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沐依依厉睿丞)无弹窗在线阅读

第1章 出门遇劫匪

“把衣服脱了,到床上去!”

沐依依才刚刚用房卡打开旅馆的房门,一道颀长的黑影如闪电般窜到她身后,紧接着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中带着魅惑磁性,灼热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

随着他话音落下,沐依依感觉到冰冷坚硬的刀锋抵住了自己的后背。

背上顿时冒出一层冷汗,她全身僵硬,心里有一万只艹泥马呼啸而过。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比她更倒霉了!

沐家要把她嫁给一个据说长得很帅、也很有钱的基佬,她为了逃婚连夜躲进这个陈旧破败的汽车旅馆,没想到又遇上了劫色!

就在她感慨自己刚出虎口、又入狼窝的时候,那个男人扯着她的手臂,一个闪身闯了进来,“砰”地甩上房门。

走廊外倾泻而入的光线,随着他关门的动作瞬间消失,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沐依依的心跳像是失控了一般,因为被那个男人捂着嘴巴,她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

她是真的很想提醒一下他,她长得很丑,麻烦他打开灯看清她的尊容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劫色。

可是那个男人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他连拖带拽地把她带到了白色双人床边,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推倒,紧接着修长的身子压了上去。

虽然黑暗中沐依依看不清那个男人的脸,但此刻他们的身体就这么严丝合缝地贴合在一起。她能感觉到他精壮劲瘦的肌肉,硬得就像是一块铁板,烫得就像是一块烙铁。

鼻尖,是那个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淡淡的薄荷清香,清冽干燥。

“现在……给我叫。”那个男人松开了她的嘴巴,两只大手牢牢地扣住她的双手,将它们扭转至头顶上方。

沐依依完全懵了,根本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救……”

她本能地就想要呼救,男人再一次捂住了她的嘴巴,压低声音警告道:“不准喊救命!给我好好地叫。”

原来,不是真的劫色。只要叫一叫就可以了?

这么想着,沐依依一直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缓解了下来。她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叫道:“啊啊……嗯……”

虽然不知道那个变态的男人为什么要让她这么叫,但他身上有刀,她只能配合。

她一向懂得审时度势、见风使舵。

男人显然对她的叫法不太满意,压着她的身体往下沉了几分,低哑的嗓音透着隐忍薄怒:“叫得好听点、逼真点!”

沐依依不满地小声咕哝着:“我没有经验……”

卧槽,什么要求那么多啊!这真的太为难她了,毕竟她连男朋友都没谈过。

虽然,她也觉得自己叫得不是那么好,有点像便秘的感觉。但她已经很努力了,他就不能给点鼓励吗?

“没有经验?”男人轻哼一声,有力的大手一下子将她身上那件白色衬衫撕扯开来,“我教你。”

粗粝的指尖划过细嫩的肌肤,沐依依清澈的眼眸晕染开浓郁的色彩。

少女身体里那一道沉寂的开关,瞬间被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开启……

“没错,就是这样叫,继续!”那男人命令道。

他的声线低沉魅惑,再加上此刻霸道强势的口气,光是听着就让人合不拢腿。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外响起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和凶狠的怒骂声。

“谁在里面!出来!”

“不准动!给我搜!”

紧接着,只听“砰砰砰”的声音响起,那群人来势汹汹,接二连三地把房门踹开。

很快,沐依依的房门也被人踹开了……

“叫得再大声一点!”那个男人的低喃声钻进她的耳朵,像是无数只蚂蚁爬进了她的身体。

沐依依强忍住那种奇怪的感觉,在一片混沌中勉强理清了思路。

看样子,那男人只是需要她替他打掩护而已。只要那群人走了,他应该不会再为难自己。

于是,她紧紧地抱住他,清秀的眉头蹙起,粉嫩红唇半张:“死鬼,你每天都是这样,是不是外面养小妖精了,明天我们就离婚!”

这么真实又赤果果的嫌弃,门外那群凶神恶煞的黑衣杀手听在耳里,不由得涌起了对这个娇滴滴的小女人的同情。

那个小女人的声音很细很柔,就像是羽毛一般勾得人心痒痒的。

要不是有任务在身,他们还真想把床上那个没用的男人拖下来,对他说:“放开那个女人,让我们来!”

