至于把气撒到嘉铭身上吗?省了这根烟,饭后你再抽,你就少抽一根,我们可是为你好啊。”

又对吴嘉铭和龙珑说;“你们两个,洗手去,准备吃饭。”说完便关掉电视,到厨房去帮忙布菜。

看到舅舅那副欲言又止的囧样,吴嘉铭顿时解气,合着我是撒气桶啊,不过有不禁有些好笑,心想如果外面的人知道整个省城闻名的铁面在家里居然如此没有地位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大牙,吴嘉铭不由有些同情。

但是这并不妨害他同时向龙书记投去鄙视的眼神,谁叫他往自己身上撒气呢,当然鄙视完得马上开溜,他便和龙珑两人笑嘻嘻地跑去洗手间洗手,将龙天应一个人留在位置上继续生闷气。

等吴嘉铭和龙珑打打闹闹地洗完手出来时,菜已经都摆好了,而龙书记已经云淡风轻地坐在餐桌的主位上准备开动,仿佛刚才的事没有发生似得,两人便马上上桌,免得又挨训。

平常龙珑都和黄晓萍坐在一边吃,今天却特地坐在吴嘉铭的下手边,还讨好地给吴嘉铭夹菜,惹得黄晓萍还唠叨了两句,说女儿长大了不知道体贴父母,龙珑只好有忙给妈妈夹菜,当然更少不了心眼一向比较小的龙书记。

菜确实都是吴嘉铭喜欢吃的,有辣的,有不辣的,每个都各有特色,虽然比不了大酒店的水准,但是家常菜可以做到这种口味也实属难得,何况都是迎合他的口味做的,所以他吃的很爽。

吴嘉铭心想看来让王阿姨费心了,以后要多孝敬她些,听谁王阿姨的女儿快大学毕业了,不知道舅舅有没有安排,回头他得过问一下。

龙家的家教很好,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一顿饭吃的很安静,只有筷子和碗的碰撞声不时传出,还有轻微的嚼咽之声,吴嘉铭和舅舅都没喝酒,下午都还要上班,上班不饮酒,这一点被龙天应严格地贯彻了,而且督促吴嘉铭也要执行。

所以一顿饭吃得不紧不慢,用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吃到最后只剩下龙天应和吴嘉铭在桌上,两人食量都比较大,黄晓萍和龙珑吃饭就到一边沙发准备吃水果。

龙天应等吴嘉铭爬完最后一口饭,便将一边王阿姨刚递过来的热毛巾丢给他,说道:“收拾完,到书房来一下。”说完,便准备起身到楼上去。

这时黄晓萍扭头说道:“龙书记,水果还没有吃呢,不会是惦记着那根烟吧,你不会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吧,那个烟真的那么有吸引力,还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呢。”显然,龙书记想马上到楼上抽饭后烟的打算被黄大校看穿了。

看到正在擦脸的吴嘉铭从毛巾背后投过来同情的目光,龙天应一时被外甥的鬼马表情搞得不上不下,不由失笑,边往沙发去边对吴嘉铭说道:“嘉铭也快点过来,你舅妈说得对,那个烟不急着抽,吃水果对身体更好。”搞得好像是吴嘉铭想去抽烟似的。

吴嘉铭听后,顿时无语,将毛巾递给一旁正走过来准备收碗的王阿姨,惹得王阿姨同情地他一眼。

水果都是时下季节的,有进口的也有国产的,他表妹龙珑正吃得欢,吴嘉铭挑了个吴桃,刚吃了几口就听到龙天应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

“听说你停了一辆卡宴在南山分局,准备让钟大山给换个交警牌。”龙天应军人作风,三两口吃完一个香蕉,边把香蕉皮放在桌上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看到吴嘉铭不做声,继续不紧不慢地吃水果,龙天应有些气恼,声音不由又大了几分,惹得黄晓萍和龙珑不由侧目。

“真是乱弹琴,我给回了,让钟大山给随便换个蓝牌,你赶紧把你那辆车开走啊,停在公安局像什么话呢。”

吴嘉铭依然不紧不慢地“嗯”了一声,他的吴桃快吃完了。倒是黄晓萍出来打圆场,一边削苹果一边说道:“嘉铭,你想要牌照,找舅妈啊,你舅舅那个榆木头,现在什么年代,满大街特权车还少啊,还不都是奔驰宝马啊,舅妈给整个军牌,怎么样?”

