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小说《画尸怪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小说

你走神了吧!想什么呢?”

“没。”季子墨掩饰的干咳一声,面色凝重问道:“你记得苏清眉?”

“记得,她跟我是邻居。”

“邻居?”会不会是石林记错,苏清眉怎么可能是他邻居?季子墨暗自纳闷。同时,他既然知道苏清眉,怎么没有提到另外一个跟他亲密无间的女人?难道他忘记了!

石林突然爆发夸张大笑道:“看把你紧张得的,她是苏清眉但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只是名字相同而已。”

季子墨对石林的话,表现出不置可否的神态。他修长的指尖抚了一下自己的鼻头,怅然一笑“紧张毛线,在谈你的事,别瞎扯。”

石林却好像没有听见季子墨的话,而是顾自滔滔不绝的说道:“苏清眉忒可怜,真的,她婆婆简直不是人,不断在她老公面前挑唆,还监视她的行踪。”

季子墨闭眼模式,聆听对方的讲述,彷如看见两个苏清眉。一个是他心目中的苏清眉,另一个容貌不清晰模糊状,两个苏清眉以泪洗面的样子真实也立体的映在脑海中。他的心再次被狠狠扎了一下,疼痛加剧,面色惨白。

“你没事吧?”

“什么?”季子墨从不会在他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因为听到关于苏清眉的事,心疼得难受,在石林的眼里依旧是一副漠然淡定的样子。

他季子墨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尊,中看不中用的雕塑。他不懂风华雪月,不懂红楼西厢,情商为零。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错过苏清眉?

苏清眉喜欢季子墨,石林早就知道。

曾经,苏清眉偷偷的在石林面前打听季子墨所有情况,并且每一次来凯旋门歌舞厅坐的位置依旧是他们初次相遇遥遥相望的那个角落,可每一次都是他季子墨毁约。

真相是,季子墨有苦衷,苏清眉每一次托石林带信约他,每一次都奇怪的遇到一些不好的事耽误了时间。其实每一次他都来了,只是迟到一个小时或者半小时,每一次来都呆呆对着那张已经空了的位置,呆到很晚才不舍离去。

石林是话匣子,一旦打开很难关上。

因为内心的恐惧,让他很痛苦。现在把心里的恐惧分享出来,精神大好,话也多了。从发生在他身边的怪事,讲述到苏清眉,然后话题一转到一个多小时前发生的爆炸事件。

“那辆车好可惜,东风雪铁龙,价值10.88万。”

“你看见了?”季子墨惊讶道。

=================================================

《画尸怪谈》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华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华华文学,搜索关注即可。

“不但看见,还看见车里那个家伙嗷嗷惨叫的样子。”石林嘚瑟的撇撇嘴,端起“痛苦”大力抿一口,眉头一皱,“靠,真特么的痛苦,一路辣得彻底,爽!”

季子墨在想刚才的自燃事件,石林看见车里的人,难道他……“你认识那个人?”

石林放下杯子“那能谁都认识,只是车子在自燃爆炸时,我在地下停车室睡觉。”

“你在那睡觉?”

石林抹抹嘴嗨嗨一笑道:“为了早早的来,就呆那睡觉,还是爆炸声把我惊醒的,结果看见车里那个人在嚎叫,浑身着火很吓人的。”

“你报警了?”

“忘带手机,拨打了公用电话。”石林说着嘚瑟的冲季子墨挤挤眼道:“没有给钱。”

季子墨沉默,抬头看石林,动动嘴欲言又止,迟疑中环顾四周。实在觉得这个时候,不适宜讲那件事,他暗地里捏了一下拳头,把想说的话,吞回肚子里。

时间很晚了,季子墨抱歉的冲石林说:“咱还是走吧!待会有人要下逐客令了。”

石林吃惊“你不是说有事告诉我吗?怎么,这就走!”

季子墨叹口气道:“或许这件事延后会对你讲的。”11点30分,季子墨从位子上起来,去柜台结账,然后跟石林一前一后离开。

季子墨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他蓦然回头。柜台前的侍应生急忙低头,掩饰性的转身去整理酒柜。

季子墨跟石林回家的路线是南辕北辙,一个朝东,一个朝西,他们在十字路口分手。摩托车的噪音在寂静的夜就像雷鸣,轰隆隆穿破黑夜传得很远,这让他很不安,特别是回到家的时候,他生怕噪音惊动了邻居。

季子墨不是啃老族,只是暂住在父母的房子里。而父母带着妹妹去了乡下,他们在乡下有一座很古老的别墅。

季子墨的妹妹季姗姗很漂亮,听说最近恋爱了,对方是一有志青年,相貌还不错,季子墨还一次都没有见过。

他不想让妹妹尴尬,让对方知道他女朋友的哥哥季子墨是殡葬师。

一套三的房子,住一个人多少有些空荡。季子墨一个人呆在这么大的空间中,感受着师父的感受,享受着师父的享受,他把身子扔进沙发里不想动一下。

在进门的时候,季子墨按动了电话留言播放器。

电话里传来季姗姗撒娇模式的声音:“哥,你又失约,今天可是你老妹我的生日哎!”

