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易拾阳光小说TXT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我们总在兜兜转转的城市寻找属于自己的足迹企图安然而立,那些曾经有过的相遇最后恍然中渐渐褪去,模糊了日子,淡化了记忆。但有些牵绊注定一生,伤痛哀悼中爱情不期而遇。可是的可是,我们能否在一起,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他霸道,脆弱,冷漠,幼稚;她温和,坚毅,宽容,善良。有人说性格需要互补。但是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远,远到她不知道被他丢了多少次——她需要用笨到经常被他骂“傻丫头”的方法去温暖被冻结了那么多年的心。他足够“聪明”,可以随时抽身而走;她足够耐心,可以容许他的背影。那是需要被丢了多少次后依然强大的内心呢?她不知道,但是只希望——易铭晨,只要你愿意,我的地盘任你挥霍。世界上总有一个地方可以允许你任性,总有一个人可以在你任何需要的时候付出全部。为什么要悲戚呢?无论结局你是否会走到我的世界,但我希望你可以找到生命的出口。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和责任的故事,它成就了一个男人,圆满了一个女人。老到耄耋之年我们是否可以向成长的故事致敬?一群人在曾经的地点回忆逝去的青春?今晨,易拾阳光;今生,缘深铭记…

今晨,易拾阳光

沉寂

“你呀,就是逞强!记得吗?有一次晓晓晚上要去同学家过夜,我说自己送去,你拍着胸脯说包在你身上。包是包了,可结果呢,路痴一个还是我大晚上的给再次捡回来了。你怎么那么不着调啊?”今涵一边念叨一边捏着他的鼻子不让孩子出气,“不是说男的天生方向感强么?你怎么连两个巷子都找不回来啊?”

“…”孩子脸蛋憋得像猴屁股一样,可还是不能说话,郁闷呐。心里腹诽着,大姐,那是两个巷子吗?整他妈穿了市里南北了,七拐八拐是个人都会迷路好不好?

当然事实俩人儿都夸张了。本市人还找不到路就真有点太说不过去了,要是当初易少爷没被今涵妹纸捡回家,他还指不定遇到神马事儿哩…

“还有啊,你说你路痴就算了,你知道那天找你多辛苦吗?回来的时候你很像是非洲难民窟里逃出来的,走着走着怎么就能摔了一身泥呢?那衣服我洗了多少次才稍微看见点儿的白啊——啊?”说着鸡冻着了,放开了掐着鼻子的手又去拽孩子的耳朵。

重获新生的感觉啊!真他妈爽!易铭晨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憋死老子了——”

“还打嗝不?”今涵牢骚体迅速转变温柔体,很关心的问那个打嗝少爷。

“布拉布拉布拉——”少爷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很诚恳地回答她。

今涵看了看表,“我该走了!”

“我送你——”

他说,我们走回去好不好?

她说好!

踩着雪,厚厚的鞋子外头都被覆了一层,白白的。

“你看,我都不用洗鞋了,这雪啊,这是个宝贝疙瘩!再看小爷这鞋,锃锃的亮堂!”一个人弯腰蹲下,瞪大眼睛瞅着自己被雪洗过的鞋子感概。

“是啊是啊,鞋是不用洗了,可话说回来,你洗过么?”她黑着脸问。

“怎么没有啊,没洗过鞋子的人不是好人!”他倔着。

“呦!您还是好人呐,”她说完认真地打量了一遭,得出结论“真没看出来啊,希特勒式凶残者!”

“你——”他霍地站起来,结果,“呦呦呦,小涵,扭着腰了,疼!”

“疼死你活该!”她的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听着人胆战心惊的。

“疼!”他扶着腰,蹲着时间长了,脚也麻,“走不了了!”

她圈着他的身子,把手放在他的腰侧,“这里吗?”

“往下点儿”

“这里?”倒了个位置,问。

“不对不对,再上点儿”

“这里?”她重重的掐了他一把,“再说不是,掐着你也变成是了!”

