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医圣手全文免费阅读《怪医圣手》全章节目录

u=1072521925,3863375467&fm=173&s=78B00DD55473119E5095BD3A03006051&w=639&h=480&img.JPEG

而刘主任神色一变,马上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叶皓轩是哪位专家?”苏芝冷着脸问道。

“这个……”院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一边的刘主任上前喝道:“胡闹,叶皓轩不过是一个实习生,实习期都没满,手术刀都没碰过,他怎么可能会做手术?”

刘主任也是内科一把手,所以今天也在场。

刘主任的话一出,在场的众人皆是面色一变。

冯致远喝道:“黄院长,我的儿子伤的怎么样,怎么会是一个实习医生在做手术?难道贵院的医疗素质真的有那么高了?”

冯致远心中怒火丛生,他刚得到消息,儿子飙车出了车祸,而且伤得不轻,而医院竟然用一个实习生来为他儿子治疗,这让他无法接受。

而苏芝已经尖叫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儿子怎么能用一个实习生来做手术,出了问题,你们医院赔得起吗?”

“这个……”黄院长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坏了,里面那个叶皓轩是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知道这情况有多严重吗,就算你有一百分把握,这手术也绝对不会轮到你去做的。

华老一沉吟说道:“检查结果呢,也许贵公子伤了不是那么严重。”

李强连忙将检查结果拿了过来。

看着大大小小的十余张检查结果,华老越看脸色越难看。

检查结果显示冯少伤的极重,就算是他,在那么多的创伤下也只有两成把握做成功,而这实习医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看来今天是要出事了。

“华老,怎么样?”冯致远问道。

华老微一犹豫要是别的人,他直接可以说让家属准备后事了,但眼前的人身份不一般。

他说道:“这个……贵公子的伤势比较重,恐怕。”

冯长空的面色立时沉了下来。

苏芝尖叫道:“那你还不赶快进去救我儿子,我们为医院捐赠那么多的医疗器械,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儿子的吗,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全部下岗。”

华老的脸色不由得一沉,他是清源著名的医科专家,平日里就算领导见了也要给他几分薄面,说话也客客气气的,又什么时候受这种气?

而此时手术室的灯一闪,叶皓轩从里面走了出来,方才他为冯少渡气疗伤,着实耗损了不少真气。

他边走边说道:“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但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进一步观察,身上的银针暂时不要取下来吧。”

苏芝跑上前,就似一个波妇一般的尖叫:“我儿子怎么样了,你又是什么东西,我儿子的身体金贵,你要是把他治出来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好看。”

叶皓轩的神色骤然变冷,方才伤者情况危急,要不是他竭力救治,恐怕现在早就死了。

虽然违反规定,但毕竟也救了一条人命,而这伤者的家属一通怒骂,让他心情极为不爽。

他说道:“伤者已经没事了……”

“这样最好,不然的话我让你下半辈子去监狱。”苏芝厉声对院长喝道:“黄院长,这个人我不想在看到,让他滚出医院。”

相反冯致远倒有素养多了,只是冷冷的扫了叶皓轩一眼,便大步走进手术室,而一些医生跟随着华老走了进去。

“叶皓轩,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给病人做手术的,病人的身份非同一般,出了什么差错,你负责的起吗?你一个人死活没有关系,但不要连累了医院。”

刘主任厉声喝道。

叶皓轩冷声说道:“病人已经没事了,有问题我担着,刘主任就不必操心了吧。”

刘主任冷笑道:“没事?病人的情况华老出手都不见得能救得过来,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也不怕大话闪了舌头?”

