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都市小说《橙红年代》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橙红年代》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橙红年代》简介:枪林弹雨,刀光剑影依然是我们不朽的英雄梦……

0-temp-201807-09-1531119229648.jpg

1-10 医院瞧人
杨警官箭步上前,一把扭住刘子光的胳膊,想来个漂亮的反关节动作将其制服,哪知道刘子光将胳膊轻轻一带,杨峰就摔了个踉跄,差点趴在地上。

分局机关擒拿格斗大赛的冠军就这样被人家轻描淡写的放倒在地,又是当着心爱女孩的面,杨峰恼羞成怒,脖子上的青筋都暴绽出来,刚要再度上前,腰间的手机鸣叫起来。

与此同时,胡蓉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两人面色顿时紧张起来,这是指挥中心发出的命令,发现持枪逃犯的行踪,紧急抽调警力进行布控围堵,餐厅里这种男女纠纷连治安案件都算不上,实在没闲空管,他俩便丢下几张钞票匆匆离去,临出门之前,杨峰又恶狠狠地瞪了刘子光一眼,将他的相貌牢牢印在心里。

刘子光也懒得真去打那两个贱女人,看也不看她俩,径直出门走了,丽丽和雀斑胖女满身狼藉,羞愧难当,也想开溜,哪知道必胜客的服务员已经来到跟前:“小姐,这是您的账单,一共八百五十八元。”

两个女人顿时傻眼。

……

小护士方霏面色灰暗,眉头紧皱坐在广场长椅上,同伴紧张兮兮的陪着她坐着,一肚子的纳闷,平时方霏的身体很好,今天怎么忽然就不舒服了呢。

过了一会儿,刘子光远远地从必胜客出来,一个人走了,片刻之后,先前那两个女孩也灰头土脸的出来,身上满是污迹,骂骂咧咧的远去了。

坐在花坛后面的方霏看见了这一幕,忽然阴郁的脸色变得明媚起来,嘴角也翘了起来:“我没事了,走,咱们去吃肯德基,我请客。”

同伴的眼睛瞪得溜圆,方霏今天八成是中邪了吧,一惊一乍的。

……

刘子光来到汽车前时,一辆警用摩托刚刚离去,给马六的前风挡玻璃上留下一张违章停车的罚单,这玩意刘子光已经收了一大摞了,毫不在意的扯下来扔掉,刚要开车门,忽然注意到旁边有家自助银行。

昨天公司发的五百块奖金,正好存到老妈给的卡里,也好让老人家开心,刘子光打定主意,径直走向自助银行。

一阵淡淡的花香袭来,自助银行的玻璃门向两边分开,台阶下方的刘子光就看见一双圆润修长的黑-丝美-腿风风火火的走下来,黑-丝的主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窈窕修长的躯体上裹着合体的短风衣,急匆匆的整理着坤包里的东西,头也不抬的和刘子光擦肩而过。

刘子光走到ATM前,刚要拿出银行卡,忽然发现插槽里吐出一张卡,自助银行里没有其他人,这张卡肯定是刚才那位匆忙的女子留下的。

刘子光迅速抽出那张银行卡,冲出来冲着已经站在路边红色沃尔沃S40轿车旁的女子喊了一声:“等一下!”

女子警惕的看着刘子光,好看的眉毛紧蹙着,刘子光赶忙又说道:“你的卡忘了取。”

“啊!”女子拉开坤包掏出皮夹看了一眼,银行卡果然不见了,她赶忙关上车门快步走到刘子光面前,伸手接过那张金色的银行卡,看了看背面自己的签名,确认没错之后便从皮夹子里抽出来两张红色的大额钞票。

“谢谢你啊。”

“下次小心点。”刘子光根本不接钞票,留下一句话便回ATM存钱去了。

……

驱车回到公司,往保安室里一坐,腿刚架上办公桌,电话就响了,抓起听筒,是小贝气急败坏的声音:“光哥,我小贝,张彪个13养的放话出来,说三辆车不要了,让咱留着玩,不过有没有命玩就难说了。”

刘子光道:“行,我就等着他这一手呢,小贝你马上过来,跟我去办事。”

不到五分钟,小贝就骑着他那辆开起来冒黑烟的JOG摩托来到了志诚花园,此时刘子光已经叫了八个兄弟,都换了便装,镐把铁棍放在后备箱里,一辆车坐不下,又把彪哥的本田雅阁开出来,十个人上车直奔医院而去。

来到医院楼下,刘子光留下两个兄弟守住出口,带着七个人直往电梯里走,正好有个老太太摇着轮椅过来,刘子光眼疾手快按住了快要关闭的电梯门,把老人让了进来,手放在电梯楼层按钮上亲切的问道:“老奶奶,您上几楼?”