“对对对!慢点揉,轻点儿,轻点儿——”

两个人在雪地里,她环着他,手在他的腰上轻轻揉着,嘴里骂他,可是心里很暖和。易铭晨,你可以感觉到吗?

他送她到门口,今涵说:“你要进去吗?”

“不了,我回家吧,那个,回易家——”

“好!那再见啊——”

“再见!外头冷,快点进去吧!”

“好!”她转身,又回头,想起什么一样,“对了!铭晨!春节快乐!你…一定要快乐喔!”

“嗯!”他侧着想了想,又冲她笑了笑,“小涵!过年快乐”

易铭晨送完今涵就又回了小屋,看了一下是晚上7点,想着再过一会儿再回易家去,就躺在床上——

还记得那天从学校从今涵回家后,自己回公寓收了点平时替换的就准备回易家看看。刚走到大门口就发现那个很久都没看见的红色玛莎拉蒂跑车,敞着篷很招摇地停着,心里涌起莫名的烦躁,拎着包转身就准备离开回小公寓。

“哥!”

停下脚步,回头,铭照正兴奋地站在门口,冲着他招手。

“哥!你回来啦?”铭照小跑到他身边,帮着他拎了包,“我还说你怎么放假了还不回来,是不是不想我这个弟弟啊?”

“你说呢?”易铭晨挑了眉,抬手搭在铭照的肩膀上,一派亲和之景。

两人向着刚才他准备离开的反方向走去。

虽然易家人他都不怎么待见,但是这个弟弟可也是心疼着呢。易铭照比他小两岁,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边,小时候和少骞、家羿出去闯祸,打架,最后完了总能看见铭照一个人缩在老远的墙边,盯着看他们全部罪恶行为,乐呵乐呵地…

如今铭照也都大了,可是绝对继承了他的优良传统,每天闯祸,不着家。然后易铭晨就觉得挺对不起弟弟的,毕竟他成了铭照变坏的启蒙老师。平时铭照有什么要求绝对会尽力满足。

“哥!今天孟夏姐来了!”铭照很高兴的样子。

“嗯!”他蹙了眉。

几十米的距离,他却把步子放得好慢,一路走一路深思。

铭照推门先进去,他一个人在外边深呼吸,然后勉强挂了一个很不自然的笑容,随后进门。

“哥哥回来咯!”铭照进门就成了小喇叭。

“孟伯伯好!爷爷,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夏夏!”他一一冲着在座的长辈问好,最后看向孟夏。

那个叫孟夏的女孩一直安静地坐在小沙发上,穿着乳白色的连衣裙,裙边到了脚踝那里。两只手轻轻地摆放在上腿上。长长的头发垂着,从看到易铭晨的第一眼就开始显得很不安,但那种不安只是兴奋地不知道怎么办的感觉,好像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是现在却抓不到。女孩冲着易铭晨笑着,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露出来。

这真的是一个惹人心疼的孩子,易铭晨这样想着。

“铭晨回来了,先把东西放了,再下来和夏夏聊聊。”易暮坤开口。

“嗯,好!”

“孟伯伯,您先和爷爷他们聊,等会儿我再出来。”他转而对孟夏的爸爸孟继杰说。

“好的,你先收拾收拾吧!”

“铭晨哥!我帮你——”孟夏显然熬不住了,很匆忙的声音。

“夏夏先坐一下吧?我等等就出来了”他微笑着,仿佛要扫荡出瞬间的灰霾和不爽。

然后不等孟夏回答,径直走向卧室去。

推开门进去,没有想象中的尘土阵阵。显然是经常有人来打扫了。行李包随手一丢被抛到大柜子角落,往前急走了几步,就着大床的方向躺下。床仿佛也是好久没人碰,闲的发怵,这么一来,非常自然的随着易铭晨的身子陷入一个弧度。

他躺着,两只眼睛紧紧闭上,一只手抵着太阳穴那里不停地来回摁着,内心除了狂躁也看不出其他。后来平息了思绪,停了手就那样一直躺着。

墙上挂着是他6岁的照片,穿着蓝白相间的格子球服,全身上下沾满了泥巴,只露着两只眼睛,目光炯毅,怀里抱着一个足球。那是叫做孟夏的女孩给他的生日礼物,期待了好久却不敢说出的礼物。当时笑的那么灿烂,没有忧伤的岁月也没有被记忆褪去。

