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轮回转世为君生》TXT全文免费阅读

他,生为魔障,为统一天下滥杀无辜;她,神界骄傲,除魔卫道保三界安宁。他,仙界上仙,守护苍生万余年;她,现代女性,狗屎穿越拜入仙界。时光重现,命运轮回,情劫重蹈,伤断情肠;七界再现,为保所爱,挥剑斩缘,情却难断……

轮回转世为君生

第十一章:拜入随冥

八十个孩子驻足在山门口,往回望了来时的路,才发现脚下这方土地已不是之前在山脚下看到的那般模样。原来除了脚下这座主峰,周围还有几十座偏峰形成八卦阵围绕着主峰漂浮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之上。山峰海拔高,巍峨秀丽,仙气缭绕,宛如一幅水墨画。

奴涵对白莲介绍说:“那些山上住着派中长老和他们的弟子,而主峰上则设有大殿、广场、藏书阁、藏宝阁等等,一般住着未正式拜师或是来客。”

众人再抬头往上看。主峰之上赫然悬浮着三座较主峰略小的山峰。这三座山峰却又是呈三角包围着主峰。山上仙雾缭绕,让人不得见庐山真面目,又有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落在主峰之上。三股仙水在主峰交汇,绕着主峰从山顶悠悠淌下汇入大海。

“三山有三殿:清风殿上是随冥掌门秦梓恒;清心殿上是护教洛极亚,是掌门的大师兄;清明殿上是督教摩训罗纳,掌门的二师兄。”

一行人在于高大宽阔的随冥山来说,如同山上一粒微尘,尽管他们仰断脖子,看到的随冥山亦只是一小片。白莲对随冥山有多辽阔、风景多优美不大感兴趣,莫名的,眼不转睛盯着高高悬挂在天上的那座山峰。奴涵的话语盘旋在脑中,他告诉她那里是清风殿。

清风殿就清风殿,发什么愣?莫名其妙!可又为何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呢?

莫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在时间上一轮来过?

“走吧,丫头!”

白莲点了一下头,与奴涵、慕容珩肩并肩,同冬凡明玉、慕若蓓以及其他孩子先后一起跨进随冥大门。

那是一个种满异草的宽阔广场,占地略估计几百亩。场上弟子统一青绿色长袍,或执剑,或舞拳,或练术法。

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白莲看得目瞪口呆,神仙啊!神仙啊!个个衣冠楚楚,仙风道骨,清风拂过,似欲乘风飞舞,似柔弱,美丽极,却又不失气势。

不过话说回来,身边这些帅哥美女再怎么好看,也没有那个只有两面之缘的神仙那样美得不可方物,美得无可言喻,简直就是老天巧夺天工精心雕刻的艺术品!

“丫头!”发愣间,奴涵唤醒她陷入回忆的元神。她才发现队伍之前不知何时已出现一位领路人。

那人一身竹青色,温文尔雅,眉目清秀,他边走边自我介绍说:“我叫裘钏,是督教的三弟子。我将带大家到安梦阁,今后你们的寝室就且安排于此,等正式拜师后再随师父落定。”

几十个孩子边走边四处张望,不住惊叹于四周建筑的奢华堂皇。一座座阁楼殿堂金碧辉煌,每一面墙壁都悠悠散发着柔和的金色光芒,每根白玉柱子上亦是嵌着颗颗夜明珠。还有那地面,明明是平坦的路面,却如清澈无波的湖面,踩在上面可清晰看见自己的倒影,当然,也会像微风拂过湖面而漾起层层涟漪。孩子们对这一切奢华和神奇啧啧称羡,稍有些见识的冬凡明玉仰高骄傲的头颅,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夜明珠。珠是罕见的神龙的眼泪,于极北被冰雪冰冻千年而成,对于心正者,则是散发柔和的金光,有助修为的提高;相对的,对于心邪者,他们往往看到的是刺眼的光芒,严重者可有灼伤,堪比太阳神君的六味真火。”

闻言裘钏略停下脚步,回头打量她一眼,继而将手藏进宽大的袖中,继续朝前走。“说的不错。这地儿也不是普通的地面,流的这些圣水叫‘照心水’,皆是从三殿上流下,汇成一座大池,叫‘照心池’。同神龙泪一般,心术不正者踩在上面会产生涟漪……”

话未说完,一群孩子看着自己溅起的水纹吓得心肝儿咯噔了一下。

“莫怕莫怕。”裘钏极富罪恶感,忙解释:“人非圣贤,哪怕修炼到玉帝如来那个层次,难免也会有涟漪,只是水花的大小之分罢了。”

果然,裘钏脚下亦有涟漪,只是较小。所有人的涟漪大小不尽相同。

裘钏展开眉宇,眼底绽放深深的敬佩与折服,“问当今六界,只有一个人不用术法踩在照心池上而池水无波澜,那便是掌门圣尊!”

