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域档案小说TXT全文免费阅读

六年前华夏国国家安全部优秀的侦察员、七局的副局长彭刚同志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离奇遇害,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同志亲眼见到他就象是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双手挥舞着,挣扎着,然后滚到了地上,便断了气,任凭战友怎么拉扯、阻止都无济于事,六年后几名侦察员相继失踪,而他们正在调查的案子透着十分的诡异,而且与六年前的案子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此部领导责成第五局组建了一支名为“诡域”神秘调查组(五局九处),他们从侦察员的失踪案开始了对诡异领域发生的一系列案件的调查,诡异、恐怖、心理的搏弈,智慧的比拼……


诡域档案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十四章 催眠

易先生说道:“家父虽然年迈,精神偶尔有些恍惚,但大多时候是清醒的,饮食、睡眠都很规律,身体并没有大碍。直到五天前的晚上,大概十一点多钟吧,父亲突然把我叫到他的床前,他说总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他。我让人仔细在房子周围查看了一番,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舒逸掏出香烟,向易先生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易先生淡淡地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抽烟,所以也没有准备,你们自便。”谢意不抽烟,西门无望倒也点上了一支。

易先生接着说道:“谁知道第二天早上十点多钟还没见家父起床,照着平时,他七点不到就已经在院子里溜达了,我不由想起了头天晚上的事情,便带着人去了家父的卧室,然后便看到了你们今天看见的这一幕。无论我们怎么叫他,摇他都没有一点反应,就象是睡熟了一样。”

西门无望问道:“去过医院了吗?”易先生点了点头:“去过了,可医生也检查不出来,我们想让老人住院治疗,但医院却说他这只是正常的睡眠,不愿意收治。”易先生苦笑了一下:“或许是被家父身体上的尸斑给吓着了吧。”舒逸微笑道:“所以你没有办法,只得寄希望于和尚道士了?”

易先生说道:“我总得做点什么吧。”

舒逸说道:“那个小孩是你孙子吧?”易先生楞了一下,他没想到舒逸的思想跳跃会这么大,他点了点头:“你是说平儿吧?是的,是我孙子。”舒逸说道:“怎么没见到你的儿子?”易先生说道:“哦,他出差去了。”舒逸问道:“你没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吗?”易先生摇了摇头:“没有,我想他就算知道也帮不了什么忙,再说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舒逸又问道:“我们来的时候客厅里的那些都是族里的老人吧?”易先生点了点头:“都是族里的人,家父是族长,虽然现在族长只是个虚衔,但还是很受到族人敬重的,家里出了事,他们都很关心。”

舒逸说道:“易平怎么会在石头城出现?那个范先生又是什么人?”

易先生说道:“易平自幼就和家父学习音律,虽然不到十五岁,却已经有小成了,范先生是个琴商,在石头城也开了家琴店,由他牵线,易平便在金陵的一些琴行里负责调弦试音,挣点小钱,你们也知道,以易家的家世,他是不用这样的,可这小子很倔,只能由他了。”舒逸笑道:“我们在石头城打听易老的时候他们也在场,却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便是易家的人。”

易先生尴尬地笑了笑:“家父曾经有过交待,无论是谁都不能够把他的事情说出去,他说现在已经做不了弦了,不想再惹些麻烦事。就连原先我们家在石头城的琴行也都转给别人了,就是那个叫于莉的丫头。不过她也不知道我们易家的事情,只是她和兴教寺的慧音大师有些缘份,而慧音大师正是家父的好友。”

舒逸说道:“嗯,明白了。对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易老的大小便情况如何?”易先生说道:“虽说已经大小便失禁,但却很规律,现在每天都会输几组营养液,维持着。”

易先生问道:“舒先生,家父的病?”舒逸淡淡地说道:“放心吧,易老没事,给我们三天时间,三天后易老一定能够醒来。”易先生脸上露出惊喜:“真的?那太感谢了!”舒逸说道:“当然,道士那边你还是让他们继续,他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过有两件事情你必须记住,一是不能让道士碰易老的身体,二是晚上易老的房子内外别留人。”

易先生点了点头:“好,我一定照办。我这就让人给你们准备房间,然后去预备酒菜。”舒逸说道:“不,你非但不能够留下我们,还得把我们三个假道士给撵走。”易先生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你们能够救家父,可就是易家的恩人,礼当奉为贵宾的。”

