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缱绻终成劫》(姬月谷浊夜星君小说)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一章娶他人为妻

  九重天,仙华殿!

  姬月谷在殿门前焦急的等待着,她的夫君烛夜星君郇誉受天帝亲派,督建天河结界已离家数月,有消息传来,郇誉提前一个月完成任务班师回朝,下午去拜见天帝,晚上应是要归府了。

  数月未见夫君面,姬月谷思念的紧,芳心乱撞。

  从认识他到嫁入烛夜府快两百年了,每每想到那个人,还是会面红心跳,足见那份缠绵的爱意已是深入骨髓,难以剥离。

  只不过……

  姬月谷揪紧了手里的帕子,轻咬薄唇,心头酸楚万千。

  无他,只因那郇誉心里装的却是另外一人。

  为了那个女人,这两百年来郇誉并未与她行夫妻敦伦之礼,与她保持着疏离而客气的夫妻关系。

  用他的话说:我只能给你名分,给不了其他!

  姬月谷苦笑,神仙妖魔都是贪的,何况她一小小鬼族公主呢?她想要的,又何止是名分那么简单?

  可那张冷峻的面庞却再次说出一句诛她心的话:“你可知这名分却是芯儿想求都求不来的?好好珍惜吧,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便好,勿求其他!”

  他给了她名分,却把心给了花族的那位小妖,桃芯!

  有丫鬟匆匆进来,姬月谷忙上前问道:“星君可回来了?”

  小丫鬟摇摇头道:“烛夜星君还未回府!”

  姬月谷压着心头的酸楚再问一句:“尚华殿那边……可有动静?”

  小丫鬟再次道:“丝毫没有任何动静,想来上次吃了教训长了记性了。”

  姬月谷却不知为何,心头略略透出些不安。

  督建天河结界并非是什么好差事,苦劳大,功劳却小,这种苦差事本不应该落在郇誉头上。

  皆因他专宠那花族小妖惹怒了天帝,天帝为了惩罚郇誉,这才将他发配去天河,督建天河结界。

  自他走后,桃芯倒是未再作妖,每日老老实实的在尚华殿内,连门都不出。

  姬月谷也过了些安稳日子。

  这时另一个小丫鬟又从外头走了进来,面带欣喜之意,道:“娘娘,星君立大功了,这会儿还在大殿呢,怕不是那么快就回来的。”

  姬月谷眼睛一亮:“郇誉立什么功了?”

  “听说找到了天河结界总是破裂的根源,已经完成修补,如此一来,天河结界可保万年稳固,天帝要奖赏咱家星君呢!”小丫鬟道。

  姬月谷也是面色大喜,心头狂跳,失声道:“真的?”

  她就知道他是这九重天上顶顶优秀的男子。

  星君回府是大事,仙华殿的仆从们知道娘娘对星君的那份心意,是以不用吩咐便一溜儿的跑出去打听消息。

  这小丫鬟的话还没说完,便有另一个小丫鬟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看着姬月谷欲言又止。

  姬月谷心头咯噔了一下,声音马上就发颤了,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娘娘……”小丫鬟急的快哭了出来,反倒是姬月谷使劲掐着冰凉的指尖先一步镇定下来,威严的道:“说!”

  “星君立了大功,天帝问星君要什么赏赐,星君说、说…希望天帝准许他娶桃芯姑娘为、为妻!”

  轰!

  姬月谷觉得整个星河都塌陷了,脑海中一片空白。

  第二章她的夫君又结婚了


  烛夜星君什么时候进来的姬月谷并未察觉,直到那个男人走近她神识才渐渐回拢。

  倒是那些小丫鬟早就流水般离开了仙华殿,仙雾缭绕的院子里徒留了他夫妻二人会话。

  “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郇誉容颜俊美,身形修长,低沉的声音透着绝情的冷冽,“你正妃的位子保留着,本君只想要本君心中的妻!”

  姬月谷晃了一晃,脸色煞白:“妻?我不是星君的妻吗?”

  对面男人的眼底透着厌恶的冷意:“你只是天帝赐给本君的正妃,并不是本君认可的妻子。”

  “可是、可是……”姬月谷伸出冰凉的指尖小心翼翼的捏住郇誉宽大的衣袖,哽咽道,“可是你之前明明是心悦我的呀?是你问我‘做本君的妻可好?’,是你日日守在我洞府外深情凝望着我的府门,说非我不娶的。郇誉,你说过的,天上地下,唯有我能做你的妻,你说过的呀!”

