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在青春里走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曾经用最美好的年华,爱上一个人,以为那就是永远,可最后依旧敌不过时间。 他们的故事,在那个名叫“青春”的迷宫里,最后不知所踪。 这是一个父亲隐忍痛苦的故事;这是一个用金钱交换亲情的故事;这是一个守护与追逐的故事;这是一个追寻梦想的故事。 “我可以不表露我爱她,但我却无法阻止我的心一直追随她。我可以用一切来换,只要让我能和安于茉在一起。” “全世界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安于茉。我的世界可以什么都没有,但绝不能没有安于茉……” “我可以一直隐藏自己对她的爱,只要她需要我,我会一直扮演好朋友的角色,然后继续偷偷的爱她……” 最终他们的感情又将何去何从?他们的梦想又能否实现? 如果你用这一秒回想前一秒,那么你永远只会在原地踏步。 这是一个让你流下青春之泪,挥洒青春汗水,一边放纵自己,一边追寻梦想的故事。


最终在青春里走散

第一章 谎言的开始

所有的美好,就像黎明前的曙光一样,让你在黑夜里看见希望。

所有的不美好,就如同你在黑夜中,一直走一直走,却怎么也看不见出口。

2014年,安于茉站在一棵看似陌生又十分熟悉的树下,身着一件红色连衣裙,格外耀眼。她抬头仰望着蓝天,眼里饱含着热泪。

这一刻她回想起了多年前,曾经发生的每一幕都在脑海里渐渐清晰。让她永生难忘的就是那段美好却又短暂的时光。

一谎言的开始

2008年,世界仿佛发生了好多事。每个人都在为汶川地震而祈祷,同时他们也在为奥运会而欢呼。

在锦城市中心医院的心理咨询室里,著名催眠师——古柏,刚刚对安于茉进行了催眠。伴随着他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安于茉慢慢的醒了过来。

从安于茉醒来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故事都将重新开始,都将重新续写。一切都将像树的年轮一样,继续规规矩矩的画着圈。

“爸,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呀?”安于茉不解的问。

安朝阳看着安于茉那双清澈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看了一眼古柏,古柏轻轻咳嗽了两声,他才回过神来笑嘻嘻的说“乖女儿,你忘了,今天是我生日啊,我们来接古柏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呀?古柏留学回来后已经很久没有和我们一起去吃饭了。”

古柏有些惊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尴尬的笑笑说:“对啊,我很久没有和你们一起吃饭了,还有些怀念过去的日子呢!”

安于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啊,是很久没有一起去吃饭了。可我不是和我哥在一起的吗?我哥呢?”安于茉伸着她的小脑袋四处张望着。

安朝阳的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落寞,继而又恢复了原状。他还未开口说话,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进来。

“我在这呢?”接着门被打开,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笑起来让人感觉很温暖,他的声音仿佛可以帮你赶走所有的烦恼。

安于茉急忙跑了过去,抱着他就不肯松手,“哥,你去哪了?”她两个小眼睛看了看安朝阳,凑到安于枫的耳边悄悄地说“不是说我们俩去拿爸的礼物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而且爸怎么还在这里呀?”

安于枫轻轻的摸着安于茉的头,似安抚又似怜悯。他看着安朝阳坚定的说“没事了,放心吧,一切都好了,准备走吧。”

安朝阳无奈的摇着头。跟着他们兄妹俩离开了医院。

青葱的校园里,是每个人梦想开始的地方,那里有我们委屈时流下的泪水,也有我们拼搏时挥洒的汗水。

我们的梦想从那里开始,我们的友情在那里发芽,我们的爱情也在那里一点点的生长。

锦城一中高二12班,全班同学正在为了一个转学生,一直讨论不停。

一群女生看着他花痴极了,激动的说“他好帅啊,他就是我命中的白马王子。”

而男生们也交头接耳的说“你看他那个样子,那么拽,怎么看都不顺眼。”

“对啊,一个转学生,干嘛那么拽啊?”一个人附和道。

新来的班主任吴老师踩着她那咯噔咯噔的高跟鞋走进了教室,猛的在讲桌上一拍,全班瞬间安静,每个人都惊慌的坐回座位。

“吵什么,吵什么,都高二的人了,一天都没事干是不是?”