舒逸摇了摇头:“照我说的做吧,记住,我们的身份一定要保密,不然易老的安全都会成问题。”易先生无奈地答应了。

舒逸、谢意和西门无望是被易家撵出门的,不一会整个燕子矶都知道了几个骗子冒充道士上易家行骗。

三人离开易家之后,就在当地找了个不起眼的旅店住了下来。

“先生,这件事情你怎么看?”谢意问道。舒逸示意把房门关上,西门无望关上房门后也在床边坐了下来。

舒逸说道:“西门,先谈谈你的看法。”西门无望说道:“舒处,我说不上来,不过那尸斑却很真切,活人身上出现尸斑我还是第一次见过。而且他的尸斑根本就无规律可言,因为不同的死亡方法,不同的姿势,产生的尸斑都不同,而他的身上各个部位的尸斑都千篇一律。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说不上来。”舒逸望向谢意:“你说说。”

谢意说道:“在查看尸斑的时候我悄悄地切了下易老的脉搏,脉象平稳,呼吸看上去也很正常。从中医的角度来看他的生命体征一切正常,至于昏睡,我想应该是药物所致。不过对于尸斑,我和西门大哥的看法一样,无法解释。”

舒逸没有说话,双手握着茶杯,眼睛紧紧地盯着杯里漂浮的茶叶。

谢意说道:“先生,你刚才说三天之内能够让易老清醒过来,是真的吗?就算真是药物所致,在没弄清楚是什么药物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啊,还有,尸斑又怎么解释,怎么祛除?”

舒逸微笑着说道:“如果真的有办法,我当时就让他醒过来了。”西门和谢意对望了一眼,舒逸淡淡地说道:“不过我的心里已经有了想法,我想三天之内一定能够找到办法的。大家先睡一觉,晚上我们再去一趟易家。”

谢意听了说道:“怎么去?我们不可能再大摇大摆地从正门进去,飞檐走壁我可没那本事。”舒逸说道:“你小子别装乖,有门能够拦得住你吗?”谢意嘿嘿一笑。

凌晨一点,舒逸他们便到了易家的后门,门檐上一盏昏黄的白炽灯,弱弱地闪着光亮。后门没关,虚掩着。谢意望了舒逸一眼,舒逸示意他进去。

三人进了后门,并没有见到人,凭着对宅子的记忆,舒逸他们摸到了易老的房间门口。易先生果然配合,院子里也不见一个人影。西门无望说道:“后门到底是谁开的?”舒逸说道:“应该是易先生特意留的,别小觑了老人的智慧,当我向他提出那两个要求的时候他便知道我们晚上会来的。”

谢意竖起食指,做了个嘘的动作,舒逸和西门无望忙窜到了窗台下的墙根蹲下。

易老的房间里漆黑一片,却隐约听得见有人说话,声音很小,根本听不见在说些什么。十几分钟后,听到了房门轻轻打开了,一个黑影悄悄地溜了出来。黑影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便向右边的厢房摸去。

虽然只是一个黑影,但舒逸还是辨认出了这个黑影是谁。

进了房间,舒逸悄悄对西门和谢意说道:“把易老抬走。”西门无望和谢意楞了一下,舒逸嗔道:“还不赶快!”两人忙把易老轻轻抬起,小心地离开了易家。

为了不惊动旅店的人,他们是从窗子回到自己的房间的,西门和谢意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开房间的时候舒逸执意要一楼,而且开的是一个三人间,这样就算是折腾起来动静也不大。

易老被放在了舒逸的床上,舒逸搬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一只手衬在下巴上,望着易老发呆。西门和谢意在另一张床上坐下。他们都没有说话,生怕打扰了舒逸的思考。

舒逸突然问道:“小道士,有能够让人昏睡五天的药物吗?”谢意苦笑着摇了摇头:“好象我还真没听说过。”舒逸说道:“昏睡五天,生理机能并不紊乱,这样的药物我也没听说过。”西门无望说道:“如果不是药物那是什么?”谢意也说道:“或许有,只是以我们的层面暂时还不知道吧。”

舒逸摇了摇头:“可能性不大。”西门无望问道:“那易老这是怎么造成的?”舒逸说道:“西门,你是法医鉴定的高手,你再好好看看易老身上的尸斑。”西门走到床边,他轻轻地把易老的衣服给拉开,认真地查看着。

