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独家小女神》都市言情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

第一章 化成灰都认识
  为自己点完第二十四根蜡烛之后,宁惜面无表情的划上了火机。微微晃动着的橘色烛光没有为她的轮廓增添半分柔和,反而突显了眼底的那抹空洞。

  打开通讯录,给傅沉夜拨去电话。

  嘟声响了几下便被接听,传来的声音很淡漠,甚至可以说是冷,“在开会,有事?”

  宁惜听着他不耐烦的语气,不自觉得咬了下嘴唇,深呼吸了一口,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从容淡定,“老公,我今天……总感觉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又实在想不起来,所以问问你。”

  傅沉夜倒是很认真的沉吟了一会儿,随即道,“没什么特别的,你记错了。”

  这个回答有些意料之中,却又难忍心酸。

  宁惜望了眼还没有吹灭的生日蜡烛,闪动的橘色烛光刺得她眼睛生疼,傅沉夜的话如同兜头浇来的冷水,但即使这样,她嘴上也不肯显露半分难过,“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那你开会,晚上还回不回……”

  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那份决绝与果断简直是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

  宁惜啊,五年来他都没陪你吃过一段饭,你竟还以为会有例外?

  静默的空气里,宁惜握着手机的指尖都在颤抖。

  她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别墅,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淡笑,继而如解脱一般的起身拉着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走到门口。

  握了握手心里的钥匙,短暂的沉默后,她将挂在钥匙扣的挂饰取了下来,哐当一声,钥匙落在玄关的柜子上。

  从此之后,这里再也与她无关。

  ……

  五年之后。

  南城市中心最宽敞的主车道上此刻正大排场龙,堵车堵得水泄不通。

  在这样拥堵的车流里,一辆兰博基尼Superveloce显得格外眨眼,堵车面前,车车平等。

  而坐在副驾驶的男人脸色阴沉如墨,性感薄唇为抿成一线,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语气更是冷漠:“我没空,先这样。”

  他的语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说完便直截了当的挂了电话,然后把手机扔给了助理秦勋。

  傅沉夜完全没有起伏的语调,倾身往后一靠,浑身透着种不怒自威的架势:“下车去查看路况,敦促一下交通管理局。”

  秦勋见状,不自觉得背后发凉,赶紧下车,生怕被傅沉夜周身那种阴沉的气场波及。

  十分钟后,他才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前面有艺人在开演唱会,围观粉丝太多涌到了路上,所以把道给堵了。执法人员组织疏散了几次,没用,大家反而越来越兴奋。”

  秦勋说着,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座全五层国内最大的立交桥,整整几个小时被围的水泄不通,原因竟然是粉丝罢路,这说出去谁信啊。那得是什么样的天王巨星才有这样的号召力。

  傅沉夜眉头微拧,也有点匪夷所思,难得多问了句,“什么艺人?”

  秦勋立刻把手机上的资料页面亮给傅沉夜看,“是一个叫‘MI-TEN’的女子偶像团体,去年才成立,主要在欧美活动,今年刚开始打国内市场。”秦勋顿了顿,小声补充道,“是……乾坤娱乐旗下的。”

  乾坤娱乐。

  傅沉夜听到这个名字,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秦勋有点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他是今年才被调上来,但他的培训主管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过他,乾坤娱乐四个字是傅沉夜的心病,一碰就能神经异常的那种。

  他小心的打量了下傅沉夜迅速暗下去的眸子以及明显下弯的嘴角,觉得培训主管用的比喻简直太贴切了。

  想想他们傅总,业内绰号“木头人”啊,严重面部神经坏死,现在却出现了这么“生动”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对这个乾坤娱乐特别呢,还是特别讨厌呢。

  “人家公司成立一年的小团体都能搞出这么大的声势,陈姣让我去看什么出道十周年纪念晚宴,是想跟我证明她到底有多老吗?”傅沉夜微叹了一口气,沉默半刻嘴角却扬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吐槽也非常的不客气。说完他把视线投放到了窗外,脑海中却不可抑制的出现一张明艳动人的脸。

  他是一个生性淡漠的人,对谁都不曾牵挂,可自从五年前那个女人人间蒸发之后,他却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变了,但究竟是哪里又根本说不清。

