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仙侠小说《逆仙成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逆仙成缘》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逆仙成缘》简介:蝼蚁之辈,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今日退婚辱门之羞,它日定当数倍偿还。 年幼根脉尽断,了无生机之时,逆斩根源,他人成仙我成魔,他人上天我入地。 纵使天下人头落地,只为一缘逆成仙。

0-temp-201806-21-1529549312136.jpg

第二章 生日
  此话一出,大殿顿时无比尴尬,邵天雷俨然也没想到王殇会话之如此,表情微微一怔。防如遭雷击一般。

  “什么!王兄何出此言?这可是当出我们约定好的事情,王兄这是要险我于不义!”

  “邵兄这就言过了。”此时王殇的脸色也不由的冷了起来:“我王家自古不收无用之人,邵亚冰空有体态美貌,废物一个,留之何用?”

  “罢了罢了,算我当初眼瞎看错了人。”邵天雷苦笑:“什么江湖义气,什么知己故交?一朝成道万事空,从此相逢皆路人!”

  王殇也觉得自己这话着实有些伤人了,于是轻叹一声拍了拍邵天雷的肩膀以示安慰。

  “邵兄啊,虽然婚约解除了,但我们两家希望继续来往,友谊不变,日后有什么困难经管来找我,力所能及之事我必定帮忙。”

  说完,他又重重的拍了拍邵天雷的肩膀,起身打算离开。

  邵天雷心生滑稽之感,夹杂着恼怒,就打算靠着成婚确定关系,现在解除婚约了,如今态度如此明显,还谈什么狗屁友谊?!

  天霸随王家长老起身打算离开,眼神里扫过邵亚冰不紧感到可惜之意。

  依他心里所想,不能与邵亚冰行闺房之乐,确实乃人生一大遗憾事啊!可惜了如此美人。

  心里感叹一番,奈何父亲之命不敢违抗,于是不在留恋,跟随王殇之后,径直离开了王家。

  在邵天雷旁边落座的邵亚冰倒是没感觉什么可惜,反之他还心觉侥幸,还好王家是来悔婚的,要不然每日与王霸一起,她真的会疯掉!

  待王家之人彻底走完,望着王殇离去背影,邵天雷仍然余怒未消,气息微微释放,掀起了阵阵殿中的花叶,飘散纷飞。

  一长老抬手化解掉了风息,安慰道:“家主不必在生气,一切顺其自然,解除婚约便解除吧,我们邵家也不弱,为何非要攀附王家?不属于我们的终究无缘,何须如此大怒?”

  闻此言,邵天雷轻叹口气,似乎以释然了,随机目光移向邵亚冰。

  “冰儿,此事我亦无力为之。”邵天雷顿了顿,遂道:“忘掉他吧,从此在无婚事。”

  邵亚冰一直处于一个局外人的姿态,毕竟他根本就对王霸没兴趣,甚至厌恶,他要悔婚邵亚冰高兴还来不及呢,可现在父亲却如此伤感的叫自己忘掉王霸,实乃滑稽,对父亲这此言有些嗤之以鼻。

  但为了此时渲染出的气氛,邵亚冰还是决定先演一番戏。

  “父亲,我为了王霸今日归来苦守了如此之久,他竟无情弃我于不顾,真是狼心狗肺!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邵天雷抚了抚邵亚冰的青丝,以示安慰。

  随即道:“来人呐,带小姐回房好生休息,此事以后不在提及。”

  “诺!”

  两名佩刀侍卫领命,随着邵亚冰返回房间。

  回到房间,邵亚冰紧闭房门,闭上眼睛冥思了片刻,努力想忘掉这件事情,从新回归平静,因为她不想因为这件破事而扰乱自己的情绪。

  随即晃了晃脑袋,撸起袖子继续去帮弟弟邵亚雷熬药。

  回到房中,邵亚冰顺手盘起垂下的青丝,坐在椅子上开始熬药。

  良久,药炉里袅袅升起了青烟,汗渍已经染上了邵亚冰的全身,衣服紧紧的贴着身体,玲珑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忽的,邵亚雷从房间内走了出来,挥手煽了煽炉烟,翻了翻白眼埋怨道“姐姐啊,我的伤已经痊愈了!你怎么还在熬药啊!”