易铭晨就那样蜷着身子窝成一团,躺在床上,眼角的眼泪轻轻渗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凭着自己的力量去改变某些事实显然有点自不量力,守着仅仅的一方领土不被侵犯,是不是也那么同样很艰难呢?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哥!”铭照在门外唤他。

掩了悲伤,起身理了理衣角,“来啦!”嘹亮的声音传来。

进了大客厅,孟继杰和孟夏还没有离开。

“铭晨,你带夏夏去花园那里坐坐吧!”这是易安泰对他说的第一句…命令。

“好的,夏夏走吧?”他开口。

“那易爷爷,易伯伯,仪瑜姨,我们先去花园走走!”孟夏站起来,捋了捋裙摆。

“我也去!”铭照紧紧地跟着他俩一前一后。

后花园——

“铭晨哥!你给我讲讲你们学校吧?”孟夏刚出了就很自然地挽着易铭晨的胳膊,亲昵的问他。

“没什么啊,和以前都一样”

“怎么会一样呢?凌远诶,那么好的学校啊!”孟夏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问他。

“哥,孟夏姐,你们都不和我说话啊!”铭照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委屈的语气。

“呵呵,那照照有什么要告诉孟夏姐和哥哥的吗?”易铭晨问。

“那当然咯!”铭照发出了一种很自豪的笑声,“我啊,这次画画又得奖咯!”

说起画画,真的还是令易家人欣慰的是铭晨和铭照都很有绘画的天赋,铭晨擅长的是实体,而铭照似乎在虚构方面更好点。

“那铭照给我们看一下吧?”孟夏松开缠着易铭晨胳膊的手,搭在铭照的肩头。

“那不行啊,这是秘密的!”铭照赶忙推辞,他有些时候的绘画作品是不允许别人看的,包括很喜欢很喜欢的哥哥也不能例外。

“说吧,想要什么?”果然是哥哥,就是知道他说这件事绝对有目的。

“呵呵,这个嘛,现在还没有想到,你们欠着我行不行呢?”这小子贼贼的。

“你这小子——”易铭晨很是无奈。

“好啊,铭照想到了就告诉孟夏姐,姐姐给你奖励哦!”

“一言为定!”铭照伸出手,小指弯曲。

“多大了,还拉钩么?”孟夏笑着问,却同样伸出小指。

谁的记忆维系了那么多年,依然减弱不了它最初的意义?

铭照很开心,因为喜欢的孟夏姐和哥哥给了他一句承诺。那时候想不了那么多,只是觉得…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对吧?

孟继杰带着孟夏离开后,易铭晨随便吃了点饭就睡了。

折在床上想着过往,想起爷爷,爸爸,妈妈,铭照,今涵,少骞,家羿,还有…孟夏。想着特定出现在生命里的人,事,物。

烦躁不安,走下床去拿了画板,铺开纸张,伴着柔和的橙色的灯光,提起笔——

你,会,等待,吗?

我,可以,要求,吗?

然后仅仅是一条轮廓,带着一副眼镜的少女,用手托着下巴,聆听,那个…期待有一天可以有勇气发出的,声音…

眼泪

之后几天,他想了想,还是又回到小公寓里,借口和少骞在外头住两天。

所以到除夕那天,任性的少爷脾气又上来了,突然很想念今涵的红薯,就打电话招呼今涵伺候他用膳。吼吼——去了人孩子家楼下,又不敢直接上去,哆哆嗦嗦的拨通电话,听到那个声音,沉着的心又感觉浮上水面,安定的感觉。连骗带拐地又蹭了一顿饭,真他妈…好吃!其实也挺…呃,幸福!

