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何必再次遇见你》全部章节

《何必再次遇见你》014. 你是不是被他上过了?
刘竞阳输液的手立马涌出一股血,我气得火冒三丈,扑过去抓住程天涯的胳膊一口咬下去,没一会儿嘴里就泛起一股腥咸。

他一声都没吭,只是眉心稍微蹙了蹙,我松开嘴,声音低沉寒冷对他说道:“请你出去,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你。”

程天涯并没有立刻走,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眼睛里似乎涌动着我不懂的情愫,胳膊还在流血,后来他什么也没说,匆匆出了病房门。

不知为何,我心中莫名的烦躁。

我又叫来医生给刘竞阳输液,输完液之后已经中午了,他已经没有大碍,只需要好好养头上的伤就可以了,我帮他收拾收拾东西,赶在一点之前出了院。

出院之后刘竞阳说他要回旅馆去住,可看他满脑袋缠着绷带的样子,我又不放心,就叫他暂时住到我那里。

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这个人挺好面子,说叫人看见一个大男人蹭住在女朋友家里会叫人看不起,会被人戳脊梁骨。

我好说歹说说了得有二十分钟,最后告诉他要是实在拉不下脸的话,那到时候就付给我房租就行了,他这才勉强同意。

一眨眼,刘竞阳在我那已经住了五天,白天我去上班,晚上他就陪我去夜校上课。

一切依旧很平常,这些天我不光没见过程天涯他们四个,连孙园园也没见到过,郑艺菱从那天晚上之后也没有来夜校上过课,不知道他们怎么消失的这么齐。

直到第六天,孙园园回来了。

她进屋的时候我正在做晚饭,刘竞阳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查运输货物信息,她抱着一个两米多高的灰色毛绒玩具熊跌跌撞撞的进来,我看她抱着那么个大熊快要摔倒,放下勺子赶紧出去帮她一把,顺便问了她一句要不要一块儿吃饭。

她愣住了,目光落在我的脸上,然后说不吃,走到她的卧室门口的时候,还破天荒的回头跟我道了一声谢。

我有些受宠若惊,万年冰山女王是要开始融化吗?

我正在孙园园那一声谢谢中神游,刘竞阳突然大喊:“小爱,饭糊了!”

我瞬间回神,闻到一股子糊味,跑回厨房一看,完蛋了。

那顿饭真的是难以下咽,但是刘竞阳却像是失去味觉一样,喝了两大碗粥,还一个劲儿说这样的粥好喝,他最爱喝这种糊了的粥。

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在安慰我。

吃完饭刚过十分钟,我正在刷碗,就听见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门就被打开了,高大的男人穿着黑T恤叼着烟倚在门口。

好不容易才安静几天,这个瘟神又来了,真是阴魂不散。

我刚要开口说让他出去,他就已经迈步进来了,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

他翘起二郎腿往沙发上一坐,食指和中指夹着烟,挑眉问我:“你的小男朋友呢,快让他出来见爷。”

我怔住了,心中出现疑惑,我知道程天涯说的是刘竞阳,只是让我纳闷的是,他怎么知道刘竞阳在这里,按理说我们这么多天都没有见过面,他应该不会知道的。

刘竞阳现在在上厕所,我不想让他和刘竞阳碰面,免得他又找他麻烦,毕竟他这个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犯神经病。

我冲他装傻:“刘竞阳不在这儿,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就请走吧,这里是我家,以后你少来。”

“你家?”程天涯嗤的一笑,站起来把我推到墙上,“可我怎么记得这整栋楼都是我的呢?嗯?”

我还没想出怎么反驳他,刘竞阳就出来了,而且他腰带都没有系,就那样松松垮垮的挂在裤腰上。

我一眼瞥见程天涯眼里的怒火,看见他生气的样子我竟然觉得莫名的开心,下意识推开他走到刘竞阳面前,将他的腰带系好,一边系一边带着埋怨的语气说:“你看你,就算是在家也得注意影响啊,这还有客人呢,像什么话。”

