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豪门小说《哭着惊醒到天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哭着惊醒到天明》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哭着惊醒到天明》简介:他以为,此生最厌、最恨就是她,却不知她早已在他心中长生不灭!

0-temp-201901-21-1548060033953.jpg

03 他宠溺给了别人
若不是陈云庭在街上看见了她,一路跟了过去,苏樱漫怕是要葬身湖底了。

苏樱漫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却患上了肺炎,呼吸道也反复感染,大口大口地咳血。

从检查室出来,苏樱漫看到一袭黑色风衣的席云寒穿过人群步态风雅地走来,她的心,幽幽一颤,他终于来了。

她浑身像是死了一样寂静的神经,瞬间变得沸腾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快的都要冲出体外了。

她甚至觉得有点眩晕,快要站不稳。

她站在那里,眸含星光地凝着他,看他一步一步走来。

她唇角含笑地迎了过去,“你……”

可是,席云寒像是没看到她一样,径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他颀长、俊雅的身子,带过一阵清风,撩起了她额边细碎的发丝。

他走过的瞬间,苏樱漫只觉自己周身的血液在瞬间凝结了,心脏也慢慢地被冻住了,从心底飘散出来的阴寒,让她冷如骨裂。

他……

他不是来看她的吗?

苏樱漫木木地转过身,微蹙着眉心,带着难以置信的恐愕,颤意涟涟地看着席云寒一步一步走远。

她看到了顾长乐。

“云寒……”顾长乐带着一身的娇软扑到了席云寒的怀里。

“好些了吗?”席云寒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宠溺地揉了揉顾长乐的头顶。

深秋略带薄寒的日光下,他的手,闪闪发光。

刺的苏樱漫浑身发疼。

他的宠溺、他的温柔,从未给过她半分。

“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我好害怕!”用一枝梨花春带雨来形容现在的顾长乐再合适不过了。

“傻丫头,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不怕,乖。”席云寒温甜的像是一颗棉花糖。

苏樱漫正在那里,窒息的快要死去。

此时此刻,若是地狱向她打开一扇门,哪怕是被恶鬼吞噬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跳进去。

顾长乐坠入湖中不过是湿了衣衫,有些感冒而已,席云寒就给她安排了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生。

而她不停地咳血,他问都不问。

接下来的几天,席云寒都不停往医院跑。

他一天要从她病房门口路过好几次,可是他都不曾推门进入过一次。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她住在这里,或许他知道,只是假装不知道。

她听说席云寒给顾长乐亲手熬了红豆粥。

她听说席云寒给顾长乐亲手做了虾仁蛋羹。

她听说顾长乐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想吃香草小蛋糕席云寒就巴巴地亲自去买了。

她听说顾长乐想吃草莓味的冰淇淋被席云寒很是温柔地教训了一顿。

她听说顾长乐的鞋带开了他很自然地蹲下身子帮顾长乐系鞋带。

她听说顾长乐只是说了一句某个牌子的口红不错他就买了来所有色号的口红送给顾长乐。

她听说……

她听到的都是席云寒对顾长乐的好。

她听到的都是席云寒跟顾长乐的甜蜜。

她听到的都是她日日夜夜奢望却日日夜夜都得不到的美好。

他从来没有给她做过一餐饭,他从来不在意她想吃什么,他从来不在意她喜欢什么,他从来没送过她礼物,他对顾长乐的好和温柔,都在她心里变成了又苦又涩的嫉妒。

不被爱就是不被爱,不受宠就是不受宠!

