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风水事小说TXT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梁树出生就被爷爷梁九抱养,但是属于难得一见的六火攻心体质,被爷爷一直养在棺材里,才度过一劫。但是到了十八岁,体内形成血阴果,被鬼魂盯上。梁树在爷爷的帮助下,脱离了村子,去找徐天师救命。在盘龙镇找到了徐天师,经过一番经历之后,顺利解决了体内的血阴果,机缘之下,还得到了世间罕见的冰火蚕王。并被爷爷告知这冰火蚕王只能在体内七年,七年之后,后果难料。梁树加入爷爷的风水门,却被告知必须完成一项使命,找到七朝的龙脉,进而得到七朝龙牌。收集到七块龙牌之后,不但能解冰火蚕王,还能解开身世之谜。进而在徐天师和新结实的女警陈冰的帮助下,进行了一番又一番的历险……


阴阳风水事

第10章 二进荒楼

我心惊胆战地坐在沙发上,一点不敢放松,生怕这老太太的鬼魂哪根筋搭错了,过来把我给害了。

好在吴老太再也没有回来。

整个荒楼很静,就连门口那矮房里的母子鬼魂也没了声息。

身处在这样一种环境,我本以为自己不会睡着。但是可能是一直也没出现什么意外,我坚持到快天亮的时候,困倦的感觉袭来,我靠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感觉到心口一疼,忽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我捂着心口,把衣服扒开,发现身上没用抹上香灰就隐约看到了那些红色的血线,而且距离心口的位置更近了一些。其实前两天我每天早晨都有疼痛感,心口都跟针刺得一样,今天貌似更严重了一些。

我咧着嘴,强忍着疼痛,一直持续了将近五分钟。我叫苦不迭,看来每过一天,我距离死神就近了一步。而我承受的痛苦也更重了一些。

外面已经晨曦初上,我在这荒楼里过了一晚了。我揉了揉发沉的脑袋,抬头看了看,吴老太不知所踪。我缓步走出荒楼的门口。

我特意往那矮房里瞥了一眼,那低矮的房子破败不堪,砖瓦碎了一地。由于风吹雨淋,里面连狗窝都比不上,真的难以想象,原本飞扬跋扈,颐指气使的寇幺妹,死了竟然住在这里面。

“伢子,快出来。”我听到了爷爷的呼唤声。

我赶紧快步离开了荒楼,一眼就看到爷爷站在不远的地方,正焦急地盯着这里面。

爷爷见我走了出来,松了一口气,急忙带着我回了山神庙。

“爷,你去哪了?怎么我走上那石灰路,就看不见你了?”我问道。

“一般来说,我们应该在这荒楼周围挖上一条水沟,引水进来。因为水为阴,是一条鬼走的路。但是条件不允许,所以我才按照相应的方位用了石灰代替。你走上石灰路,其实就是走上了一条鬼路,只有走过了鬼路,你才能看到凶宅里的鬼,这样你自然是看不见我了。”爷爷对于我问的每个问题,讲解的都很详细,而且通俗易懂,我感觉这段时间,跟着爷爷竟然知道了很多平时接触不到的东西。

“爷,那你能看到那荒楼里的东西吗?”我又问道。

爷爷摇摇头,叹了口气:“爷爷看不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冒险了。你的体内六火攻心,这种体质可以帮你养鬼眼。鬼眼是可以窥视阴阳的,按说是风水师可遇不可求的一项技能。只是可惜……”

我知道爷爷的意思,我身有鬼眼,本是好事,只是我的寿命不长了。我盯着爷爷,发现一夜之间,爷爷竟然像是苍老了许多,头上的白发也多了不少。

“爷,你怎么……”我看着有点心疼。

爷爷一笑,“没什么?快给我讲讲,昨晚什么情况,看到她们了吗?”

我点点头,“三个都看到了……不过她们并没有住在一起……”

我把昨晚的经历讲了一遍,爷爷眉头紧锁。

“这是我疏忽了。我原本以为这凶宅里,最难对付的是寇幺妹,没想到却是吴老太。”

我问道:“为什么会这样。吴老太不是最怕寇幺妹的吗?”