  郇誉却皱了眉,像是在极力回忆着那久远的往事似的,片刻后道:“年少不懂情为何物,倒是叫你误会了。”

  姬月谷心底一片冰凉!

  明明是被他撩拨才动的芳心,突然间就成了误会了?

  “郇誉……”姬月谷越发抓紧了他的衣袖,后面的话还未说出来就被他甩开了。

  郇誉极力忍着眼底的不耐,再次冷声道:“君妃,请自重!”

  “自重?”姬月谷笑的讥讽,脸上一片冰凉的泪意,“我与你是拜了堂的夫妻,碰一碰你的衣袖你让我自重?郇誉,你我成亲快两百年了,连夫妻敦伦之礼都未曾,你还要我怎么自重?”

  “难不成那桃芯勾搭有妇之夫还是端庄大方了不成?”

  郇誉猛地沉了脸,呵斥道:“姬月谷,本君本着仙、鬼两界的交情上对你处处忍让,你别得寸进尺!”

  “哈哈哈……”姬月谷笑的肆意,脸上的泪也汹涌成了河,透过盈盈泪意看向对面的男人,“堂堂烛夜星君好宽旷的胸怀啊,对我处处忍让竟然是为了两族大义?”

  “不然呢?”郇誉眼神渐冷,并未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上前一步直视着那双泪眼,冷声道,“姬月谷,本君终于能迎娶芯儿,还要多谢你呢!”

  “什么意思?”

  郇誉眯了眯眼,道:“若非是你从中搅合,让天帝动了怒,罚本君去督建天河结界,本君又怎么会立下如此大功?如今天帝已经应了。也幸亏本君将她带了去,芯儿也付出不少,以后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仙华殿做你的君妃,只要你不再招惹本君与芯儿,本君必定会依礼待之。否则,也别怪本君不留情面!”

  语毕,眼前人影一闪,郇誉消失了。

  姬月谷跌坐在了玉石台阶上,将纤细的身子隐藏在缭绕仙雾中,那煞白的脸色堪比脚下的白玉台阶。

  难怪桃芯这数月来如此安稳,原来,竟是被郇誉带去了天河。

  烛夜星君大婚,雀鸟绕梁飞舞,那绚丽的颜色耀的姬月谷眼睛疼。

  天降仙露,据说这是郇誉去瑶池洞以万千功德从西王母那里换来的,恩泽万物。

  整个九重天上都在感念烛夜星君的好。

  人人都在羡慕那花族的小妖竟有如此造化,得烛夜星君如此深情以待。

  只有独坐仙华殿的姬月谷,在细细品味着肝肠寸断的滋味!

  第三章我并未打她


  “今日妹妹与星君大婚,姐姐不去前头吃酒么?”

  一道清丽的声音让姬月谷回了神。

  大红的嫁衣,精致的眉目,傲然的神色,不是桃芯又是谁?

  姬月谷站起身来,将在心头存了数月疑惑问了出来,冷声道:“是你让人在天帝面前嚼的舌头吧?”

  她与世无争的性子并没有因为迟迟不得星君的爱意而动摇过。

  但凡她稍微懂一点点争取,怕就不是今日这般光景了。

  “咯咯咯……”桃芯姣好的面容笑出一片得意,上下打量着姬月谷,看着那张人人都为之惊艳的脸,桃芯眼底闪过浓郁的嫉妒,口中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姬月谷上前一步,神情中透着警告的冷意:“桃芯,星君最讨厌算计,倘若有一日他知道你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你觉得今日的宠爱还能维持的住?”

  桃芯嘴角微勾,眼底满是毫不掩饰的挑衅,轻声道:“君妃,倘若你让出这正妃之位,滚回你的鬼族去,此生都不再见郇誉,本宫也就无需再算计了。”

  “你休想!”姬月谷遍体发寒。

  她所拥有的就只剩这个名分了。

  而面前这个女人却还要让她连这正妃的位子都让出去。

  论起贪心,谁又比得过面前这个女人?

  桃芯诡异一笑,耳尖微动,突然抬手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啪!

  清脆的声响中桃芯的声音惊慌失措,语气里是满满哀求:“姐姐,你打吧!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让出星君的。妹妹腹中已经有了星君的骨肉……”

  姬月谷茫然的看着桃芯疯了似的举动,还不等她回过神来,一道人影闪现而至,劲风席卷,狠狠的一掌拍在了她的胸前。

  “噗!”

  猝不及防的,姬月谷喷出一口鲜血往后倒飞而去。

  震惊的眼底清晰的瞧见桃芯在郇誉看不见的地方,冲她挑衅的勾起了嘴角。

  而那个男人满面疼惜的将人抱住,一叠声的满是关怀。

  “噗!”

