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没有如果小说TXT全文免费阅读

三年前,她被父亲以一千万的价钱卖给了江家,令他心爱的女子负气远走。 三年的时间,她在地狱里苦苦挣扎, 他说:“何书蔓,我绝对不会爱你,别一天到晚想着勾.引我!” 他说:“我知道你心里藏了个男人,但本少爷不要的东西,也不会施舍给LOSER!” 他说:“你毁了我的爱情,所以——所有你珍爱的人和物,我都要毁掉!” 终于有一天,她心死,因为他在她母亲尸骨未寒的时候,高调在媒体面前宣布说要和她离婚娶别人! 母亲丧事完了之后,她签了离婚协议书,平静地递到他面前,“我知道你还爱着她,字我已经签好了,祝你们幸福。” 说完,她深呼一口气,仿佛如释重负,转身走远。 身后的人,捏紧了手里的离婚协议书,目光之中没有欣喜,只有熊熊燃烧的愤怒。 在过去三年漫长的时光里,何书蔓对于江迟聿来说:存如鸡肋,厌如糟糠。


可惜没有如果

第019章:最痛的地方是心!

何书蔓脚步一顿,诧异地回头看他。

这人是在自己身上装了监视器么?不然怎么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还是他派人跟着自己了?

江迟聿一边走过来一边阴森森地笑了,“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容冶虽然是容家的准继承人,但是容家其他几个有继承资格的也都在蠢蠢欲动,如果让容家知道容冶和整个江家作对,你猜——他们还会拥护容冶继承容家的一切么?”

“你——”

“我什么?卑鄙?还是无耻?”江迟聿走到她面前,挑起她小巧的下巴,笑得更加深不可测,“我说过,你会来求我的!”

何书蔓整个人都控制不住地要发抖,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害怕。

魔鬼!面前的人十足十就是个魔鬼!

“我求你......就真的那么能让你高兴吗?”

“你说呢!”

“我......”

“不急!”江迟聿打断她的话,收起自己的笑容,脸色深沉得难以捉摸,“反正你妈的药还有一天,不如过了明天你再来求我吧,今晚我累了,先睡了。”

何书蔓站在原地握紧了双手,因为太过用力,指甲深深地陷入了皮肉里。

可是,她感觉不到一丝丝的痛楚。

因为,最痛的地方是心!

——

江迟聿并没有像他自己说得那样回房间就睡觉,洗了澡之后还给远在美国的安然打了个电话。

前段时间安然住了院,直到昨天才出院,而他这两天没出现在公司也是因为去了美国那边陪安然,接她出院。

“你还没睡吗?”

“没有,在想你。”

安然听了之后很开心,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比平时更加温柔可人,“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你肯定累了,早点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啦。”

“然然——”

“嗯?怎么了?”

“如果我做了失信于你的事,你会恨我吗?”

安然怔了怔,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聿......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没事,别乱想,我就是随便问问。”江迟聿迅速调整自己的情绪,安抚她:“你也多休息,你的身体还没恢复。”

“嗯,晚安,拜拜。”

挂了电话,安然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怎么都无法安心,于是就给国内的人打了个电话。

不问不知道,一问,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江华年居然让江迟聿和江言比赛谁先有后代?先有的那个就可以得到整个江氏?那么江迟聿刚刚问自己那句话的意思就是他要和何书蔓生孩子?

江迟聿,如果你真的敢这么对我的话,我一定让你和何书蔓的孩子胎死腹中!

——

容家,原本风平浪静的早餐被一个电话打破。

只见容冶接了电话之后脸色奇差,一直盯着父亲容深看,那种眼神,并不一般。

他的母亲穆慧兰不由得奇怪,问道:“小冶,你一直盯着你爸看干什么?”

容冶深吸一口气,挂了电话之后不答反问,“爸,你是不是给司徒打电话了?”

“嗯。”容深点了点头,一脸的坦然,毫不隐瞒,“小冶,你正在走爸爸走过的路,爸爸不可能看着你错下去。”

当年,自己就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心里有别的男人的女人,所以最后才会一败涂地,伤心而归。

可容冶这个时候像极了当年的他,已经完全着魔,根本就不是三言两语能拉回正轨的!

“爸,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我希望你不要再插手。”

“不可能。”

“爸!”

一向好脾气的容冶难得在人前动了气,对自己的父亲说话语气很重。

母亲穆慧兰顿时有些不悦,斜了容冶一眼,沉声说道:“小冶,我不知道你爸做了什么,但是你爸肯定是为了你好,他经历过的事情也比你多,听你爸的总归是没错的!”