我淡定的系好了他的腰带,抬眼便对上他茫然的眼神,我知道他是被我的动作吓到了,我们虽然在一起这么久,进度也只是到接吻而已。

吃惊的不光刘竞阳,程天涯的脸色更是黑沉到了极点,他冲过来一拳打在刘竞阳脸上,嘴角都流血了。

“程天涯你干什么,你特么又来发疯是不是!他头上还有伤你不知道吗?”我大骂他一声,转头看看刘竞阳有没有事。

可谁知程天涯又扑过来,这次刘竞阳也没有躲,抬起手挡住了他的拳头,然后另外一只手轮在了程天涯脸上。

你一拳我一掌,他们俩人嘶叫着在地上打,声音挺大的,孙园园也出来了,但是我没想到她却是倚在门框上,看着这一幕,悠闲的嗑瓜子,嘴角好像带着一丝阴险的笑。

我懒得看她,想过去把人拉开,但是他们打得太厉害了,我根本找不到下手之处。

程天涯是当过兵的,况且他从小就力气大,刘竞阳常年搬很重的货物,力气练得也不小,但是还是不敌程天涯是在部队上练过的,没一会儿刘竞阳就明显落了下风,被程天涯压在地上,然后他骨子里的痞性就上来了,竟然像小时候打架那样,往刘竞阳脸上吐唾沫。

他从小就是这样,打架是家常便饭,每次都是把对方打趴下之后,不是往人家脸上吐唾沫,就是脱了裤子在人家脸上撒尿,总之什么缺德他做什么。

刘竞阳被他骑着压在地上,起也起不来,面上全然是愤怒之色,我心里着急,害怕他的伤口裂开,想冲过去揍程天涯,但是到了他面前,我竟学着他吐刘竞阳的样子,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

程天涯终于安静了,他缓缓地转头看我,慢慢抬手抹掉脸上的唾沫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站起来用力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摁在沙发上,恶狠狠地对我说:“程小爱,你敢吐我,你竟然为了别的男人吐我?你告诉我,你俩是不是真像她说的那样,已经同居了?是不是?!”

“他是谁?”我下意识问他。

他猛地摇着头,“你回答我的问题!你们同居了吗?你是不是被他上过了?”他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

我最反感他这个样子,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说一通,我也急得大喊,“是,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们同居了,你满意了吧?你这个疯子,你赶紧放开我!”

我说完这些,程天涯的手居然松了,然后下嘴唇开始打颤,额头上有一层细细的汗珠,然后渐渐的,他的眼眶好像红了。

但只消一会儿,他就笑了,看着半趴在地上的刘竞阳说:“哎,刘竞阳你知道吗,你这个女朋友早就被我艹过不知道多少回了,前阵子她还亲口答应了做我的女人......”

“程天涯,你给我闭嘴!”

“还有,程小爱坐过牢你知道吗?她当年杀人未遂,被警察抓进了监狱,而且我对她可是什么都做过了,我告诉你,她最喜欢我从后面搞她,你有没有试过?上二手货的女人什么感觉啊,刘大司机?”

“程天涯,我杀了你!”我急眼了,抄起地上的花瓶要砸他,却被他抬手挡住,他顺势抓住我的手腕,又把我摁在了沙发上,将我翻过身来背对他。

“我让你跟他同居,老子今天就当着他的面上你,看看还有谁要你这个被我艹过的烂货!”

嘶啦!他又把我的裤子撕烂了。

b9c9aef1ly1fmsbkmyza7j21kw2dc7ep.jpg


我的手狠狠抓着沙发,都快要把沙发面抓破了,我眼神一瞥,瞥见孙园园依旧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我向她投去求救的目光,她却回给我一个冷冰冰的眼神,转身回屋了。

我瞬间心如死灰,好害怕程天涯真的当着刘竞阳的面上我,我宁愿去死也不想然他看到这一幕,只好先软下来,哭着求他:“程天涯,你别这样,我求求你放开我。”

他没有放开我,但是动作却停住了。

我吓呆了,刘竞阳拿着一个锋利的花瓶碎片抵在程天涯的脖子上,表情凶狠,“你想怎么对付我都行,你别碰她。”

程天涯并没有放开我,他脸上也多了狠厉之色,开口的声音也使人浑身法寒:“老子凭什么听你的?”

