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小说《午夜送尸人》全文免费张衡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第六章 他回来了

如果那个蜡皮脸说的都是真的,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那我岂不是只有两天可以活了。

想到这儿,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

我慌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忽然就想起来,那天蜡皮脸离开之前,跟我说过,只要我在头七之前就找他,就还有救。

想到这儿,我就伸手往身上摸去。

可是我的口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我的脑门子上一下子就见了汗了,难道那张纸条我给弄丢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脑子里火花一闪,忽然就想起来,那东西我给随口扔在床头上了。

一想到,要想拿到纸条,我还得回到那间可怖的屋子里,我心里就怦怦直跳。

其实在我内心,对那间房子已经有了很大的抵触情绪。

可是现在,我没有别的选择。眼下能救我命的,可能就只有那个蜡皮脸了。

于是我跟司机说了我家的地址,让他抓紧赶过去。

等再次回到出租屋的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望着我先前住的那栋房子,我坐在车上半天都没动弹,心里一个劲儿的打哆嗦。

此刻,房子里黑漆漆的,一点儿亮光都没有。

可我明明记得,我当时出去的时候,根本就没来得及关灯。

那这里的灯是谁关的呢。

想到这儿,我的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那个死了的女人的脸来。

难道她被我甩下之后,又回来了?

我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有点儿不敢进去了。

待了半天,司机先我忍不住了,“我说哥们,你到底下不下车,兄弟我还赶着回家睡觉呢。”

我知道这次不进也得进了,于是掏出三张百元大钞来,塞给司机,“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千万别走。”

司机伸手过来要接。

临递给他的时候,我多了个心眼,把那三张钞票一撕两半截,把其中一半儿递到他手里,“你要在这儿等着,我出来就把这一半儿给你,说到做到。你要是走了,咱连就一拍两散,这钱谁都捞不着。”

那司机看了我一眼,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看样子,他对我算是恨急眼了。

不过我这么干也是出于无奈,他要是真跑了,我出来找不到人。就凭我的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一个女鬼,到时候还得让她缠上。

我实在是怕极了那种背上趴着一个人的感觉了。

我攥着三张半截的钞票,硬着头皮往屋子里进。

没进来的时候,我心说豁出去了,不就是一个女鬼吗,老子学医那会儿,死人我都解剖过,何况是一个女鬼,没什么好怕的。

可是进来之后才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

那种恐惧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说用理智可以压制得住的。

屋子里黑漆漆的,我只能摸黑钻到里面。

借着手机荧光屏上微弱的灯光,我第一时间就朝着开关那个地方摸了过去。

虽然我心里清楚,这次回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拿到那张纸条。

可是我实在不敢在这种漆黑的氛围下,一个人走到卧室去。

所以我想先开灯,这样万一屋子里有什么东西,我也好第一时间发现。

我把手按在开关上,准备迎接刺眼的灯光。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电灯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亮起来,而是开始忽闪起来。

期间还伴随着刺刺拉拉的声音,感觉像是哪个地方接触不良。

电灯一闪,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那种一亮一灭的情况,比一团漆黑还要吓人。

我趁着灯光闪亮的瞬间,朝着房间里快速的扫了一眼,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生怕在哪个角落里会出现那个女人的影子。

不过好在是虚惊一场,什么都没看到。

但是电灯闪烁的那种状态也没持续多久,也就那么一会儿的工夫,我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电灯彻底的熄灭了。

随着电灯熄灭,屋子里随后就陷入到了一片漆黑里面。

我心里清楚,就算电灯不能用,我也得照样往里走。于是我咽了口吐沫,继续往卧室里摸索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听到手机发出滴答一声。

我瞭了一眼,是电量报警,手机已经没有多少电了。

我心里骂了一声,索性关上了手机,摸黑往里走。

这地方我已经住了快一年了,就算没有灯,我也能摸进去。

我战战兢兢地走到卧室门口,推开了那扇门,就听到一声长长的吱纽一声。

那一声响,好像一把锯子一样拉在我心上,拉得我浑身麻森森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

以前我还从来没注意过,卧室的门打开的时候,声音会这么吓人。

卧室里也是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我抽了抽鼻子,隐约闻到了一股子怪味。

这个味道有点儿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不过这会儿不是研究这个味道的时候,我一边朝床头摸索过去,一边顺手按在墙上的开关上。