晚上了,觉得该回易家了,惠仪瑜又连着给他打了几个电话。磨磨蹭蹭地穿了外套离开公寓。

12点钟声敲响——

在易家,电话铃声,接起来,“铭晨!春节快乐!恭喜你,又老了一岁——”唐家小羿的声音。

“同喜同喜嗬~”

铃~“喂?”

“铭晨,过年了,给你拜年呐!记得下次见面的红包啊~”祁氏少骞的金钱主义。

“丫整天钻钱眼儿里了,您还能看得上俺们这些穷苦劳动人民的小钱啊?”

铃~

铃~

铃~

接到了不同人的电话,可是最想听到的声音一直没有出现——

算了,易氏铭少很是无奈,可怜兮兮的,拨通那个都烂在心里的数字。

“嘟——嘟——嘟——”一直都是忙音。

连着几次还是同样的结果。

不安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这时候她,没理由不在家啊?

可是,她确实,不在家…

医院——

“爸爸,感觉怎么样?”

“没事,放心了。倒是你,没有吃饭吧?”

“我下午出去和同学吃了点,你的腿——”她很小心地把被子掀开点儿,看着阳怀涛右腿根部那里漫了那么多血。赶快又放下被子,忍着泪水。

“没事啊,你看爸爸不是好好的么”

“李叔他们不知道你…是喝了酒的缘故吧?”她的声音颤得厉害。

“小涵,这件事不怨大家——刹车不灵才撞到电线杆那里的,不是酒后驾驶什么的。”他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强忍着剧痛,右手抓着床单,皱成一团。

“嗯!可是爸爸,你得答应我不能有下次了,不要再喝那么多了”她恳求道。

“好!”他咬了嘴唇,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滴,“小涵,今天太晚了,爸爸都没有给你过好一个…一个…年”

“爸爸,说什么呢?你快点睡吧!明天可是新年咯!”她说,“我今天晚上陪爸爸。明天一早回去给你热饺子!”

“好!”

窗外烟火缭绕,爆竹震天,她透着窗户静静地看着那一束束灿烂的烟花铺散成的明亮。

明天,会是阳光灿然的,是吧?

第二天刚趁着天蒙亮她就往家里赶,大过年的,灯笼照了一路。北方的冬天最满意的就是冷的彻骨,西北风凛冽地吹过,连衣的帽子把头包了个严实,厚厚的大衣裹着瘦瘦的身子。眼镜片上结了一层冰,朦朦胧胧的感觉。索性摘下眼镜捏在手里。

看不清的影子在门外来来回回的踱步。开始以为是哪家人大清早的要出门什么的也没在意。拖着沉重的身子,越过那个陌生人,大脑一片混沌——

手臂一下被人抓住,思绪还处于一种混乱的模式,“嗡——”的一种感觉就被拉进一个怀抱。熟悉的气息笼罩了全部,好怀念这种感觉,是不是很贪心呢?但此时除了委屈到想哭的感觉什么都没有。仿佛积聚了一个晚上的恐惧顷刻宣泄一空。

“哇——哇——哇——哇!”她在一个新年的早晨,躲在一个拥抱里,将眼泪留在银色的世界。

是不是这样就预支了一年的眼泪,然后都不会再哭泣了?

易铭晨就那样抱着她,默默无言。手轻轻地抚着她起伏的背,放肆的空间,只有两个人,无人阻拦。

哭的累了,靠着他的胸膛,头埋得低低的,他的头搁在她的上方。

她吸了吸鼻子,只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推开他,仰头就着初生的一丝光亮向他望去。

“好点了吗?”

“嗯——”闷闷的声音,撺掇在鼻子里的气呼出来,“你怎么会来呢?”

还不等他回答,就听着“咕——”的从某个男人肚子里发出的声音,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咕——咕”

“嗤!”孩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蹭在他干净的新衣服上,抬头抹了一把,开口“站了多长时间啊?饿了?”