众人又是唏嘘不已,连玉帝如来都不可避免产生涟漪,秦梓恒该是得多心无旁鹜、心胸如何的开阔才能办到啊?!

裘钏脸色一转,突然严肃起来:“不过我也曾经亲眼见过,一弟子背叛随冥,失足跌进照心池中,结果被池水腐蚀得骨头渣渣都不剩!”

此话又是把众人吓得够呛,他们已经开始不认为那么神奇,而是心念转变间便有可能把小命玩完。

“哈哈哈哈哈,”裘钏又恢复好脸色,这脸变得比四川变脸还快呐!只见他一脸陶醉地沉入某段回忆,“酒香阁用照心水酿造的照心酒千里飘香,只一杯,醉人、醉心。”末了,鼻子嗅了嗅,仿佛已经闻到好酒,惹得众人开始期待,岂知他又有下文:“当然,心术不正者喝下肚免不了烂喉烂肠烂胃,严重者内脏肿胀至爆破死亡。”

众人倒咽口水。

“哈哈哈哈哈,凡事有利有弊嘛。”

说话间,已到安梦阁前。安梦阁,原来是一座院子,满院桃花芬芳,时有桃花精和蝴蝶嬉戏。桃花林中屹立两座几层高的阁楼,分有东厢和西厢。男弟子被安置于东厢,女弟子则在西厢。

两个弟子可分一间房,虽没有外头那般金碧辉煌,却也舒适无比。对于白莲,美中不足的是:跟公主脾气不小的冬凡明玉分配同一间房。

房间分配完毕,众人各自回房放下行李,简单的洗漱礼仪后换上统一的新入门弟子服装。片刻后,一片养眼的淡青绿色聚集在安梦阁庭院中,由裘钏带往学堂——书香阁。

书香阁相对于安梦阁的宁静安详,可要热闹得多了。朱壁琉璃瓦的学堂里,读书声朗朗入耳,宽阔操场上众多弟子哼哼嘿嘿认真学武,亦有的在比武台上切磋术法。

裘钏简单介绍说,有些是已正式入门拜师的弟子,有些是派中长老们在三界中寻来的有资质的孩子,一年的初步修炼后会与他们一同参加考核赛,再正式拜师。

听完他的话,更多的人感到的是增加了压力,莫说凡人孩子本就比仙家孩子晚起步,而现在,又多了十几个长老们相中的能人异才。压力归压力,他们依然信心满满,坚决刻苦修习,将来好拜个厉害点的师父。

至于白莲,这个来自现代的人,对于这时代的风云人物知道的并不多,当别人谈论立志要拜谁谁谁为师,拿谁谁谁跟谁谁谁比厉害时,她毅然决然脱口而出:“我要拜秦梓恒秦老前辈为师!”

所有人沉默两秒,冬凡明玉取笑她的无知。

白莲一头雾水,追问奴涵:“干嘛?你不是说他是天下最厉害的么?”

裘钏这才解释道:“圣尊的确六界难逢对手。但,谁都知道他从不收徒。”

“为什么?”

“不知道。唉!圣尊年岁有万,传说万年来从未有人见过圣尊笑呢!”

原来是个孤僻的老人啊!白莲暗想这个老人家肯定不好相处,正要打退堂鼓,不料慕容珩却附耳低声道:“若你能拜他为师,陪他说说话,说不定他就会笑了。”害得白莲直打哆嗦。

之后,裘钏将他们插进那十几个孩子之中,随机分成甲乙丙三个班,简单说了下课程,便开始上课了。

第十二章:夜半乐声

台上夫子摇头晃脑之乎者也,台下白莲脑袋混沌昏昏欲睡。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充满网络语言的现代人来说,古文真是要老命。尽管眨眼间已在这边生活了十年,可她并未上过这里的书塾,思想依旧停留在当时。话说,加上这十年,她也该有三十八了呢!真亏了现在这副十岁娇躯啊!让她再年轻一把~可是,她不幸地发现,似乎……越活越像个十岁小女孩了呢!