全班每个人都低着头,他们都知道新来的这个班主任,三十多岁了,肯定是更年期提前到了,每个人心里都这样想着,却都不敢说什么。

“南宫曛,你作为班长,对于这个新来的同学要多多照顾,让他不要觉得和大家有距离感,你知道了吗?”吴老师看着坐在角落里的南宫曛,一字一句的交代到。

“知道了。”南宫曛伸了个懒腰,爱搭不理的回应着。

全班同学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他们知道南宫曛虽然一直不把这些老师当回事,但是敢这样和吴秋说话的,也是需要勇气的。大家现在都竖着耳朵等着吴秋狠狠地批评南宫曛。

可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吴老师只是瞪了他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少年时的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股不服输,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倔强劲儿。那时每个人的心里都怀揣着梦想,相信终有一天会实现。

一下课,南宫曛就走到了任垚的桌位边,随便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任垚对他的举动开始并不在意,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对于他的不屑一顾,南宫曛有些不开心了。他从小生活的环境让身边的人都不敢看不起他,从来没有任何人对他这种态度。

他一把夺过任垚手中的书,这个举动的确引起了任垚的注意。任垚皱着眉头看着他,没有说话。南宫曛这时才发现,他的额角有一道不深不浅的疤痕,像是很久之前就有了,这个疤痕在他这张五官精致的脸上,显得格格不入。

南宫曛看的有些出神了,任垚不耐烦的说“同学,你可以把书还给我了吗?”

“哦!”南宫曛猛的回过神来,慌张的把书往他手里一放。接着南宫曛又抢了过来,笑嘻嘻的说“哎呀,不要看书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班长南宫曛。你不用介绍你自己了,我知道你叫任垚。我问你一个问题哦,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

任垚抬头看着南宫曛,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

南宫曛见任垚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就明白了自己说错话了。他从小生活在军人家庭,看脸色说话是他必备的生活技能。

“好了好了,你不说就算了,那你总可以告诉我,你是从哪里转学过来的啊?”

任垚看着南宫曛那个笑嘻嘻的样子,白了他一眼,拿过他手中的书,低头翻着说“荣城。”

“呀!”任垚只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就让南宫曛惊叫了起来。“荣城可是比锦城好上千百倍啊,你怎么就舍得离开呢?”

任垚抬头看了一眼南宫曛那羡慕的小眼神,摇摇头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南宫曛见任垚不说话,就开启了自己的幻想模式,说“我知道了,你肯定和我一样因为成绩不好,所以就来这里了。想当年我也想去荣城读书,可是那里的学校都嫌我成绩一般,都不准我去。你是不是在那里是最后一名,压力太大了,所以才来我们这里呀?”

荣城是一所国家重点学校,在那里不管你是,石油大亨的儿子,还是首富的女儿,都要靠成绩才能进去。所以对于南宫曛来说,能去荣城读书的人,一定不能小看。

“你想去荣城读书?”任垚不可思议的说出这句话。

南宫曛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怎么了?不可以吗?我这么帅他们不收我是他们的损失。”

对于南宫曛那超乎常人的想象力和他那自恋的样子,任垚也是醉了,继续低着头,不再和他说话了。见任垚这个表情,南宫曛也识趣的走开了。

回到座位上,南宫曛的视线一直没有从任垚的身上离开过。现在南宫曛的好奇心又被勾起了,他对任垚产生了许多的疑惑。他想知道任垚为什么会离开荣城来锦城,就算他是荣城的最后一名,那至少也比在锦城强多了吧,怎么就舍得放弃那么好的学校呢?要是换做南宫曛自己,就算是最后一名,他也要赖在那里不走。

任垚那斜长的刘海虽然将他的伤疤遮了起来,但是仔细看依旧十分清晰。南宫曛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让这个帅气的脸,多了那么一点瑕疵。

最后,南宫曛想到了一个自己觉得完美的答案。那就是任垚本来是荣城的学生,因为在学校成绩不是很好,经常与别人打架,最后被开除了。而他脸上的伤就是打架的时候留下的。南宫曛美滋滋的想着,他觉得自己简直太聪明了。可是这些事情他只猜对了一半,却不知道另一半是什么。