“啊!好长时间呢!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诶~腿都酸掉了!”易铭晨看着她,开始抱怨。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屋子。

“家里只有猪肉饺子,凑合吧!”她说,看着冻住的冷气化成水滴从他的衣领那里往下滴,又顺便从卫生间取出一条毛巾,“擦擦吧,屋子里暖和”

他接过毛巾,拉住准备转身的她。今涵的身子一紧,没有挣扎。

她走过去挨着他坐下,两只手紧紧攥住,哽着,抑住暴欲而出的眼泪,“臭小子,为什么一看到你我就想哭呢?”

她笑着说,“你看啊,我从小到大哭的次数那么少,最丑的样子总是被你看到诶,真的糟糕到不行啊!

可是,为什么一看到你我就觉得委屈呢?

我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可以撑下去呢!你说,为什么每天都要胆战心惊地过每天呢?

爸爸只有一条腿,他坚强的那么辛苦,我真的好心疼好心疼,昨天一直不敢看他的腿,那种感觉像是妈妈离开时的样子,我害怕,万一哪天他真的就…”

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抬头,眼泪就那样挤在眼睛里没有掉下。

“小涵——昨天是一直在医院陪爸爸吗?”他刚见到她就闻到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开始以为是她出了什么事。心悬着,不敢随意猜测,他不知道如果是她发生意外他该怎么办。

“嗯,他们喝酒撞到了电线杆上,爸爸的腿被挤到车门和座椅空隙里。”

“现在他好点了吗?”

“嗯,我回来准备给他带点饭吃。”她边说边站起来,搓了搓衣服,继续说,“不要担心啦,我现在,很好!”

“嗯!”

她随便把过了一天都没有下锅的饺子拿出来热了热。两个人随便吃了点,“小涵,等等我就回去了,过两天再看你…和伯父”

“嗯!”她埋着头,心里热乎热乎的,然后突然抬头,“铭晨!——谢谢你”…陪我

她知道他一定在楼下等了很长时间,眉眼间掺着厚厚的凝住的冷冰。

“没事啊,我来这边给铭照买烟花,对,买烟花啊!”

“奥——买烟花啊,嘿嘿!”清淡一缕微笑窜过新年太阳光,化成温热,流入两个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两个孩子心里。

那真的是一个很漫长的冬天,意料之外的事情总是不期而遇,快乐,忧伤,刺人心股。——

阳怀涛由于是右腿高位截肢,加上车祸压迫神经严重,一直在医院休息,今涵每天就那样来回奔波。

“爸爸,你明天想吃什么?”她执意要给爸爸喂饭,举着勺子,凑到嘴边吹了吹,再就到阳怀涛嘴巴那里,“张嘴!爸爸”

“呵呵,丫头!”阳怀涛看着女儿满眼欣慰,吃进一嘴慢慢幸福。

“说嘛说嘛”她不依不饶,每天都要给爸爸做不一样的吃的,不会呢就现学,照着菜谱练手,不成功的时候就自己凑合着吃了,虽然,很难吃。还是乐此不疲地做着。

从医院回家,就听见电话响啊响。

“您好?我是阳今涵!”

“小涵!”骆家小姐的河东狮吼。

“栎栎!”

“唔唔唔,小涵,我现在完全被软禁了,救命啊——”又是一阵咆哮…

“啊?”

“慢点儿喝!”今涵很奇怪,今涵很无奈,今涵很生气!因为面前的一只巨无霸一直埋头苦吃自己炖的鸡汤。还没有和她说一句话,眼看着汤的诱惑比她一个大活人大多了。

“咕咕咕~好喝!”骆家小姐见一大碗汤见了底,咂咂了嘴,又抹了一把,还不忘再给予不错的评价,“小涵~你做的饭怎么这么好吃啊?”

“啊?还行吧,一般一般”今涵看着桥栎吃的那么香,好像饿死鬼投胎的感觉,“那个,你要不要再来一碗?”

“呃~好啊!”

汗~这已经是第三碗的汤了,“栎栎,要不我再给你做点饭吧?”

