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言情小说《天上掉下小甜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天上掉下小甜妻》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天上掉下小甜妻》简介:被妹妹卖到变态手里,他像天神一样降临,把她救走。 他邪魅笑道:“原来我的若熙妹妹也喜欢重口味。” 也? 从此之后,他变了一个人似的,每次见到她总是调戏一番,不再像以前那个端正严谨的三哥了。

0-temp-201805-21-1526868978169.jpg

第二章:只有你才能救妈妈
空气像结了冰,男人强大的冷气场压得白若熙快要窒息。

片刻。

乔玄硕扯开了她嘴巴的封条,解开她手腕的绳索。

白若熙按住身上的军装坐起来,偷偷擦掉眼角的泪,低头道谢:“三哥,谢谢你。”

乔玄硕没有听见似的,盯着白若熙的目光异常疏离,威严而低沉的声音命令下属:“把这些人押到军舰,通知海警来处理。”

星辰毕恭毕敬:“是。”

白若熙紧张得仰头,连忙穿上军外套,着急道:“三哥,我出海不是来玩的,我是来找你……”

乔玄硕薄凉的唇角轻轻上扬,勾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找我?”

“嗯,我去过你的军区营找过你,副官说你在公海执行任务,我联系不到你,所以出海找你。”

乔玄硕突然靠近。

白若熙故作镇定,她对这个男人不太了解,心底还是很慌。

他越靠近,她越往后挪。

乔玄硕深邃如冰,不带任何温度的喷出一句:“马上离开。”

白若熙摇头,不愿就这样离开。

“三哥,妈妈是被人陷害的,现在只有你才能救妈妈,她……”

话还没说完,乔玄硕冷冷打断:“杀人就要受到惩罚,冤不冤由法律说了算。”

望着男人冷漠的眼神,白若熙的心里凉嗖嗖的。

他身不在家,但还是知道家里的情况,既然知道,为何不闻不问?

白若熙不屈不挠道,“求你帮我一次,念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

男人突然压身而来,吓得她往后倒,“啊……”

一声尖叫,她又躺倒在床,而乔玄硕双手把她壁咚床上,禁锢在怀下,相隔的距离很近,近得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男人强烈的阳刚气息。

此刻,她心脏就像住了一只小脱兔,撞得心口发疼。脸蛋温热,羞涩而紧张,呼吸都乱了。

男人居危险的雄性气息强烈而压迫,他脸色阴黯,冷若冰霜地呢喃:“不要用亲情绑架,我说过今生不会再跟你白若熙有半点关系。”

“……”

白若熙轻轻咬了咬下唇,心里滴着血,痛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乔玄硕头缓缓的往下压,吓得白若熙猛的闭上眼睛,脸蛋紧张得绷紧,把头歪到一边去。

男人的炙热的呼吸吹到她耳朵里,沙哑的嗓音邪魅而冷血,“如果你想跟我试试重口味的S-M,我倒是乐意奉陪。”

“混蛋……”这一句,白若熙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下一秒就后悔骂了他。

乔玄硕的脸色没有变化,但锋利的眼神明显沉下来,望着白若熙好片刻,威严地命令:“押她回去。”

说完,男人直起身躯,转身离开。

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白若熙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不管这个男人多讨厌她,多厌恶她,她都要想办法救还在受牢狱之灾的母亲。

阿良走到白若熙身边:“若熙小姐,请跟我上军/艇。”

“三哥……”白若熙不理会阿良,快速追了出去。

长廊外,白若熙追上乔玄硕,往他面前一站,挡租了他的去路。她微喘着气,坚定不移道:“你讨厌我没有关系,不帮我也可以,但你的后妈,你父亲的妻子,现在被冤枉杀人,你怎么可以不闻不问?你这个男人到底还有没有心?”

乔玄硕望着白若熙倔强俏脸,露出一抹轻蔑的冷笑,不屑一顾地淡淡说出两字:“没有。”

白若熙一怔,心里隐隐作痛,平静地与他四目相对。

男人眼神冰冷透骨。

片刻,乔玄硕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冷血般的口吻命令他身后的下属:“把这个女的押走,如果不配合就直接丢到公海喂鲨鱼。”

跟出来的下属也很是严肃应答:“是。”

白若熙缓缓苦涩一笑,笑得比哭还要难看,炙热的目光看着男人英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长廊里,眼眶湿润了,喉咙火辣辣的很是难受。