“就凭你是天成的总裁,你应该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如果我把照片发到网上,天成的股票肯定会下跌。”

我惊讶的看着刘竞阳,他现在和平时的他一点都不一样,我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会拍照片。

程天涯不动声色,轻轻勾了一下唇,然后反手就夺过了刘竞阳手中的碎片,然后他从我身上起来,什么也没说,整理了一下仪容,回头看了我一眼便走了。

我松了口气,问刘竞阳有没有事,他却不怎么理我,淡淡的说了句没事就去浴室了。

对于他的反应我心里有些不好受,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好收拾了一下回屋。

我看着孙园园紧闭的屋门,想进去问她为什么刚刚一句话不说,只在那看着,但想想还是算了,她不本来就是一个如此冷漠的人吗。

我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开通讯录翻来覆去划拉了好几遍,最终把程天涯的号码拉黑了。

我刚放下手机,刘竞阳就进来了,脸色很不
《何必再次遇见你》015. 我被人强奸过,你还要我吗?
我如坐针毡,他一定是在为刚才的事生气,我连忙下床,问问他哪里有没有被打伤,毕竟看起来程天涯下手挺狠的。

他淡淡的说了句没事,就拿着被单去睡沙发,我叫住他:“刘竞阳,你......你真的拍了照片吗?”

他明显身体一僵,回过头看我:“没有,我是看你被他欺负,又救不了你,所以才想到这个办法,你不要介怀,我没有拍照片。”

听到他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我相信他的为人,肯定不会骗我的。

只是看着他落寞的样子,我心里很堵得慌,后来我俩谁也不说话,气氛变得很尴尬,我看他的嘴似开似合,好像有话要说,但是过了好一阵子他都没有说,最终还是我先打破了沉默。

“刘竞阳,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他迟疑片刻,说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他现在应该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我的,就凭刚刚程天涯那些话,是个人都会看出些端倪,可是刘竞阳,他依旧隐忍不言,还真是沉得住气。

我也没有再继续问他,叹口气说:“那就睡吧,明天去我陪你去医院拆线。”

刘竞阳铺好被单躺到沙发上,很快就闭上了双眼,不知他有没有睡着,反正我是怎么也睡不着,一闭眼全是程天涯那红眼欠揍的样子。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我起床后向超市老板请了半天假,然后把饭做好,把屋子收拾一下,刘竞阳起来了。

他的样子蔫蔫的,无精打采,眼神也不像之前那么明亮,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憋着一股火,只是没有发出来罢了。

他这个人就是如此,有火也好,有心事也好,永远都是藏在心里。

正吃着饭,孙园园起床出来了,她化好妆之后抽着烟走出来,我见锅里还有饭,问她:“你吃饭吗?”

“不吃。”

甩下冷冷两个字,出门了。

我无奈摇摇头,想到以后要一直这样和她相处下去,我真是很头疼。

“小爱,她是干什么的?”刘竞阳突然问我。

我愣住了,对啊,孙园园是干什么的?跟她住一块这么久,我还真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她做什么工作。

刘竞阳低头蹙眉喝了口粥,“看着她不像个好女孩,倒像个风尘女子。”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清楚了。

然而当时我并不知道,其实刘竞阳心里还有下句,只是没说出来而已:“真怕你也变成她这样。”

吃完饭后,我陪刘竞阳去医院拆了绷带和线,医生说只要注意伤口这段时间不要沾水就行了,要不然感染就麻烦了。

从医院出来后已经十点了,我和刘竞阳又顶着炎炎烈日去逛了个街,因为我看他的衣服好多都穿了好久,有的都开线了,就买了几件新的。

刘竞阳进试衣间试衣服的时候,我坐在外面等,老远就看到程天涯搂着一个女的走过来,正好走进我们这个衣服区,我赶紧低下头,假装没看见他。

“天涯,我觉得你穿这件不错,你去试试。”

“好。”

简简单单一个字说完,我抬起头,却正好对上他漆黑的眸子,相对数秒,我眼神移向别处,他没说话,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买完衣服后我们回了家,吃过中午饭以后,我得去上班,刘竞阳要去收拾一下货车,他说前

几天养伤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活,价钱还不错,明天一早就去装车。

我不放心他头上的伤,劝他再多休息几天,但他执意要去,说这么多天没挣钱,这可不行,我拦不住,只好由着他。

一整个下午我收银都心不在焉的,脑子里一堆事往一块撞,收着收着就走神了。

“喂,你快点行不行,想什么呢?”一声尖尖的女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回神一看,竟然是上午碰到的那个和程天涯在一块的女的,好巧不巧是,她旁边站着程天涯。

他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连忙低头找钱,找好后递给她,程天涯这时候开口了:“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不想要五十的,我要五十个一块的,请找给我。”

五十个一块的?