  “傻弟弟,哪有这么快啊。还不躺回去!”邵亚冰不乐意的说道,对于这个弟弟,邵亚冰是又无奈又疼爱。

  “真的痊愈了,怎么就不相信我呢?”说着,邵亚雷捏起拳头虎虎生威的舞了几拳,望着邵亚冰嘿嘿傻笑。

  “还真是啊。”邵亚雷惊讶道,同时心中暗凛:“丹药果然不愧是疗伤圣物,隔夜便恢复了伤势。”

  邵亚冰其实不知道,丹药在高级星域只是一些普通的药物罢了,当然,这也是后话。

  随即,邵亚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皱眉思索:“亚雷,今天是不是你的生日?”

  “哼,现在才想起来。”邵亚雷小声嘀咕了一声,随即点了点头。

  邵亚冰看着亚雷露出了一个可怜的表情,喃喃道:“对不起啊弟弟,今天事情有点多,所以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邵亚雷撇了撇嘴:“我要生日礼物。”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邵亚冰温柔一笑,拖着下巴想了想,随后眼睛一闪,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起身跑进了房中。

  “嗯?”邵亚雷歪着脑袋疑惑甚深。

  很快邵亚冰就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异物,这个东西邵亚雷好像从来没见过。

  邵亚冰伸出玉手,将手中之物递给了邵亚雷,此物像是一个令牌,通体泛着白光,隐约有着神圣之感,周围刻着黄色的金边,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无上仙宗。

  “无上仙宗?”

  邵亚雷不解的看着邵亚冰,等待着答案。

  邵亚冰得意一笑:“没错,这就是无上仙宗的令牌,货真价实,怎么样,这个生日礼物不差吧。”

  “可是姐姐。”邵亚雷问到:“你给我这个令牌干什么,好像没什么用啊。”

  “傻弟弟。”邵亚冰解答道:“凭借此物就可以顺利进入无上仙宗进行修炼,成为无上仙宗的弟子呀。”

  邵亚雷面色一惊:“这等不凡之物,姐姐你是从何而来的,姐姐你不会是……”

  “傻弟弟,想什么呢。”邵亚冰嗔怪道:“这是我以前历练时侥幸得到的,一直舍不得拿出来,如今无上仙宗正直招人之际,你拿着这快令牌,便可进入。”

  “姐姐……”

  邵亚雷含情脉脉的看着邵亚冰,用力的抓住了她的手,邵亚冰面色一红,“你干什么呢,傻弟弟!”

  “姐姐,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世间无人能够及你一半!我好感动啊,不如我以身相许吧。”

  邵亚雷一字一顿的含情吐出,慢慢靠近,邵亚冰几乎能感受到他传来的鼻息,吐气如兰。

  邵亚冰没好气的白了邵亚雷一眼,轻轻推开:“别闹了,弟弟你要铭记,入了无上仙宗之后,一定要好好修炼,不得马虎!”

  亚雷哈哈一笑:“放心吧姐姐,我必定一心修道,以后我来保护你,不准别人在辱骂姐姐废物。”

  邵亚冰心里无比欣慰,柔声道:“好啊,那姐姐期待着。”

  清秋,碧潭,日郎,街头百姓熙来攘往,商人街头吆喝,武者街头比武,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比武台几乎比比皆是。

  这时,街角一个气宇不凡的身影随着人群缓缓渡步,显的鹤立鸡群,与众人卓尔不群。

  此人正是邵亚冰的弟弟,邵亚雷。

  一袭青衣胜雪脱俗,一张可爱的鹅蛋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

  “喂喂,你们听说了吗,今天乃是无上仙宗招收弟子之日,据说此次前往的皆是修道天才,唉~真是羡慕啊,要是能进去,我一辈子都不愁咯。”

  街边一汉子仰头感叹,满是心驰神往。

  “是啊,自古以来,无上仙宗招收弟子十分严格,考核繁多,好像这次连北国十大公子,柳清风也会参加!”

  另一旁汉子附和道。

  “柳清风?”

  说谈说在不经意间,传到了一旁赶路的邵亚雷耳中,顿时目光一滞。

  这柳清风,他不是没听说过,且仰慕了很久,乃北国十大公子之一,这十大公子则是整个国家公认出来的天才!传言柳清风是一谦谦公子,善用武器是折扇,轻轻一扇便可吹起阵阵强风!亦有言之,柳清风曾孤身一人进入灵兽山脉!不仅毫发无损,而且还得到了不少兽核!