“应该是寇幺妹是被吴老太打死的,所以变成鬼魂之后,也对吴老太有着畏惧。所以她们现在和生前有了一个彻底的更变,包括住的地方。现在应该是吴老太占据了正楼,让寇幺妹住在矮房里。这么说,今晚,咱们还得给吴老太准备米。”

我苦着脸,问道:“爷,咱这么弄,有用吗?早上我心口又开始疼了。”

爷爷点头,“昨晚上,我已经能感受到了四面汇聚而来的野鬼,围在荒楼的周围,只是他们忌惮荒楼里厉鬼的道行,才没敢造次。如果晚上你不睡在荒楼,我也没办法保住你。”

“那要躲到什么时候,咱们现在只是躲鬼,即便是能躲到九月初一,我还是难逃一死,总不能一辈子都住那鬼地方吧?”

“最起码躲上三天。这两天我脑子很乱,还没找到太好的办法帮你解身上的血阴果。你再给爷爷两天时间,我好好想一想。现在只能先顾眼前了,这几天汇集过来的鬼魂已经越来越多,希望能在荒楼里躲过去吧。昨天你答应了吴老太给她送米,今天看来是必须要拿过去的,应下鬼的承诺,就一定要做到,不然她不会放过你。”爷爷说道。

“那好办,我装碗米带过去就行了呗?”

爷爷摇摇头,“不行。五谷受阳光普照而生,所以本是民间阳气比较重的东西,普通米鬼魂是吃不得的。一会我去村里寻一些稻壳来。晚上你拿给吴老太。”

“稻……稻壳?”我听了就是一愣。稻壳我是知道的,是稻谷外面的一层壳,质地很硬,这种东西怎么能当米呢?

“你个瓜蛋,你又不相信我?”爷爷一瞪眼睛,“稻谷生长过程中,吸收到的阳气全都集中到了稻米上,稻米褪掉的稻壳拿给吴老太,再合适不过了。”

我一摊手,“行了,爷。我知道了,你说的都对,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拿坨粑粑进去,我都不带皱眉的。”

爷爷举手照着我后脑勺来了一下,“瓜蛋,一天就知道跟老子抬杠。”

一晚上我也没怎么睡,白天的时间,就跑到了棺材里补觉。

结果这一觉又睡到了傍晚,一天没吃东西,我居然没有饿的感觉。爷爷弄了个大海碗,里面装着满满带尖的一碗稻谷壳。

我心里一颤,不知道我拿这玩意给吴老太吃,会不会被她掐死?

我突然想起件事来,问爷爷:“还有黑驴奶呢?那个怪婴咋办?”

爷爷摆摆手,“荒楼现在是吴老太主事,你还是按昨天的办法,直接进荒楼里就行了。寇幺妹你不用管。”

我点点头。爷爷又嘱咐我道:“还有最重要的。这碗稻谷壳,等到吴老太要的时候,你就把这碗里的稻谷壳撒在地上。”

我不解,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爷爷解释道:“吴老太生前久未进食,虽然死于上吊,但是死后也算是半个饿死鬼。这种鬼,在没进食之前,还可以和她讲话周旋,一旦吃起了东西,就会抑制不住,周围一切能吃的东西,都会被它吃下去。所以这些稻谷壳,你要让她一粒一粒地吃。我想这么一大碗稻谷壳,应该可以让她吃上一晚上的了。”