她觉得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

顾长乐出院那天,她的病情恶化了。一口一口的血从她喉间喷出,把雪一样白的被套染得凛艳至极。

她被推去抢救室的路上,她看到了顾长乐手里捧着一大把向日葵,笑靥研研地依偎在席云寒身边。

他带着花来接顾长乐出院了。

他拥着顾长乐从她身旁走过。他看不到她苍白的快要透明的脸,看不到她唇角摇曳着死亡气息的血迹。

“云寒,你看,好像是苏樱漫,她怎么了,她好像吐血了!”顾长乐故意将说话的声调拔的高高的。

“跟我们无关,走吧,带你去吃你一直想吃的法式大餐。”席云寒语息凉凉地回了一句。

跟他无关……

苏樱漫绝望地眯上眼睛,这一刻,她真的希望自己就此死去,不要被抢救过来。

死了,就再也不用受这诛心的疼了。

或许是命不该绝,她不但被抢救了过来,还一天一天好转起来。

这天,苏樱漫刚从卫生间出来,顾长乐推开门,风姿卓卓地走了过来。

苏樱漫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顾长乐,拖着吊瓶往病床走去。

“苏樱漫,你看这是什么?”顾长乐将葱白的手指在顾樱漫面前晃了晃。

镶着粉钻的戒指上流动着细碎的星光。

“这是席云寒亲手为我设计的戒指。”顾长乐眉眼之间尽是难掩的甜蜜。

苏樱漫的心,像是被谁猛地刺了一刀,疼的她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苏樱漫,我跟你一起掉入湖里,席云寒救的是我;我跟你住在同一家医院,席云寒陪着的是我;你跟席云寒结婚的时候他连戒指都没有准备,你看,他现在亲手为我设计了戒指,席云寒喜欢的是谁,爱的是谁,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他喜欢谁,他爱着谁,轮不着你来告诉我!”苏樱漫的恼羞成怒里更多的是嫉妒。

“不告诉你告诉谁呢?苏樱漫,你如果还要点脸,就不要再纠缠着席云寒了,从一开始,他就该是我的!”顾长乐清艳的面容瞬间就蒙上了几分阴戾。

“这就是你的目的?”苏樱漫乌黑的眸子森森然地焦了一眼顾长乐,“为了让席云寒厌我、恨我,你故意让自己掉入湖中!”

“不然呢,你以为我愿意掉进那又臭又冷的湖里?不过无所谓了,只要席云寒不认为我是故意掉进去的就好!”

“顾长乐,你好卑鄙!”苏樱漫气的说话的气息已经有些不稳。

“爱情本就没有对错,更无卑鄙可言,我做的一切……”顾长乐的话还没说完,就瞄到窗口有人影晃动,就猛地朝苏樱漫扑去,一把拽掉了苏樱漫手背上的针头。

“你干什么!”苏樱漫猛地用力,将顾长乐推到了地上。

滴着液体的针头在顾长乐白皙的手腕上留下一条殷红。

“长乐!”席云寒一身慌张地闯了进来,将顾长乐搂在了怀里。

“云寒,苏樱漫想去厕所,我看她不方便,想要扶她一下,可是她却一把推开了我,还用针头扎我,你看……”顾长乐将手腕伸手席云寒看,清媚的眸子里噙满了泪花。

0-temp-201901-21-1548059988214.jpg

04 将针刺入她心口
席云寒抬头,恨意凛凛地盯着苏樱漫,太阳穴处的青筋突突地跳动着。

“不是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推她!是她……”

苏樱漫的话还没有说完,顾长乐就带着哭腔撒娇:“云寒,好痛,真的好痛……”

“苏樱漫,你有什么可以冲我来,为什么要伤害长乐!”席云寒语息寒寒地质问着。

“我没有,是她突然冲过来拽掉我手背上的针头的,我只是本能地推了她一下!”苏樱漫有些惶恐地看着席云寒,她好害怕他不相信她。

“云寒,我只是想过去扶她一下而已,没有恶意的,或许是她太敏感了,所以才推了我一下吧。”顾长乐委屈而又无辜的样子实在是惹人心疼。

“苏樱漫,我警告过你,不许动长乐分毫,这都是你自找的!”席云寒将顾长乐扶起来,拽住在半空中晃动的针头,毫不犹豫地刺入了苏樱漫的心口,“苏樱漫,你再敢伤长乐分毫,我定会百倍、千倍地还你!”

苏樱漫本就瘦削的身子猛地一僵,绵绵密密的疼从心口蔓延全身。

席云寒满眼阴鹜地剐了一眼苏樱漫,揽着顾长乐就离开了。

苏樱漫僵在那里。

她做梦都没想到,席云寒会这样对她。

她做梦也想象不到,席云寒会为了顾长乐将针头硬生生地刺入她的心口。

她爱到快要发疯、快要失去自我的男人,竟然为了顾长乐将针头刺入了她的心口!

呵呵……她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爱的好可怜,爱的好可笑。

针刺入心口一点都不疼。

疼的是她的心,她的灵魂。

她恨不能将心捧给他看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将针刺入了她的心口!