譬如现在……

恍惚间,已经下课,白莲朝那个佝偻的和蔼老人偷偷做个鬼脸,一溜烟跑到隔壁班找奴涵他们。

随冥的天空一向万里无云,艳阳高挂,尽管如此,也不见得干旱,照心水依然流不息,从三殿上倾斜而下,落在主峰上却没有溅起水花,也没有造成很大声响。

白莲一路走来,总喜欢用力去踩水面,可是不管力道大与小,涟漪都是那样,不大不小。

“嘭——”水面突然裂开,一个不稳她便栽进水中。等她以独特的白莲狗爬式爬上水面时,才后知后觉吓得够呛,难道她的心变邪了?照心水要惩戒她了?她喘着粗气看着屁股下已恢复平静的水面,做贼心虚地左右张望,就怕摔下水的事被人瞧了去,惹出什么幺娥子。

不料背后果然有一人影。随冥山真真美人儿多,女子长得端庄漂亮,男子风度翩翩,人儿甚是美丽。譬如眼前这货色,啧啧啧,弯眉丹凤眼,小鼻小口瓜子脸,肤若凝脂白里透红,眼底藏不住媚笑,唇角微勾,风流倜傥,花容失色。若不是他有比同龄人高大的平坦身板,白莲真要以为他是女扮男装的。上从掌门,下至新入门未拜师,随冥上上下下弟子约三万,可分好几个级别,从那人的青绿色长衣及腰间佩戴的白玉可以看出,他跟她一样是新入门未拜师的弟子。

“怎么?不是很害怕掉水里么?这会儿又是在发什么愣?”牧琉冰薄唇轻启,低沉嗓音如音符跳跃,却藏不住对她的揶揄。

白莲立马听出问题,就知道她绝不会无缘无故掉水中!“靠!你整我?!”说着爪子舀一捧水朝他激射而去。牧琉冰凭空变出一把折扇,优雅打开扇面,轻松挡住袭击。白莲不服,拉高袖子两手全力以赴拼命舀水,誓要将他打湿。牧琉冰一个左旋,一个右侧,一一轻松避过,末了,还送她一个大号微笑,气得白莲吹胡子瞪眼睛。

见此,牧琉冰越笑得灿烂。隐隐感觉有人逼近,他一跺脚,嗔道“不跟你玩了”便掉头溜走。

这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突然就这么消气了。拍拍衣袖,庆幸自己心灵纯净,没被照心水所湿,更没有受伤。

“丫头。”是奴涵和慕容珩找来了。“在这干嘛呢?找你不着。”

“哦,没。唉,貌似又该上课了,下节是三班合一,上操场学术法,也不知道会教什么呢?我们赶快走吧。”

这节课由裘钏为他们上,教的是御剑术。裘钏个性随和,比较好说话,对他们并不严厉,但对于凡人孩子,半点仙术根基都没有的,自然上心得多了。于是,本就会御剑术的孩子便可以自由活动,不会的便须得刻苦勤加修炼了。

众孩子们接过裘钏为他们准备的木剑,一遍遍地背诵裘钏教的口决,一遍遍地调息运气,试着唤起木剑。

白莲深深觉得对着一把躺在地上的木剑背口决简直比对牛弹琴还可笑。背得她口干舌燥、烦闷至极亦不见得木剑有反应,哪怕震一下下回应她受伤的小心灵也好嘛!

浑浑噩噩到了黄昏时分,她不知喝了多少水,背了几千万遍口决,木剑依然冷冰冰的躺在原地。而周围,奴涵和慕容珩、穆若蓓都已经能够使唤起木剑,空剑飞离地面一米之高,再不济者,木剑也能够听话小小地震动几下。再看看那些早就会御剑的孩子,此刻正一个个站在剑上“嗖、嗖、嗖”乱飞,分明就是在炫耀!

