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说《我曾恨过也爱过》全章节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我曾恨过也爱过》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我曾恨过也爱过》简介:她之前从没有觉得人生会如此的狗血。 母亲葬礼上,父亲带着自己的闺蜜出现在现场。她拿到遗产的时候,差点被两个人抢走不说。为了这些钱,自己的父亲和闺蜜,还想将自己送去监狱。 一时间她失去了亲情和友情。 “不管是母亲的遗产,还是公司,我通通都会拿回来的!”她捏着拳头,这样对自己说的时候,那个男人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穿了一身黑西装,矜贵而冷傲,“想要报仇吗?我可以帮你!” “你想要什么?” “我要想的?不过一份结婚协议。”

0-temp-201807-09-1531119267525.jpg

002 周叔叔
这种时候,解释只会让彼此更尴尬。

我镇定地喊了一声:“周叔叔。”

实际上,我今年二十二,周勋只比我大了六岁。

不过我爸向来以周勋的兄长自居,我也就习惯叫叔叔。

周勋淡淡点头。

他转向龚珊,道:“我有话和念念说。”

龚珊不太愿意离开,支吾道:“念念她什么都不懂,要不然我叫她爸过来……”

周勋微微皱眉。

立刻有保镖上前将龚珊阻隔开。

龚珊满脸不甘心,却只能悻悻地离开。

周勋给我妈上了三炷香,而后看向我,道:“跟我来。”

说完便迈开长腿往外走。

我爬起来,忍着腿上的酸麻和脸上的酸痛,跟了上去。

他在车里等我。

那是一辆黑色的越野,是帝都的牌照。

我上去后,发现车里除了他,再没有其他人。

只有淡淡的茉莉清香萦绕在车厢里。

我乖乖地坐着,等他开口。

他的目光落在我半边脸颊上,蹙眉问:“怎么弄的?”

我没做声。

并不是不能告诉他,但我不想叫他知道我没用,也不想让他同情我。

周勋却似乎已经猜到:“你同学弄的?”

这个同学,当然是指龚珊。

我爸和龚珊的事,整个花临圈子都知晓,大家更是清楚,是我引狼入室,才让我妈陷入无尽的痛苦。

我狠狠地拽紧拳头,咬紧嘴唇,道:“我会报仇的。”

周勋抬眸,沉默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低下脑袋,不敢和他对视。

他突然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我,道:“这是遗嘱,你妈拜托我转交给你的。”

我疑惑地抬头看他。

我妈和他不算太熟,怎么会把遗嘱这样重要的东西交给他。

再联想到他知道我妈喜欢红豆和满天星,我不禁暗暗猜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犹豫着没有接。

他的眸光变冷了些。

我赶紧接过来,看到我妈将所有财产都留给了我。

但她的私产并不多,公司的股份早被我爸骗去了,她平常又很少藏私房钱,现在变卖不动产的钱加起来也不过两千万,刚好在帝都边缘地带买一套房而已。

我看得难受极了,不是因为钱少,而是替我妈感到不值。

当年我爸只是个乡下穷小子,我外公家却是花临的富豪,他主动追求我妈,勾得我妈死心塌地爱上他,就算家里反对,也执意要和他在一起。

外公气得大病一场,但因为只有一个女儿,临终前还是把公司交到了我妈手里。

而我爸哄骗着我妈把公司交给他,最初只是变更法人代表,渐渐地股份也被他收走,偏偏我妈被他哄着,还甘之如饴。

那时候我年幼,并不知晓这个事,否则怎么也会想办法阻拦的。

可惜一切都晚了。

外公家的数十亿产业,全数转移到我爸名下,我妈最终只剩这两千万。

要是外公还活着,肯定会被我妈气得再次撒手人寰吧。

我妈是真的爱我爸。

但这种爱既可悲又愚蠢。

我当初考帝都大学,就是想带她彻底离开花临,离开这个让她伤痕累累的家。

她却不愿意,只想守着她爱的人……

我妈可怜吗?

当然是可怜的,被深爱的人这样欺骗和欺辱,最后还不得善终,估计连地府阎王听了也要可怜她几分。

可恨吗?