  感觉到自己烦躁的情绪越来越浓烈,傅沉夜让秦勋给他拿颗烟出来,秦勋却从口袋里顺出了一张花花绿绿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

  傅沉夜首先看到的是那上面沾染的不知道是什么的污渍以及尘土,洁癖发作,拒绝了秦勋递过来的烟,一脸的嫌弃,“什么东西。”

  “这是刚才从地上捡的海报。”秦勋把有些皱巴巴的纸张摊平开来,道,“这就是MI-TEN的宣传海报,想给您看来着,忘了。”

  傅沉夜微眯起眼睛,本着了解竞争对手的心思细看了两眼,哪知道这么一看视线就挪不开了。

  秦勋察觉到傅沉夜的异样,“傅总,您没事吧。”

  傅沉夜这下也不管脏不脏了,伸手指着海报中间道,“这个人,是谁?”

  “MI-TEN的队长,叫……”秦勋想了一会儿,“叫venci。”

  “中文名字呢?”

  “不知道,她的官方资料很少。貌似是英籍华裔。”

  傅沉夜愣怔了一会儿,忽然冷笑了两声,他拿起这张海报仔细的端详起来。

  在这张海报上,一共有十多个漂亮的女孩子,她们站在一起,每一个都穿着白裙子,手腕上还有毛茸茸的装饰,如同小天使。而中间那个则完全相反,黑色短裙,嫣红的唇色,笑的冷而魅,眼神带着股仿如天生的高高在上。

  傅沉夜认识这张脸,化成灰都认识。

  “宁惜……”

  “宁惜……这次表演你一定要加油加油再加油,绝对不要有任何闪失。”一根肉肉的小手指伸出来,“你要是刚给本小少爷丢一点点脸,这个月就在搓衣板上睡觉。”

  宁惜看着顶着粉嫩嫩娃娃脸,却一副少年老成语气的小团子,忍不住伸手捏了下他的鼻子,“你语气这么欠扁,是不是又想挨打啊。而且都说了在国内不要叫我宁惜,要叫Venci。”
第二章 不同寻常的再遇
  小团子从鼻子里哼出个单音节,头颅一扬,“你敢打本小少爷,本小少爷的粉丝绝对会扔你去机动车道,雇八十辆车在上面碾,碾的你很有节奏。”

  宁惜脸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残暴,你这是遗传谁啊。”

  “切,这点点手段还不算什么。”小团子双手环胸,继续仰着头拿鼻孔对着宁惜。

  于是宁惜继续扶额,“你这种死傲娇的性格又是遗传谁。”

  “Venci,赶紧过来,最后一遍排练了!”远处传来喊声。

  宁惜于是赶紧起身去准备,结果衣角却被人拽住,她疑惑的低头看,只见傲娇的小团子把她扯得弯下腰来,然后在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带着口水的吻,语气突然异常认真,“不要把我的话当耳旁风,这是你们在国内第一次正式表演,很重要的。”

  宁惜心里一暖,宠溺的揉了揉他的头,“知道啦,我的小前辈。”

  “哼,我才没有这样不成器的后辈。”

  宁惜,“……”果然可爱什么的是错觉,还是死傲娇一个。

  傅沉夜到达“MI-TEN”公演现场的时候,正好赶上宁惜的个人solo。

  彼时,全场灯光调暗,他站在二楼环廊,远远看见追光下,坐在椅子上的宁惜抱着一把吉他静静地对着话筒唱词,慵懒的声调,带着点沧桑,不像少女偶像,倒有点民谣歌手的味道。

  全场荧光棒都在挥,一到歌词停顿的部分,下面的粉丝就齐声喊“venci”,看得出她们的狂热与虔诚。而宁惜也只有这时才会把迷离的目光移向下面,嘴角一弯,微微牵动眼睛,恬淡的笑容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格外容易心动。

  “确实不错啊……”跟在傅沉夜旁边的秦勋看得入迷,忍不住喃喃自语。

  傅沉夜心里没由来的有这种这话很中听的感觉,但是笑容还没到脸上,紧接着便听到秦勋又嘟囔了一句,“长得真漂亮,还大长腿,身材能当模特了。”