冬凡明玉得意洋洋地掠过她头顶,稳稳当当在她面前潇洒落地,神情中充满嘲讽的笑,“你不是很厉害吗?这么简单的御剑术,真不敢想象你会是学得最笨的那个!”

被她一语戳中事实,白莲气不过,却也无可奈何。

“我教你吧!”冬凡明玉露出狡诈的一面。

白莲正想对奴涵发求救信号,牧琉冰已经挡在她和冬凡明玉面前。“助人为乐我最喜欢了。”

话音未落,牧琉冰一手结印唤出佩剑,一手一提,又一跃,已和她一同稳稳站在剑上,心念一动,佩剑立马直飞上天。

“哇!飞了飞了!”

白莲兴奋得直嚷嚷,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只见别人飞,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天空中飞呢!虽然是别人在卖力。

剑身略薄,但牧琉冰站在她身后,单身象征性圈住她的腰,以防她掉下去。直到飞入云霄,确定地上的人看不可他们了他才伸出另一只手,探了探她的额头。

“干嘛!”突如其来的暧昧白莲受不了,赏他一记后肘。

牧琉冰吃痛,放下不规矩的手,如释重负般笑了。

漂亮是漂亮,可惜太轻浮,牧琉冰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又被大打折扣。“放我下去!”

“没问题,你下去吧,我不会拦你的。”牧琉冰悠哉悠哉轻声道,却没让剑有稍稍下降的意思,甚至还松开对她的保护。

白莲一急双手往后拽紧他的手,就怕掉了下去摔成白莲肉饼。“王八蛋!下去!”

“呵呵呵呵呵~不服你就好好修习,打败我。”牧琉冰低笑出声,调整方向下降。

白莲一着地,立即跳离他身边,奴涵和慕容珩马上迎了上去。

裘钏两个大眼圆溜溜地转,心想着这是要爆发情敌战争不成?作为师兄,又是这节课的授课夫子,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要他如何处理才好?苦恼间,战争并没有爆发,而是以牧琉冰潇洒转身离开落下帷幕。他爽朗的笑声遗留在夕阳下的美好。

白莲三番五次被辱,从此发奋图强,可悲的是无论她多用功,无论把心法口决背得如何滚瓜烂熟,就是无法学进任何跟术法有关的东西,连最基本的都学不会,实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现代人呐!

这天深夜,安梦阁已到熄灯时间,冬凡明玉在炫耀完她新学的术法后乖乖躺床上去了。白莲表面不在意,看她炫耀就像看她一个人演独角戏。但其实,她是羡慕嫉妒得紧。

冬凡明玉盖好被子,指间一弹,壁上夜明珠暂时被术法掩去光芒,屋子瞬间暗下来。白莲是辗转反侧睡不着,数着日子,不知不觉来随冥的时日已有个把月,别人多多少少已学会些初级术法,反思自己,除了会背诵课上教的心法口决外,无任何收获。当初他们八十个人,通过层层考验,从众多求仙者中脱颖而出,她能挤进随冥,想来也是不差的,可是为何会这般?难道会是因为她是现代人么?

微风拂过帘幔,流苏窗帘一张一合,窗外月色趁机时而照进窗台。她起身,站在窗前。窗外院子桃花偶尔飘落几片,清风吹过,还可闻到淡淡的花香,桃花精守护在花朵上睡得正香。一片安宁祥和,被朦胧月色笼罩其中,却又增添了些许悲凉之色。

隐隐约约,远处传来阵阵埙声,时而喜悦,时而悲伤,时如清风拂过心田,时如爪子划过心口。谈不上奏得多悦耳,甚至是伤感居多,让人忍不住心凉了一把。

关窗!睡觉!

第十三章:随冥清风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不知不觉又过去两个月。她除了心法口决背得更多外,任何改变都没有。好歹她也是八十强,于众多求仙者中通过层层考验挤进随冥的,为何就是使不了术法呢?难道跟出生在现代有关?