这个男人真狠。

到底讨厌她到了什么程度才如此狠心。

即便不愿意,她也没有办法跟(夕国)最高将军抗衡,她被带上另一艘军艇。

-

夜更深。

星辰璀璨,浩瀚的大海一片漆黑,无边无际,海风萧萧,军舰鸣笛声间断性响起。

白若熙躲在房间里锁上门,一步都不敢离开,对刚发生的事情还心有余悸。

这艘船都是当兵多年的男人。

久旱逢甘霖,虽然是正义军人,但她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被撕得破碎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房间里只有一套加大号军装,沐浴过后,白若熙就把白色衬衫当睡裙穿。

房间的灯昏黄,暖暖的很温馨。

白若熙心情异常沉重,她坐到床上,拿起那件深灰色军装,幽幽地捂到嘴边。

唇瓣碰到衣服上,鼻尖嗅到了阳刚的清冽气息,属于那个男人身上的香气,淡淡的很好闻。

心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手腕动脉跳得疼痛,她缓缓闭上眼睛,幻想着属于乔玄硕的温暖拥抱。

被一个从小就暗恋的男人讨厌着,这是种无法形容的苦楚。

她依依不舍地叠好衣服,刚准备睡觉,就听到外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认真聆听,好像是乔玄硕的声音。

白若熙很是惊讶,连忙跑过去拉开门。

当她走出门口那一刻,刚好看到长廊走过几名军装笔直的男人,其中一个背影极像乔玄硕。

她激动地喊了一句:“三哥。”

其他男人转身,下一秒,所有人都愣住,目瞪口呆。

白若熙的目光一直凝视着乔玄硕的背影,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的表情,诺诺开口:“我想跟你谈谈,能不能给我十分钟?”

乔玄硕背影僵直,站着一动不动。

白若熙紧张地往前挪一步,乞求的目光看着他,小心翼翼询问:“五分钟也可以,给我五分钟就好……”

乔玄硕不理会,刚想迈步离开,突然听到几名下属用禁欲千年的沙哑嗓音呢喃:“好美。”

“腿好长……”

“好白好性/感。”

乔玄硕立刻转身,当看到白若熙的那一刻,他的脸像抹了屎一样,又黑又臭,难看到了极致,深邃冰冷,带着杀气腾腾般的愤怒。

一件白色军服衬衫穿在白若熙身上,变成了若隐若现的白色短裙,宽松,超短,性感撩人。

白若熙的身材样貌的确能算得上尤物,特别是那双修长白嫩的美腿,会让男人直喷鼻血。

即便是正人君子,年轻气盛的军哥们看到这画面,只差没有喷鼻血了,眼睛闪着异样光芒,根本无法移开。

白若熙感觉到不一样的眼神,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劲,可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乔玄硕箭步冲来,一把扯住她的手臂,狠狠地拖入房间。

“啊……”

0-temp-201805-29-1527590258842.jpg

第三章:勾引?
白若熙整个人被甩到了房间的墙壁上,撞到墙的背部生疼生疼,惊叫了一声,紧接着震耳欲聋的甩门声吓得她一震,整个人都慌了。

眼前一道暗影压来,男人已经把她壁咚在墙壁上,举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动作一气呵成,根本没有她反应的机会。

她只感觉到这个男人周身弥漫着危险气息,怒气直线飙升,一个冰冷的眼神都能震慑天下,她惶恐不安,像点了穴一样不敢动。

在白若熙看来,这个男人的身躯像山一样强壮庞大,那种无形的威胁让她惶恐。

乔玄硕目光愤怒而炙热,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声音也无法预料变得沙哑磁性,一字一句警告:“我不管你是不是出来卖的,但你敢在我军队里面穿成这样,我就把你丢到大海里。”

白若熙指尖颤抖,扯着衣角往下拉,一想到这个样子让乔玄硕和那几个军哥看见,脸蛋就不由自主的发烫,绯红一片,尴尬不已:“对不起,我……我刚刚听到你的声音,心急过头忘记了自己的仪态,我希望三哥你能给我五分钟,我想跟你谈谈。”

乔玄硕冷笑着讽刺道:“穿成这样找我要五分钟?至少要五十分钟才够用。”

五十分钟?

白若熙一脸茫然,错愕地看着男人冷若冰霜的脸,但眼神却炙热烫人。

“三哥的意思是愿意跟我谈谈……”

白若熙突然感觉腿部被男人粗糙强大的手掌摸到,吓得声音戛然而止,脸色骤变。

身体微微一僵,下一秒用尽全力推上男人的胸膛。

隔着白色军衬衣,碰到男人结实宽厚的肌肉十分有力量,她根本无法推动他半丝。

却感觉到他的大掌肆无忌惮的往上摸,霸道而粗鲁。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白若熙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男人刚毅的脸颊上。

气流瞬间沉了,世界变得寂静,空白而冰冷。

那一刻,白若熙整个人懵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然下手打了乔玄硕,泪水在眼眶滚动,欲要流出来,手颤抖着,心在滴血,是锥心刺骨的痛。

她又怎么舍得打这个男人呢?