我心说,这里面的道道儿还真是多。

在天刚擦黑的时候,我就再次来到了那栋荒楼前面。这下轻车熟路,我直接提着灯笼,捧着碗沿着那条石灰路走了下去。

原来这种用石灰布的路,虽然有的地方石灰的痕迹已经不明显了,但是走上去的时候,却一点都不受影响。

这次我估摸着时间,终于听到有人再次喊我。

我一看,寇幺妹抱着那个怪婴,正在矮房前面等我。我看到那个怪婴,眼巴巴盯着我,嘴角不住地动。我心里一凛,这次我可什么都没给她们带啊。

“要到奶了吗?”果然,寇幺妹再次发问。

我按照爷爷的吩咐,不理她,径直往荒楼里面走。

“要到奶了吗?”寇幺妹踮着脚,似走似飘,离开了原地,直朝着我凑了过来。

我不敢应答,脚下加紧,紧走了两步就窜进了荒楼。

我听到外面的那个怪婴发出一声刺耳的狞叫。我吓得也不敢回头,听着好像她们并没有追进来。看来对这个吴老太真的是很忌惮。

“带米来了吗?”突然,吴老太不知什么时候猛地出现在我面前。

第11章 石龙草

我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发现吴老太那两个凸出来的眼珠子,死死盯着我手中的碗,并且伸手去抓那碗稻谷壳。

我赶紧把那碗朝地面上一甩,碗里的稻谷壳唰地一下,洒了一地都是。

吴老太怪叫一声,蹲在了地上,伸手去拾。

我提着灯笼,心惊胆战地躲在一边看着她。

吴老太身体略显僵硬,她伸着胳膊捡起一粒稻谷壳,就塞进嘴里。

爷爷准备的稻谷壳好像很对吴老太的胃口,她将那些稻谷壳嚼得咯噔咯噔响,听着像吃崩豆一样。

我看着地面上的那些稻谷壳,足够吴老太吃一晚上的了。

现在看来我在这里又能度过一晚,只是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如果不是我打着那盏灯笼,我几乎看不清吴老太。但是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从二楼的楼梯口,传来了忽明忽暗的光。从那光影判断,似乎是点着蜡烛,而且在蜡烛前不时有什么东西闪过。

我心里一动,楼上似乎是吴老太住的地方。她昨天晚上就是踮着脚上了二楼。现在她还在楼下,楼上难道还有人在?

还有谁会胆大到住到这里来?这里是凶宅,鬼住的地方,不是人的话,难道还有另外一个鬼魂?

我心里一动,突然对楼上了有强烈的好奇心。也许是因为吴老太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她只是贪吃一点而已。所以我居然仗着胆子悄悄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我回身看了一眼。吴老太佝偻着身体,正在地上捡稻谷壳吃,并没有注意到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踏上了楼梯。

我几乎是屏着气,登上了二楼。

我踩着楼梯刚在二楼露了头,就感觉到二楼的温度比一楼更要低了许多。昨晚我在一楼就感受到了寒冷,今天这二楼简直是阴寒,那种冷就像是有刀子在割肉一样。

我往二楼瞄了一眼,结果发现二楼并排有几个房间。

在走廊的尽头,点着一根蜡烛。

蜡烛光一闪一闪的,我从一楼看到的光,应该就是蜡烛传出去的。但是除此之外,我没看到任何的人影。

我提着灯笼,站在二楼的楼梯口,这下我看的清楚,一共有三个房间。估计当时建造的时候应该都当做是卧室了。

前两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里面黑漆漆的。

最后一个房间的门紧闭着。

我沿着走廊走过去,往第一间屋子里用灯笼晃了一下。里面摆着一张木床,上面没有任何的被品,只有光秃秃的木板。窗户上挂着厚厚的窗帘,一点光都透不进来。

我没往里面走,因为一眼望去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又走到了第二间屋子,这间屋子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家具。我提着灯笼刚要走,突然灯笼光一晃,似乎在屋子中间有一样东西。

我赶紧又将灯笼往屋子里面照了一下,这回我发现在屋子的正中央,有一盆植物。

这株植物大概只有一尺多高,并不显眼,所以第一次我并没有看到它。

窗户上依然挂着厚厚的窗帘,除此之外,整间屋子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这真是奇怪,这么一间诡异的凶宅里,居然在一个房间里就放了这么一盆植物。

