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泣小说TXT在线全文免费阅读_神泣小说无弹窗完整版连载

他背负着双生花的诅咒,执掌着弑神剑的力量,他要让弑灭诸天神魔,逆转天道轮回!浮华之梦,万载一世,相见若为执手,花开只为花落。 九天之巅,诸神一战,挥剑若为繁花,魂散不为繁华。

神泣

第四章风中的承诺

接近梦的边缘不惜放弃一切,唯有永恒的誓言令之辗转难眠。

决心与疯狂不过就在一瞬之间,执剑,毁灭!

梦中一阵花香,轮回中的彼此是否别来无恙?

梦中一片刀光,今生是否依旧与剑影相伴?

花开两岸,剑遗九幽,是谁的思念,望穿天涯?

……

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如此这般,一守就是七个日夜。

逆神不知道逆欣为什么会救他,或者说,她为什么会为他如此牺牲自己?

他只知道,自第一次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就已经将她的身影深深烙印,诚然,她倾城倾国美丽动人,可是,他很清楚,他对她的那种感觉并非情愫,而是…….一种言之不清道之不明的,很是微妙的奇异之感。

简而言之,那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抑或,亲近感。

就好似,他们已经相识许久,久到不能用岁月去衡量。

“飞雪,你说,我们仙界之人,会有前生今世之说吗?”沉思间,他毫无意识地张嘴言道。

只是,深夜中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转首,他这才发觉飞雪那小子早已趴在桌子上睡死了。

埋头苦笑,一个连自己身世都尚未弄清楚的人,又有何资格去追寻那虚无缥缈的前生?

犹记得,他是被一个名为飞幽的中年男子抱回科洛斯主城的,也记得,自己本名叫做逆神,可他怎么也不记得,他是从而何来,又是为何而来?

冥冥中有道声音告诉他,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本非仙界之人,但那道声音却并未告诉他自己到底是谁。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那他会属于哪里?他并非仙界之人,那他为何会来到仙界?

隐约中,他有种错觉,那错觉就是,逆欣可以告诉他答案,但却不是现在、

回头,目光复杂地注视着那犹然昏迷不醒的女孩,他思绪万千的心深处,那股感觉变得愈加强烈了。

静默凝视,不言不语,他就像想要看穿她的前生今世一般,逐渐变得深邃的目光之中满是神秘之色。

“或许,不是前世,而是今生,她真的就是从小与我走失的亲人?”某一刻,逆神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喂,一直盯着人家看,你还真好意思啊?”不知何时,飞雪已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突然在逆神耳边低声坏笑道。

逆神倒是毫不在意,反而颇为认真道:“我感觉,她就像是我妹妹一样。”

飞雪楞了一下,十分诧异道:“你说什么?”

逆神终于将目光移了开去,轻声低语道:“我有种错觉,她是我妹妹。”

“错觉?妹妹?你有妹妹吗?”

对于这个问题,逆神沉默了。他是谁,他真地会有这么一个如此乖巧惹人怜爱的妹妹吗?

“我不知道。”沉思半响,他却只能如此回道。

“你……你不知道?”飞雪听不明白了,这小子到底在说些什么?

“你说她像你妹妹,完了你又说你不知道你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么一个妹妹?你逗我啊?”

听着飞雪的话,逆神感到一阵头晕,思绪乱如麻,他真地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以及,他又在说些什么。

“我……我真地不知道。”抱头,低语,逆神的声音变得痛苦起来。

“喂,你怎么了?”飞雪觉察到不对劲了,其实自七天前,逆神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那会儿,飞雪就已经隐隐觉得他似乎有什么地方与以前不太一样,只是,飞雪直到现在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有哪里不对劲。

“头…..头痛,啊!”颤抖的声音中,逆神说话的语气都开始变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此刻的他正遭受着万蚁蚀心之痛。

“头痛?你…..你该不会又想吸别人灵气了吧?”飞雪狐疑道。

“我…..我……。”脸色已狰狞,声音已断续,逆神万分惊悸地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正蠢蠢欲动…….