这夜,她又纠结得睡不着。趁着月色,她独坐桃花树下,吹吹冷风,听听每夜必奏的那首奇怪的埙曲。

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它只在三更半夜、整座随冥皆进入沉沉梦乡时才会奏响。也许是日子一久,加上那埙曲奏得没有感情,也就没有人关注了。

白莲虽不怎么喜欢听,听了两个月却也没有腻。甚至妄自想着找到那个奏乐者,好好给他点评一番,也不枉她当了两个月的忠实听众了。

而当她认真找起声源时,却发现那乐声不管传到哪都是极小,小到不是有心人是不可能听见的程度,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夜里,能办到这样的事,可见奏乐者的修为和术法该是不低的。

白莲在主峰上乱逛,不但没有找到声源,倒是把自己逛迷路了。主峰之大,即使生活了三个多月,还是没有完全逛透,更别提认路了。

郁闷之际,可喜的是发现人影,可悲的是那人是牧琉冰。

“该不会你迷路了吧?”

“才没有,睡不着散步总可以吧?”白莲嘴硬。

“话说……你的术法没有任何长进?或者说,根本就从未学会过比较贴切?”

靠……白莲猛翻白眼。

“实话告诉你吧!其实你并不是学不了术法,只是被人下了控身术。”

“哈?!”

“除非你的修为比控术者高,才得以不被下控身术,而你的修为……啧啧,所以除非控术者撤除控身术,否则你一辈子都学不了任何术法。”

“嗬,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不信你可以去问当事者,便知道我有没有骗你。”牧琉冰打开折扇,悠悠扇了扇,“那天在云端,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早就知道你受了控身术。只是……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那你现在又为何说呢?”

牧琉冰收起折扇,沉默了。明眸中有那么一瞬暗淡了下来,随即却又恢复玩世不恭的模样,“历史天机,不可泄露也。想知道什么自己去问秦梓恒。”

“我不信,我跟圣尊无冤无仇,他没有理由这样卑鄙的限制我。”

“丫头,”奴涵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他们身旁,“圣尊怕你拜他为师,他不希望你修仙。”

假如她只是不相信牧琉冰的话,那么奴涵,那个在这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给她温暖和安全感的人,她是不会怀疑他说的话的。“可是……”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失落,总之,她心里很难受。“既然这样,他们为何放我进入八十强?如今却又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

奴涵和牧琉冰沉默不语,他们犹豫许久,终究告诉她这个秘密,但是,他们绝对不会告诉她:圣尊的初衷是为了你好。

自从得知被那个她一心想要拜他为师的人下控身术,白莲一度精神萎糜不振,再也无心背什么心法口决,术法也懒得练了,反正她也学不会。这会儿,人家在一旁练得正欢,她呢,看得揪心郁闷,看着人家一会儿飞天遁地,一会儿变幻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有羡慕更有嫉妒,甚至是恨。

索性躺在草地上,翘起二郎腿,叼着一根小草,睡死过去。任凭授课夫子和奴涵他们来了,不理就是不理,结果……刑罚伺候。

赏罚殿上,执法长老和授课夫子端坐其上,白莲不情不愿被迫跪在堂下,领了打扫主峰上所有阁楼一个月的惩罚。

于是乎,这怨念便更深了……不就是上课睡觉不理夫子么?这样就被罚打扫主峰上所有阁楼?老天!莫说主峰上上上下下几十座阁楼,一座阁楼就够她打扫一整天了!要累死她啊?白莲一边饿着肚子,一边有气无力地拖着光洁无比的地面。

不管是地面还是墙壁、窗户、摆设物都是那么一尘不染,就不明白为何要她天天过来打扫,明明她一人无法完全打扫完,分明是找茬!

“归根结底,都是那个叫秦梓恒的糟老头的错!”愤愤难平扔掉手中拖把,上等玉制把手重重打在水面上瞬间碎掉,夹杂着溅起的水花四溅开来,一不小心便将她的小腿划伤。

这算是闹脾气的惩罚么?白莲越发地委屈,坐在地上撩起裙摆,看着受伤流血的小腿更生怨念。

清风殿上棋室中,一个笔直的白色背影端坐棋盘边,对面飘着的是一缕青烟,隐约可看出是位白发苍苍的和蔼老人。老人家红面泛光,神采奕奕,跟小弟子对弈是他这个已死之仙最大的乐趣之一,但是最近,又有一事是值得他高兴的。“她已归来。”

秦梓恒不语,眉头都不动一下,安静地下棋子。

“然,她又似非真正之她。果已被改变。”

“人要心存善念,我却不希望她太善良。”