我不免产生了好奇,提着灯笼走了进去。

我把灯笼提近了一些,发现这植物虽然不见阳光,但是长势却很好。郁郁葱葱的,叶片不算很大,大概有七八片的样子。我生长在山里,一眼就认出来这植物。当然学名叫什么我说不上来,我只知道我们那的人都把这种植物叫石龙草。一般来说,石龙草是山里很常见的一种植物,它的根茎可以入药。却很少见到有人把它养到家里的。

但是等我细看了一下,心里就是一阵狂跳。

这株石龙草似乎和我平时见到的又有所不同。首先这株石龙草不是种在花盆里,而是种在一个铜碗里面。

这铜碗比平时见到的那种大海碗,还要大上一圈,而且很深,在铜碗的外面有很多雕刻的花纹。更吓人的是,这铜碗应该很坚硬,但是却从碗口方向,向下裂开了几道口子。就像是碗里有什么东西在膨胀,撑裂了铜碗一样。

而从碗里生出的那株石龙草,从根部开始,一直到根茎,再到叶片,上面都有清晰可见类似血管一样的东西。红色的液体顺着血管从铜碗下面流向每一片叶子。甚至最顶尖的两片叶子,叶尖还挂着暗红色的液体,就像是露珠一样。

只是那像露珠的红色液体,一直挂在叶尖,看着马上就要滴落下来,但是却迟迟不落。

就在我观察它的时候,那血管突然变粗了,里面的血液流动的速度也加快了一倍,好像是感知到了我的存在。而且在每一个叶片上,都出现了一张诡异的人脸。

“妈呀……”这突如其来的怪状,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转身连滚带爬地跑出了这个房间。

我跑到走廊里,依然惊魂未定,一颗心噗通噗通跳得厉害。

这里的情况太诡异了。我捂着胸口,平复了好一会才稍微安定下来。这一下,让我对最后一个房间更感兴趣了。

这倒不是我的胆子有多大,而是当我知道自己只能再活十八天后,有了一种大无畏的精神。不管我遇到什么?大不了我提前十八天结束自己的生命罢了。

我咬了咬牙,提着灯笼来到了第三个房间门口。

我轻轻推了一下门,结果触手之处,冰寒无比,我像是推到了冰块上一样。我急忙又把手缩了回来。

不过这门并没有关严,被我这么一推之下,吱呀吱呀慢慢地打开了。

有了刚刚的教训,这一次,我慢慢探出身子,提着灯笼照了进去。

这下看得清楚,这屋子里依然没有多余的摆设,而是在中间摆放着一具红漆棺材。

本来在楼里出现棺材也是一件诡异的事,但是在我看来倒不觉得什么。相反这棺材给我的刺激并不如刚刚那株石龙草更大些。

这可能是我从小就睡在棺材里的缘故,见到棺材不但不害怕,反而觉得很亲切。

只是这房间里的温度真是奇寒无比,我甚至看到有丝丝的寒气,从那棺材里冒了出来。显然那棺材是没有盖子的。

我屏住呼吸,迈步走了进去。

慢慢地靠近了棺材,棺材里的情况逐渐映入了眼帘。

里面不出意外,躺着一个人。

但是当我仗着胆子用灯笼去照那个人的脸的时候,却发现那人的脸部却很模糊,怎么也看不太清。

就像是一副图画被打上了马赛克一样。这样的话,我也辨别不出这个人的身份,更认不出他是谁。

这是怎么回事?我一肚子狐疑,又在棺材的四周照了照。别的再也没有什么发现。

我摇了摇头,看来只能明天把这里的情况给爷爷讲讲,看看爷爷能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既然没什么发现,我转身就想离开这间屋子。

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背后传来:“树娃子……”

我一愣,有人叫我。听着声音十分熟悉,而且他称呼我为树娃子,这应该是村子里的长辈。

我转头一看,后面并没有人。我一时间还听不出来这声音是谁的。

“你是谁?”我问了一句。

“树娃子,你别多问,听我说。你现在处境很危险,你赶紧去旁边那个房间,想办法把那个碗里的石龙草带出去,交给你爷爷。”