站在我的立场,她只要丈夫不要女儿的态度,当然是可恨的。

只是,我又有什么资格恨她呢。

这所有一切的源头,不过是因为我带了个心如蛇蝎的同学回家……

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滚滚地往下掉。

周勋道:“前不久,我和你妈见过一面,除了这个东西,她还有几句话,让我转述给你。”

我抬头看他。

因为视线被眼泪遮住,他的脸有些看不真切。

他缓缓道:“你妈说,让你去帝都,开始新的生活,不要被仇恨遮住眼,更不要为她报仇。”

我听得发愣。

她为什么这样心狠,连遗言都是叫人转达,她为什么不亲自和我说呢,为什么要丢下我……

我捏着那份遗嘱,泪眼模糊。

周勋沉默了一会儿,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肩头,微微用力,道:“听你妈的话,去帝都,不要回来。”

我哭得稀里哗啦。

如果能放下,我就不会这样的痛苦……

他的手从我肩头挪开,没再劝我。

过了许久,我终于停止哭泣,也慢慢回过神。

周勋靠着椅背,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没有点燃。

我有些不太自在,不管怎样,我都在他面前失礼了。

他的眼睛黑沉幽深,看我一眼,将香烟扔进车头的盒子里,道:“下去吧,等你妈下完葬,就回帝都去。”

我没有应他,只是低声道:“……谢谢。”

他顿了下,嗯一声。

在我下车时,他将一张卡片递给我,道:“上面有我电话。”

黑色镶金的卡片上,只有名字和号码。

他淡淡道:“我欠你妈妈一个人情,你随时可以讨要回去。”

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会帮我妈转达遗嘱和遗言。

我再次道谢。

但我心里却想着,他这样的身份,以后恐怕很难再见到。

我下车后,他的司机和保镖便悄无声息地回到车里。

随后车门被关上,车子绝尘而去。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卡片,随手塞进裤兜里,转身回了灵堂。

宾客们在祭奠过后都离开了,我外公家已经不剩什么亲人,我妈生前也没多少好友,灵堂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

龚珊走过来,盯着我手里的文件,柔声问:“这是周先生给你的吗?”

我爸听见周先生几个字,快步走近,道:“给我看看!”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将遗嘱抢了去。

龚珊伸长脖子看完,幽幽道:“念念可真有钱,两千万,我想都不敢想。”

实际上,这几年她从我爸手里得到的房产就有好几处,绝不止这点钱。

我盯着我爸,我倒是要看看,被龚珊怂恿后,他会不会连这点钱也抢走。

就见他目光闪了闪,语气变得特别温和,“念念,你还小,这些钱先让爸帮你保管吧……”

果然,连这点东西也要算计。

我心里涌上无尽的嘲讽,冷笑道:“龚珊跟我一样大,已经当了四年小三,连孩子都有了……你还觉得我年纪小妈?”

我爸脸色一变,怒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个不孝女,只知道顶撞我!瞧瞧你妈把你教成了什么样子!我真后悔当年把你生下来!”

龚珊连忙给他顺气:“石头哥哥,别生气。”

我爸叫苏石岩,我妈叫杨君。

我的名字是苏念君。

苏念君,念君,多么富有寓意的一个名字。

我妈大约被感动了许多年吧。

只可惜啊,一切不过是做戏。

而我妈直到死,都没有看清楚苏石岩的人面兽心。

0-temp-201807-26-1532592444157.jpg

003 真是条白眼狼
我双手抱胸,盯着苏石岩,道:“你没资格说我妈,我变成这样,都是你没教好。你出轨找小三,把我妈活活气死……这一笔笔账,我都会牢牢记着!”

苏石岩被我一番抢白顶撞弄得暴跳如雷,他死死瞪着我,忽然暴怒地撕掉他手里的遗嘱,骂骂咧咧道:“小畜生,你现在翅膀硬了,敢跟我顶嘴了!我倒是要看看,没有这些钱,你会不会跟条狗一样求着我!”

我一点也不焦急,遗嘱是有备份的,就算撕毁,也不影响我继承。

龚珊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一边安抚苏石岩,一边看着我,楚楚可怜道:“念念,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情不自禁和石头哥哥在一起……你别怪他,别生气好不好……”

她又开始演戏,把责任揽她身上,不过是摆个姿态给苏石岩看。

苏石岩果然感动不已,劈头盖脸地骂我:“你看看珊珊多么懂事,再看看你,就是个讨债鬼……”

我打断他:“随便你怎么说,反正这两千万,你别想拿走。”

苏石岩怒骂:“真是条白眼狼!”接着咬牙切齿道,“我养你这么多年,你怎么也得孝顺我一点吧!”

我冷笑不已。

这么多年,连他自己都是在用我外公的钱,包括包养龚珊,给龚珊置办房产和跑车……他竟也好意思说他养我!

想到这几年他和龚珊的种种行径,我连一个字也不想跟他多说。

看我知道如果不说点什么,这两人只会得寸进尺。

我索性道:“遗嘱是周叔叔转交给我的,如果你不满意,可以去找周叔叔评理。”

听我搬出周勋,苏石岩顿时一哽,最后只能憋着气道:“你说什么胡话呢!我是看你年纪小,怕你挥霍才想着替你打理!就这么点小事,哪用得着去惊动周先生!”

