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如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TXT


第7章 故意

平时接个几百平的大别墅,我都没有见过王贺这么开心过,感情这次还真是大项目。

在车上王贺跟我说:“对方是要做一批大面积的厂房设计,可能跟我们平时做的设计不同,但是这个项目绝对的大,我们试试。”

做厂房我一次都没做过,我平时参与的项目都是西公寓别墅还有就是办公室装修。多情如斯

我心里有些紧张:“王总,我怕我表现的不好,毕竟厂房我没做过啊!到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说。”

王贺拍拍我的肩膀道:“不要担心,我们也做不了主体设计,人家那边带的有设计团队过来,我们若是能参与一些小项目就能赚的金盆满钵了。”

等到了对方公司后,气派宏伟的建筑,让我知道这不是什么普通的集团。

我问王贺:“这是哪家公司,看着建筑真是气派。”

学建筑设计这块的,对建筑物总是有莫名的亲切感。

王贺说:“当然了,a城的秦氏,即使只是旗下的一家子公司,那也是普通公司比不了的。”

我听了a城的秦氏,瞬间有些发蒙,天知道我现在最不想的就是跟秦家的所有有关联。

当下我就跟王贺表态:“王总,工厂这个项目我怕我做不好,你找别的设计师来做吧!”

王贺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木子,刚才在公司时你怎么不说做不来,这都到对方公司了,你说做不来了,再说了我们公司除了那几个老设计师,年轻的设计师哪个专业有你好。”

我还想说什么拒绝王贺,但是王贺并没有给我拒绝的机会了。对方公司的员工看都我们跑过来,问道:“请问两位是非象设计吧!”

王贺朝他们面前的这位美女点点头:“是的,我们是非象设计的,我是设计部总监王贺。”多情如斯

王贺指了指我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年轻有为的设计师,李木子,做过了不少项目很有经验。”

美女员工朝我们点点头:“所有参与投标的设计公司都在十一楼会议室,两位请随我来。”

我被王贺硬拉着跟着美女员工去了十一楼的会议室。

让我放心的是并没有见到我讨厌的人,整个会议室里坐了很多人,有几个人是我认识的,都是c城家装圈子里还算知名的设计师。

秦氏总部派来了几个主要设计师,他们要找一家本土的设计公司,协同工作。

虽然参与的设计可能不会很多,但是秦氏作为亚洲前几的大集团,哪怕随便给个蚊子腿也比接几个大别墅吃的多。

所以秦氏一放出要找一家本土的设计公司协同工作时,整个c城的家装公司都沸腾了,争先恐后的往秦氏在c城的分部涌,谁都想要得到这块大蛋糕。

我老实的坐在位置上听着各家公司的代表对工厂设计的侃侃而谈,王贺在不停的做着笔记和待会儿要说的内容,他让我准备的,我一个字都没写,眼神空洞的看着光洁的纸张。

王贺捅了捅我的肩膀:“木子你在想什么呢,快把你的想法写下来,与我的综合一下,马上就临到我们发言了。”

我看了看王贺,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我说了我没做过厂房设计,哪来的什么想法啊!”

我的态度兴许让王贺很不满,他说:“你这是消极怠工啊,回头我要扣你奖金。”多情如斯

我很无所谓的点头:“随便,扣就扣吧,这个项目我无心参与。”

我亮明了自己的态度,王贺也拿我没办法,前阵子做了不少项目,公司一直都说给我休一个长假,我怕自己一休息下来就会胡思乱想,正好这次可以休息了,这样就不用参与这个项目了。

这段时间工作劳累过度,人整日的疲劳,浑身就觉得没劲儿,人也没个精神头。

王贺起来发言自己的设计想法时,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一时间会议室里有些喧哗,我跟着人群的目光往会议室门口看去,就见秦牧森一身合身的黑色银丝细条纹西服,单手插裤兜是,他的容貌本就出众,一米八七的大个子,看着简直就是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