第12章 叶子上的脸

“石龙草?那草怎么了?”我忍不住想要问个清楚。

“别磨蹭了,不然来不及了。快按我说的办,我是……”那声音听起来很急。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听到楼下传来吴老太的声音:“你个贱人……”

我吓了一跳,而此时屋子里的那个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我赶忙走出这个房间,来到隔壁。

那碗石龙草上的血管看着依然让人生畏。但是那个神秘的声音给我的直觉应该不是坏人,只是我一时还没想起来他是谁。

我捧起那铜碗,结果这碗的温度更低,我刚接触了一会,手就被冰得麻木了。

我不得不把灯笼插在裤带上,把衣服袖子往下褪了褪,垫在手上,用两只手捧着那铜碗,往楼下走。

这时,楼下吴老太的声音越来越尖利,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应该不是在说我。

“你个小贱人,背地里偷汉子,还生出了孽种,你不得好死……”吴老太越骂越厉害。

我捧着石龙草,蹑手蹑脚下了楼梯,看到吴老太正站在门口冲着外面骂街。

我看了一眼,发现地上还有很多稻谷壳没有被捡起来。看来对于吴老太来说,和外面的人骂街远比吃这些稻谷壳更重要啊。

“你个老不死的。老娘我伺候你还伺候出不是来了?你怎么不说你生的儿子是个窝囊废,白长了个男人的壳,满足不了老娘,还不让老娘找男人了?”这时外面的声音传过来,分明就是寇幺妹的声音。

原来是吴老太和寇幺妹这婆媳俩对吵起来了。

真没想到,这个吴老太生前唯唯诺诺,临死前英勇了一把,杀了寇幺妹和那个野种,死后竟然也硬气起来了。居然和寇幺妹对骂起来,还不落下风。

看来爷爷说的对,吴老太杀死了寇幺妹,所以变鬼之后对寇幺妹也有一种威慑。

不过两个人倒是越骂越难听,越骂越生气,按照我们那地方人的性格,这个时候早就掐一起去了。但是她们两个以荒楼门口的门槛为界,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的样子。

她们守着门口,我捧着石龙草,想跑出去找爷爷,也没有出口。况且这个时候外面也都是孤魂野鬼,他们也对我体内的血阴果虎视眈眈,我跑出去了应该也是凶多吉少。

我进退两难,决定还是先在这里忍到天亮再做打算。

可是就在这时,吴老太猛地回头。

我看到她的一双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血红的舌头垂在胸前,凶相毕露。

她死死盯着我手里的那碗石龙尾,突然像疯了一样冲了过来。

我暗道不好,看来这碗石龙尾对她很重要,我下意识地把石龙尾往身后藏了藏。

我眼见着吴老太冲过来,我已经避无可避。

我手边没有任何驱邪的武器,突然想起来爷爷曾经说过,人的舌尖血阳气最盛。我赶紧暗自咬了一下舌尖,血涌了出来,我一口向吴老太喷了过去。

血水混合着唾沫,正喷到了吴老太的脸上。

吴老太没料到我会来这一招,被喷之后,怪叫了一声,身体急速向后躲去。

我一击得手,正暗自庆幸。结果我再看吴老太脸上的血水,正在迅速地变淡,凝成了白色的晶体,然后慢慢地竟然被她吸到了身体里了。而吴老太竟然没有了一点痛苦的样子,相反倒是很享受。

我脑子里一闪念,突然大叫了一声。我想明白了一件事,真是懊悔不已,差点扇自己一个嘴巴。

本来正常人舌尖血的确阳气十足,喷出去也能有破煞的作用。但是我不同啊,我体内有血阴果,我身上的血正是鬼魂最需要的东西。

那些鬼魂就等着血阴果成熟来分食,我躲到这荒楼里也是为了躲避他们。结果我倒好,先喷了一口给这个吴老太,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时那吴老太吸收了我喷出去的血,果然变得神采奕奕。