“不用,明天的吧!”桥栎又扛了一大碗的汤开始奋斗。

喝足喝饱之后,桥栎用手画着肚子,四肢张开,鼓鼓的坐在今涵家的沙发上,张牙舞爪,口水飞溅的开始讲述一个关于“暴君&良民”的寒假——

“小涵啊,你不知道,简直是惨绝人寰,暴君当道!扒拉扒拉*********”

“栎栎,那个,慢点啊,咳~那个,谁是暴君?”今涵很不忍心地打断她的自言自语,一个人说了老半天暴君什么的都没让人孩子弄明白谁是暴君。

“唉啊,就是我妈,在家里我们都叫她暴君——我告儿你啊,真不是人的生活。整天逼着我尝她做的那些美名什么盛宴的东西,什么啊,鱼香茄子咸的可以养深海鱼了,宫保鸡丁被整成宫保鸡肠,好不容易弄好一个糖醋里脊吧,结果是黑乎乎的烧焦的一堆。这么简单的几道菜怎么就那么哪搞呢?我恳求了一个月结果成了愈挫愈奋,反正姐姐我的味蕾已经完全被她摧残坏掉了,在此,谨代表我老爹老娘,代表祖国感谢你,今天拯救了一个未来一片大好的花骨朵儿,要不早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这桥栎小妞儿越说越起劲,“还有啊,我爸那厮,一点儿都不体谅我的尴尬处境,合起伙儿来和我妈整我,眼睛不知道长在哪里了,非得说做的是人间美味,我妈当真乐颠乐颠的,我要郁闷到爆啦!”

“…”今涵擦了擦额角渗出的汗…

“有时候想出去随便吃点人吃的东西吧,老太太还以为自己做的不和我胃口,就变着法子的不让出门。”桥栎随手拿了茶几上的柠檬,就那样啃着。

可怜的孩子,这到底是多少天没有吃东西了?今涵很悲催的想。

遇见

“唔——我想破了脑袋,总算拾捣出一个法子了,”饿的块干掉的孩子啃着柠檬,结果算了一把牙齿,“嘶——好酸!”用手抚着左半侧的脸,揉了揉,还是酸。继续揉,挫得已经变了形才罢了,“我就告诉我妈你一个人住,这不引发老太太的无限放大的母爱,就同意我搬来和你一起住咯!”然后说完一大串话,继续揉脸…

“…”怪不得这小妞打完电话,不一会儿的功夫,提着拉杆箱子就出现在了她家门口。

今涵放下刚煮好的汤,就给当人贴身丫鬟一样伺候着。都没问什么呢,这小妞一摔自己的箱子,就看见无辜的箱子被冷落在角落。然后直奔厨房,啥也不说一个劲儿的喝,喝,喝…

这吃相,今涵不由得想起当年捡到某个臭小子的情景,忍不住触景生情:“你刚刚还真实可爱哦,丑态暴露狂~”然后捏了捏小妞的脸,刚刚吃撑了,肥肥的。手感不错!

然后,桥栎小妞这次是被噎到了——这孩纸,一点都不可爱,闹心!

终于如桥栎的心愿,就这样入驻今涵小屋——

“小涵!”

一阵疾如风,唰~唰~地,飘过人影:“什么?”

“这两天姐姐把你送早饭给你爸爸的任务包了!体力代偿房租吼~”桥栎排着胸脯,越拍越凹~

“…”

这天两只巨无霸从医院回来就躺在今涵的床上,呃~聊人生~

“小涵”桥栎慵慵开口。

“什么?”

“你和易铭晨怎么回事啊?”桥栎憋了一个学期了,一直没瞅着机会获取最新爆料,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

“什么怎么回事啊,以前认识,很早了。但是又没有关系”

“拉到吧,那小子看你就跟所属物一样,别人动都动不得!快点,坦白从严,抗拒从宽!^_^”

“小时候了,我从路上捡了个弃子,搁家里养了一个月,后来被人家以虐待为由,无情出走——接着在凌远阔别6年后再见。就这样!”今涵含含糊糊地说,一边还咬牙,想起那小子不告而别就火上加火。

“哇塞~这么劲爆?咱易少还是潦倒王子啊?”桥栎瞪大眼睛。

“你以为呢?臭小子成天得瑟的要飞天了,也不想想以前~”

“哈哈!小涵,再多说点嘛!”桥栎很开心地想,今后有调侃易少的话题了,易铭晨!你终于落在本小姐手里了,叮!