主峰上的白莲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清风殿。突然旁边的照心水引起她的注意。心正之人可以踩在照心水之上,而清风殿又是悬浮的,那么照心水是不是可以充当楼梯呢?好奇心驱使,加上记恨秦老头,她决定上去瞧瞧,质问他一番。

说走就走,一脚踩到照心水上,果然如履平地,一步步直上清风殿。

清风殿如清风,冷冷清清,寂静无声。只见一座辉煌殿宇立于朦胧月色桃林中,迎风夹杂着淡淡的荷花香气。高大的雕花亭型大门上挂着块额匾,用豪迈的气势书写“清风殿”三字。白莲站在额匾下,心莫名地开始犯虚。

透过没有门的“大门”往里望,左右是古香古色的缠绕着许多爬藤类植物的九曲回廊,蜿蜒曲折望不到头;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荷花池,满池花白叶绿,芬芳至极;荷花池后方便是大堂了。

清风殿不同于主峰那般高调奢华,而是以古朴典雅为主线,辅以舒适贴近大自然的设计。地上铺的也不同于主峰是照心水,而是寒冰玉,终日散发阵阵寒气,对疗伤及提高修为大有裨益。

白莲跨进大门,朝大堂走过去。走近荷花池,她惊讶地发现池水如照心水那般清澈,在月色下泛着金色光芒,如许多金沙点缀在荷花之间,为朴实洁净的荷花添上一层华丽的外衣。

绕过荷花池,径直走到大堂前。“秦老头!本姑娘造访,速速现身迎接!”

棋室中,正欲下子的秦梓恒顿了一下,那缕青烟却扑哧笑了,笑得一颤一颤的,差点失了形状,这才赶忙止住笑声。

秦梓恒不动声色继续下子。秦筠则是一动不动紧盯着他的面部表情。可惜,万年来,他永远是那个没有任何表情的表情。秦筠顿觉无趣,扔下棋子一溜烟闪人。

他轻飘飘飘至大堂前,赫然发现某位不怕死的小毛孩正挥着超大号毛笔在一面洁白的墙上艰难地书写着:秦梓恒,卑鄙小人!

嗬!问六界之中,谁敢有这份勇气?谁对他不是畏便是敬?只怕只有她敢不敬不畏了!

秦筠施施然飘到她身后,故意用冷气吹她,白莲一转身,便看到没有形体的一缕烟,吓得一跳三尺远,又一想,清风殿上怎会有鬼怪呢?看他的样子,明明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想必便是秦老头了吧!镇定心绪,白莲一手叉腰,一手直指秦筠,质问道:“喂秦老头我问你,你凭什么对我下控身术?”

秦筠答非所问:“见了本尊竟不下跪,甚敢辱骂本尊,我看你的胆子长得很滋润很肥嘛!”

“是你错在先!既然不把我当随冥弟子,我又何必给你下跪?”

“你你你,你个泼妇!级别比本尊低的通通要给本尊下跪,不论人神鬼,何论是否我随冥弟子?”

“吼!你为老不尊,欺负小辈,甚是卑鄙,不跪不跪!”

“你个小女娃,不晓得晚辈要敬重前辈吗?快快给我磕头”

“臭老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争论跪与不跪。暗处的秦梓恒差点忍俊不禁。身为随冥前掌门,放下身段与人大争特论,实为头一遭。倒也不是真要她给他下跪,纯粹逗她玩儿呢!

最后,堂堂的随冥前掌门口舌上占不了任何便宜,只得掩面溜走。白莲得意洋洋捋捋袖子,望着逃走的青烟飘到墙角一个白色身影后。

那个身形……

“神仙大哥!”她一眼便认出那个她朝思暮想的、只有两面之缘的“神仙大哥”。

清秀的五官,瘦尖的脸形,还有包裹在素色长袍下的高大身躯,这张脸孔、这个身形,从她来到这个世上便已深深牢刻脑海中,再难忘却。

她直奔过去,无奈十岁的身体无法帮她投进他的怀抱,而只是抱住了他的大腿……“神仙大哥!见到你真好!”不知为何,他总能够给她安心的感觉。是因为来到这个世上看见的第一个人是他么?还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救了她小命的恩人?