  听到了自己的仰慕之人,邵亚雷激动万分,连忙上前询问其因。

  “阁下,请问这柳清风是今日来到无上仙宗吗?”

  邵亚雷问向一旁的那位汉子。汉子闻声扭头,上下打量了一眼邵亚雷。

  “哟,敢问这位小兄弟这是去无上仙宗报名的?”

  邵亚雷微笑:“正是。”

  “哈哈哈,竟能有幸看见仙宗门生,这位小兄弟,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既然有如此道行。”

  “不敢当,不敢当。”

  汉子邀邵亚雷在一旁坐下,道:“据说啊,柳清风曾扬言,要成为无上仙宗外门弟子第一人?不知是真是假,我也是柳清风的仰慕者之一呢。”

  正当此时,从人群里忽然行出一个个身影,向邵亚雷这边方向径直走来。

  “嗯?”人群里走出一个相貌俊郎的男子,轻蔑的看着邵亚雷:“这不是废物的弟弟吗,前天才把你打残,怎么这么快就痊愈了?真是奇怪。”

  此人赫然正是上次与邵亚雷决斗并把它打残的人,林家少爷,林业。

  听到林业下次说姐姐是废物,邵亚雷的眼中闪出了一道精光,直视林业,目光中充满杀意。

  “呵呵,你这小子是还想残一次是吗?”感受到了邵亚雷的目光,对于林业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态度顿时不善了起来。

  邵亚雷没有说话,手中已经开始聚齐起了真元。

  缄默了片刻,邵亚雷身上杀意突现,凌空跳起,一记重拳打向林业。

  周围过路行人感受到了真元波动,饶有兴趣的纷纷上前围观,还有在猜测谁能赢。

  看着迎面而来的邵亚雷,林业丝毫不慌,伸出单掌直接握住了邵亚雷的拳头,即使邵亚雷攻势极强,但反观林业,到是丝毫不差,隐隐略胜于邵亚雷。

  林业嘴角微微一翘,猛然一震,浑身真元突发,邵亚雷闷哼一声,应声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别家府邸的墙上。

0-temp-201807-02-1530517723921.jpg

第三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扬起了阵阵尘土,林业冷笑的看着尘灰,双手负于身后,浓浓的灰尘中,猛然飞出一个身影,邵亚雷丝毫不服输,快速奔向林业,携尘而至。

  “你还没意识到我们之间的差距吗?蝼蚁之辈,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邵亚雷置若罔闻,几乎是无脑直上,触碰他底线的人,他向来不会放过,即使对方与自己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林业身形骤然消失,眨眼间,便来到了邵亚雷的身边,闪电一脚直接踢在了邵亚雷的胸口上。

  “噗!”

  一口血剑从邵亚雷的口中射出,再次倒飞了出去,这次比上次更惨!

  地上的邵亚雷拼命的挣扎着,似乎想起身继续一战。

  忽然,在阳光的映照下,一枚闪烁发光的令牌从邵亚雷的身上掉了出来,邵亚雷捂着胸口,很困难的将其捡了起来。

  殊不知,人群中一个震撼的眼神正悄无声息的注视着这一切。

  而此时,林业俨然又动了,快速奔向邵亚雷,手中不知在何时,捏起了一把匕首!

  这是要致邵亚雷于死地!

  寒光逼近,邵亚雷丝毫不惧,怒目圆瞪好似还要一搏,不得不说,邵亚雷这少年倒是一条铁汉子。

  就在林家之人冷笑正准备给邵亚雷收尸之时。

  突然,异象突生!

  周围狂风暴起,渐吹渐厉,林业感觉到一丝不妙,刚想后撤,忽然一阵狂风席卷自己,林业防之不及,连忙运转真元护体,林业闷哼一声,后退数十步才站稳身形,随即警惕的看着周围。

  “何人在此造次!出来!”林家之人纷纷戒备,林业仔细的观察着周围,他深知,刚才那一招即使是自己全盛时期也很难躲过!