会议室里立马就有很多人上前对秦牧森阿谀奉承。

我的手指狠狠的掐着手心,真是倒霉,怕什么来什么,我尽量低着头不娶看他,当然也是希望他注意不到我。

我眼角的余光瞥到秦牧森坐上了主位,示意大家安静,继续听王贺的发言。多情如斯

会议室设么么时候结束的,我知道,因为我是一分一秒数着过去的,真特么的太煎熬了,我这辈子最恨的人离我不过咫尺。

会议结束的时候,秦牧森率先起身离开,这过程中我并没见他有多看我一眼,这就好,我们之间就应该这样,彼此厌恶的两个人,心里藏着恨,再见面就应该这样,彼此都是一副不认识彼此的样子。

我以为我和秦牧森即使再见了面,也不会再有交集的。

可是没过几天,王贺通知我,秦氏那边属意我们公司去协同做这个厂房设计。

而且秦氏那边还要求必须由我担任这个副设计师,当王贺把这事儿跟我说了后,我立马就觉得这是秦牧森的意思。

怎么他这是打算跟我纠缠不清了,以前他是有多厌恶我,看到我恨不得都要远离三丈距离之外,现在这是几个意思。

我就是太清楚秦牧森这人对我有多恶毒,自然觉得他指明我来做这个副设计师,这其中肯定有陷阱等着我去跳呢。

王贺一脸期待的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我只能让他失望,我说:“抱歉,王总我不想做这个项目,你跟那边说说,能不能派别的设计师过去。”

王贺听了当场就拉下了脸色生气了,将我刚递过去的厚厚的一沓设计图甩在我的办公桌上,图纸飞扬:“李木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公司就你一个出类拔萃的设计师了是吗,现在是跟我在摆架子么?”

我看着王贺,与他愤怒的样子不同的是,我很平静:“王总,我最近身体很不舒服,这个项目强度大,我一是不想做,二是身体也不允许,你还是找别人吧!”

王贺听了冷笑:“我看你就是在故意摆架子,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接下这个项目,二是辞职。”

我从毕业就在这家公司干,满打满算也有两年的时间了,发展的也不错,今年也打算在这座城市买房的,公司自然也是没有亏待我的,我肯定是不想轻易离开这家公司,再去别家公司,又是以一个新人姿态从头再来。

但是这个项目我是真的不想参与。

原因却无法跟他说。多情如斯

“对不起王总,如果你这样说,我只能选择辞职。”

我对王贺说,我知道自己这样有些不近人情,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还好我当初和非象设计就签约了一年的劳动合同,合同满了后又往下续约了一年。

走的也干净。

本以为我都辞职了,更不可能跟秦牧森有任何的交集了。

却没想到的是,公司打来电话说,我当初续约签的不是一年的合同,而是十年的合同,如果我辞职不干就属于毁约,我要赔偿公司一百万,问题是我哪里能赔偿这么多钱。

我不相信,去看了一下合同,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的,上面还有我的签名和指纹,我记得当时续约时合同我是看了啊,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我盯着王贺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王贺不敢看我,他的眼神有些躲闪:“那个木子,我不过也就是一个打工的,公司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老板说了,这个项目你必须接下,如果你接下了项目,公司不仅会给你五十万的酬劳,你若是想离开,公司也会允许。”

明明就是一年的合约,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十年,这其中谁在搞鬼,我想我已经猜到了。多情如斯

第二天上午,王贺就让我去秦氏在c城的分部,跟他们的团队一起工作,我只能去,不然我哪里来的一百万去赔偿。

到了秦氏的分部,秘书将我带到了二十二楼,秘书敲了敲办公室外面的门,里面传来我熟悉的声音:“进来!”