西门无望说道:“舒处,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看来西门还是没有看出什么。舒逸说道:“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你们知道木乃伊的制作过程吗?”谢意抢着回答道:“我明白了,先生,你是说这尸斑可能是用脱水的方法故意做成的?”西门无望拍了拍脑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舒逸说道:“我也是刚才想到的,你们看,易老的这些尸斑明显干硬,呈暗褐色,这是干燥的表现。尸斑有很多种,为什么偏偏易老身上的会是这种?因为这种表象最容易形成,谢意说的不错,脱水,干燥就能够做到。”

西门无望说道:“那昏睡又怎么解释呢?”舒逸说道:“催眠。”二人听了大吃一惊:“催眠?”舒逸说道:“是的,我怀疑是催眠,有人给他下了昏睡的指令,指令没解除之前,他就会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

西门无望说道:“这太不可思议了。”舒逸说道:“确实不可思议,不过除了催眠,我再也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了。”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十五章 攻心

舒逸竟然说易老是被催眠了,西门无望和谢意都大吃一惊。

谢意说道:“先生,你也是个心理学专家,又知道易老是被催眠的,应该能够有办法让他苏醒吧?”舒逸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没有办法,虽然知道他是被催眠的我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每个实施催眠的人找的点都不同,也就是给出的暗示都不同,而能够做到让人昏睡这么长时间的人,他的催眠技术是相当高明的,没那么容易破解。”

大家又懈气了。

西门无望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舒逸说道:“别气馁,至少今天晚上我们把两个疑点都已经有了答案,只要找到原因,办法总会有的。现在你们赶紧把易老送回去,记住,动作别太大,那样有可能伤到他。”

西门无望和谢意两人抬起易爷,从窗户走了。

舒逸躺到了床上,伸直了身子,双手抱着头,闭上了双眼,他的脑子里一直浮现着一个身影,就是从易老房间里偷偷溜走的那个黑影。虽然只是个影子,舒逸还是把他给认出来了,易平。他怎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在易老的房间,鬼鬼祟祟,看来他知道易老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或者,易老的事情与他有着很大的关系。

易老是五天前出事的,五天前舒逸他们还在西明,看来对手是算好了每一步。舒逸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知道这条线索自己是摸对了。不过舒逸还是有些不解,他们为什么要对易老这样?杀了易老岂不更方便,直接便掐断了这条线索。

窗外一个身影晃动,舒逸坐直了身体:“谁?”手摸向了怀里的枪,冲到房门边关掉了房间的灯。

然后他举着枪指向窗口,慢慢地走了过去。窗外漆黑宁静,再没有什么动静。

舒逸站在窗边,屏住呼吸,他相信自己没有看错,刚才确实有个人影从窗外一闪而过。到底是谁?舒逸有些害怕,对手会不会已经沉不住气了,想和自己短兵相接。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西门无望虽然曾经是警察,但身手却是泛泛,自己更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对方如果真的要下手倒是绝佳的机会。

舒逸有些后悔,当初应该带着小和尚一起来的,有小和尚在身边安全问题就不用舒逸担心了。

半小时后,窗外有了动静,舒逸听出是西门他们回来了,才松了口气。

“灯怎么关了?”谢意问道。西门无望也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舒逸回答道:“刚才我看到一个黑影闪过。”西门无望说道:“我出去看看。”舒逸摇了摇头:“不用了,早走了。”谢意拍了拍胸口:“我的妈呀,不会是杀手吧。”舒逸正色地说道:“很有可能,所以你可得想仔细了,还要跟着我们吗?”谢意说道:“或许跟着你们会更安全,反正我的命贱。”

说完便倒上床去。

西门无望有些担心:“舒处,你睡吧,今晚我盯一下。”舒逸说道:“也好,下半夜我换你。”舒逸也不敢大意,搞不好就出师未捷身先死,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舒逸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西门无望也在椅子上睡着了,手里还抱着枪。舒逸有些内疚,说好下半夜换西门无望的,却没能醒来。谢意也还在熟睡,舒逸轻轻起身,不料他的动静还是把西门无望惊醒了,见是舒逸,西门才笑了笑。

舒逸说道:“睡吧,昨晚辛苦你了。”西门无望说道:“没事,以前蹲坑的时候可比这苦多了,两三天不合眼是很正常的事情。”说完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枪放好,伸了个懒腰:“舒处,今天有什么安排?”舒逸说道:“去易家,我要见一下易平。”