  来自烛夜星君的一掌何其之重,落地后的姬月谷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胸前生生塌下去一块,胸骨尽碎。

  纵然满身的骨头都碎了,那份痛意也不及心头那狠狠一震。

  “姬月谷!”

  郇誉抱着缩在他怀里的桃芯走到姬月谷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声道:“你大概是忘了本君那日对你说过的话了。”

  姬月谷站起身来,咳了一声,因胸骨塌陷,她呼吸都带了破锣音,冷笑道:“星君的圣言,月谷自是不敢忘怀。可月谷想问问星君,这一掌是因何拍的?”

  郇誉眯了眯眼:“你难道不知道本君为何出手?”他怒道,“芯儿好心来请你去厅里吃酒,你却掌掴与她,你以为本君真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姬月谷低低的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打的她?”

  “事实就在眼前你还想狡辩不成?”

  姬月谷未再争辩,视线扫过他身上的喜服,那颜色如同她胸前的血一般,刺的她眼疼!

  闭上眼,心底重重一叹:“罢了!”

  “自此这仙华殿便是禁地,还望星君莫再踏入半步。”

  语毕,姬月谷转身进了殿内,一层层的门接连关上,将那对身穿喜服的人隔在了外头。

  院子里那道修长的身影,身躯有些微的僵硬。

  “听说了吗?自打星君娶了尚华殿那位娘娘,这仙华殿的门就再没开过。”

  “里头的丫鬟都跑没了。”

  “如今尚华殿的娘娘都快生了,仙华殿这位若是知道了这消息,指不定又怎样伤心呢。”

  仙华殿门前但凡有仆从经过,必然要唏嘘感叹一番。

  两年了,甚至有人都忘了这里头还住了位娘娘。

  尚华殿里,桃芯挺着个大肚子来回走着,面上一片焦急。

  此时门开了,她的心腹丫鬟绿枝进来后挥手布了一个结界,这才道:“仙华殿还是进不去!”

  “那个贱人,以为这样就躲过去不成?”桃芯恨声道。

  “娘娘,该怎么办?这说不准孩子就要降生了。”

  “这个孩子不能落地,一旦孩子降生,就全暴露了。可星君又将它当眼珠子似的护着,日日看的紧,这孩子必须得有个合理的理由胎死腹中。”桃芯眼底闪着恶毒的光芒,“这个人必须是姬月谷,这是将她打下九重天的最好机会了。”

  “可仙华殿布了阵法结界,以奴婢的修为根本进不去啊!”绿枝道,“姬月谷又不出来,咱们也不好硬闯,反而白白会引起星君的怀疑。”

  桃芯来回走着,眼睛突然一亮,转身与绿枝低语几句,最后道:“快,去请星君过来!”

  第四章魑咒


  “奴婢知道了!”

  不多时,郇誉便御风而至,进了室内,神情中满是紧张之意,关切道:“怎么了芯儿?怎么好端端的不舒服呢?请仙医了没有?来人,快去……”

  “誉哥哥。”桃芯忙拦着,虚弱的道,“不用请仙医,就是觉得心里发慌……”

  “你呀,就是太紧张了。”郇誉安慰道,“没事儿!”

  “侧妃午睡时常惊醒,醒来便是满身的汗,这一回梦魇也就罢了,可经常魇着便有些不大正常。”绿枝在旁边快言快语的道,“偏偏侧妃又不让奴婢说,可事关小公子岂能马虎……”

  “绿枝!”桃芯怒道,“说什么胡话?”

  郇誉却正了脸色:“说,在本君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的?”

  绿枝面露忌惮神色,看看桃芯,又看看郇誉,最后还是见郇誉面色越来越难看,她才告了声罪,嗫嚅道:“星君有所不知,花族生来胆小,经不起吓,尤其是孕期。月谷娘娘乃是鬼族中人,星君应该听说过鬼族的‘魑咒’,一旦中了魑咒,哪怕是有万年修为的妖都会常受梦魇折磨。”

  “你还说!”桃芯顿时怒道,“姐姐岂能是你一个小丫鬟能编排的?还不赶快掌嘴!”

  “是,奴婢多言了!”