糟糕,季子墨一骨碌爬起来,仔细看手机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没有电了。说好了今天去给妹妹庆祝生日的,结果被石林约到凯旋门聊天去了。

季子墨苦笑一下,抱住抱枕慵懒的姿势继续聆听下一个电话留言。

“子默,明天你有事做了。那具尸体烧得面目全非的,警方希望你帮修复一下,我最近感冒不舒服这件事你来主导吧!”师父略显苍老也凝重的声音响彻在耳畔。

季子墨神情一呆,自燃车里的尸体?

接着电话留言又响起,是一组陌生也熟悉的声音“季子墨,还记得我吗?张扬,市公安局刑侦队副队长,希望你帮忙搞定那具尸体,恢复其容貌助我们查出他的真实身份。”

我靠!几年不见,张扬什么时候当警察了?季子墨神情一僵,眨巴一下眼睛,暗自奇怪道。没有电话留言了,老妈,老爸好像生气他没有去给季姗姗过生日,肯定没有话说。

季子墨郁郁寡欢的进了洗澡间,把自己投入进滚热的洗澡水中,任凭洗澡水冲刺浑身的毛孔。洗澡之后,浑身通体舒畅,懒拖拖的进了卧室,躺在床上,脑子里都还在想苏清眉。

要是苏清眉现在想他,我们会不会在一起?季子墨看那本书摆放在电脑旁边,他的记性出奇的好,过目不忘。

或许是响应他的想法,季子墨真的有梦见苏清眉。

她还是那么爱脸红,腼腆害羞,纯真,眼眸,就像一汪清水那般清澈见底。季子墨含笑看着她,很想把失约的事解释一遍,却说不出来。

“子默跟我来啊。”苏清眉冲他笑,冲他招手。

季子墨起身来跟她走了出去,却不见了其踪影。

“苏清眉,清眉?”季子墨从没有这么亲昵的喊过她,是因为总以一副冷漠的神态漠视,才会让苏清眉对他敬而远之。

喊声回荡在空间,冷幽诡异,活脱脱就像来到另一度空间中,而这个空间就只有季子墨一个人存在。

彷徨不定中,季子墨很想回到起点,只是那一声声幽幽的呼唤依旧响彻在他的耳畔。声音充满蛊惑力,使他不由自主的跟着声音走,不知不觉间走到一大片黑沉沉的雾霭中。

在雾霭中或隐或现一排排小叶槐,熟悉的环境却给他陌生的感觉。季子墨好像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却一次都没有来过,这次怎么会来的?

呆在原地,四面八方袭来的冷气无孔不入钻进毛孔,季子墨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双腿不受控制,跟在那盏灯笼后面走。

他心里有千百个疑问,无形中就像有人把他的嘴用胶水粘牢,一句话都问不出来。

雾就像凝固静态物体,更像是一层薄纱,朦胧了视线,彼此看不见对方。季子墨看不见那女人的样子,只能凭晃动的灯光机械的前进着。

曾几何时,他有过这种感觉,那是还很小的时候。记得在乡下别墅中,屡屡到了深夜时分,睡梦中的他就会听见奶奶的喊声。

“子默到奶奶这里来,奶奶这里安全。”每一次季子墨不受控制的跟随声音起来,开了后门走进那一片杂树林中,暗黑吞噬了他的记忆,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就像迷途的羔羊,随时有可能被隐藏在暗处的邪恶魔鬼吃掉。

或许是母子连心吧!每一次都是妈妈从梦中惊醒,急急忙忙找来,发现他是在梦游。

季子墨的奶奶很久以前就去世了,他最后一次看见奶奶的时候,是奶奶大口大口喘息,就像一把腐朽的枯木,躺在床上,要不是铺盖在微微颤抖,他还真的以为奶奶没有气息了。

他还记得,奶奶枯瘦的手臂还没有小孩的手大,那深陷的眼睛,隐射出一束惊秫的光,吓得小季子墨哇一声大哭。奶奶就在那一晚去世的,妈妈不让他去送奶奶。

奶奶就埋葬在那片杂树林的后面,那边有很多坟。

其实奶奶不喜欢土葬,她在清醒的时候,对季子墨说:“默,奶奶不喜欢土葬,奶奶怕蛇。”