西门无望好奇地问道:“易平?见他做什么?”舒逸说道:“你还记得昨晚从易老房间里出来的那个黑影吗?”西门无望说道:“天太黑,没看清楚。”舒逸说道:“那就是易平,我想他一定知道易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意说道:“可是昨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们被易家赶出来的,怎么去啊?”舒逸说道:“就这样去,西门,把房退了,今晚我们住到易家去,既然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就没那么多避讳了。”

三人再次来到易家,昨天给他们开门的那个中年人见到他们,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你们怎么来了?”舒逸说道:“我要见易先生。”中年人说道:“那你们等一下吧。”不一会,易先生亲自到门口迎接,中年人一脸的迷惘,他搞不懂为什么易先生今天的表现和昨天截然不同。

道士们在易老的房间外面设起了坛,忙着准备着道场,易先生把舒逸三人请进了书房。

才关上房门,易先生便迫不急待地问道:“舒先生,怎么样,家父的病是不是有眉目了?”舒逸淡淡地笑了笑:“易先生别心急,我答应过易先生,三天之内一定会让易老苏醒过来的。”易先生轻轻叹了口气:“能不急吗?家父已经年迈,这次又遇到这样的事情,哎,真担心他的身体挺不过去。”

舒逸没有接他的话,自顾问道:“易平在吗?”易先生楞了一下:“舒先生找他?”舒逸说道:“想和他单独聊聊。”易先生问道:“你不会怀疑这件事与平儿有关吧?”舒逸说道:“易先生别紧张,我只是想向他了解些情况。”易先生说道:“好吧,我去把他叫来。”

舒逸对谢意说道:“你去看看道士们做道场吧。”谢意点了点头,也跟着出去了。

屋子里面只剩下舒逸和西门无望,西门无望轻轻问道:“舒处,你让谢意去盯着道士做什么?”舒逸说道:“如果你是我们的对手,想要随时掌握易老的情况,最好的办法是什么?”西门无望吃了一惊:“你是说他们会混在道士里面?”舒逸淡淡地说道:“也许也会混在易家的亲友里面。”

西门无望说道:“可谢意能够知道你的心思吗?”舒逸说道:“这小子精着呢,他至少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地让他去做一件事情。”

正说着,易先生领着易平进来了。

易平站在门口,望着舒逸和西门无望。易先生说道:“平儿,进来,舒先生有点事要和你聊聊。”易平说道:“我和他们没什么好聊的。”舒逸淡淡地说道:“是吗?”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易平:“易先生,我想和他单独聊聊。”易先生虽然觉得舒逸的眼神不善,但还是点了点头:“那你们先聊着,我去前面看看。”

西门无望也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西门无望轻轻带上了门。

舒逸对易平说道:“怎么?连坐下和我说话的胆量都没有吗?”易平咬了咬嘴唇,坐了下来:“你到底想做什么?”舒逸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易平双手抱在胸前,身子往后面靠了靠:“我做什么了?”舒逸说道:“你怕我。”

易平说道:“我为什么要怕你?”舒逸说道:“你怕我知道你的秘密,你很抗拒和我的交流。”易平没有说话,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舒逸。

舒逸说道:“你害死了你的太爷爷。”舒逸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易平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他大声地说道:“我没有,你胡说。”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脸色苍白,紧紧地握住一对拳头。

舒逸没有理会他的反应:“过了今天,易老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易平说道:“不会的!太爷爷不会有事的。”舒逸说道:“他们的话能信吗?其实你也不信,不然你就不会大半夜地去向你太爷爷忏悔。”

易平吃了一惊:“你,你怎么知道?”舒逸把烟点上:“你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手上?”易平颓然地坐了下去。舒逸说道:“好了,你去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易老终归是你的亲人,你不在乎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易平望着舒逸,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舒逸没有再说话,他知道易平的内心很纠结,他在挣扎着,易平眯缝着眼睛,右眼眼皮快速地跳动。最后他还是站了起来,走出了书房。舒逸长长地叹了口气。

西门无望就在门口,并没有走远,屋里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西门无望走进书房,舒逸说道:“盯着他,留心和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西门无望点了点头,跟着易平去了。

易先生大概是看到易平出去了,他又重新回到书房,舒逸正靠在沙发靠背上,舒展着身体,闭目养神。

“舒先生,平儿他到底怎么了?”易先生坐下,轻声问道。舒逸睁开了眼睛,坐正身子:“易先生来了?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易先生说道:“可我看他的脸色很难看,舒先生,他只是个小孩子,你别吓着他。”