黄院长看到叶皓轩,怒道:“不管你后台是谁,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叶皓轩的神色一冷道:“要我走,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

黄院长喝道:“就凭你没有医师资格就擅自给病人做手术。”

叶皓轩喝道:“医者仁心,当时伤者命悬一线,我有把握把他治好。”

“你有把握?”黄院长怒喝道:“就算你有一百成把握,这个手术也轮不到你做,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有什么资格进手术室?马上滚,不处理你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

叶皓轩冷冷一笑,取出胸口的实习医生牌子,重重的甩在地上喝道:“医者仁心,我行医救人不求有功,但求问心无愧,你这等唯利是图的医院,老子不稀罕留在这里。”

叶皓轩说完,大步离开。

“你……”院长直气得混身哆嗦。

而在手术室中,看着仪器上显示各项指标稳定的伤者,华老惊得目瞪口呆。

病人的呼吸平稳,面色红润,生命已经基本稳定。

病人的双腿上用夹板固定,骨骼平整,显然是已经接好,这让华老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这可是粉碎性骨折啊。

而且病人呼吸没有杂音,显然是肺叶处的碎骨已经取出,华老却不知道叶皓轩是用什么方法把肺叶处的碎骨取出的。

“怎么样了?”

见华老检查完毕,一言不发,冯致远心中一紧。

华老说道:“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刚才那实习医生,不简单。”

冯致远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芝急急的问道:“那我儿子有没有大碍?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华老沉吟一下说道:“看各处伤情处理的极为合理,而且手法不一般,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应该?”苏芝的神色立时变了,她尖叫道:“我要的是一个准确的说法。”

华老说道:“伤者之前伤势太重,病情又是千变万化,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结论。”

“观察?观察什么?我们每年往医院捐上千万,难道就养了你们这群只吃干饭的医生,我现在就要结果。”

苏芝尖酸刻薄的尖叫。

华老的脸立时阴沉了下来,想他骨科专家,泰斗般的人物,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完整版已经在微丨信公众号《华华文学》更新完结。

关注后回复本书书号:怪医即可阅读全文。

他有些愠怒道:“你捐的钱是慈善机械,说白了也是为了名声,而且这些钱全部用于医疗,我们医者靠医术仁心吃饭,而不是靠你们这些伪企业家养的。”

华老越想越怒,他喝道:“贵公子的病,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夫治不了。”

说完拂袖离去。

“华老……华老……”冯致远见华老离去,不由得恨恨得瞪了一肯苏芝。

而此时刘主任走了过来,同样看了一下伤情,带着媚笑说道:“冯少已经没有大碍了,请两位放心。”

冯致远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小儿就麻烦刘主任了。”

刘主任受宠若惊地说道:“冯总客气了,都是应该的,冯总与冯夫人可以先去休息了,我这就把冯少转入贵宾房。”

冯致远点点头,与苏芝一起走出病房。

刘主任一转身,看到伤者身上十几根银针,不由得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针灸吗,拔下去。”

一边的李强犹豫地说道:“可是叶皓轩说银针暂时不能拔下来。”

“叶皓轩是主任还是我是主任?”刘主任登时有些不悦。

李强登时怒了,但刘主任在医院势大,他也不敢反驳,当下咬牙将这银针取下来,然后便离开了。

刘主任冷哼一声,心中却是喜滋滋的,这冯少看起来问题不大,这么好的一个讨好冯总的机会,就这样落在自己的头上了。

而他还没笑出声,只听病床的仪器上发出滴滴刺耳的警报声。

刘主任吃了一惊,连忙转身去看,他只觉得头皮一炸,只见仪器上原本正常的数据猛然有了异变,心跳加速,血压飙升,而且伤者呼吸有鸣音,口冒血水。

“快去请华老……”刘主任吓得屁滚尿流。

还未走远的华老被院长好说歹说苦苦哀求的请了回来。

而手术室中现在又乱做一团。

华老看了一下伤者,喝道:“他身上的银针呢?”

刘主任吓得屁滚尿滚,结结巴巴的说道:“拔……拔了……”

“胡闹,病人情况不稳定,全靠银针吊命,你怎么就拔了?”