我心里隐着恨,指甲狠狠的掐着我的手心,逼迫自己冷静。

秘书开了门,让我进去,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高跟鞋啪嗒啪嗒的响着,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桌上秦牧森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电脑,见我来了,微微抬头,像是在打量货物似得,上下打量了我几下,开口道:“不还是来了么。”

我牵扯了一下嘴角,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对着秦牧森:“你想要我来我能不来么。”

秦牧森听了脸上挂着一抹戏谑的笑容他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道:“坐。”

我刚坐下,秦牧森就从他抽屉里掏出一份文件甩在我的面前:“看看吧,非象已经把你的合约转到秦氏了,如有违反合约的行为赔偿是在非象那边的十倍,也就是一千万。”

我听了没有多少的吃惊,我就知道他这人招数多的很,他若想整死一个人有的是方法。

有钱有权就是好啊,我还是头一次听,劳动合同还能不经我个人同意转签的。

“怎么不看看合同,还是觉得不可能。”

“呵呵……”秦牧森说完顿了顿嗤笑了下:“李木子没什么事儿在我这里是不可能的,我就是弄死你,我都不用做一天的牢,你信吗?”

我冷眼看他:“怎么不信,你是无所不能的秦家大少爷,只是…………”

我话还没有说完只是故意的顿了顿罢了,而秦牧森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只是什么?”

我看着他探究的眼神道了句:“只是你为何不直接将我弄死得了,省得惹你心中不快。”

秦牧森听了笑出了声儿,他的心情貌似突然变得很愉快,他起身,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弯腰低头恨不得跟我脸贴脸,我都能猜出他早餐一定吃喝了红酒,他嘴里吐着淡淡的红酒香气,他戏虐的口吻跟我说:“直接弄死一个人有什么乐趣,慢慢的折磨致死这才叫有趣呢?”

我就知道,他指明我来做这个副设计师,可不是什么看上了我的设计,他就是想让我在他手下,然后他好好的折磨我。

我本想一个人过着简简单单与世无争的日子,可是秦牧森偏偏不让我如意,他竟然非要向我发出这个挑战,我何不应战呢?

好在,我也不是一个怕死之人,既然注定要死,死之前,何不试试也弄死个人呢?多情如斯

秦牧森见我一直都死这副淡淡的无所谓的样子,他好像很失望似得,竟然会问出:“李木子,你怎么不怕。”

这种白痴的问题。

我说:“怕,我怎么不怕,只是怕又怎样,你秦牧森就会放过我了吗?”

秦牧森打:“当然不会。”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那不就结了么。”

接下来的几天,奇怪的是,秦牧森并没有怎么为难我,他只是让他的秘书将我的办公室安排在他的旁边。

我和他的办公室中间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我能看到他,他也能看到我,有几次我都发现,秦牧森跟个偷窥狂似得,在偷看我。

他到底怎么折腾我,我还不知道,因为他现在还未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举动。

这几天我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一批一批的厂房图纸与数据。

厂房看似简单,其实真正的设计起来,很难,要结合生产的东西是什么,温度环保,很多方面都是没有接触过的,我对建筑相关类的都很感兴趣,看了两天的图纸后,我竟然对这个项目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五点下班的时候,我起身收拾,见秦牧森还未走,出了公司门口时,就见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我的面前。

车窗摇下,秦牧森那张帅气过分我却厌恶至极的俊脸探出来:“上车!”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问:“何事?”

秦牧森道:“去工厂。”

我知道自己就是不上车,秦牧森也会用他自己的方法将我拽上车。

我没说什么就去打开后座的车门,秦牧森略微不满的声音:“坐副驾驶。”

我甩上后座的门,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

我的听话,到是又让他开始困惑起来了:“怎么今儿这么听话。”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回复“多情”,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第8章 为难

我将安全带扣好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听话不好吗,识时务者为俊杰。”

可能是我刚才说的话并不如他的意,秦牧森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他的侧脸都透着一股子寒气,他猛踩油门,安全带狠狠的勒了我一下,我觉得整个胸腔都很不舒服,捂着自己的胸口,有点想吐的感觉。