  傅沉夜立刻脸色一沉,一伸手狠狠给了秦勋脑袋一下。

  秦勋猛地回归现实,一抬头就看到傅沉夜犀利的目光,他打了个寒颤,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快被扔进海里喂鲨鱼”的可怕预感,欣赏美女的兴致立刻跑的无影无踪了。

  “呃……其实我觉得,虽然她们看起来是不错,但肯定没有咱们公司的强啊。你看咱家的陈小姐,影视歌样样成就不菲,比这厉害多了。”秦勋自作聪明的以为傅沉夜是因为对手的强大而恼怒的,于是拍马屁道。

  “谁跟你咱家的。”傅沉夜用眼角瞥了他一眼,继续看台上,过了一会儿又道,“陈姣演戏倒不错,她天生就是个戏子。唱歌,呵——她唱得出感情吗?”

  秦勋挠了挠后脑勺,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哎呦,傅总您来了怎么也不吩咐一声啊,这真是……我都没做什么准备。”这时,场馆的负责人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风声,特地屁颠屁颠的跑过来打招呼套近乎。

  傅沉夜原本不想搭理他,但脑子里忽然有了个想法,于是扭头跟秦勋小声说了句,秦勋立刻露出遭雷劈了的表情,“您这……”话还没说完,一眼看到傅沉夜的脸,他又把后头的话咽了回去,扭头扯着场馆负责人往拐角走,“我跟你说,现在傅总有点事儿让你去做……”

  两分钟后,场馆负责人立刻把头点的跟鸡叨米似得,“这里本来就是傅家的产业,什么都是傅总的,怎么干都成。”

  秦勋满意的点了点头,“到时候就说机器故障,一个字不许透露。”

  “一定一定。”

  五分钟后,傅沉夜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舞台右边摄影师的位置;八分钟后,傅沉夜戴上了秦勋拿来的特殊隐形镜片;十分钟后,全场断电,所有光源全灭。

  底下的观众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安排,爆发出最初的一声呐喊后,全都噤声以待,等着看惊喜。而舞台中间的宁惜却被吓了一跳,但她清楚自己绝对不能慌,一但被台下好几万的观众意识到这是事故,势必会引起骚动,后果不堪设想。

  摸手机……她穿的是舞台服,连口袋都没有,压根没装任何东西。宁惜没办法,只好使劲儿眯着眼睛向四周看,但无论如何都看不清东西,伸出手来看手指都扫不到影子。

  傅沉夜带着能夜视的镜片,四平八稳的走向宁惜,他知道她有夜盲症,跑不了。

  “啊!”当宁惜被人握住手腕的时候,下意识的喊出了声,惶恐而慌乱,下意识的挥舞手臂挣扎,力气却完全敌不过对方。所以说,傅沉夜根本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宁惜拽到了角落。

  “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唔唔……”后面的话全被掩在了口舌间。

  突如其来的热吻,霸道强势,不由分说。

  傅沉夜将宁惜不安分的手按在墙壁上,肆意的享受着这颗糖果的美味。从身体接触的那一刻,傅沉夜心中对这个“venci”身份的半信半疑就已经变成了深信不疑。

  原因很简单,如果你曾经和一个人朝夕相对,那么即使对方换了个身体,你也能认出她的灵魂。更何况宁惜从来都是宁惜,她身上的任何一处他都了若指掌。

  唇舌的暧昧还在继续,但这实在是一场很不公平的较量。宁惜被人摆布着,却什么都不得而知,而傅沉夜却能看清宁惜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她眼底的情绪,无论是慌张还是抗拒,甚至是隐隐泛起的眼泪,他都一一纳入眼底。

  他曾经看过她笑,也看过她怒,倒是从来没有看过她哭。傅沉夜突然有点不忍心,用另一只手轻轻地给她擦了下眼泪,带着薄茧的手摩挲着她细嫩的皮肤,含着暧昧,和疼惜。

  他能感觉到自己用手摸宁惜脸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怔住了,眼神写满了震惊,身体都僵住了。傅沉夜的嘴角扬起一抹狡黠的笑容,立刻离开了宁惜的身体,慢慢的后退,直到消失在舞台上……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指数:★★★★★

总裁的独家小女神》已出全文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简书文学 回复:《总裁的独家小女神》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总裁的独家小女神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2715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