“十八楼,谢谢啊。”老太太感激的点点头,又看了看这八个手拿鲜花,膀大腰圆的汉子,随口问道:“看人啊。”

“是啊,看(砍)人。”刘子光笑眯眯的答道,正好十楼骨科病房到了,刘子光说声再见,领着人出去了。

“这样有礼貌的年轻人不多了。”老人自言自语道。

一出电梯,迎面过来一个小护士,正是父亲前段时间住院时候的管床护士,看见刘子光便兴奋地叫起来:“哎呀,是你啊!上次说给我留QQ号的你都忘了。”

刘子光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回头给你,我今天来看朋友的,对了,张彪住几号床?”

“五十五床,你怎么认识他啊?那个坏蛋,把病人都赶出去,自己霸占一间病房,可讨厌了。”小护士一撇嘴,显然对张彪很不感冒。

“呵呵,生意上的熟人,张彪有几个陪人?”

“有两个,怎么了?”

“你帮我叫一下好么?”

“没问题。”小护士跑回工作站,拿起话筒按了一个键道:“五十五床陪人,有人找。”

片刻之后,两个愣头愣脑的青年从病房出来,刚走到护士站旁边,就被四个大汉拿匕首顶住腰眼架走了,动作相当自然,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看出来不对劲。

刘子光和小贝手持大束的鲜花走进病房,对躺在床上的张彪亲切地喊了一声:“彪哥,我来看你了。”

张彪正在看报纸,抬头一看吓得一个激灵,刚想从床上跳下来就被小贝按住。

刘子光拉了张椅子在张彪床前坐下,慢条斯理的从花束里拿出一柄锯短了把的消防斧,斧子的锋刃磨得雪亮,寒光耀眼。

“彪哥别怕,我手快,一会就好。”刘子光拿着斧头在彪哥的膝盖上比划着。

“你想干什么!”彪哥怒斥道,“别当我张彪是吓大的,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杀你全家!”

张彪色厉内荏,胖脸上冒出不少汗珠。

“妈了个13的,让你横!”小贝从后腰上拽出一根粗短的铁棍,抡圆了砸在彪哥打着石膏的胳膊上。

一声惨叫刺破了病房大楼的窗户,在市立医院里回荡着,久久不能平息。

护士长急匆匆赶来,在门口质问道:“怎么回事!”

门口把风的兄弟满不在乎的说:“没啥事,我们彪哥就怕打针。”

护士长瞄了一眼里面的情景,顿时就明白了,不过她对于张彪这个流氓根本没啥好印象,床位那么紧张,他一个人就占了一间病房,黑社会火并弄死他才好呢,世间还能少个祸害。

“哼,那么大人还怕打针。”护士长不屑的丢下一句话走了。

病房里,满头大汗的彪哥已经在哀求了:“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四四六六谈清楚的,千万别动手。”

“谈?谈你妈了个13,给你脸不要你怪谁,还要杀我全家,我告诉你,我本来只想打断你两条腿,现在改主意了,我要把你弄死。”刘子光凶光毕现。

“车我不要了,还有你兄弟的医药费,我也包了,有多少算多少,千万别动手,有话慢慢说。”彪哥急了,心想不管什么条件先答应了再说。

“晚了,我不要车,今天非要你命不可。”刘子光软硬不吃,掂着斧头,在彪哥的脑袋壳上比划着,作势要劈下去。

彪哥一头的汗,眼泪鼻涕也出来了,就听着刘子光和小贝在商量。

“溅一床*子也不好,回头人家洗床单的大婶会有意见的。”

“就是,不如把他扔下去,这里十楼,绝对能摔死,直接拿铁锨铲起来送太平间,齐活。”

听着像是说笑话,可是这两人的动作可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真的打开窗户,将张彪拖了过来,一人提一条腿,把个哇哇大叫的张彪悬在窗户外面。

十楼很高,下面的汽车都像玩具车一样大,这要是摔下去,铁定变成肉泥,高空中的风呼呼地吹过,彪哥一只没受伤的手在空中乱舞,哇哇怪叫:“哥哥,爷爷,求你们了,千万别杀我,要啥都给你们,三十万块钱我给,车我也送你们了,事后绝不报复,骗你们我是王八蛋!”

刘子光让上面喊道:“你这条命就值三十万?小贝,放手!”