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一节课下课,南宫曛急急忙忙的就走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伤口,那个伤口本来就已经慢慢的结痂了,可又被别人有意无意的撕开了。虽然痛的都快要死了,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第二章 生日宴

二生日宴

年轻时候的每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那些曾经的伤口,一直提醒着我们,每个成功的人,都是带着血和泪一路跑着前进的。

饭店里,安于茉面带微笑的给在场的每个人倒着酒。

“古柏哥,你留学回来了也不知道来我们家,就像小时候一样找我们玩啊。”她看了一眼安于枫继续说“你知道吗?自从我爸把我哥拉去公司之后,我一个人可无聊了。”安于茉抱怨着说。

“好了,你呀一天就知道玩,该好好学习了。再说了,你哥都二十三了,早就应该去公司上班了。”安朝阳指着安于茉假装指责的样子。

安于茉嘟着嘴,装起了可怜。古柏赶快过来帮起了安于茉,说:“好了安叔叔,于茉成绩那么好,学习上一点问题都没有。至于于枫嘛,的确也应该去公司多帮帮忙了。”

“你还是那么宠她,小心她以后和你没大没小的。”安于枫看着古柏,打趣着说。

“没事啊,于茉不会和我没大没小的,哪像南宫曛那小子,一见面就和我抬杠。”古柏一副气愤的样子。

“哥,你说胡说什么呢?我可不像南宫曛那样子,我可是很乖的。”安于茉皱着眉头,假装生气的样子。

他们的这些举动,逗得安朝阳哈哈大笑了起来。大家也跟着安朝阳笑了起来,仿佛这一刻所有人都忘记了所有的不开心。

安于茉把一杯酒递给安朝阳,说“爸,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祝你生日快乐,长命百岁,天天开心,永远年轻。”

听着女儿说的祝福语,安朝阳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可是眼里却含满了泪水,泪水一直顺着脸颊滑落到了嘴角。

“爸,你怎么了?”安于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一边帮安朝阳擦着眼泪,一边问到。

安朝阳紧紧的抱住安于茉,解释道“爸,是因为太高兴了。”安于茉信以为真的点着头,可在场除了安于茉的所有人都知道,安朝阳的眼泪不仅仅是因为开心。

“好了,于茉,快过来吃饭了。”安于枫开口打破了安朝阳的窘局,他害怕一会儿安朝阳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安于茉依旧是微笑着的,坐在安于枫旁边,吃起了东西。

包厢的门,被人粗鲁的推开,正在吃饭的他们,眼睛都直勾勾的看着门口。

南宫曛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别致的礼物盒走了进来,走到安朝阳的面前把盒子递给了他。

“安叔叔,生日快乐!”

安朝阳有些吃惊,接过礼物,笑着说“小曛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告诉我呀?”

南宫曛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安叔叔,其实我一个月前就回来了,就是一直没机会去拜访你,这不是你生日到了吗,所以我爸就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要来和你见一面。”

“快坐吧。”安朝阳让南宫曛在自己旁边坐了下来,“你爸现在过得怎么样呀?”

“挺好的,他在部队能怎么样呀?还是那样呗,反正无聊死了。”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去边疆驻守了呢?”安于茉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打趣到。

“你开什么玩笑哦,我这个样子想去驻守,别人还不要我呢?”南宫曛半开玩笑的说着,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刚在喝水的安于茉听了这话,差点就被呛到了,“你说的这话倒是实话,我们刚刚还谈起你呢?”

“说,你们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南宫曛指着他们三人,一脸的坏笑。

“看,你们还不信,他这小子对我们从来都是没大没小的。他呀……”古柏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好了,不说这些了。”安于枫打断了古柏想说的。

南宫曛看着安于枫说“枫哥可真是越来越帅了!是不是又迷倒了好多的小女生呀?”

安于枫笑笑,“你小子怎么说话还是这样子啊,你该改改这个坏习惯了。”

“这是事实啊。”南宫曛骄傲的白了他一眼。又走到了古柏的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说“这位大帅哥,留学回来之后,我都快不认识了,在异国有没有来一场艳遇呀?”