……

另一边,亘渊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你怎么了?”另一张床上,一名与亘渊同房的暗夜弟子吃惊道。

“你还记得昨天的事情吗?”亘渊凝重道。

“昨天的事情?你指的是…….。”名为许华的暗夜弟子诧异道。

“就是逆神与飞雪遭遇暗盟截杀的那件事。”亘渊有些焦急道。

“这件事?记得啊,怎么了?”许华更为诧异了。

“不觉得整件事发生过程中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不对劲?”许华仔细想了想,随即一阵摇头,看向亘渊的目光中尽是茫然之色。

“就是……。”亘渊一个纵身跃到了许华床边,低声道:“仔细回想一下,当时逆神那一剑明明可以直接将那名蛮族斗士了结的,可是,他却仅仅用剑挡住了蛮族斗士的进攻。”

“一剑了结一名蛮族护卫?你以为他是你啊,据我所知,他与飞雪两人可是第一次进入普罗琳战场。”许华脱口而出道。

“问题不在于他能不能,而是,他为什么,只防不攻?”亘渊急道。

“不是,你怎么就看出他可以一剑将蛮族斗士给了结了的,要知道,以他的修为……。”

“速度,准度!”亘渊一口打断了许华的话,追忆道:“他出剑的速度绝对在你我之上,且,他的剑招刚好避过了蛮族斗士的攻势,那柄剑就好像见缝插针一般十分精确地攻入了蛮族斗士的防御死角,如果,他在最后一瞬间不刻意地将剑锋一偏的话,他绝对可以…….。”

亘渊没有将话说完,因为他逐渐意识到,那个与逆欣同名的少年绝非等闲之辈,可问题就在于,他为什么在最后一刻偏转了剑锋,难道是…….

“你……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许华已经呆住了,那天他也在场,可他怎么就没留意到亘渊所说的诸多细节。

亘渊没有回答许华的问题,此时此刻,他正在潜心思索着另一件,关乎着仙界未来格局的大事。

“其实,我当时也没有看出来,只不过,常年混迹战场的人,多少都会对一些不同寻常之事有所察觉的。我想,这就是师傅所说的潜意识罢。”许久后,亘渊才逐渐从深思中回过神来,目光异样地盯着许华仍然握在手中的修行秘籍,黯然叹道。

……

深夜,凉风习习,层层水雾无边弥漫在整个普罗琳。

逆神紧抱头部的双手逐渐松弛下来,那犹如撕裂般的痛楚终究是消失了。

“你,你到底怎么了?”见状,一直守在旁边的飞雪急忙上前关切道。

“没……没事。”逆神猛地晃了晃头,声音微弱道。

“没事?你知不知道刚才你…….。”

“我刚才说什么了?”逆神突然打断了飞雪话,沉声问道。

这一刻,飞雪似乎看到,逆神的双眸之中,有着点点红光闪过,是幻觉,还是……

“没…..没说什么。”飞雪不敢往下细想,急忙摇头道。

“真地没有?”逆神的声音有些冷,就好像……那不是他在说话。

“真…..真地没有。”飞雪再度否认道,且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逆神身上移向了别处,他似乎在刻意躲避着什么。

扑通一声,逆神笔直地到了下去。

“喂,你又怎么了?别吓我啊…….。”飞雪彻底急了,也怕了,因为他今晚所遭遇之事,太过诡异。

……

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九幽炼狱藏,却无经水火淬炼锋芒!

正邪利害戮人亡,诸天万界起红光,拥剑争权,血染裳!

狂风卷炊烟,恐惧袭心间,禁忌剑悬天,剑离鞘却是万丈深渊!

谁执剑向天,威慑众仙。

谁痴情不变,永堕凡间!

轮回已经浪费太多时间,日月,却从不曾为谁停歇。

仗剑九渊,恶魔,就在身边!

啪!逆神忽然从梦中惊醒,猛地起身,毫无意识地将床边的一本古籍掀翻在地。

异响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更惊醒了昏昏欲睡的佳人。

几乎是在同一个瞬间,他与她同时睁眼。

视线逐渐清晰时,他最先看到的,却是似笑非笑的她。

“逆……逆欣?”当确认眼前之人是逆欣无疑时,逆神不禁惊愕道:“你…..你醒了?”