我心里默默祈祷着,最好卧室里的灯是好的,还能亮起来。

可是我这个念头还没转完,就在我把手按在墙上的一瞬间,一下子就按在了一只人手上。

那只手冰凉彻骨,感觉就不像是活人的。

这是谁的手,是活人的还是死人的!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麻了,浑身的血好像都停止不流了。

在黑暗里面摸到一只死人手,那种感觉绝对不是用恐怖就可以来形容的。

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个更吓人的事情了。

一瞬间,我觉得我整个人给炸了,妈呀一声就摔了出去。

我脚下一软,人一下子就磕在了床头上,就听到砰的一声,我的脑袋里面顿时就嗡嗡的响成了一片,差一点儿就晕死了过去。

不过就在我摔倒的瞬间,我的手下意识地按在了床头柜上,一下子就摸到了一张皱巴巴的纸片。

那就是我要找的东西!

我本能地一把把那东西塞进了口袋,然后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

我想起刚才在墙上摸到了那只人手,心里面怦怦直跳,就觉得一口气噎在了嗓子里,差点就给我噎得背过气去。

我下意识地重新打亮了手机,伸手就朝开关那边照了过去。

手机屏的荧光很弱,只能照出一个大概的轮廓。

我顺着微弱的光扫过去,只看了一眼,我就感觉自己吓得魂儿都飞了。

就在我对面不断的墙壁上,贴墙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那张脸,我实在是太熟悉了,是亮子!

第七章 死人的话

亮子竟然偷偷摸到我家里来了!

在我心里,早已经断定亮子已经死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此刻,我甚至都分不清他到底是死人还说活人。

不过从刚才他那只手的冰凉程度来看,亮子恐怕已经不是活人了。

既然是死人,那他又是怎么到我这里来的!

这会儿我的脑袋已经乱了套了,就看到亮子的那张脸已经变成了青灰色。

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我就已经断定,亮子已经死了。

我先是学医,后来有在医院里待了这么长时间,对活人和死人的区别太了解了。

死人的皮肤无论怎么糟糕,都会有一些光泽度,那是活人特有的东西,不是塑料和硅胶那种东西可以模仿的。

可是死人的皮肤,就和枯死的树皮一样,暗淡,糟粕,感觉就像一张糟透了的纸,一碰就会破。

此刻,亮子的那张脸,就处于这种状态。

所以,他一定已经死了。

一个死人,竟然偷偷地摸到了我的房间里来。

屋子里的灯难道都是亮子关的吗!

难道他到这里来,就是为专门等我来的吗!

短暂的惊怔之后,我的意识开始从惊恐中恢复过来。

我勉强控制着自己,没有被吓趴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亮子忽然就动了,他原本紧贴在墙上的脑袋,忽然就毫无征兆地转了过来,一双浑浊的好像泥汤一样的眼睛,一下子就死死地定在我的脸上。

就在他转头的瞬间,我甚至可以听到他的脖子里传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那个声音很脆,感觉就像他的脖子已经僵死,此刻正在一寸一寸地拧断一样。

这下子我终于看清楚了亮子的整张脸。

他的那张脸上,青灰色的下面,隐约还能看到一块块好像汤圆那么大小的紫斑。

我一下子就看明白了,那是尸斑!

被一个脸上长满了尸斑的死人盯着,这个世界上恐怕再没比这个更恐怖的事情了。

可是这还不算完,就在我惊得浑身打哆嗦的时候,就看到亮子的嘴唇好像翕动了一下。

然后我就听到了一个好像铝皮撕裂一样的声音:衡哥,救我!

那个声音既慢且沙哑,就好像从他嗓子深处挤出来的。

我整个人被彻底吓呆了,浑身僵得好像木头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亮子的那只胳膊竟然抬了起来,碰到了我的脸上。

一瞬间,一股子冰凉的感觉,瞬间就传到了我的身上。

有那么一两秒钟的的工夫,我的脑子里面忽然就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来:原来被死人摸一下是这种感觉!

此刻我心里面的恐惧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我的自控力就像一只充满了气的气球。

而亮子的那个动作,就像一根针扎在了上面,气球瞬间就爆了。

一瞬间,我整个人都进入到了一种暴走的状态。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巨大的恐惧下,真的可以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我就像一只发了狂的野兽,突然暴跳起来,一下子就从卧室里冲了出来。

期间,亮子的胳膊阻挡了我一眼。

但是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都出在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

那种状态下面,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我一下子就撞开了亮子的手,发了疯地往房间外面冲了出去。

几乎就在几秒钟的时间里,我从房间里狂冲出来,大门为我撞得发出咣当一声闷响。

我抬头看向马路上,那辆黑出租竟然还在。

我大叫着,“开门!开门!”