带着无限的鄙夷,那群杀手再一次关上了房门。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个瞬间,沐依依感觉到身上那个男人的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该死的女人,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我救了你,你反而……恩将仇报!”沐依依被他掐得几乎要断气,只能握紧拳头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叫了!那群人还没走远,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话音刚落,她立刻感觉到那个男人掐着她脖子的力度小了几分,就连原本压在她身上的重量也跟着减轻了不少。

沐依依试探着挣扎了一下,欣喜地发现自己竟然轻而易举地就挣脱开了他的钳制!

而原本如同猛兽一般的男人,此刻瘫倒在床上,一副苍白无力的样子。

“喂……你怎么了?”沐依依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坚硬的肌肉上戳了戳。

那男人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昏迷。

“喂,你是死了还是聋了!”沐依依故意骂得难听了起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挑衅。

见那男人还是纹丝不动,她这才终于放心地确定——他,晕过去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她可以趁机把这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丢出去,然后锁上房门,这样就安全了!

不过,她很快就改变了主意。

因为她发现——她身体里那股异样的燥热并没有因为脱离那个男人的碰触而减少,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脑海里飞快地闪过离家出走前,继母陈如给自己倒的那杯牛奶。

她突然意识到——她,应该是被下了药,现在药效开始发作了!

而解药……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第2章 她是谁

因为常年在国外留学,沐依依的思想并不像大部分同龄女生那么保守。而且眼下她都这样了,绝对不是该矜持的时候。

只是,身为一个天生的颜控,她觉得有必要先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

虽然刚才房间里一直是暗着的,可光是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感受到他的肌肉,她就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他的轮廓。

他,一定是个英俊的男人。

“啪”的一声,沐依依打开床头灯,暖橘色的灯光瞬间亮起……

在看清那个男人的脸时,她那双乌黑纯净的眼眸猛地收紧,荡漾起一片波光。

天,他竟然比她想象中还要好看一千倍、一万倍!

墨染一般的眉毛斜飞入鬓,纤长的睫毛像是两排刷子,在眼睑下方投下浓重阴影。他睡得很不安稳,眉头轻轻蹙起,眼皮微微颤动,深邃的双眼皮随之若隐若现。

高挺的鼻梁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线条完美到极致。略有些苍白的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带着几分禁欲的气息。

一头柔软的黑发稍显凌乱,身上的衣服满是褶皱,胸口处的扣子掉了几颗,衣襟几乎半敞。

这样魅惑撩人的画面,和他身上散发出的禁欲气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让她更有一种想把他狠狠推倒的冲动。

身体里的药效一下子更加剧烈地翻涌而上,烧得她全身就像是被火烤一般,就连呼吸都变得紊乱。

目光不受控制地在那个男人脸上流连,游移不定,沐依依感觉自己就要死掉了。

“真是的,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好看干嘛?”沐依依一边微皱着眉头,一边朝着他慢慢、慢慢地伸出了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这么躺着太糟践了。”

轻轻触碰下,沐依依触电似的猛地收回了手。

“不要紧张,不能紧张。”她安慰自己道。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放纸鸢。

“啧啧,看不出来嘛。今天过后,我救你的事就算了。”沐依依深吸一口气,终于放任自己身体里在不断叫嚣着的魔鬼。

那时候她根本不知道。

他,她惹不起。

……

不得不说,陈如对她真是慷慨大方。怕她万一忍住了,给她下的药量够多、够猛。

不过,那个男人如此情况,依然昏迷不醒。

天快蒙蒙亮的时候,沐依依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已经虚脱,白皙的脸颊更因此呈现出病态的异样。

她有气无力地趴在枕头上,偏过头来看着还在沉睡的男人,像是一只慵懒餍足的猫。

朦胧的光线下,男人俊美的脸庞一半在明、一半在暗,显得更加立体深邃。虽然此刻他的眼睛是闭着的,但她完全可以想象,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该有如何的风华绝代、倾倒众生。

“美人,真是辛苦你了。”她殷红的唇张了张,为自己昨晚的行为开脱,“在你被人追杀的时候,我救了你一命,你自当以身相许。所以昨晚那些,是你欠我的。”

她当然知道他听不见,她这么说只是想要减轻自己的负罪感。至于他的感受,她才不在乎。

趁着那男人还在熟睡,沐依依赶紧跳下床,胡乱地套好衣服,拖着行李箱逃之夭夭。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房间里,却没能带来一丝一毫的温度。

因为此刻,坐在白色双人床上的那个男人,眉宇阴沉,全身散发出冰冷刺骨的寒意。

厉睿丞看着自己满是淤青的身体,冷冽的目光随后落在散落一地的衣物上,瞬间就明白了昨晚在他昏迷之后,那个该死的女人对他做了什么!