逆心莞尔一笑,轻声道:“什么叫我醒了,明明是你醒了好不好。”

逆神闻言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他在那天夜里似乎,昏过去了?

“我昏迷多久了?”

“七天。”

“七天?”听到逆心的回答,逆神不由得一惊,他居然足足昏迷了七天?

“怎么,不相信我?”

“不…..不是,可是…….可是……对了,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逆神转移话题道。

“七天前啊。”逆心边说着边俯身将床边的那本古籍拾了起来,接着道:“确切地说,你昏过去不久,我就醒了。”

听到这话,逆神陷入了沉思,他昏过去不久,她就醒了?是冥冥中的注定,还是偶然中的巧合,难道,是上天在向他暗示着什么吗?

“好啦,你守了我七天,现在我也守了你七天,我们可是扯平了。”逆心随手将那本古籍放在桌上,接着道。

不知为何,逆神心中有种愧疚感。或许在潜意识中,他并不希望他欠别人太多罢。

“都怪飞雪那小子多嘴。”

“飞雪多什么嘴了?”逆心有些不解道。

“没……没什么。”躲避着她水一般柔和的眸光,他不由得将视线投向了窗外,却刚好看见,那一轮高悬夜空的清冷皓月…….

……

黎明将至,夜风未去,弥漫在普罗琳四方各地的水雾犹如一层极薄的神秘面纱般将所有人的视线遮掩,那就好似上天在提醒着每一个进入战场的人——在如此凶险之地,切勿观望远方,珍惜眼前才是要紧,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死在敌人手中。

天空,皓月依旧,缕缕月光虽然清冷却无比柔和地投射在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

只是,她的清冷她的柔情,世间又有谁人可懂?

“小欣,我感觉你很像一个人。”屹立普罗琳之巅,他终于鼓足勇气对她说道。

她心里一动,将凝望皓月的目光收了回来,徐徐注视向他纷繁复杂的双眼,轻声问道:“像谁?”

犹豫着,迟疑着,这一刻他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将那些话说出口,如果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错觉,那岂不是无端给她带来了困扰吗?

“像我妹妹。”抬头,仰望皓月,他低声言道。

雾里观花,水中望月,这一刻,逆心的眼中似乎出现了幻觉。

幻觉中,一朵鲜红如血的花正悄然绽放,而在花的影子中,她看到了自己。

“哥。”低声轻唤,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这就是冥冥中的注定。

逆神当即愣住,徐徐转身,逐渐移向她的目光中有着丝丝讶异,以及,不为人所察觉的点滴喜色。

直视着他的目光,逆心浅浅一笑,轻声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认你做我哥哥。”

凉风袭人,月芒清冷,默默注视着眼前那水灵动人的女孩,逆神的心中无端涌起一股冲动,一股想要守护她永生永世的冲动。

“要我答应你什么?”彼此目光交汇,他从她眼中看到了自己。

“无论什么都会答应吗?”她调皮地眨着灵动的双眼,微笑道。

“无论什么都会答应。”他很认真地回答道。

日月交替的瞬间,天地法则颠覆,黑暗中有人心魔乱舞。

对与错,今生能否顿悟,结局中又是谁让恶魔复苏?

迷雾中,是谁在低述:最高的荣耀,竟是享受孤独!

“那好,我要你答应我——今后无论我有什么危险,你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我身边,且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不准离开。”三分笑意三分真,余下几分是任性,她从未曾想到,在那将来,她会为自己的这句话悔恨终生。

不知不觉间,风渐狂,亦更寒,可流溢在逆神心间的,却是丝丝从未有过的暖意。

“我答应你——今后无论小欣有什么危险,我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你身边,且没有得到你的允许,我绝不离开。”凛冽寒风中,他许下了来到仙界的第一个承诺,或许他将来会为这个承诺付出诸多代价,但是,他相信自己绝不会后悔。

天边,皓月黯淡,日光渐盛,那清冷的月光就如同风中的承诺一般,虽然短暂,可却与世长存。

阅读小说《神泣》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小牛小说”❤,回复:神泣,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655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