我手上一顿,低头看了看抽屉里,一块钱就剩下十几张,怎么可能有五十张呢,我和左右的人换了一下,才凑够四十五张,离五十张还差着呢。

“小姐,麻烦你快点,时间是很宝贵的,就你这慢腾腾的手速和脑子,还当收银员?”程天涯语气里充满了讥讽。

我明白了,他是在故意整我。

b9c9aef1ly1fmsbknrhbpj21kw2dajx4.jpg


我瞪他一眼,摸摸自己兜里正好有五个一块的,拿出来凑齐了给他,然后忍着怒火说了句:“对不起,钱您收好,欢迎下次光临。”

程天涯微微勾唇,搂着那个女的走了。

可我却被他搅的更加心烦意乱,导致后来又出现了许多小错误。

这还不算,下班时老板竟然将我单独留下把我训了一通。

“程小爱你行啊,一个小小的收银员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得罪程总,你知不知道当时程总脸黑成啥样了,把我一顿臭骂,我告诉你,程总可是超市的股东之一,你再敢给我脸上抹黑,我叫你一辈子找不着饭碗,行了,今天你这半天工资没有,滚吧!”

从超市出来,外面在刮风,呼呼的刮得挺大的,夜校的班级群里发来消息,老师生病了,今晚不上课。

我没有打车,迎着风走在街上,眼泪越来越汹涌,最后我实在忍不住,蹲在一棵树底下,哭成狗。

回到家以后,孙园园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抽烟,我没理她,走进卧室里,刘竞阳正在收拾明天要走的东西,我心里难受的紧,一把扑进他怀里抱住他,哭着说:“刘竞阳,我跟你去新疆好不好?我不想在这里。”

听到我的哭声,他抱紧我,亲了亲我的额头,说:“小爱,你怎么了,为什么哭?谁欺负你了吗?”

“是,他们都欺负我,都欺负我!”我趴在他的肩头大哭大喊。

他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我:“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乖,有我在,没有人欺负你。”然后他给我擦了擦眼泪。

他温柔如炬的目光使我的心中稍稍宽慰了些,我看着他又说了一遍,“我决定了,我要辞职,我跟你去新疆,你带我去好不好?”

刘竞阳面露为难之色,片刻,他开口道:“小爱,跑运输很辛苦的,新疆那里又偏远,我不忍心让你跟着我吃苦。”

“我不怕吃苦,能跟你在一块儿我就不怕,我已经决定了,我就要跟你去。”我抓着他的手说。

他松开我慢慢坐到床上,低头沉思了好久才说:“小爱,你是要躲程天涯吗?”

我有一瞬间的失神,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我心里不禁也问自己,我是在躲他吗?

“你喜欢他?”刘竞阳冷不丁问我。

我猛烈地摇头,“不,我怎么会喜欢他,他就是个痞子,人渣,畜生,我恨不得杀了他!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

刘竞阳淡淡的笑了笑,没再往下说,但是我看到了他朦胧的眼神里,蒙上了一层哀伤之色。

过了许久,当我想要再一次问他带不带我去新疆的时候,他跑出一个让我措不及防的问题:“小爱,你告诉我,你和程天涯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是该从程家村说起,还是从C大说起,还是从北京说起?

最后的所有我都融成了一个问题,我鼓起勇气,问他:“刘竞阳,我和程天涯之间的恩恩怨怨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我现在没办法告诉你,但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如果......如果我被人强奸过,也真的杀过人,真的坐过牢,你还要我吗?”

那天晚上刘竞阳铿锵有力的说了一个要字,我当时也相信了,但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其实从那一刻起,他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坚定地爱我。

他最终同意带我去新疆,我给老板打了电话说辞职,老板只淡淡的说了一个好字就挂了,其实我还想说工资怎么办,但一想这才月初没几天,今天又扣了钱,按照他的抠门劲儿,这钱是要不回来的,也没多少,就不要了,省得还要跟他生一顿气。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刘竞阳就起床去装货了,他叫我收拾好东西,薄的厚的衣服都拿上几件,新疆昼夜温差挺大的,他装完货之后就来接我。

我匆忙装了一些衣服和日常的洗漱用品,然后又去楼下买了些吃的带上,在门口等着刘竞阳。

但是刘竞阳没等到,却等来了另外三个人。

于猛站在最前面,手里拿着绳子,对我说:“嫂子,对不住啊,天哥说了,你想跟那个男人去新疆是做梦,叫我们把你绑走,得罪了。”

又是程天涯,他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去新疆?

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于猛绑住了,然后被郑俊成和方辰亮架上了一辆黑色的车.

在【小龙文学】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787  ,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305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