真受不了桥栎小妞儿的连环攻击,今涵就把易铭晨的糗事略微抖了抖。比如,咱铭晨少爷冲着今涵怎样一直处于不要脸状态的撒娇,又比如,他对认路的不感冒…

回忆是一种幸福,来用过去慰藉现在。今涵和桥栎分享着自己面对某人的生气,无语,快乐,还有…悲伤

只属于两个丫头的秘密,抛开世界和别人,躲在一起,大笑大哭。桥栎听着今涵描述,她很清楚,易铭晨这个人对今涵意味着什么。她看着今涵——小涵!你一定要幸福奥~

骆桥栎一直在今涵家里呆着,吃着贤惠小女子给她做的美味,那小日子过的叫一个滋润。这几天她总是去医院走动,左一个叔叔,右一个叔叔叫的甜的要死,逐渐和阳怀涛熟络的很。

“叔叔,我来看你咯!”人未到声先到。

“栎栎来了?”阳怀涛今天很早就起床了,每天在医院呆着感觉都要发霉了,见见两个小丫头以聊无聊的生活。

“爸爸,要不你认栎栎当干女儿算了。多亲啊!”今涵撅着嘴抱怨。

“呦呦呦,咱今涵吃醋了?那行啊,建议听起来也不错!”桥栎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呵呵的说。

“呵呵~”阳怀涛看着她们拌嘴,也不禁又漾起了笑容。

“爸爸,今天给你带了紫米粥哦,这是栎栎熬的奥~”今涵笑地把保温壶放在床头柜上,收拾了一下散乱的报纸,转头继续说,“尝尝吧,不知道能不能中毒啊!”

“阳——今——涵!”骆桥栎冒着火,“你再说一遍!”

今涵撇撇嘴:“嘻嘻!咱骆家小姐好不容易下一次厨,值得一品!是吧?”今涵最后一句问桥栎。

“那是!”桥栎头一歪,特大爷的样子。

“呵呵~好呢!我尝尝咱栎栎的手艺!”阳怀涛伸手接过今涵递给的碗,开始端着喝。

“怎么样怎么样?”桥栎迫不及待需要被认可,很仔细地观察阳怀涛的表情变化。

阳怀涛搁下碗,咂拉咂嘴,“当然,咱栎栎可是深藏不露啊!很好喝!”

“是吗是吗?真的吗?”

“嗯!”

“哦YEAH!!”桥栎很是鸡冻,抱着今涵不撒手,勒的孩子的脖子喘不过气儿。

“咳咳咳~放——手!”今涵被抱的很是不爽。

“哦,呵呵,姐姐太不淡定了,对不起啦!”桥栎意识到今涵已经恼了,松开手,扒拉了几下额前的刘海,“这不从小没咋地受到表扬,还不让我高兴下啊?”

“你高兴了,我就要被你谋杀了==”

“呵呵!”

“唉~”今涵看着桥栎一时半会儿是没法从身心愉悦中解脱了,无奈地对爸爸说,“爸,你先喝着,我去问问医生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然后走到桥栎面前:“还有你!好好盛粥,把嘴赶快闭上!”桥栎小姐像绕梁小丑一样一直咧着嘴笑。

“好滴好滴好滴!”小鸡啄米的点头。

今涵掩门出去后,桥栎又给阳怀涛盛了一碗:“叔叔,喝粥!”

“好!”他低头喝了一口,“栎栎啊,过来坐!”

桥栎坐到床边,抬头对视了阳怀涛的眼睛。“怎么了叔叔?”她清楚地看见那双眼睛里所拥有的痛苦。

“栎栎,给叔叔讲讲今涵学校的事情吧?”