对于母亲的这番言论容冶直接无语,可也不好当面反驳什么,尤其是现在两个人都反对他。

“我吃饱了,先去公司上班。”

“不用了,我已经帮你请了假,今天你陪你妈去医院检查身体。”

容冶刚起身,闻言整个背脊都僵住了,震惊不已地回头,很慢很慢地问:“爸,你这是什么意思?限制我的自由吗?”

容深这时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神情严肃起来,目光锐利地盯着他道:“我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犯下和自己一样的错误,小冶,就算你会恨我,今天,你也不可能去为那个女人做什么!”

第020章:可以开始了吗?

“爸!”

“看来你不想陪你妈去医院,那就呆在家里吧,哪里也不用去了!”

容深扔下这句话,起身就上楼去了。

但是容冶知道,他既然已经铁了心不让自己帮何书蔓,那么自己除非彻底和家里翻脸,否则是不可能斗得过父亲。

他转头看向穆慧兰,后者并未同情他,而是瞪了他一眼,同样警告道:“别做让你爸和我都不开心的事,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牵扯不清!”

话音落下,穆慧兰也上楼去了。

留下容冶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很想给何书蔓打电话说明情况,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

这一天尤其漫长,漫长得何书蔓觉得自己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手机一直被捏在手里,生怕容冶打电话来自己会接不到。

可是,没有。

除了工作上的几个电话之外,没有任何私人的电话打进来。

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要给容冶打电话,可又怕显得自己太过着急,太不信任对方,只能一直压抑着。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七点,终于彻底爆发,她给容冶打了电话过去。

那边过了很长时间才接,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语气不太好:“你好,请问找谁?”

“喂你好,请问这是容冶的手机吗?”

“对,是小冶的手机,我是他母亲,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阿姨你好,我是何书蔓,是容冶的同学,我找他有点事情,你能让他接一下电话吗?”

何书蔓说完这些话之后就非常紧张,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莫名其妙就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

穆慧兰在那边冷冰冰地回道:“小冶现在没空接你电话,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我帮你转达!”

何书蔓呼吸一滞,敏锐地察觉到容冶母亲对自己的敌意。

他的家里人也知道了自己求他帮忙的事吗?现在肯定都在骂他吧!

是啊!在这个城市里,和江家作对的人是不明智的,是会被万人唾弃的!

一股苍凉涌上心头,她只能默默挂了电话。

而这个时候,江迟聿出现了,带着胜利的笑容,款款朝着她走来。

明明那么帅气迷人,明明笑得那样灿烂好看,可在何书蔓的眼里,他不是从天而降的神,他是魔鬼!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

江迟聿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啧啧摇头:“穿成这样真的合适吗?不是要来求我,怎么着也得穿得让我满意吧?”

何书蔓一动不动,任由他打量。

已经无路可走,已经无人可求。

在过去三年的时间里,不是没有体会到过这样的心酸无奈,可这一次来得比以往都要猛烈。

她觉得自己扛不住了,要认输了。

江迟聿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继而往下,停在了她精致的锁骨处,俯身靠近她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话期间,唇瓣时不时地摩擦她莹白柔嫩的耳垂:“今晚,让我们补上三年前的洞房吧!”

洞房?那是多么美好而温暖的一个词,不适合用在今晚吧!

她被江迟聿带到了江氏集团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这里常年为他江大少爷准备着一间总统套房,所以根本不需要其他繁杂的手续,只要乘坐电梯上去就可以了。

何书蔓记得自己有一次来过这里,那一次是江迟聿叫她送文件过来,一推开门就看到他搂着一个女人在接吻,而那个女人已经接近全身赤.裸。

站在熟悉的地方,恶心的场景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何书蔓的心里除了想逃,没有第二个念头。

可妈妈的身体怎么办?停了药的话以前的一切就都白费了,她的病很快就会复发,然后住院,然后又要手术,又要经历一次磨难、疼痛。

不可以!绝对不能让妈妈再受苦了!

她是自己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这三年如此漫长的艰难时光,是她给的爱才让自己一次次有勇气坚持下来。

不就是第一次么?总有一天是要失去了!

可哪个女孩子不期望自己的第一次能给自己最爱的人呢?谁愿意给一个魔鬼让他侮辱自己呢?

一想到这些,眼眶就无法控制地酸涩肿胀起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随时都有可能滑落。

她仰了仰头,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后才开口问:“可以开始了吗?”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缓缓抬眼看了过来,那种审视又傲慢的目光就如同古代的帝王在选妃!

何书蔓觉得自己无所遁形了,明明还穿着衣服,却好似已经被他剥.光,一丝不挂!

《可惜没有如果》未完待续……

在【小龙文学】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可惜没有如果,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4396

评论

  1. 慧
    2018-03-02 13:48:23
    很想看这篇小说。内容牵动人心。剧情高潮迭起。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