最近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工作太过于劳累,我本就有些轻微的慢性咽炎,平时不吃药喝点热水也就没什么问题了,但是这段时间咽炎到是有种愈加严重的趋势,每天早上都要呕吐一番才好。

秦牧森注意到了我的不适,不仅没有放慢车速还故意的加快了速度,我越来越难受,头昏脑涨的,心口恶心实在受不了只得开口道:“秦牧森,开慢一点,我难受。”

秦牧森看着我恶劣的像个坏小孩儿似得,他开心的笑道:“你难受跟我有什么关系?”多情如斯

是啊,我难受是跟他没什么关系,这个世界上最希望我难受的人莫过于秦牧森了。

我忍着不适,靠在车座上紧紧的皱着眉头,心里告诉自己,晚上一定要去药店买盒慢性咽炎药吃。

到了工厂,秦牧森率先下车,我紧跟着也下车,工厂门口有几个人像是在等秦牧森的到来。

秦牧森走到这些人的跟前,指着我道:“这是集团最近新签约的设计师,李木子,负责工厂内部设计。”

一个长得比较和善阳光的男人,上前主动跟我握手:“你好李设计师,我叫乔力,工厂的主设计师,很高兴认识你。”

乔力是圈内出名的建筑设计师,我读书的时候就很喜欢他,还拿他当做自己的榜样。

我伸手与他相卧微微弯腰恭敬道:“您好,乔设计师,我是李木子,很高兴能认识您。”

秦牧森的眼睛盯着我和乔力相握的手,有些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赶紧进去,给我说下工程。”多情如斯

我和乔力松开了手,跟着乔牧森走在人群的中间,乔力给秦牧森说他的设计以及工厂外观的施工进度。

乔力不愧于业界知名设计师,他的设计与见解不是我这种小设计师可以比肩的,突然很幸运能跟他一起工作,至少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不幸的是,要经常接触秦牧森。

结束之后,秦牧森请几个设计师去市区的悦来大酒店吃饭,我身体不舒服就不想去,跟秦牧森说不去,秦牧森直接拽着我上了车,根本就不给我拒绝的机会。

到了酒店,我被安排和秦牧森坐在一起,我和他在同一张餐桌上吃过不少顿饭,但是挨着坐在一起还是从未没有过,总之坐在他的身边我是浑身都不舒服。

秦氏的设计师们难得跟秦氏的大boos在一起吃个饭,大家都很热情,都争先恐后的是要敬秦牧森酒,秦牧森喝了两杯后,指了指他身边的我道:“怎么只敬我一个人啊,这不还有个大美人吗,来来来,大家每人都敬我们李设计师一杯酒。”有了秦牧森的话,在场的设计师都是男人,一个个举着酒杯都站起来了,要敬我酒。

刚出来工作时,应酬很多也经常喝酒,我的酒量到是不错的,但是这两天我咽炎和胃都不舒服,我婉言拒绝:“对不起大家,我身体不舒服,就不跟大家一一的喝了,我敬全体各位一杯酒。”

说完我就端起面前的一杯红酒要一饮而尽,秦牧森突然伸出了手抓住了我拿着酒杯的手腕:“竟然就喝一杯酒,还喝红酒,那就太不够意思了,怎么说,也得白酒吧!你们说是吗?”

“是啊是啊!”在场的人异口同声道。

“白酒伤身,尤其是女孩子,秦总还是算了吧!”乔力看向秦牧森为我说话。

秦牧森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但是眼睛里却是冰霜一片没有丝毫的温度,他戏虐的口吻:“怎么我们乔大设计师是看上了我们这新来的美女设计师了,都开始怜香惜玉了。”

乔力脸色一红忙说:“没有没有,我……”

我是那种不愿意别人因为我而惹上麻烦的人,乔力在业界在有名,秦牧森也是他的老板,下属还是不要得罪老板的好。

“白酒就白酒,我喝。”说完我就将秦牧森面前的窖藏二十年的茅台拿起,倒了满满的一高脚杯看向秦牧森有些故意迎战的感觉,问他:“这样可以吗?”