“叔叔——”

“我没事,就是觉得这几年一直没有照顾好小涵,现在又是这个样子”阳怀涛放下碗,两只手合叠在一起,皱着眉头,盯着洁白的被子底下的残缺的双腿。

“叔叔,小涵很棒呢!她很爱很爱你的,你千万不要自责啊。”桥栎安慰。

“没有,叔叔就是突然想知道小涵在学校是什么样的”阳怀涛抬头看着桥栎,苍白的脸僵硬地扯了一个微笑。

“怎么说呢?她很快乐,真的…”然后桥栎就开始讲今涵在学校的点滴。

“很努力很努力地学习,在图书室一泡就是一天。我平时懒,就是小涵一个人收拾公寓,有时候我就说她是一个管家婆。”

时间就那样流淌着,夹着今涵在基地的经历和对阳怀涛来说另外一个今涵。

医院走廊——

今涵原先准备问问医生爸爸什么时候出院,刚走到护士站那里,就远远的看见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迎面走来。于是自然而然地向里面通道缩了缩。

和一个高大的身影擦身而过的瞬间,她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

“铭晨?”她脱口而出。

易铭晨停下脚步驻足回头看到今涵一个人在那里盯着他们:“小涵?”显然周围的人也都停下脚步。

“铭晨,这位是?”惠仪瑜虽然是朝着易铭晨问,眼睛却是不是瞄着面前的女孩,很是清秀的一张面庞,暗想这是谁家的姑娘。

“奥,妈,这是阳今涵,我的大学同学”他局促了一下,又看着今涵说,“小涵,这是我妈妈。”

“哦,伯母好!”今涵之前也没看见过这样子的场面,像是古时候皇帝出宫一样隆重,就有点把持不住,问候的时候深深向惠仪瑜鞠了一躬。

“呵~”惠仪瑜看着女孩向她鞠躬,乐了,冲她笑着说:“今涵对吧?别这么见外啊!”

然后她转身对说:“铭晨,你先跟你同学聊聊,等等去看爷爷!”

“好!”易铭晨轻轻出声。

“今涵,阿姨就先走了~”

“您慢走!”今涵又冲着人家的背影鞠了一躬。

易铭晨看着她感觉特别滑稽,没心没肺地把眼睛挤到一起,止不住逗弄她:“咳~小涵子!平身把~行此大礼,折杀易某了。”

今涵举头,恶狠狠地回瞪了他一眼,“滚回去,臭小子几日不见张了胆子是吧?”两手聚拢,手关节嘎嘣嘎嘣地响,很是令人惊恐。

以前易铭晨曾经特经典地说过,小涵啊,你丫就一穿着小灰羊外套的大白狼。暴力型潜力股。你说姑娘家家的谁没事儿成天举着拳头得瑟昂?两腿扑棱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抽风捏!然后略带深沉的思考了一下,得出结论,“南拳,北腿,再穿一套豪华型霸气外露的行者袍,你就可以出家了,阿弥托福~高僧,啊!不是,师太…可好?”

当时今涵忍着气听完,表面平静…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的易少还是以非常彪悍的姿势趴在地上,两手捧着脸,不停地抱怨,小声嘟囔:“你说过!打人不打脸的!”

“哈哈哈~”回到现实,他完全忽略面前怒发冲冠地人儿,继续狂妄地大张旗鼓地…笑

今涵无语,暴走,挥拳,一气呵成。

“哟哟哟!”哀怨满声载到,他揉着胸口,完全没了刚才的得瑟劲儿,“这孩子,很黄很暴力!”

“嗯?”她收势,挑了挑眉,平息怒火,“今天放你一马”,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对了,你为什么来医院啊?”

“爷爷病了”

“严重吗?”

“还好~例行检查”又想了想,“经常的,没事!”

“那就好!”今涵缓了脸色,“那就快去吧,我先走了~”

“喂!小涵!”他拉住她的手臂,“呃~叔叔还在医院吗?好些没?”

“嗯,快出院了,我现在就是准备去问问医生的”

“哦,那还好…”

“那…再见咯!”

“好!我先看看爷爷去…”

《今晨,易拾阳光》未完待续……

在【小牛小说】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阳光,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573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