秦梓恒平生第一次手足无措起来,却只是不动声色拉开与她的距离。

秦筠光明正大偷瞄几眼,识相闪人,“你们慢慢叙旧。”

“神仙大哥,想不到你是随冥弟子啊?你怎么会在清风殿上呢?那个蛮不讲理的老头没有为难你吧?”

“休得无礼!”秦梓恒一甩袖袍,侧身不看她。白莲未察觉他的疏远,随他转身兴高采烈拍手叫道:“我们真有缘,早知道到头来还是绕到这里,那日就该随你来仙界,我也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了。”

“你并不适合修仙。”

“才不是!我只是被那秦老头下了控身术,哼,他不许我学,我偏要学,我一定会在随冥山上立足的!”

“想留在山上还不容易,大弟子是留,扫地的弟子也是留。你只要规规矩矩待在山上,便没有人会赶你。”

“我,我怎么可以和扫地的相提并论?我要拜师学艺,打遍天下无敌手,叫那秦老头好好看看,我才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白莲越想越委屈,她招谁惹谁了?凭什么剥夺她的权力和自由?她一定要出人头地,变得强大,叫看不起她的人通通仰望她!“神仙大哥,不然我就拜你为师了吧!我一定会努力刻苦修习,为你争光的!”

“我……不收徒弟。”

“为什么?你嫌弃我么?放心啦,我只是被下了控身术,等我找那秦老头解了控身术,便可以修习了!”

“我不收徒弟。”

“不嘛不嘛!你收我吧收我吧!我们这么有缘,在随冥我也就认识你,我只想拜你为师……”

“随冥上上下下弟子三万,有的是可以收你作徒弟的弟子。”

“我不!”这回白莲真较上劲了,别人偏不允许,她偏要那样做,何况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位神仙大哥,拜不了天下第一的秦梓恒为师无所谓,若能拜神仙大哥为师也不错。“求求你了神仙大哥哥~你就收了我嘛收了我嘛~”白莲拉着他的手一晃一晃的撒起娇来。

秦梓恒哭笑不得,这娃娃缠人功力不浅啊!却只是冷着脸甩开她的手,“哭也没用。”

闻言她真的“呜呜呜呜”哭起来,白莲一边观察他的脸色,一边暗自偷笑,发现黏着他撒娇也挺好玩的,只是不明白为何他明明眼底蓄满温柔,脸上却冷硬不肯收她为徒。

一边琢磨着他不肯收她为徒的原因,一边努力挤出几滴眼泪。果然对于男人还是眼泪有作用,秦梓恒拿她没办法了。“好好好,你别哭了……”

“谢师父!”白莲反应够快,立马换幅笑脸跪在他面前叫“师父”。

秦梓恒反应也是极快,稍侧身,避开她的跪拜,“弟子要拜师得按派中规矩来,先通过考核赛,我便考虑考虑。”若是命中注定两人免不了有师徒这层关系,那么他便顺其自然收她为徒就是。

“不公平!我被下了控身术,什么术法都学不了啊!”

其实他并没有限制她学术法,只是限制她使用术法,只要她熟背心法口决,懂得如何反压他的控身术,便可挣脱他的禁锢。她,并非普通人,她的身体里潜藏着一股力量,只是她没有发现,一旦发现,并懂得加以利用,完全可以把那股力量转化为对敌的武功招数。

“我指的通过并不是一定要打败其他弟子夺得魁首,也并不是在术法上能够打败其他弟子便会赢。”说着秦梓恒食指一动,为她解开十分之一的控身术,“之前背的口决若能灵活运用,使用术法不成问题,如果你够聪明,取胜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白莲以为控身术全数解开,激动得又给他下跪,“白莲拜谢师父数次相助之恩。”

秦梓恒拿她没办法,忙扶她起身,“你莫要动不动便下跪。”

“可是秦老头喜欢别人跪他呀!我以为随冥都这样……”

“咳!身为随冥弟子,最基本的礼数不可少,对任何人你皆不可再如此刁蛮无理,至于我,你不用跪我。”

“哦……”她似懂非懂应道。

如此看来,拜神仙大哥为师还是有可能的,白莲便开怀了。下了清风殿,干起活来有劲多了。

《轮回转世为君生》未完待续……

在【小牛小说】这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轮回,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601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