他不信她。

他护的是别的女人。

“呵呵……”苏樱漫颓然一笑,整个人都跌坐在了地上,本就苍白的面容上蒙上了一层死一样的灰。

苏樱漫抬手,将针头从心口的肉里拔出,凝脂若雪的肌肤上冒着麦芒一样的血珠。

城堡一样的别墅里,席云寒正在给顾长乐夹菜。

“少爷,不好了,不好了!”跟班陆明轩急急地闯了进来。

席云寒冷幽幽地扫了一眼陆明轩,吓得陆明轩赶紧低了头,大气都不敢出。

“发生什么事情了?”顾长乐关切地问着,可是她的眸中尽是嫌恶,嫌陆明轩打扰了她和席云寒的静谧时光。

“少爷,少奶奶不见了,整个医院都找遍了都没找到!”陆明轩小心翼翼地窥了一眼席云寒。

苏樱漫不见了?

席云寒夹菜的手微微一顿,长长的睫毛也跟着颤了一下。

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手机就响了,是席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听着爷爷阴狠的咒骂,席云寒俊雅的身子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个苏樱漫还真是贱,居然跑到爷爷那里告状!

“云寒……”顾长乐伸手去抓席云寒的衣袖,却抓了个空。

“你先自己吃!”席云寒步下生风地往门口走去。

“云寒……”顾长乐眼睁睁地看着席云寒摔门而去。

顾长乐星眸怒瞪,咬牙道:“苏樱漫,你以为你用这种办法将席云寒勾走他就会属于你了么,你做梦!”

带着烈烈的恨意和嫉妒,顾长乐一把扯掉了餐布,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哐哐地翻在地上,染脏了昂贵的地毯。

席云寒刚出门,就下起了瓢泼的大雨。

他哪里都没有去,将车直直地朝席家老宅开去。

刚到老宅附近,席云寒就看见苏樱漫站在一片已经枯了的荷塘边上,连伞都没有打,任由豆大的雨珠砸着她。

停下车,伞都来不及打,席云寒穿过雨幕,恶狠狠地朝苏樱漫走去。

“苏樱漫,你以为你跟爷爷告了状我就怕了你么!”席云寒伸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掐着她的脖子往后推着她,直到她湿透的身子贴到一棵树上。

苏樱漫幽旷的眸子闪着惊愕的光,她没想到席云寒会来这里。

这个荷塘,是她此生的温柔,是她此生仅有的甜。

三年前,她为了采荷花不小心坠入荷塘,是席云寒救了她,给她做了人工呼吸,还抱着她回了家。

时到今日,她还记得他湿软的唇和温暖的怀抱。

那是他给过她唯一的一点温柔和甜。

每当她觉得自己熬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来这片荷塘呆一呆,靠着他曾给过的那点温柔和甜,中和着心中大片大片的苦寒。

“苏樱漫,我怎么对你是我的自由,你不要拿爷爷来威胁我!”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比这深秋的雨还要寒凉。

他总是这样不信她、误会她,“我,我没有给爷爷说过你什么……”她语息懒懒地呢喃一句。

“没有?那你在这里干什么?”这片荷塘就在老宅后面,这就是他怀疑她的理由。

她一时语结,她该怎么给他解释她在这里的原因呢?

“因为三年前你在这里救过我,给我做过人工呼吸,还抱着我回家,我很怀念曾那样对我的你。”犹疑几秒,她终是说出了心里话。

“哼……”他扯了扯唇,微微龛动的鼻子发出不屑声,“若不是你爷爷为了救我爷爷死去,你我会救你,我会让你活到现在?”

苏樱漫的心,轰轰地疼。

原来,他给过她的那点温柔并非出自他所愿!可怜她还一直回味!

“苏樱漫,只要你不是太过分,我不会让你活得太难看!”他骨节分明的手掐着她的脖子,将她往车的方向拽。

她歪在座椅上,咳着喘气,还来不及坐稳,他就发动了车子,她的头狠狠地撞在了车门上。

高速运转的轮胎将地上的雨水溅起一米多高的水花。

车子驶到市中心的时候,席云寒猛地就踩了刹车。

“下车!”他语息寒寒地吐了两个字。

“嗯?”苏樱漫满眼茫然。

“下车!”席云寒的语调骤然就阴鹜了许多。

苏樱漫转了转乌黑的眸子,瞬间就懂了,他终究是不信她,怕她向爷爷告状,故意将她从老宅带走,然后再半路丢下。

席云寒啊席云寒,你可真是费心了啊!

苏樱漫勾了勾唇,一脸凄寒地开了车门,她的脚刚碰到地面,席云寒就开了车,突来的车速剐到了她,她瘦削的身子转了两圈才跌在地上,整个人都浸泡在了雨水中。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哭着惊醒到天明》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哭着惊醒到天明》(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503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