秦牧森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很满意的点头:“巾帼不让须眉很好。”

我端着满满一高脚杯的白酒仰头而尽,辛辣的刺激从喉咙一直到胃里,难受的我眼泪都要出来了,以前应酬的时候我到是没少喝酒但大都以比较温和的红酒为主,或者是啤酒,白酒还真是少喝。

我喝完就感觉自己胃里一阵灼痛,我将酒杯往下倒,滴酒未剩,我问秦牧森:“我可以走了吗?”

我身子有些晃。多情如斯

秦牧森一只手臂搭在我椅子上,微微仰着头看着站着的我,他眼神里带着笑意,但是那笑容却是充满了不怀好意。

“敬酒要三杯,怎么,李设计师不知道?”

我就知道秦牧森不会让我有好日子的过,这或许就只是头一道的开胃菜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是啊,敬酒要三杯啊,李设计师,你这样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同行吗?”

其他的人赶紧附和道,深怕没有及时拍到秦牧森的马屁。

我看着秦牧森:“三杯是吗,好,我喝。”多情如斯

说着我将酒杯倒满酒,端起一仰而尽,当我要倒最后一杯酒时,乔力站起来对秦牧森道:“秦总要不,李设计师的酒我来代喝吧!”

秦牧森睨了我一眼又看向乔力,似笑非笑道:“你代她喝,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啊,你凭什么代她喝?”

乔力脸色通红的看着我:“我只是觉得这么多男人为难一个女人太合适吧!秦总。”

“为难?”秦牧森微微皱着眉,看着我问:“李木子我为难你了吗?”

这个世界上总还是有那么几个好人的。

乔力与我才第一次见面,就能为我说话,说实话我挺感动的,我是个很缺爱的人,当年二哥对我一个善意的笑容,我都能感动很久。

我不想让乔力因为我的原因而得罪了秦牧森,这最后一杯酒,我什么话也没说就喝了下去,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身子摇晃,只能伸出手扶着桌面,才不会倒下:“为不为难,秦总比谁都清楚。”

我本来想说的是,为不为难,这么多年,你秦牧森比谁都清楚,但是说了这话,大家肯定都会瞎猜我跟秦牧森到底是什么关系了。

我很讨厌跟秦牧森这种人扯上关系。

我摇摇晃晃的要走,秦牧森突然伸出手,要抓住我的手,我反应很快躲开,他的手指只碰到了我冰凉的指尖。

我看到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

我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就摇摇晃晃的往包间外走,当我坐上出租车时,我就看见秦牧森从酒店里急急的跑出来,他问助理:“李木子呢?”

他的助理指了指酒店门口的出租车对他说:“李小姐上了出租车。”

我捂着肚子皱着眉头痛苦的看了一眼秦牧森,就对司机道:“去市里第一人民医院。”

刚才第一杯酒下肚时,我的肚子就已经开始天翻地覆的绞痛了,接下来的两杯酒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我担心自己是不是被白酒烧坏了胃,肚子怎么会疼的如此厉害,额头上冒着虚汗,脆弱的半躺在车里。

司机启动车子时,我明显感觉到自己下身一股温热,莫不是来例假了,我穿着裙子,怕弄脏了出租车,就让司机将我停在附近的便利店想下去买包卫生棉换上。

只是我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醒来时,一个男人,就坐在我的床边,他见我醒了赶紧说道:“美女你终于醒了。”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病服,知道这是医院。多情如斯

“你是?”我问。

男人回:“我是你在酒店拦的那个出租车司机啊,你在我车上昏倒了,我本来想打电话给你的家人的,可是你的手机上了锁,我打不开。”