  在众人以及林家人的疑惑目光中,只见一个纤纤身影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来者相貌堂堂,华而不实,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

  林业目光一冷,“敢插手林家人的事?给你三息时间,马上给我滚。”

  “林家?”此人挠了挠头:“没听说过。”

  “我看你是执意要找死了。”林业气息外露:“只是侥幸让你得手了而已,现在的人真是不分斤两,我让后悔如此。”

  林业快速冲了上去,气息外放,拔出腰间佩刀,向男子刺去。

  林业有把握,这一刀势在必得,眼中狠狠的闪过冷光,刀将至,面前柳清风突然消失!

  林业大惊,即刻四处张望了起来,竟发现此时柳清风正站在离自己十几米的地方!

  此人难道是鬼吗!

  这男子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浑身都透着风轻云淡之意,仿佛与生俱来。

  “何人。”林业看出此人定然不凡,试探性的低声一问。

  “在下,柳清风。”

  男子缓缓吐出,顿时引来一阵轩然大波,远处受伤的邵亚雷也震惊是全然忘记了伤势。

  林业更是差点惊掉了下巴,也不在顾形象,赶忙揖手一礼:“恕林某眼拙,竟没能识出清风兄,还望莫怪!”

  “没事,不打不相识,无碍。”

  林业闻言可算放心了,幸亏这柳清风是快意洒脱之人,要不然自己真是后悔到死了,今天出门前,父亲就千叮万嘱,在外千万不能惹一些人,十大公子最为重要,只能竭力讨好,不可得罪!

  当下,林业在行了几礼,领着手下匆匆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远处的邵亚雷仔细的看了几眼柳清风,这种可望不可及的人物不是他能够比肩的,邵亚雷心知在此也只会碍他的眼,扶墙站起,就要离开。

  “这位小兄弟,留步。”

  邵亚雷刚要离开,身后突然传来了柳清风的话音。

  邵亚雷微微一楞,扭头看去,只见柳清风正含笑的看着自己。

  “在叫我吗?”

  邵亚雷有些不确定,怔怔的指着自己。

  柳清风丝毫没有强者架子,渡走走到了自己的身边,手往衣袖一伸,随后一颗丹药出现在了柳清风的手中。

  邵亚雷愕然:“柳前辈,如此大礼,我怎么敢收啊。”

  柳清风没有说话,邵牙雷只感觉一阵细流涌过,丹药顺着气流进入了自己的嘴中。

  “谢谢。”邵亚雷谢道:“敢问,前辈与我素昧平生,为何帮我?”

  柳清风轻笑:“同是无上仙宗的弟子,何来素昧平生。”

  “嗯?怎么回事。”邵亚雷心中疑惑。

  “小兄弟就别藏着掖着了,你刚刚掉落的那块,想必就是无上仙宗的令牌吧。”

  令牌?原来如此,敢情是柳清风看见了自己掉落了令牌,误以为我是无上仙宗的弟子了。

  邵亚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置可否,刚才吃了柳清风的丹药,现在伤势显著性的提升了,可见刚才那个丹药的等级,定不小。

  “小兄弟,我今天也是刚来,既然是同门,那就一起吧。”

  柳清风说道,邵亚雷拼命的按捺着心中的激动,点头答应了下来。

  两人相视一笑,并肩一起,走出了人群,朝着无上仙宗的方向走去。走在路上倒是相谈甚欢,留了惊愕的众人。

  且说邵亚冰。

  距邵家府邸偏近的地方有一处山脉,叫灵兽山,此地是邵家特有的山脉,很多低阶灵兽再次栖息,很多邵家弟子历练便会选择此地小试牛刀。

  山脉里绿树青葱,山峦起伏,时常会回荡几声灵兽的嚎叫,在这里,弱肉强食才是赖以生存的根本。

  远处山崖下几尺的一个洞穴里,邵亚冰此时正盘膝坐地,显然已入定修炼。

  虽然他修为尽废,但平时的修炼仍不会落下,以前为之不屑的灵兽山,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自己修炼的最佳场地,何其讽刺。

  “吼……”

  蓦的,洞口外面骤然传来一声野性的吼叫!携带上位者的兽威进入了邵亚冰的耳中,直接将他从入定状态中扯了出来。

  “是凶兽!”