小贝还就当真把手撒开了,彪哥的身子往下一坠,吓得屎尿都快出来了,他生怕刘子光一个失手把他丢下去,啥都不顾了,嚎叫着哀求道:“按摩房、泥头车,拉土方的生意,全不要了,都给你们!饶我一条命吧!”

刘子光和小贝相视一笑,一把就将彪哥拽了上来,惊魂未定的彪哥如同一堆烂泥般瘫在地上,只顾着喘气话也说不出了,由于血液都流到头上,胖头颅都成了酱紫色。

有些动物会利用羽毛和颜色的变化恫吓对手,社会上也有一类人,没有那个资本还要装逼,就是所谓的傻逼,张彪就是一个不折不扣,色厉内荏的傻逼。

“写欠条,签字画押按手印!”小贝将一张写好字的纸伸到彪哥面前,彪哥这才知道人家就是来敲诈的,想起刚才一幕还后怕的他,无奈之下只好签字画押。

“你的破车我才看不上眼,还是那个价,十万一辆你开走,另外把泥头车车队转让给我,算你给我兄弟的赔偿,按摩房你就留着吧,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总要给你留条生路不是?”刘子光收好字据,语重心长给彪哥讲了一通大道理,这才转身离去。

刚出门又转回身道:“对了,我还在班上,时间有限,给你一个半小时,拿不到钱别怪我反悔。”

彪哥点头如同啄米。

刘子光走了,片刻之后,两个被打成猪头状的流氓互相搀扶着走进病房,一见彪哥这副惨样就哭了:“彪哥,他们的人带着家伙就守在楼下,咋整?”

彪哥哆哆嗦嗦道:“给你嫂子打电话,让她带钱来。”

……

刘子光带着兄弟走到电梯口,正巧电梯门打开,里面有个熟悉的身影,肥头大耳一脸蠢相,右侧的胳膊腿都打着石膏,正坐在轮椅上冲推着他的护工发脾气。

这不是打伤老爸,至今还未赔钱的胖子么。

0-temp-201807-26-1532592458313.jpg

1-11 执法如山小交警


“这不是胖哥么,有日子没见了。”刘子光狞笑着将胖子堵在电梯里,对推轮椅的护工说:“这是我朋友,我和他说点事,你先走吧。”

胖子已经认出面前之人正是打断自己胳膊腿的凶神,吓得说话都哆嗦:“你你你。”

几个大汉夹着胖子,一路不停直接来到住院大楼顶层天台,把胖子从轮椅上揪下来,一把掼在地上,疼得他直哼哼。

“马勒格壁的,我说怎么见不着你人了,原来躲到医院里来了,打伤了人还不想给钱,还有天理么!”刘子光蹲在胖子跟前说道。

“我已经够倒霉的了,强子他们几个的医药费就花了好几万,我自己也住院了,你就饶了我吧。”胖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诉道。

“光哥,这死胖子动谁了?”小贝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货敢打我家老爷子,堤北四虎之一的强子就是他小舅子。”刘子光这么一说,小贝顿时义愤填膺:“反了天了!敢打刘大爷,这货交给我办了!”说着提溜这胖子病号服的后领子,把他拖到天台的边缘,连打带吓,如法炮制。

刘子光点燃一支烟,优哉游哉坐在一边看热闹。

五分钟以后,小贝擦着手上的血走过来,轻松地说:“搞定了,敲了他两万块,回头就去取钱。”

刘子光皱着眉道:“少了点,便宜他了。”

小贝一转脸:“我再多榨他一点。”

“不慌,以后早着呢,我家老爷子有个头疼脑热,我吃定他了。”

小贝一挑大拇指:“还是光哥高。”

……

一个小时后,张彪的媳妇赶来了,只带来了十万块现金,别看张彪表面上挺风光,其实是个空架子,按摩房小打小闹,没啥进项,拉土方沙子生意竞争激烈,养着几台车十几个兄弟开销也大,所以一时间只能凑出这些现金。

张彪的媳妇倒是个朴实的农村妇女,还以为丈夫真在外面欠了别人的钱,一边给刘子光赔罪,一边怒骂张彪:“你的钱都哪去了?还不是贴给那个卖13的骚娘们,现在你个狗日的出事了,哪个卖13的跑哪去了?”