我说这世界上的好人还是有那么几个的,这不,我这一晚上就碰上了两个。

“谢谢先生。”我真诚的道谢。

男人憨厚的笑笑:“美女,你叫我大熊就好了,你长的真好看,幸好遇到的是我大熊,这要是别的男司机,恐怕就不是将你往医院送了。”

我笑着点头:“是,您说的是,真是谢谢。”

没一会儿医生就过来了,那个叫大熊的男人出去了,女医生看着我态度很差口气也很冷:“你真是不要命了,怀胎三月了还喝酒,你配做一个母亲吗?”

我听到医生说怀胎三月,简直直接被炸懵了,哆嗦着唇瓣:“你说什么??”多情如斯

怀胎三月,怎么可能,明明我一个半月前我还来过一次大姨妈啊,虽然量很少很少,自从二哥跟我分手后,我的饮食休息都没规律,例假推迟个十天半个月的都很正常,量也不多。

“我说你怀孕三个月了,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你这次喝酒,还不知道会给胎儿造成什么后果呢,建议明早你做个详细的检查。”

医生又说了一遍。

我是彻底的蒙了,我怎么会怀孕呢,我怎么可能会怀孕呢,我不过就是跟秦牧森有过一次罢了,当时我还吃了药啊!

三个月,算算时间,正好对上,这怎么可能,我明明吃了药的啊!

当时,我对药物过敏,吃了立马就吐了,吐的很严重,恨不得将胃里的黄疸水都给吐干净了。

“还未婚吧!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姑娘真是一点都不自重,残害生命。”

医生说完顿了顿又道:“你现在胎儿不稳,已经在打保胎药了,三个月的胎儿已经成型了,要是不要,就是引产,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医生说完走开,我摸着自己依旧平平的肚皮,这里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胎儿了,上帝真特么的会跟我开玩笑。

之前来过的那次不是例假,那是见红了,只是不严重罢了,而我却以为是例假。

医生走后,那个出租车司机进来,他看着我在默默的流泪,递给了我一张纸巾:“我跟你也不认识,但是那么多的出租车,你就坐了我的车,也算是缘分了,我将你送到医院时,医生说你差点就流产了,还好送来的及时。”

我伸手接过纸巾擦干自己的眼泪,我说:“谢谢您,我包里有钱,您把现金都拿去吧,就当我对您的感谢。”

大熊摇摇头:“不不不,举手之劳而已,我不要钱的,其实我想跟你说句话。”

“您说。”我说。

大熊说:“我妻子得病死了,给我留了个儿子,今年才两岁我又要挣钱又要照顾他,虽然我每天都很累,但是我很快乐,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孩子很可爱,我希望你能好好的考虑下,孩子真的很可爱”

我对他笑笑:“谢谢您的忠告,我会考虑清楚的。”

我摸着还未隆起的小腹,这里有个成型的小生命,那个出租车司机说,虽然很累,但是很开乐,因为不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可是我却要不了这个孩子,因为他是秦牧森的种,我不能要。

秦牧森说的话,我还历历在耳,他说:李木子你最好不要怀孕,怀了也是打掉,我的孩子不会允许出自于你这种女人的肚子里,他还说:别忘想可以母凭子贵。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不能留下这个孩子。

如果这个孩子他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我想我都会选择生下他的,因为我是一个人。

我也想过两个人的生活。多情如斯

第二天一早,我就跟医生确定了手术日期。

明天早上九点多钟,今天是周五,秦牧森的一个助理打来电话,问我,周五为何不上班,我说病了,不想去。

他的助理过了会儿又打来电话跟我说,既然病了那就好好休息几天,正好秦总一大早也回了a城,过一周时间才会过来。

秦牧森去了哪里我根本就没有心情知道,可是这个助理却是很奇怪,每次给我打电话,都会跟我报告下秦牧森的行踪。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  多情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标签:多情如斯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552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