我双手抱胸:随便你,反正我你和龚珊别想打这两千万的主意。”

龚珊眼里闪过一抹愤恨和不甘心。

我只当没看见。

苏石岩给她的好处已经够多了,除了房子车子,她老家的爸妈和弟弟也都被接到花临,过上了请佣人司机的日子。

她在苏石岩身上得到的,早就超过了两千万,之所以还觊觎我妈的遗产,不过是觉得太便宜我而已。

反正她搭上苏石岩后,明里暗里都要跟我争。

我看她一眼,慢悠悠转向苏石岩,道:“外公去世前,留下过遗嘱,等我过了十八岁,就把公司的股份转给我。之前我妈在,她让你帮忙打理,我没意见。现在我妈走了,你是不是也该把股份还给我了?”

外公当年也许早就看清了苏石岩的本质,也知道我妈守不住财产,才会直接把股份给我。

但他也知道我年幼,遗嘱里写了,等我成年后,公司才是我的,成年以前由妈打理。

可惜我妈什么都不懂,只能把公司交给苏石岩。

之后苏石岩哄着我妈变更法人,我妈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竟然同意了。

现在公司是他的。

不过如果打官司,我有外公的遗嘱,不一定会输。

龚珊显然也清楚这件事,她眼底透着焦急,眼珠子一转,立刻捂着肚子喊:“石头哥,我肚子好痛好痛,你能送我去医院吗?”

苏石岩立即奔过去:“珊珊,你怎么样?”

龚珊泪眼汪汪:“我不知道……可能孩子有点问题……”

苏石岩道:“那我们去医院检查。”

他连一个眼神也没给我,扶着人直接往外走。

而我妈的骨灰盒还躺在冰冷的桌子上……

灵堂里只剩下我和几个工作人员。

我望着桌子上我妈的照片,再扫过诺大的灵堂,不禁嘲讽一笑。

我妈这一世都在追逐着苏石岩,可她到底从苏石岩这里得到了什么?

……

之后好几天,可能是龚珊怕我抢走财产,直到我妈下葬,她和苏石岩都没再出现。

下葬那天,天空突然下起瓢泼大雨,连伞都撑不住。

我看着我妈的墓被放到地底下,心里一片悲凉。

初夏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葬礼结束,已经放晴,天上一派碧空如洗,有白云飘过,微风吹拂。

我站在我妈的墓碑前,久久都没有动。

实际上,我什么也没想。

除了感到孤独,还是孤独。

最后我跪在墓碑前,抓起一捧黄土,对我妈道:“我走了。”我会给你报仇。

她的丈夫苏石岩,此刻大约正在陪小三,连个面也没露。

几十年的夫妻,最终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或许,龚珊很快就会转正,她的儿子会成为苏石岩的继承人……

我一点也不嫉妒,心里只有滔天的恨意。

送走寥寥几个亲戚朋友,我便回了我妈生前住的别墅。

这幢别墅是我外公留给我妈的,从我出生到现在,一直住在这里。

后来龚珊竟然也搬了进来,和我妈同住一个屋檐下。

其实苏石岩给龚珊买了另外的别墅,但龚珊可能是想恶心我妈,执意要住进来,

她给苏石岩的说辞是,她想求得我妈的原谅,也方便就近照顾我妈。

我妈这几年憔悴得厉害,大部分原因都是被她气的。

无论如何,这个房子是我妈的,虽然后来加了苏石岩的名字,但我一定得拿回来。

因为这里有我和我妈的所有记忆。

我第一件事是将我妈的遗物都打包好,放进地下储存室。

家里的佣人早被龚珊换了一批,我也不指望他们帮忙。

最后忙到快天黑,才把东西都收拾好。

没想到苏石岩和龚珊却回来了。

听说这几天龚珊在住院,我打量了下,她脸色红润,想必过得不错。

看到我,她立刻亲亲热热地上前,拉住我的手:“念念,你弟弟很健康,你一定很高兴吧?”

我敛去眼眸里的厌恶,轻巧地避开她的碰触。

苏石岩冷哼道:“你以后不准碰珊珊,更不准你惹珊珊生气,要是她和孩子有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龚珊假意嗔怪道:“你啊,别为难念念。”她说着,冲苏石岩使了个眼色,“石头哥哥,我想和念念单独聊聊,你先去休息吧。”

苏石岩警告地看了我一眼,转身上楼了。

我盯着龚珊,倒是想看看她玩什么把戏。

她笑眯眯道:“我们去书房聊吧。”

我沉默几秒,跟了过去。

关上房门,她转身便冲我嗤笑:“你想要公司的股份?没门!公司是你爸的,以后会传给我儿子,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要是痴心妄想,最后的下场肯定就跟你那个蠢货妈一样,把自己气死!”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我曾恨过也爱过》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我曾恨过也爱过》(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4926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