张彪被骂的狗血喷头,垂头丧气,不敢顶嘴,刘子光才不管他们的家事,拿了十万块钱道:“那辆昌河北斗星先给你,雅阁和捷达等钱到了再给,泥头车明天交接,就这么着吧。”

提了十万块现金,一帮人神清气爽离开了医院,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白大褂的老头在刘子光身边停下,扶着金丝眼镜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刘子光也站住看了看自己身上,没啥特殊的,再看这老头,头发稀疏,文质彬彬,慈眉善目,满身学究气,一看就是老医生老专家什么的。

“小伙子,你身上的西装好像是我的。”老头扶了扶眼镜说。

“你的?”刘子光恍然大悟,这件衣服是方霏拿给自己穿的,八成这件苏格兰花呢西装上衣是她父亲的,看来今天是遇到衣服真正的主人了。

“您的啊?那我还给您。”刘子光二话不说,就要扒衣服。

“不用不用,你穿着吧,挺合身的。”老头笑眯眯的又看了看刘子光,转身颠颠的走了,远处一帮白大褂立刻将他围住:“方院长,您看这个手术怎么安排……”

……

“哥,两万块拿到了。”贝小帅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手里捏着厚厚一叠钱,这是刚才带着胖子去医院大厅ATM上取的现金,加上张彪那里敲来的十万块,一共是十二万巨款,拿在手里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打电话,让伙计把张彪的昌河北斗星开过来,答应人家的就得办到。”刘子光大手一挥,神气活现,到底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手里有巨款,感觉腰板都比往常要挺拔。

“必须的!”贝小帅拿出手机开始安排。

一切事宜打点完毕,十个人上了马六和雅阁,得胜还朝。

两辆车正常行驶在马路上,忽然一辆停在路边的交警摩托拉响警笛跟了上来,贝小帅在后视镜里看到红蓝闪烁的警灯,吓了一跳:“哥,不会是胖子报警了吧?”

刘子光劈头一巴掌扇过去:“笨蛋,报警也是来刑警,你家交警还抓贼啊。”

贝小帅挠挠头,想想还真是这个理,到底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买卖,有点心慌是正常的。

正说着,交警摩托已经横在路上,将本田雅阁拦住,警察下车,走到雅阁驾驶位旁边,敲开车窗,先敬了个礼,然后说着什么,刘子光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对小贝道:“下车,看看怎么回事。”

两人下车走过去,此时雅阁里的伙计已经不知所措了,他们几个人都是老实巴交的保安,对付张彪还行,在警察面前不免露怯,幸亏刘子光及时赶到, 故作惊讶的问道:“怎么回事?没违章啊。”

交警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看看刘子光,又看看停在前面那辆蓝色马六,彬彬有礼道:“请出示驾驶证,行驶证。”

贝小帅两个胳膊往胸前一抱,极其嚣张的问道:“又没违章,凭什么给你看本子?”

交警向贝小帅敬了个礼,和颜悦色的说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章第十九条规定,驾驶人应当按照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驾驶机动车;驾驶机动车时,应当随身携带机动车驾驶证。以备公安交管部门临检,这位司机师傅,请您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

交警不卑不亢,引经据典的,刘子光倒不好发飙,于是拍拍小贝的肩膀:“人家要看本子,你就拿给他看嘛。”

其实这是刘子光心虚,车是他开的,而他根本就没有驾驶证,真追究起来挺麻烦的,而小贝则是有驾驶证的人。

老大发话了,小贝不得不从命,骂骂咧咧回车里取来了驾驶证和行驶证给警察看。

交警看了一下两证,又看了看车牌照道:“这辆车已经有一百三十四次违章记录,请尽快到交警部门接受处罚,不然按照相关规定要征收滞纳金。”说着将证件还给贝小帅,继续处理后面那辆本田雅阁。

幸亏那兄弟也是有驾照的人,把驾照和行驶证递给交警,交警打开警务通,输入车牌照号码和车架号,很快就出了结果。

“这辆车属于套牌黑车,根据道理交通安全法第二章第十六条规定,伪造、变造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机动车登记证书、号牌、行驶证的车辆,公安交管部门要予以暂扣,请您下车配合。”

一边说着,交警一边迅速将手伸入车窗,将车钥匙拔了下来,这下众人不干了,十个兄弟全从车上下来了,将势单力薄的交警团团围住。

这车是王志军用命换回来的,大家全指望这个发财呢,怎么能说扣就扣,万一人张彪拿十万块钱来赎车,拿什么给人家?弟兄们是真急了,平时老实巴交的人说话也带了*味。

“凭什么扣车?”

“根本就没违章,开的好好地怎么得罪你了!”