季子墨在几岁的时候,奶奶给他讲故事。讲土葬的人们,其实大多数尸骨不是腐烂掉的,而是被蛆虫跟蛇吞噬。

所以奶奶不喜欢土葬,她说火葬干净。

一个孩子的话没有谁相信,在父母看来奶奶卧床不起的时候,就糊涂了。糊涂的人是没有判断力跟清晰的意识,季子墨的话苍白无力,没有谁相信,奶奶土葬了。

季子墨没有去送奶奶,是趴在窗口看很多人抬了一副大棺材把她埋葬在那一片坟堆的一个地方。

奶奶回魂夜,家里早早熄灯,屋里一片漆黑。

季子墨却能在漆黑中听见奶奶的呼吸声,很冷很冷的呼吸,还能感觉她那枯瘦的手,暴涨就像竹竿那样伸长穿透木门,试图掀开铺盖捉住他。

u=2048033451,1374409475&fm=173&s=B9031F7C28A363151440114D0300E0E0&w=639&h=399&img.JPEG

=================================================

《画尸怪谈》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华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华华文学,搜索关注即可。

季子墨大叫一声,惊得母亲忙不失迭跑来,却真的看见木门有一个洞。

木门是那种古老的门。是很古老的那种木头所制成的门,门上还有古老的条纹。用刀子是没法一下子砍穿的,而且那洞的周边粗糙隐有抓痕,就像是被特别锐利的东西穿过去。

“是奶奶的手。”季子墨瞪大眼睛,对父母说道。

“这孩子胡言乱语。”父亲狠狠的瞪他一眼“痕迹明明是猫爪子抓的。”季子墨怕父亲,只好闭嘴。

木门被父亲用另外一块不相干的木板补上,新的木板补丁跟旧的木门不协调,看着怪怪的。之后,父亲说季子墨不适合呆在家里,让他去外面住。

母亲不答应把他一个人丢在外面。

父亲没法,只好带着季子墨跟还很小的妹妹季姗姗离开了古老的别墅去到大城市暂定下来。反正,他的古董店就在城里,这样也方便很多。

季子墨的爷爷是一位古董商,那栋别墅就是爷爷留下来的产物。他从没有从父亲口里得知关于爷爷的一丁点故事,全家福上没有爷爷的相片。

不过,在季子墨他们离开别墅之前,就是奶奶还没有生病的前一年,他偷偷去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奶奶生前爱去的屋子,一把大铁锁,锁住门里的秘密。门外的人,谁都不知道在那间屋里的墙壁上,挂满了的都是一个男人的相片。

季子墨也在男人其中一张相片上的看见奶奶。

那一次是意外,是因为奶奶进屋里发现没有戴眼镜,转身去拿,结果被小季子墨溜了进去看见了奶奶的秘密。

男人就是爷爷,爷爷高大也帅气。季子墨觉得自己很像爷爷,他能从爷爷的眉宇间看到几分跟自己相似的地方。

奶奶去而复返,戴着老花眼镜的她,一脸奇怪的表情,有怨恨,有哀伤,最后奶奶哭了。哭的时候,手抚摸着爷爷的相片。

屋里只有一张古色古香的桌子,他趴在桌子下,大气不敢出,只巴望着奶奶别发现他。

可事与愿违,奶奶发现了他。

在看到季子墨时,她不像是自己的亲奶奶,就像巫婆。这还是季子墨从漫画书上看见的巫婆,及时用来形容奶奶当时的形象。

别看奶奶一大把年纪,她的手劲很大,一把抓住趴在地上快要吓哭了的季子墨就像拖小狗似的拖了出来。那个时候,奶奶的眼睛没有深陷,是鼓突的,她的眼珠子很大,瞪得要挤出眼眶那样对季子墨怒吼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啊!你这个可恶的东西。”

季子墨的父亲是一个十足的孝子,他跟妻子从没有踏足这间房间半步。即便听见儿子吓得哇哇大哭,他也只能呆在外面喊:“季子墨给我滚出来。”

奶奶听见季子墨父亲,她儿子在外面喊,就一把拎起小可怜的季子墨,丢包袱似的把他丢到门口。

母亲心疼季子墨,也不敢当着奶奶的面表露出护犊的情绪,只能隐忍着一直把他带到他们的卧室才抱头痛哭。

季子墨一直觉得就是因为那一次之后,奶奶不喜欢他了,还对他充满仇视。奶奶这件事就是一抹之不去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灵深处,一直到他长大成人。