吴嘉铭听到舅妈可以搞到军牌,不由高兴,他原来也有这个想法,不过考虑到舅妈家虽然有军方背景,但是势力范围不在江北省,所以就打住了这个想法。

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挂什么牌都没所谓,该知道这车是谁的人都知道。但是挂个军牌或交警牌却能挡住那些不知道状况的底层人士,他将那辆卡宴放在南山公安分局一周了,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想告诉这个江城公检法系统,那辆卡宴已经是他吴公子的了。

现在听到舅妈的话,不由有些兴致,平时看到孔静文开着那辆军牌的悍马,那嚣张的样就想抽她,正准备答应时,却被龙书记无情地拒绝了。

“你别陪他吴闹,差不多200多万的豪华车挂一军牌招摇过市,像什么话,这多影响我们军队的形象啊,成何体统。他那车就是挂一蓝牌在江城市还有谁敢拦吗?这事就这样了。”

龙天应是军方转正的,对军队有着深厚的感情,绝不允许外甥如此诋毁军队的形象。后面一句话也体现了龙书记在江城的赫赫威势,对江城公检法系统的掌控是何等的自信。

龙天应已经一锤定音,黄晓萍只能对吴嘉铭投以爱莫能助的眼光,随即改换话题,说道:“对了,嘉铭,你跟那个银行行长的闺女处得怎么样了,你妈上次都叫我帮忙催催,那闺女我就见过两次,漂亮倒是漂亮,就是性子有些冷,不过人到是乖巧,很有涵养的样子。”

看到老婆提到这个问题,龙天应也不由露出关注的神情,现在吴嘉铭的婚姻问题已经是这个大家族的重点关注问题之一,关系到传宗接代,也关系到他仕途的下一步走向,毕竟一个稳固的婚姻关系也是考核一个干部是否成熟的主要因素,特别想走到更重要的岗位,一个和谐稳定的家庭是必须的。

龙天应一直对吴嘉铭的私生活不满意,不过自从和这个女孩在一起了后,好像比以前收敛了很多,所以他对陈慧琳的印象很好。

吴嘉铭不由苦笑:“看来我妈现在是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啊,上午我姐都在电话里唠叨。我们处的很好呢,就是感觉还差口气,觉得时间还不够,还没到要结婚的那个地步,总之在多给些时间给我们,看来我的和我妈好好谈谈,免得她总操心这个事,到攒这个到攒那个,搞个你们像三姑六婆,平白跌了份儿。”

听到吴嘉丽上午刚提过这个事,黄晓萍不禁也有些讶然,不过对吴嘉铭揶揄自己变三姑六婆有些不满,笑道:“好啊,嫌舅妈啰嗦是吧,改天我介绍十个八个姑娘给你选。对了,嘉丽怎么样啊,都不过来看我们,真是,你得说说她,还有欣欣,哇,一想起欣欣,就想到珑珑小时候,真是一模一样啊,那模样粉嘟嘟的,哈哈。”

龙珑也在旁跳起来叫道:“我也相见欣欣,我要听她叫我阿姨,哈哈哈。”然后转向他妈,拉着黄晓萍的手直撒娇说道:“妈,我们什么时候去找表姐玩好不好啊,上次见面还是好久之前呢。”

这时龙天应向吴嘉铭望了一眼便起身往二楼走,吴嘉铭便也起身,这时她舅妈从背后喊道:“龙书记,少抽点啊,我等下要过来检查的。”

以前他舅妈叫舅舅龙局长,现在叫龙书记。这其中有个典故,有次家庭聚会,他舅妈喊“老龙”,结果他妈就笑,说我们家这姓还真是占便宜,“老龙”“老公”一个样,虽然他舅妈叫那个都一样,不过也觉得好笑,便再也没有叫了。

听到舅妈的调侃,吴嘉铭分明看到他舅舅上楼梯的脚差点踏空,不由为这两口子感到好笑,不知道以后他和慧琳会不会也这样。

“嘉铭。”

吴嘉铭回头望去,只见他舅妈和表妹都反身趴在沙发上,他舅妈笑着说:“你跟慧琳如果没打算结婚就早些分掉算了,舅妈刚才是认真的,我们军区这边可是有好多好姑娘啊,到时舅妈给你介绍。”

吴嘉铭一脚差点踏空,黄晓萍和龙珑趴在沙发上笑成一团,吴嘉铭不气道:“舅妈,你什么时候变媒婆了?不过你要有好的女孩就先介绍给我撒,我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说完也不管黄晓萍在背后的笑骂走进龙天应的书房。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官锋》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官锋》(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371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