他生性淡漠,一向不喜欢别人靠近自己,尤其是女人!

厉家,是帝都四大家族之首。

而厉睿丞,是厉氏财团首席CEO,手中掌控着的是整个国家的经济命脉,黑白两道通吃,连总统都要对他礼让三分。

昨晚他参加一场上流社会的慈善晚宴,被人在酒里下了蒙汗药。为了甩掉那群杀手,他强撑着把车子停在附近的一家汽车旅馆,趁那个女人刚打开房门,闯进了房间……

没想到,他躲过了暗杀,却被那女人毁了一世英名!

更令他震怒的是,他连她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甚至,因为被下药之后听觉变得混沌,就连她的声音都没有记住!

现在,对他来说,关于那个女人的记忆只有一片空白。

就在这个时候,他冷冽的目光在不经意间,瞥见了那个女人留在床头柜上的一张小纸条。

【美人儿,我救了你一命,你自当以身相许。所以昨晚那些,是你欠我的。不过,看在你那么辛苦的份上,我给你留了十块钱,你拿去买点东西补补身子。】

那是沐依依在临走前,突然良心发现,留下的一张小纸条。

逃婚是情急之下做出的决定,她没来得及带很多钱,身上只剩下几百块。所以这十块钱,对她来说已经是大出血了。

她自然不知道,这十块钱对于富可敌国的厉家大少来说,根本就是挑衅和侮辱!

厉睿丞薄唇紧抿,墨色的眼眸阴云一片,低咒一声将那张纸条揉成一团,狠狠摔在地上!

“厉少!抱歉,我们……来迟了。”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是他的贴身秘书顾桓。

顾桓的身后,还跟着一群黑压压的保镖,一群人一身肃杀之气,职业化的面无表情。

只是,他们的余光还是忍不住往厉睿丞的方向瞟。

此刻,厉睿丞还没来得及穿上衣物,身上只是随意地用薄被遮掩着。那满床的凌乱和散落一地的衣物,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

他们正自动脑补剧情,厉睿丞缓缓转过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给我找到昨晚开这个房间的女人!就算把整个帝都翻过来,也要抓到她!”

“是,厉少!”那群保镖颔首领命,冷漠的外表下,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厉少向来不近女色,外界甚至还有传闻说他喜欢的是男人。

昨晚……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这么有魅力,瓦解了他异于常人的自制力?

第3章 应聘

身为厉睿丞的贴身秘书,顾桓的办事效率一向很高,很快就从前台查到了昨晚的开房记录。

虽然是不入流的汽车旅馆,但凡是开房的顾客都需要登记身份证号码。

此刻,顾桓低着头,毕恭毕敬地将自己从身份证号码查到的资料递到厉睿丞面前。

只是,那双拿着资料的手,不自觉地在颤抖。

因为……那张身份证,竟然是属于一个中年大妈的!看起来,那大妈也有五十来岁了,长得有些一言难尽,熊腰虎背、十分粗犷。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事先知道她的性别,说她是个男人也不为过。

厉睿丞看着那资料上的照片,一张俊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对一众手下下达了命令:“现在就把人给我带过来!”

他根本没看清昨晚那个女人的长相。

但根据当时的手感,就算她长得再怎么难看,至少应该是个纤瘦苗条的女人。

不过也许……他被人下了药,出现了幻觉。

这么想着,他身上的气息更冷了,拳头不自觉握紧,隐隐发出声响。

那群保镖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别说是厉少这么矜贵俊美的男人了,就算是他们,要是睡了这么一个女人,也会感觉像是吃了屎一样恶心。

厉睿丞以为自己还要等上一会,没想到五分钟之后,顾桓就带着那个女人走进了房间。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昨晚在前台值班的工作人员。

那个中年大妈常年在这里工作,是个有眼色的,看人也是一看一个准。

见一群保镖一字排开的架势,再看看坐在床上那个自带气场的男人,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犯了大事,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下来求饶:“这位大爷,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您高抬贵手……”

厉睿丞看着她那一身的肥肉,听着她那粗哑的嗓音,眼中杀意顿现:“昨晚,是你开的这个房间?”