然后人就冲了过去。

那个司机被我吓坏了,慌手慌脚地开始打火。

一边打火,一边朝我这边看过来,脸上充满了恐惧。

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像是要给我开门的样子。

一瞬间,我有点儿明白了,司机被吓坏了,他想逃!

我顾不上开门,一个箭步就从敞着的车窗里钻进了车里。

车门被我撞得发出咣的一声,显然这一下子碰得不轻。但是我这会儿根本就顾不上这个,对司机喊道,“开车!”

其实不用我喊,那个司机已经狂踩油门,车子像飞一样就冲了出去。

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那小子就差不多已经飚到一百多迈了,要不是这会儿是半夜,我估计早就出了车祸了。

跑了足足有十几分钟,我狂跳的心才渐渐恢复下来,这时候往身上一摸,就发觉浑身上下,早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

我狂喘了一阵,想起刚才那个恐怖情形,依然是心有余悸,于是我问那个司机,“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追在我后面?”

那个司机脸都绿了,嘴里嘀咕着,“没——没有。大哥,你到底惹了什么麻烦了。要不这样,我不要你钱了,你赶紧下车吧!”

我听的出来,他说话都带了哭强儿了。

我知道他刚才在外面等的时候,肯定已经听到我的惨叫声了,再加上刚才我从屋子里逃出来的那股子亡命劲儿,他还指不定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呢。

这会儿我也没工夫跟他解释,于是摆了摆手,把剩下的那一半儿钞票也扔给了他。

我没说下车,那个司机也没敢赶我下去。就这么着一直转到早晨六点多钟,天都蒙蒙亮了,我才让他停车。

人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只要天一亮,心里的恐惧就会一下子消失。

但是这次我的情况不太一样,尽管这会儿已经天光大亮,但是我心里的那种恐惧,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我觉得就算晒在太阳底下,依然能够感觉到背后的那种森森凉意。

我找地方给手机充了电,然后准备给那个腊皮脸打电话。

可是当我掏出口袋里那张纸的时候,一下子就傻眼了。

昨天晚上我把那张纸直接揣在口袋里了以后,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恐怖、太吓人了,直到现在我才缓过劲儿来。

所以这期间,我压根就没顾上它。

此刻掏出来才发现,那张纸片已经让我的冷汗给浸透了。再加上在口袋里揉搓,这会儿上面的记载地址的那块儿已经完全揉搓烂了,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那个电话号码虽然还在,但是上面有两三个数字,根本就看不清楚了。

眼见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被我彻底给毁了,我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子哇凉。

头七头七,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

那个贴在我背上,我看不见的女鬼,还有已经死了,但是会动的亮子。

这一切让我相信,那个蜡皮脸没有骗我。

我可能真的活不过那个女人的头七。

我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子绝望。

想起我为之打架的那个女人,还有系主任那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我心里面陡的冒出一股子怒火来:我不能死,一定不能死。

我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子,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一个不是法子的法子:我把纸条上缺失的那几个数字,重新组合起来,挨个打。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坐起来很难。

三个数字,起码有上千种组合方法。

我一个个试,可能两三天都试不完。

不过这是我唯一能抓住的一根稻草了,不行也得行。

这一整天,我都埋头盯着手机,一个号码一个号码地拨出去。眼见日头偏西,我都快要绝望了。

就在这合格时候,终于在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

那个声音实在太特殊了,我一下子就听了出来,是那个蜡皮脸的声音!

其实他的那个声音无比的难听,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简直比天籁都好听。

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就哭出来了。

我说出了我的身份,求他救我。

蜡皮脸告诉我,这会儿已经快天黑了,所以让我明天白天再去找他。

可是我一想到今天已经是头七的第六天了,到了明天我的命还在不在都不好说。

于是就急不可耐地告诉他,今晚我务必要去。

蜡皮脸在电话那头什么都没说,沉了一会儿,就告诉了我一个地址:黄泉道十八号。

我听了这个名字,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刚刚才撞了鬼,现在就有人让我去黄泉道。

这个怎么听怎么晦气,于是我不禁想到,这真的会是巧合吗。

不过现在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午夜送尸人小说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午夜送尸人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632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