“不是我拔的。”刘主任战战兢兢的说道。

李强一见刘主任要拿自己当替死鬼了,连忙上前惊道:“冯总,这是刘主任命令我拔的……”

冯致远几乎杀人的心都有了,他猛地瞪向刘主任,恨不得把刘主任抽筋扒皮了。

“那……再插上去行不行?”刘主任惊慌地说。

华老摇摇头道:“不行,针灸远比表面的复杂,要施针者根据病情的急缓,其深度,韧度,以及气道都不相同,这样贸然插进去,情况会更坏。”

“你这个混蛋,我儿子要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娘杀了你……”苏芝骤然听到恶耗,一点也不顾形象的扑向刘主任,又撕又咬的。

刘主任一声惨叫,脸上手上立时多了一些血淋淋的伤口。

还好冯致远为人沉稳,虽然儿子的事情令他痛心,但还是不失长老风范,他命保镖拉开苏芝。

他向华老恳求道:“华老,就请你想想办法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华老拿起针银,只见银针细如发丝其韧度也象头发般的柔软,他实在是想不通叶皓轩是怎么将这么软的针刺入人体内的。

当下他叹口气道:“恕我无能为力,你们去找找刚才那位实习医生,也许他有办法。”

冯致远面色一沉,但为了儿子,还是点点头。

“要抓紧时间,贵公子恐怕撑不了多久。”华老丢下这一句话便即离开。

冯致远当即冷冷的瞥了一眼刘主任,然后大步离开。

刘主任心如死灰,连忙跑上前说道:“冯总,那实习生叫叶皓轩,是清源医科大学的学生,在这里没有什么认识的人,现在估计回校了吧。”

冯致远站定身形,冷冷的扫了一眼刘主任,沉声道:“我儿子要是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刘主任,你就回家养老去吧。”

刘主任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回到宿舍之后收拾了一个简单的行礼,叶皓轩便离开了医院的宿舍。

搭上最后一班通往学校的公交,径自回校去了。

而当他刚刚下车,走到校门口,只听轰鸣的马达声音在从身后传来。

一辆黑色别克猛地停在了叶皓轩的面前,紧接着几名目光凌厉的人从车上下来。

叶皓轩认得这些人,正是刚刚那位冯总的保镖。

为首的一名保镖拦住叶皓轩的去路冷声说道:“冯少病情有变,冯总让你回去一趟。”

这些保镖面色冷厉,态度恶劣,立时让叶皓轩心中怒火丛生。

他伸手将档在面前的手打开,冷冷地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实习医生,你们冯少的病我看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保镖喝道:“冯太太命令,就算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请跟我们回去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叶皓轩大怒,这也是求人救命的态度?

当下他不理会这四名保镖,转身向学校门口走去。

而那保镖眉头一皱,伸手向叶皓轩的双手拧去。

这些保镖是些职业保镖,有的是退伍的军人,身手不一般,要是常人被拧实了,恐怕马上没有反抗的能力。

然而叶皓轩岂是一般的人能比?他右手一屈反制住了保镖手中的脉门,几息微微一吐,轻轻向后一推。

保镖只觉得手上一阵酸麻,两条手在一瞬间一点力道也施不出来,紧接着感觉到了一阵强大的反震之力,他连退数步,砰的一声靠上了车门。

四名保镖吃了一惊,原来叶皓轩还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余下几名保镖一声大喝,一同扑向叶皓轩。

叶皓轩猛地向前一冲,反手擒住一人的右手,轻轻一拗,那人一声惨叫,一条手软趴趴的垂了下去,眼见胳膊便被卸了下来。

另外两名则是咔咔两声,右手同样软趴趴的垂了下来。

四名保镖吃了一惊,他们几个人都是职业保镖,平时受过严格的训练,但对上一个学生,瞬间便失去了战斗力,他们明白,今天遇上对手了。

叶皓轩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完整版已经在微丨信公众号《华华文学》更新完结。

关注后回复本书书号:怪医即可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872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