可为什么要这样侵犯她?

乔玄硕松开手后退一步,用舌头顶了顶被打的脸颊,看似不痛不痒,勾出邪魅而渗人的冷笑。

男人漫不经心的轻佻模样,可怒火已经把他的眼眶烧得通红。

蓦地,他一手掐上白若熙的脖子,力道虽然不重,但把白若熙吓得脸色煞白,身体僵硬。

他冰冷的语气让人心寒,一字一句道:“跟男人在船上玩这么变/态的游戏,现在跟我装清纯?穿成这样不就是想勾引我吗?”

白若熙咬着下唇,双手攥拳气得发抖,心房下最柔软的地方像被撕碎了,痛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乔玄眯着疏离的冷眸,轻佻地低声道:“我只跟躺在床上的女人谈话,想好了随时来找我。”

抛下绝冷的话,乔玄硕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白若熙掐拳的指甲越发深陷,恨不得掐出血来,泪光溢满了眼眶,悄然无息地滑落在她白皙脸颊上。

-

夜黑风高,海风狂啸。

军舰到处都是站岗的士兵,而一个娇小的身影沿着长廊,鬼鬼祟祟地往前挪步。

她很灵敏地躲过了站岗的士兵,偷偷的溜进一间漆黑的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借着窗外的朦胧夜色,小黑影来到床沿边上。

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床上熟睡的男人早在开门那一瞬间醒来,他呼吸均匀地假装睡觉。

黑影的一动一静都掌控在男人的眼皮底下。

正当男人还在猜想她的意图。

听到是衣服的微小的声音,突然咔嚓一声,男人才知道大事不妙,猛的坐起来。

可已为时已晚。

“不准动。”白若熙清晰而干脆的嗓音响起。

朦胧的暗夜中,可以看清白若熙已经摸到了放在旁边的手枪,正对准弹坐起来的男人。

男人不由得冷冷一笑,低估了这个女人的意图,他不慌不忙的开口,磁性的嗓音极致性感低沉:“知道你现在拿枪指着谁吗?”

白若熙故作镇定,一字一句:“知道,我现在拿枪指着的男人是我后爸的第三个儿子,我的三哥乔玄硕。”

“还有呢?”男人泰然自若地问,没有一丝紧迫感,倒是白若熙拿着枪的手在颤抖。

“还有……就是夕国特种兵最高指挥官。”白若熙咽下口水,因为单凭这一条罪就能让她坐一辈子的牢了。

男人冷哼一笑,从鼻腔发出很轻蔑的单音,挑眉看着眼前的黑影,要制服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他很好奇白若熙连命都不要跑来他房间的意图。

“躺下,把手举起来。”白若熙双手托住枪,命令的口味。

男人嘴角轻轻上扬,危险的眼眸在朦胧的夜里显得锐利,顺从地躺下,双手放在头顶上交错放着。

白若熙一刻也不敢松懈,缓缓地往他床上爬,紧张得连呼吸变粗,把枪抵到男人的腹部上,顺势在他身边侧着躺下。

乔玄硕眉头一皱,错愕地看着身边的女子,这好像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白若熙躺好后,缓缓道:“三哥,既然你喜欢跟女人躺床上谈话,那我现在已经躺在你床上了,我们聊聊吧。”

男人一言不发,身上的阳刚气息清冽好闻,一直影响着白若熙的感官,第一次躺在这个男人的床上,这么靠近他的身体,能感受他的呼吸,他的温度,他的气息。

像做梦一样,那么的不可思议,白若熙紧张得全身微微颤着,心脏剧烈跳动,她用尽所有意志克制自己要冷静。

润润嗓子,白若熙开始讲述正事:“三哥,妈妈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不可能杀死自己的妯娌,杀你小婶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再说,我妈妈那么聪明一个女人,如果杀人了,一定会处理现场的,怎么可能把留有她指纹的凶器,她的手机和外套留在现场,这分明是栽赃陷害。”

男人依旧一言不发。

“三哥,你有在听吗?”白若熙抬头,朦胧中看到男人闭上眼,呼吸均匀,像是睡着。

“三哥?”

男人沙哑的嗓音呢喃:“你用的是什么牌子沐浴露?”

“呃?”白若熙懵了。

“很香。”

白若熙恼怒:“你到底在想什么?我跟你说妈妈的事情。”

“我在想你接下来会很惨。”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天上掉下小甜妻》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天上掉下小甜妻》(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492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