古柏可不像安于枫那样好脾气,从小到大,他和南宫曛两人就像是有世仇一样,只要一见面就互掐。用南宫曛的话来说就是,如果古柏敢给他扔颗榴莲,让他满身臭味,那么他一定会买一大袋臭豆腐,连渣都不剩的倒在古柏的身上,让他臭名远扬。

古柏打掉南宫曛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不悦的说“你小子都长这么大了,没大没小的说话还没个正经。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南宫曛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回到了座位上,继续说“什么你看着我长大的,这话都说了多少年了,你不就和枫哥一样比我大五岁嘛,五岁而已啦,有什么大不了的。”

安朝阳被他们这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样子,逗乐了。“好了,你们都快别说了,你们一个个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总有资格说说你了吧?”他看着南宫曛。

“当然可以了,你可真的是看着我们长大的,当然有资格了。不像有些人,大那么几岁,就不得了。”南宫曛看着古柏,白了他一眼。

“你小子……”古柏被他气的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安朝阳哈哈的笑了起来。“爸,你在笑什么呀?”安于茉用手撑着她的小脸,两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安朝阳问。

“我啊,看着现在的你们,就想起了你们的小时候。小曛呢,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和古柏斗嘴,每次都气的古柏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是当然。”南宫曛骄傲的说。

“爸,那我呢?我是不是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呀?”安于茉激动的问。

“你呀,还是那么调皮,你……”安朝阳看着安于枫停了下来,安于茉也顺着他的视线看着安于枫,安于枫假装咳嗽了两声,安朝阳才回过神来,继续说“你到现在都还像小时候一样,喜欢黏着于枫。”

安于茉笑嘻嘻的挽着安于枫的胳膊,说“那当然了,我哥从小就疼我,每次被你骂,我哥都护着我,然后每次他都会给我糖果吃,带我出去玩,我当然要黏着他呀。”

“好了,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安于枫顺手就拿了一个鸡腿放在安于茉的碗里,看着安朝阳,“快吃吧,爸,我们快吃饭吧。”

安朝阳明白安于枫的用意,也勉强笑笑,招呼大家吃饭了。

对于南宫曛来说,如果吃饭不说话那多没意思啊,他还是一边吃饭,一边打听着安于茉的近况。

“于茉,你现在在哪读书啊?”南宫曛看着安于茉问到。

“我在锦城一中啊。”安于茉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呀,这么巧。”南宫曛惊呼到。

虽然他们已经习惯了南宫曛的一惊一乍,但安朝阳还是忍不住问“怎么了?你也在那里吗?”

南宫曛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说“对啊,我一个月前回来的时候,本来打算去荣城读书的,可是他们嫌我人太帅了,所以就只好留在锦城了。”南宫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小子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啊,那是因为你的成绩很差,人家学校嫌你丢人,不要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古柏看着他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

南宫曛白了他一眼,没理他,转头继续问安朝阳,说“于茉在一中读书,为什么我一个月都没有看见她呀?”

“她呀,她明天才去报到呢?”安朝阳看着安于茉笑着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于茉,以后我们可就是同学了。”

古柏喝了一口酒,笑着说“你少在外人面前说什么你是于茉的朋友,丢死人了。人家于茉本来是要去荣城读书的,可她舍不得于枫和安叔叔,所以才留在了锦城,你小子要是说是于茉的朋友,我都替她丢人。”

“于茉,你怎么也不喜欢荣城啊?我们班今天来了一个从荣城转学过来的同学,他那个人冷冰冰的,不怎么说话,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伤,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幸好你没去荣城,不然我都担心你了。”南宫曛不理古柏,看着安于茉一副担心的样子。

“是吗?荣城是所很不错的学校呀,怎么会这样呢?”安于茉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了,以后有空介绍你们认识。”

古柏一脸嫌弃的说:“于茉啊,还是不要见他的什么朋友了。你看南宫曛那样子,交的朋友肯定也不怎么样。”

古柏的这话虽然有些惹恼了南宫曛,却把大家都逗笑了,“喂,古柏,就算你是个海归,也不能看不起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啊。”