我赶紧瞅准这个空当,抱着石龙草,冲向了门口。

门口站着寇幺妹,这时候那个怪婴却不知道跑哪去了。寇幺妹一眼就瞥见了我手里的石龙尾,她也怪叫了一声,直奔着我扑了过来。

这下我再不敢喷舌尖血,整个人都被寇幺妹的气场给镇住了。我脚下发软,竟然动不了了。

眼见着我的脖子就被寇幺妹伸出的鬼爪抓在手里,我把牙一咬,眼睛一闭,只能等死。

只是我只是感觉到脖子一凉,但是这凉意转瞬即逝,却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我睁眼一看,发现吴老太已经冲出了荒楼,和寇幺妹打在了一起。两个女鬼纠缠在一起,怪叫连连,谁也不肯退让。

我登时明白了,这荒楼里应该是有什么禁制。两个女鬼以门槛为界,各居其位。平时谁也无法逾越。但是今天吴老太吸食了我的血,道行增加了,所以便逾越了禁制,和寇幺妹打在了一起。

不过这下反倒成全了我。我不管不顾抱着石龙尾就往外跑。

可是我跑出去几米远,却发现前面雾气蒙蒙,完全已经把路给挡住了。

怎么办?我不知道两个女鬼一会会不会追过来,我只知道如果我冲不出去,找不到爷爷,一会肯定也是凶多吉少。

我冲进那层浓雾,听到在雾气里传出了鬼哭狼嚎的声音。同时身边阴冷加剧,我打了个冷战,看来周围的鬼魂已经把我给围住了。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一声震耳的锣声。

那锣声由远及近,就像是在耳边敲响了一样。

这一下,把我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震得顿时清明起来。

这时,第二声锣声传来,眼前的雾气淡了一些,我辨别了一下方向,顺着锣音跑了下去。

那锣声像是给我指路一样,我跑出一段距离,那锣声就会适时地响起。

我不管不顾跑出去大概有几百米远了,突然前面出现了一道亮色,雾气也都散掉了。

那抹亮色也是一盏灯笼,我朝着灯笼冲过去。到了近前,发现那灯笼绑在一根立柱上面。

“嘭……”

我正想四处寻找是谁敲的锣,突然在我脑袋上面传来了一声。

我惊魂未定,吓得差点没坐下。我猛抬头,就看到一大片血红朝我压了过来。

“啊呀……”我叫了一声,转身就想跑。

结果我的脖领子被人死死地抓住了。

我拼命挣扎,却听有人骂道:“你个瓜蛋,是我……”

“爷爷?”我听出来是爷爷的声音,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伢子,不是让你晚上别出荒楼么?是不是里面出事了?”

我抬头一看,看到爷爷手持着一把血红的油纸伞,罩在了我的头上。

我指着那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听到荒楼里面发出声音,知道你情况不妙,就用镇魂锣开路,把你引了出来。另外,你现在是众鬼追逐的目标,这红油伞,能短暂压住你身上的阳气。算是个障眼法吧。应该能躲开那些小鬼的眼睛。快说,里面怎么回事?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东西?”爷爷解释了一下,看到我手里的石龙草,便问道。

“一言难尽啊……”我脱离了险境,见到了亲人,让我鼻子一酸,差点没哭出来。

而我脑子里的谜团越来越多,却毫无头绪。

好没等我说出具体的经过,爷爷突然低下身,盯着那株石龙草,说道:“这……这是一株鬼苗啊?你从里面找到的?”

“鬼苗?鬼苗是什么?”我听了这个词,光听这名字都透着一股诡异气息。

“走,回去。”爷爷一摆手。

我巴不得早点离开这荒楼,听爷爷一说,我赶紧举着伞跟着他往山神庙走。

“离开了荒楼,我就没了保护了,那帮游离在外的小鬼不会找我麻烦吧?”我问道。

《阴阳风水事》未完待续……

在【小龙文学】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阴阳风水事,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519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