“不……不是我!”那中年大妈抖得像是个筛子,“是一个小姑娘……她说忘了带身份证,但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落脚。我见她可怜,看起来也不像坏人,就把我的身份证借她用了。我以为,只是登记一下……没想到……触犯了您……”

她现在真是后悔,自己怎么就一时心软,惹下了大麻烦!

那小姑娘看起来瘦瘦干干的,还没发育好的样子,怎么就招惹上了眼前这个冷面阎王一般的男人?

“告诉我她的长相。”厉睿丞眼底的杀意渐渐褪去,但声音依旧很冷。

顾桓在他身边多年,很懂得察言观色,立刻拿着纸笔走到那中年大妈面前:“把她的样子画下来,现在、立刻、马上。”

那中年大妈有些为难地盯着眼前的白纸,皱着一张老脸看向他,战战兢兢道:“小伙子,我……我这把年纪,记性哪像你们年轻人这么好?再说这旅馆里,每天人来人往的,我怎么可能记得住每个客人的长相?”

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

良久,厉睿丞再一次抬眸,冷冽的目光如利箭般射向她:“查监控录像,一个个地慢慢回忆!”

另一边,正在一家高档会所里准备面试的沐依依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她赶紧拿出纸巾擦了擦鼻子,一边小声嘀咕:“是谁在背后偷偷诅咒我!”

今天早上,她刚从那个汽车旅馆出来,就在附近的一家高档会所门口看到了招聘广告。

站在冬日微凉的阳光下,沐依依数了数钱包里仅剩的几张粉红毛爷爷,心也跟着凉了,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去应聘!

当了18年的千金小姐,她没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要去打工的地步。

“沐依依!”面试的房间里,已经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沐依依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非常淡定地在面试官前面的椅子上坐下,没等对方开口就抢着说道:“我是来面试服务生的。事先说好了,我就只单纯地做服务生,不做别的。简单来说,就是……卖力不卖身。”

这种高档会所总有些见不得人的钱色交易,她怕自己一旦进了这个圈子,就没办法全身而退,被逼良为娼。

负责面试的几个高管面面相觑,坐在中间的一个中年女人斜了她一眼,语气轻蔑:“你想卖身,那也得有人买才行。”

在她说话的时候,其余人的目光都落在沐依依那张一言难尽的脸上,带着嘲弄和鄙夷,甚至还有人忍不住低笑出声。

这个女孩,长成这样还这么敢说,到底是谁给她的自信?

没有人知道,其实这根本不是沐依依真实的长相。之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她不小心惹了一个大麻烦,只好乔装改扮成丑女的样子潜逃回国。

“行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现在就宣布你被淘汰了。”那中年女人移开目光,朝着门外喊道,“下一个!”

沐依依倒是不在意,顶着这么一张脸回国之后,她没少被冷嘲热讽,早就已经练就了一颗“钻石心”。

而且她相信,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

果然,就在她走到会所门口的时候,有一个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清洁工阿姨叫住了她:“小姑娘,我们这里还缺一个清洁工,不知道你……愿意做吗?”

此时,有好几个应聘失败的女孩陆陆续续走过沐依依身旁,可那清洁工阿姨就只用殷切的目光盯着她。

沐依依停下了脚步,思索了一会就点点头:“好啊。”

为了防止被继母陈如抓回去,她还是做一些脏活累活,隐藏在市井之中比较安全。

毕竟,陈如千算万算,也算不到她堂堂沐家大小姐会去做清洁工。

……

沐依依连续上了几天班,她适应能力一向很强,从一开始的极度不适,发展到处“便”不惊。

其实清洁工这活,就是脏一点、累一点,但至少不用勾心斗角,比她在沐家的时候要好多了。

再看看会所里的灯红酒绿下,那些被金钱和名利诱惑,一步一步堕落的同龄女孩,她越发觉得清洁工这活真的只是表面肮脏而已。

某天晚上,沐依依正在走廊里拖地,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会所经理谄媚的声音。

“厉少,真没想到您会大驾光临!要是您打声招呼,我一定事先替你清场!”

紧接着,一个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带着凌驾众人之上的冷漠倨傲:“那你现在还在等什么。”

“是是是,我现在、立刻、马上就去让人清场!”会所经理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沐依依正在拖地的手突然就僵住了,因为……那个男人的声音非常耳熟,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脑海里,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她顿时想起来了——是前几天晚上,她在汽车旅馆睡过的那个男人!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


标签:都市言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603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