  邵亚冰心中暗凛,两道柳叶眉紧锁在了一起,她在灵兽山脉里也待过很久,深知,此叫声别有用意,是高阶灵兽用来宣告自己领地的吼叫。

  这让他甚是不解。

  这里位置偏僻,且属于山脉外围,平常十分冷清,怎么会有高阶灵兽来此,并建立领地?

  很快,她便知道了答案。

  邵亚冰纵身一跃,飞出了洞穴,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长二十多米的巨猿站在悬崖之巅,俯瞰着悬崖底下。

  突然,邵亚冰目光一凝,在巨猿下面几尺,一颗闪烁着紫光的小花正随风飘动!

  邵亚冰心头一颤,这是……灵仙花!

  邵亚冰怎么也想不到,在自己长期修炼的洞穴上面,竟然长着一颗灵仙花!

  这花一直被人们称为稀有之花,很难见到,一般只会长在悬崖峭壁抑或是谷底中,多少人为此花冒风险,在拍卖场也时常出高价,其效果自然不凡,能快速提升修为!

  巨猿居高临下,很快就看到了从山洞里探出头来的邵亚冰,巨猿不满,再次嚎叫出声,这次的声音更加震耳。

  邵亚冰非但没有退缩,且反之,身形快速的向那朵仙灵花移动而去,这可是难得一遇的事情,她迫切的需要提升修为,自是要拼一拼了。

  巨猿见此,不由大怒,吼叫声滔天,但无奈悬崖之中,她也不敢胡来,要是跌落下去,纵使在强也得粉碎。

  当然,邵亚冰也正是趁着这个机会。眼看距离仙灵花已经越来越近了!

  巨猿不干的猛锤胸部,随即忍不住一拳砸在了悬崖上,一拳之下,土地震颤!

  邵亚冰晃了晃身体,努力的想稳住身形。这株仙灵花,她势在必得。

  “不管了,豁出去了。”

  邵亚冰一要红唇,猛的一跃,如一道箭矢射向仙灵花,手出,花得。

  花到手,邵亚冰飞速后退!意欲在回洞穴中。

  巨猿两眼暴戾凶光,眼看仙灵花越来越远,它却无能为力,不干的仰天长啸,宣泄心中愤怒!

  邵亚冰回到洞穴中,脸色早已苍白如雪,大口喘息瘫坐在了地上。但看到手中的仙灵花时,心中的喜悦已经盖住了身体的疲乏。

  “轰隆隆,轰隆隆。”

  就在邵亚冰心神将平和时,洞穴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敢情那巨猿的几拳之力威能竟然渗到洞穴里来了。

  看着洞穴里不断掉落的石头,邵亚冰心知这洞穴肯定是待不下了。

  这时,一大块石头坍塌了下来,直接将洞穴口堵住!

  邵亚冰微微一愣,随后身形往洞穴深处掠去。既然出不去,就只能深入洞穴碰碰运气了!

  “嗯?”

  这时,邵亚冰忽然瞥见前方角落里独放着一具尸体。

  这尸骨似乎已经枯朽很久了,衣服等物品全部被腐烂,骨头风干,布满灰尘和蜘蛛网,不过让人瞩目的是,这只骷髅的手中,还捏着一张牛皮纸!

  可能是某位修士经过此地被灵兽害死了。

  邵亚冰举步过去,取下皮纸。

  打开一看,却发现这牛皮纸上面竟是一张张奇怪的图案。

  牛皮纸看似不是普通的牛皮所做,并没有任何腐朽痕迹,完好如初,应该是某高级牛灵兽的皮毛所做,而上面的图案皆用金粉磨碎洒满并加以施灵玄之力封印其中,看起来闪闪发亮,十分神奇。

  这是什么?邵亚冰拿起牛皮纸左顾右盼,发现周围并无他物,唯独这一具尸体,一副图案。

  低头看去,只觉得这纸上的图案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有的图案似龙,有的图案似人,有的图案似妖魔……

  打量了数分钟,也看不出头绪。

  随后邵亚冰索性不在去想,看此人死前还紧紧抓着此物,想必定不凡吧。

  想着,他便打算将图纸折叠好,装入口袋。

  “小妹妹,就不能对姐姐温柔一些吗?”

  就在邵亚冰将牛皮纸折叠后,周围顿时传来一个妩媚的风韵女子声音。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逆仙成缘》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逆仙成缘》(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406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