  “不必了,你也是为了本君的孩儿好,本君不会罚你,这件事本君自会去问问清楚。”

  语毕,郇誉直接从屋里消失,饶是他人离开了,可那满身的怒气还能带出一份威压,是屋里凝聚不散。

  仙华殿的阵法结界能拦住桃芯,却挡不住郇誉。

  破阵不过是弹弹指那么轻松。

  看着那突如而至的身影,姬月谷刻意封印了两年多的心神在瞬间轰然倒塌。

  那颗死寂的心再次悸动起来,恢复了鲜活。

  她在心底苦笑,果然,情劫一旦沾上,便不是那么容易解脱的了。

  “你来了!”两年多未开口,这声音连她都觉得陌生了。

  面前的那张脸绝色依旧,不过初现身时那眼底是枯井般的寂静,在看清是他时,竟渐渐有了些光彩。

  这变化落在郇誉眼底,心头竟有异样的感觉慢慢滋生出来。

  可说出口的话却还是变成了利箭,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你是不是对芯儿下了魑咒?”

  第五章不要挑战本君的耐性


  “魑咒?”

  一抹刺痛从心间涌起,姬月谷清冷的眼底浮起淡淡的讽刺。

  两年前,她说出那番不再允许他踏入仙华殿的话端的是有多矛盾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那阵法结界她对所有人设置的是死结,唯独对他留了一丝缝隙。

  多少次盼着他能碎阵而来,终于盼来了,却得了一句质问。

  魑咒?

  呵,那是什么玩意儿?

  见她不语,郇誉眉目间染了薄怒,再次上前质问道:“回答本君的话,你是不是对芯儿下了魑咒?”

  “星君许久不曾尝过月谷调的云雾茶了吧?星君稍作歇息,月谷去为星君调一杯来。”

  姬月谷极力稳着颤抖的指尖,努力保持着声音的平稳,道。

  “姬月谷!”

  尖瘦的下巴被人大力捏住,淡淡荧光在那修长的指间环绕,为了防止她逃脱,郇誉这一动作竟是用了仙术,生怕困她不住。

  同时,越发冷冽的声音也再次响起:“本君曾经警告过你,只要不再招惹桃芯,本君会对你依礼待之,你这是在逼本君对你动手!”

  那双清亮的眸底浮起一层薄雾,姬月谷极力忍着下巴上的刺痛,丝毫没动用修为去抵抗,就那么生生忍着,连嘴角滑出淡淡的血腥都似是未曾察觉,只静静的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不知道是眸子的薄雾让郇誉起了恻隐之心,还是那张精致容颜上的倔强让他不由自主的松了手,连语气都松软了下来:“芯儿临盆在即,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本君可再饶恕你一次,只要你能解了芯儿身上的魑咒。你,还是这烛夜府的正妃。”

  正妃?

  姬月谷深吸了一口冷气,心头刺痛难忍。

  他以为她稀罕的是这烛夜府的正妃?

  难道他不知道,就算他是下界一普通贫民百姓,她也甘愿做那与他共苦的妻。

  心头叹了一口气,姬月谷低低的笑道:“我不知道那什么魑咒,更没有如你所说的那般陷害桃芯,更不会解!”

  说完她抬起头,想问一句他可信她?

  可对上的却是一双越发怒急的眸子与更铁青的脸色:“姬月谷,不要挑战本君的耐性!”

  魑咒乃是鬼族秘法,唯有鬼族可以修炼。

  姬月谷作为鬼族的公主,是鬼君放在心尖尖上的女儿,怎么可能不会魑咒?

  更别说她适才那句‘不知道什么魑咒’了。

  就因为不想让芯儿好过,她连这种低级的谎言都敢大言不惭的说出来。

  生着一张如此绝色的脸,行的却是这般品行低劣的事儿。

  真不愧是以奸诈著称的鬼族。

  郇誉的态度也让姬月谷一颗心寒到了底,原本他出现时心底莫名的期许都化作云雾淡淡散去,苦笑着做最后的挣扎:“星君的耐性月谷不想挑战,可月谷的清净也请星君莫要再打扰。”

  语毕,欲转身朝殿内走去。

  可还没等她迈出一步,手臂就被人紧紧的抓在了手里。

  断骨的痛感来袭,让姬月谷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额头上迅速沁出一层薄汗。

  “姬月谷,本君的耐性不多,你只有一天的时间,好好想想那魑咒到底会解不会解。”

  “若是芯儿与本君的孩儿出了半点差池,本君必定率十万神兵踏平整个鬼族!”

  语毕,耳边有清风掠过,那修长的身影已然消失,徒留了那份冷意将姬月谷席卷。

  让她的心里蒙上了一层冰。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情意缱绻终成劫》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情意缱绻终成劫》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情意缱绻终成劫》


标签:玄幻仙侠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586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