古柏瘪瘪嘴,不再说话了。

“好了好了,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他拌嘴,你好意思吗?”安于枫一脸嫌弃的看着古柏。

安朝阳为了挽救这略显尴尬的局面,大笑了两声,说“现在我要来看看你们给我买了什么礼物,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爸,你先看看我和哥的吧。”安于茉激动的站了起来,指着安朝阳后面那个淡蓝色的盒子。

第三章 价值不菲的礼物

三价值不菲的礼物

安朝阳不慌不忙的打开包装盒,里面是一个相册,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安于茉说“相册呀!”

安于茉没有说话,笑着点着头。安朝阳轻轻的翻开了相册。

第一张是他自己在办公室里认真的批改文件。旁边配了一句话工作时的老爸,最帅了。

第二张是他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眺望远方。旁边配了一句话老爸虽然很忙,但他一定是在想我。

第三张是他焦急的打着电话。旁边依旧有一句话老爸皱着眉头,一点都不好看。

仅仅只看了三张照片,安朝阳就已经湿了眼眶。

安于茉喊着泪说“爸,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很幸福的家。其实这些照片都是我自己偷偷拍的。我当时去找哥,但我哥不答应我去公司偷怕你,最后我求了他好久他才答应我的。后面的那些全家福,都是我哥和我熬夜做好,然后送去冲洗的。”

安朝阳抱着安于茉,轻声的说“于茉谢谢你,不要怪爸爸,好不好?”

“爸,我知道你工作忙,我也知道你是很爱我的,我现在很幸福啊!”安于茉在安朝阳的肩上虽然流着泪,心里却格外的开心。“爸,这就是我和哥送你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你喜欢吗?”

安朝阳松开安于茉,看了一眼安于枫,又看了看她,说“我很喜欢,我很开心,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有你们两个在我身边。于枫,你答应我,你要一辈子都做于茉的哥哥,都做那个一直保护她的哥哥,好不好?”安朝阳把哥哥两个字说的格外的重。

安于枫有些出神了,古柏在后面轻轻推了一下他,他才回过神来。

“爸,你放心吧,我会做好于茉的哥哥,我是她一辈子的哥哥。”

安于茉有些不理解他们说的话了。拽着安于枫的胳膊,笑着说“爸,我哥当然会做我一辈子的哥哥呀,他可是我的亲哥哥耶。”

安朝阳不再说话,只是点着头。为了打破这个略显尴尬的场景,古柏拿起南宫曛带来的礼物,递到了安朝阳的面前,说“安叔叔,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南宫曛这小子的礼物吧,他那么没正经,看看他给你买了什么吧?”

“哼,你少瞧不起人了,这个礼物可是我爸交代我,一定要送到安叔叔手上的。”南宫曛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你爸要你给我的?”安朝阳一边惊讶的问到,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礼物。

“哇,爸,好漂亮的一套茶具呀。”安于茉羡慕不已的盯着安朝阳手里的那套紫砂茶具。

安朝阳小心翼翼的拿起一个茶杯,看了又看,他本是喜欢这玩意的人,看见这么好的一套茶具,自然得好好把玩把玩了。

“小曛,这东西你爸一定破费了吧?你一定要替我好好谢谢他。”安朝阳试探着问。

“我爸说了,安叔叔你最爱收藏这些茶具,只要你喜欢就好了。说什么钱不钱的都见外了,我们两家都认识那么久了,何必在乎这些呢?”南宫曛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这后面的话也是你爸教你的吧?”古柏依旧不忘调侃他。

“你少废话,那你的礼物呢?”南宫曛这次学聪明了,讲不过就躲,现在倒好反将了古柏一军。

来的时候他刚给于茉催完眠,哪有时间去买什么礼物啊。看着古柏那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南宫曛脸都笑开了花。

“古柏,已经送了我一份很贵重的礼物了,这个礼物是个无价之宝。”安朝阳看着古柏,一字一句的说。在安朝阳心里没有什么礼物能比得过安于茉的快乐。

“是什么呀?”安于茉和南宫曛异口同声的说出这句话。

安朝阳一脸神秘的笑着摇摇头,“这个礼物当然只有我一个人看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于茉,你明天不是还要去锦城一中上课吗?”