“大哥通融通融,来抽支烟。”

“跟他废话啥,把他摩托掀了。”

被八个人围胡搅蛮缠,交警竟然毫不畏惧,语气坚定的说:“我按照规定暂扣你们的车辆,,我叫李尚廷,我的警号是4587,有异议的话你们可以向大队申诉,阻挠执法是严重违法行为,我劝你们冷静些,不要以身试法。”

小交警李尚廷肩膀上不过是一杠一花,三级警司而已,没想到这么硬气,倒让刘子光有些钦佩,仔细一看还有些面熟,前几天在主干道上追自己的那辆警用摩托不就是他么。

李尚廷执意要扣车,刘子光也没辙,警察就是警察,难道像对付张彪那样一刀放翻他不成,不就是一辆老掉牙的雅阁么,犯不上啊。

扣就扣吧,大不了托关系弄回来,僵在这里不是办法,就在刘子光准备退让的时候,马路边大酒店停车场里开出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卡宴SUV,车前头一个赫然是白牌红黑字样,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从人行道拐到快车道上,跨越双黄线逆行而走,还慢吞吞的车技特别潮。

“违章军车你怎么不管!就知道欺负我们老百姓!”贝小帅指着那辆卡宴叫嚣起来,其他几个人也愤愤不平的叫嚷起来,声称这回交警要是执法不公,他们就要闹到天上去。

年轻的交警微微皱眉,似乎犹豫了一下,还是毅然分开众人拦到卡宴车前伸出了一只手。

卡宴似乎像是没看见警察的手势一般,继续逆行向前开,速度都不减一下,只是示威一般鸣笛两声,改装喇叭发出穿透力极强的鸣叫,震得人耳鼓生疼。

交警李尚廷依然站在原地,手掌平举,纹丝不动,宛如一尊雕像一般,卡宴嘎的一声刹住,距离交警的身体只有两厘米,一个中年女人从车上跳下来,气势汹汹的冲过来吼道:“你眼睛瞎了?看不见车牌子?”

李尚廷立正敬礼,动作标准利落:“请出示您的军人驾驶证和行驶证。”

妇人根本不理睬他,继续狂叫:“你有什么资格看我的本子,我这是军车,赶紧给我滚一边去。”

李尚廷脸色铁青,但依然很客气的说道:“请出示您的军人驾驶证和军官证,以及本车行驶证。”

见前面纠缠不清,卡宴的几个车门同时打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和两个青年走了出来,中年人上前二话不说就将李尚廷的帽子就掀掉了:“查,查你妈13!”那两个年轻人也不含糊,一左一右上去猛踹,李尚廷抓起对讲机想呼叫支援,也被他们抢去摔在地上,电池都摔掉了,警用多功能包也开了,一叠罚单散了出来。

面对四个人的殴打,李尚廷依然保持着极大的克制,只是防御而不还手,此时围观群众已经很多,贝小帅见警察被缠住,忙对刘子光道:“哥,趁乱闪吧。”

“等等,帮他一把。”

“帮谁?那条子?”贝小帅惊讶的长大了嘴,“刚才他还要扣咱的车呢。”

“一码归一码,那几个家伙太倡了,我都没敢动手他们就敢,抢了老子的风头,操!”

刘子光这样一说,贝小帅也觉得开卡宴那几个家伙太牛逼哄哄,确实很欠揍,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一笑,迈步上前开始拉偏架。

“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君子动口不动手,有异议可以向大队领导申诉嘛。”

“大姐,冷静,不要以身试法啊。”

几个人一哄而上,嘴上说的好听,手上却毫不客气,将中年眼镜男和两个青年按到地上拳打脚踢一阵胖揍,中年妇人吓坏了,对付警察她骁勇异常,可是在这帮社会青年面前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只是掏出手机声泪俱下的打着电话,呼唤着援军。

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李尚廷也傻眼了,就见刚才还和自己胡搅蛮缠的那帮人帮着自己痛扁卡宴车主,有个家伙还爬上卡宴拔下钥匙扔到了旁边的阴沟里……

趁着局面乱七八糟,那边贝小帅钻进雅阁,三下两下将仪表盘鼓捣开,揪出两根电线来啪啪的打着火。

“不要打架,快住手!”李尚廷大喊道,可是此时场面早已失控,谁也不听他的话了,不知不觉间,那辆被拔了钥匙的雅阁悄悄地启动,溜走了。

或许是有热心人报警了,不大工夫,远处警笛鸣响,一辆喷涂110字样的警车远远开了过来,看见交警的援兵到了,刘子光等人才迅速停手,钻进了看热闹的人丛中,只剩下一个不知所措的小交警和四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橙红年代》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橙红年代》(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463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