舒逸笑道:“易先生放心吧,我吓不着他。对了,易老平时对易平应该很是疼爱吧?”易先生点了点头:“几个曾孙子里面,家父最疼爱的就是平儿了,他的天资聪慧,对于音律有着极强的悟性。”

舒逸点了点头:“确实难得。”

卷一 血溅琉璃琴 第十六章 苏醒

晚饭后,道场已经结束了,道士们也散了。

易先生给舒逸他们安排了三间客房,紧挨着易老的房间。

西门无望和谢意都已经回来了,谢意没有发现道士有什么异常,而西门无望则告诉舒逸,易平离开以后一直和姓范的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异常。

舒逸问道:“姓范的也住在这里吗?”西门无望摇了摇头:“我听易先生说他住在隔壁的酒店里,603号房。”舒逸说道:“你们俩在这盯着,我去见见他。”西门无望说道:“我陪你一起去吧。”舒逸摇了摇头:“不,你们看好易老,今天晚上一定会有事情发生。”西门无望问道:“为什么?”舒逸笑道:“因为明天就是第三天了,有人会坐不住了。”

酒店离易家不过五百米的距离,舒逸一个人走出了易家,往酒店去。

没走多远,他就发现有人在后面跟着自己。他没有回头,他猜到了跟踪自己的人是谁。

进了酒店,舒逸并没有急着上楼,而是在大堂的休息区坐下。他挑选的座位正对着酒店的大门,没一会,易平也进来了,只是他没想到舒逸正坐在那儿面带微笑地望着他。易平想退出去,舒逸却向他招了招手。他硬着头皮走到舒逸的面前,没有说什么,舒逸指着对面的座位:“坐吧。”

易平坐了下来,舒逸问道:“想喝点什么?我请客。”易平叹了口气:“你根本不是想去找范先生,你是想引我出来。”舒逸淡淡地说道:“我为什么要找范先生?他根本就和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

易平说道:“为什么?”舒逸说道:“一个人的眼睛不会说谎,两次和他相见,他的眼睛都很清澈,特别是望向你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欣赏与怜爱,这样的一个人做不出伤害你的事情。”易平低下了头。舒逸又说道:“其实我已经知道是谁对易老做的手脚了。”

易平吃了一惊,抬起头来:“你已经知道了?”舒逸淡淡地说道:“这件事和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只是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易平没有说话,双手绞着衣角。舒逸问道:“昨天昨晚在我窗外出现的黑影也是你吧?”

易平点了点头:“其实我一直很犹豫,到底应不应把这件事告诉你。”舒逸笑道:“你知道吗?你吓了我们一跳,差点一夜都没合眼,走,我们上去看看范先生。”易平说道:“你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舒逸说道:“你已经告诉我了。”

易平安静地跟在舒逸的身后,上了电梯。

范先生打开门,见到舒逸和易平,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道:“快请进。”舒逸站在门口说道:“我就不进去了,范先生,今天晚上易平就留在你这里,好好劝劝他,明天一早,一切都会过去了。”

范先生的眼神有些疑惑,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嗯,我会好好劝他的。”舒逸微笑道:“那我就先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舒逸的心情并不好,虽然之前他已经大抵知道了是谁对易老下的手,但真正从易平那里得到证实的时候,他却感觉很不舒服,埋着头,走进了易家。

见舒逸回来,谢意给他倒了杯水,西门无望问道:“见到范先生了?”舒逸点了点头,谢意说道:“易先生正在易老的房间里,为易老擦身子。”舒逸说道:“走吧,这出戏也该是收场的时候了。”

推开易老的房门,易先生正在为易老擦拭着身子,见舒逸他们进来,易先生轻轻地说道:“天气热,多擦擦,防止生褥疮。”舒逸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易先生,我想请教一个问题。”易先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扭过头来望向舒逸:“什么问题?”