“于茉,我们明天一起去学校,好不好?”南宫曛凑到安于茉的身边。

“不用了,你是理科,我是文科,不顺路。”

“哦,那好吧。”南宫曛虽然有些小失望,但立刻又恢复了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爸,走吧。”安于茉挽着安朝阳的手臂就向门口走去,南宫曛也紧紧的跟在他们后面,有说有笑的。

古柏拍着安于枫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记住你说的话,我们都只是希望她开心而已。”

“我知道我应该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安于枫看了一样古柏,就快步离开了。

街角的景灯华丽的照耀着这个城市,它想为迷路的人指引方向,也想照亮每个人的眼睛,让他们看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

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只能在绝望是看见希望,在黑夜里寻找前进的方向。

安于茉一到家就回房了,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哼着小曲不慌不忙的收拾着东西。

书房里,安于枫和安朝阳正在小声的谈着话。

“小曛这孩子吧,人挺不错的,说他大大咧咧吧,但有时也很细心。他和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一年前听说是去了他爸的部队,可不知道现在又为什么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他这次回来对于于茉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爸……”安于枫正想说什么,却被安朝阳打断了。

“于枫,只要你当好于茉的哥哥,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我唯一的宝贝女儿能够开开心心的,我付出什么都愿意。”

安于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说“爸,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我这个唯一的妹妹,不让她受到伤害。爸,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回房了。”

当书房的门关上的那一刻,安朝阳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那张全家福。照片上的四个人都笑的好开心。

他拿起照片,看着上面那个笑的美极了的女人说“初曼,你不会怪我的吧,我只想要我们的女儿好好的,你会理解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对吗?我真的不想,不想失去我唯一的女儿了。”照片上那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笑着看着安朝阳,可安朝阳却泪流满面了。

他用手轻轻的摸着照片上的安于枫,自言自语的说“于枫,你不要怪爸,于茉是你唯一的妹妹。你从小就疼爱她,你愿意用生命去保护她,我相信你会理解爸爸现在所做的一切的。”

幸福,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小时候当我们手里握着一颗糖时,觉得那就是幸福。慢慢的我们长大了,却不知道幸福究竟是什么了。

每个人年轻时,都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在狂风暴雨里,在皑皑白雪中,一步步艰难的行走着。

漆黑的夜晚,当任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放下包,疲惫不堪的坐在沙发上。他的额头还渗着汗珠,手臂上流着血,手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划了一道伤口,血已经干了。可任垚丝毫没有在意这些,他的脸上写满了疲倦。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一点点的生气,让人觉得压抑,让人觉得快要窒息了。任垚走进厨房,拉开冰箱,里面几乎空空如也。

重新关上冰箱门,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家里已经凌乱的看不到一点干净的地方了,地上满满的都是啤酒罐,泡面桶。

任垚走到窗户边,看着外面喧嚣繁华的世界,忽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好无助。他把头靠在窗户的玻璃上,眼眶红红的。他闭上眼睛,绝不让眼泪落下。最后干脆什么也没吃,关上房门,倒在床上就睡了。

屋里安静的只能听见任垚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他在这个世界的小小角落里,孤独,无助的生活着。而屋外却无比的喧嚣与繁华,金碧辉煌的灯光照耀着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行人,却怎么也照不进任垚那个黯淡无光的世界。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相互的。就像现在一样,一边安静的让人窒息,一边喧闹的让人厌倦。

世界上有些人受了伤,仿佛全世界都要去安慰,都要去关心;但世界上还有另一种人,他们受了伤,只能自己躲在角落里。然后轻轻的,慢慢的,一点点的去抚平自己的伤,他们不能说,不能抱怨,因为这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这是上天给他们的考验。

所有成功的人,他们都是遍体鳞伤的,他们流着血,流着泪,却依旧在向前奔跑。一路跌跌撞撞,他们也不忘在黑夜里寻找唯一的一丝光明。

《最终在青春里走散》未完待续……

在【小龙文学】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最终在青春里走散,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330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