舒逸问道:“什么样的催眠才能够让人昏睡不醒?这个问题这两天一直困扰着我。”易先生正准备说话,舒逸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我更想不通的是什么驱使一个人对自己的父亲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易先生颓然地坐在了床沿,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西门无望和谢意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搞不明白舒逸到底在说些什么,他们更不敢相信,易老竟然是被他的儿子弄成这样的。

易先生说道:“我也是不得已啊。”舒逸没有说话,静静地,淡然地望着他。

易先生走向舒逸,西门无望紧张地拦在了舒逸的面前,舒逸说道:“西门,让开,我相信易先生对我没有恶意。”易先生坐在方桌的另一边,望着舒逸道:“你是怎么猜到是我的?”舒逸说道:“刚进燕子矶打听易家的时候我就听说了易先生是个退休的名医,可在你的书房我竟然没找到一本和医学有关的书籍。”

舒逸点上支烟:“一个医生,哪怕再不热爱自己的职业,也应该有几本专业书籍,所以你的书房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很奇怪。后来我发现书架上很部分书籍太新,新得象没翻阅过的一般,我就在想是不是把你那些专业书籍都换掉了。”

易先生说道:“仅凭书架上的书你应该还不足以断定就是我做的吧?况且我只是个心外科医生,而不是精神科医生。”舒逸笑了:“我当然不会仅凭几本书便下结论,还记得我曾经问过易先生,是不是送易老去过医院?”易先生说道:“嗯,我告诉你医院也查不出病因,而且不愿意收治。”

舒逸说道:“是的,你告诉我没有医院愿意收治,不过我想你自己工作的那所医院再怎么说也不会拒绝接收你的父亲吧?”易先生楞了一下:“这确实是我疏忽了。”

舒逸说道:“我也想过,你不是精神科医生,要做到这样高难度的催眠的确是不太可能,可后来我回忆到一个细节,你在带我们来看易老的时候,甚至包括你刚才给易老擦身的时候,你都在避免着与易老的眼神接触,而也没有太多的言辞。因为你怕不经意之间会露出让易老清醒过来的指令,你的一切努力就白废了。”

“另外,当我向你表明身份的时候,你的表情太自然了,试想任何一个人听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和国家安全部的案子扯上关系的时候还能够表现得如此的平静?只有一种可能,你知道我们会来,并且也知道我们的来意。”舒逸站了起来,走到易老的床前。

舒逸继续说道:“你做的这一切都让你孙子易平看在眼里,不过我却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让他心甘情愿地为你保守这个秘密,哪怕他的内心饱受折磨与煎熬。你或许不知道,他几乎每个晚上都会一个人跑进屋里对着他的太爷爷忏悔。”

易先生说道:“我早就知道这一切瞒不过你,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发现你的一双眼睛太毒,而城府也很深,特别是和你说话,感觉你的思维很跳跃,飘浮不定,让人难以琢磨。”

舒逸淡淡地说道:“说说吧,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易先生说道:“你想一想,能够让平儿那么任性、傲慢的孩子为我保守秘密,能够让我这样一个垂暮之人不惜伤害自己的老父,人想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答案了吧?”舒逸说道:“难道是为了你的儿子,易平的父亲?”易先生无力地点了点头,人仿佛一下子衰老了很多。

舒逸拉起易老的手:“脱水,干燥,易先生,这尸斑你倒做得真漂亮。”易先生苦笑道:“舒先生,这一切在你眼里又算得了什么?你就不要嘲笑我了。”舒逸说道:“今天是我承诺三天期限的第二天,你害怕了,你担心我真的能够让易先生醒来,擦身这样的事情原本可以让别人做的,你是想确定催眠的效果是不是还在。”

舒逸说道:“易先生,还不想让你的父亲苏醒过来吗?你难道真想让他出事?”易先生叹了口气,走到床前,扶起易老,易老的眼睛微微地张着。易先生右手握着拳头,停在易老的面前:“父亲,当我数到三,你看到我的手掌伸开的时候,你就醒过来,一、二、三!”易先生右手的拳头随着三字的出口,迅速地摊了开来,易老醒了。

易老醒来之后,象是很虚脱的样子,急促地喘息着。

他用浑浊的一双老眼,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和面前的陌生人,他艰难地说道:“几点钟了你们还不睡觉?他是谁?”他指的自然是舒逸。易先生说道:“父亲,他是我的朋友,来看看你。”舒逸说道:“易老先生,你休息吧,打扰了。”易老也不说话,躺下身去,闭上了眼睛。

舒逸三人陪着易先生出去了,谢意走在最后,轻轻带上了门。舒逸使了个眼色,让西门留在门口,易老不能够再出事了。

他们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书房。

坐了下来,舒逸才问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易先生说道:“我儿子易停是医药代表,全国各地出差是家常便饭了,一周前他到了云都省,给我们打来一次电话,说会在云都省呆上几天。可是两天后我们又接到了他的电话,不过打电话的人并不是他,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诡域档案》未完待续……

在【小龙文学】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诡域档案,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449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