沉溺在回忆中,忽略了时间跟环境。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跟随灯笼穿过了厚重的雾霭,来到一处空地。

借助夜色,季子墨看见空地上有一栋孤零零的房子。房子别的窗口都黑洞洞的,只有一扇窗户渗透出微弱的光。

那个手提灯笼的女人不见了,而且特别怪异的是,这里的空间很干净,没有雾霭,没有那种特别隐晦的暗黑。

季子墨一定心神,情不自禁朝那扇有光的窗口走去。他能听见某一种器具磕碰的清脆响声,还能隐约听到吭哧大口喘息之声,就像一男一女在一起做那苟且之事的粗重喘息。

他慢慢靠近窗口,越是靠近心莫名的紧张,砰砰狂跳。

季子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紧张,不就是一扇窗而已。他大脑在假设,窗口里的人在做什么的画面,假设的画面让他顿然失去继续探看的兴趣。

季子墨忽然想撤回。还没有退步,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令他身子一僵,这是他没有想到的气息。本来是后退举动,变成加快步伐靠近窗口。

偷窥不是季子墨的菜,至少从潜进奶奶密室那件事之后,他忌讳这么偷偷摸摸的看事物。

可现在,他是不由自主的看了窗口。

通过窗口看里面,映入季子墨眼里是一片血淋淋的画面,地上,墙壁上,挂着的钩子上全是血。一具被剥皮的尸体,大字型捆绑着,一个戴着面具的赤膊男人,正大口大口喘息,拿刀熟练麻溜的完成剥皮的最后一道工序。

季子墨瞪大眼睛捂住嘴,提防自己发出惊叫。他一步步的后退,后退,继续后退,想要悄悄离开——就在他后退时,不小心磕碰到一块凸起的石头,他被石头绊倒发出一声惊叫。

季子墨能听见窗口传来大的动静,是刀具掉在地上的哐啷声,接着窗口探出一颗硕大的脑袋,脑袋上有一双红彤彤的眼……

季子墨从没有想要窥视谁的秘密,奶奶那件事是他懵懂无知无意间闯进去的。

他知道窥视了别人的秘密,其结果是很可怕的。

季子墨从噩梦中醒来,浑身汗湿透。还心有余悸中,心,噗通噗通撞击胸腔。坐起来,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总觉得那个可怕的男人,会很快追来。

会杀人灭口,他窥视了男人剥皮做灯笼的秘密。沉重的叹口气,迷惘的环顾四周,听到自己家窗口下传笑语喧哗声,才惊觉这是现实中。

那扇窗口下是一家大型汽车旅馆,在旅馆前面是停车场。早起时,季子墨总是爱倚靠在那扇窗口看车子有没有比昨天多一辆,或者是少一辆。

喧哗声来自旅馆聚餐厅,这里聚集了整座城市的各种类型的车跟司机。今天是出租车司机聚会的日子,喧哗声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季子墨起来,去洗澡间洗澡,把湿透的衣服换掉。然后站在镜子前,目视镜子中的自己。

他的确跟爷爷很相似。这是一张年轻的脸,但也依旧显得坚毅和冷峻的脸部线条,在大学时代让很多异性痴迷般想探究,却被冷漠的拒之门外,除了苏清眉是一个例外,打动了他的心以外,没有第二人。

又想到苏清眉,之前那噩梦跟她有什么关系?

到现在,季子墨才蓦然想到,那个梦境为什么那么熟悉了。那是石林有跟他讲述了一个关于人皮灯笼的梦,看来是一种下意识的幻想串联。

季子墨有感觉太阳穴隐隐作痛,伸手揉了一下。他是低头,揉动太阳穴的,耳畔怵然出现一声凶暴暴的大喝:“小子你跑不脱的。”

“谁?”季子墨猛然抬头,环顾四周。不大的空间,除了洁白的瓷砖,还有蓝幽幽的镜面,水笼头下的水滴声,就是他的影子没有其他。

季子墨觉得自己是太累了,需要多休息,明天还得强打精神去修复那具因为自燃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看时间,凌晨三点。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要是不睡觉,可以做很多事。比如,从火车站搭车去遥远的乡下,给季姗姗来一个迟到的生日祝福。

还比如,去石林那边继续听他讲述最近发生的怪事。亦可以从他口里探听关于苏清眉的事,对了,她不是他的苏清眉,只是名字相同而已,并且住在他隔壁。

这些那些的想法最后都被否决,季子墨拿起那部书。

书名叫;灵魂相吸。

随手翻了几页,究竟是夜晚,是人都需要休息的时候,眼皮酸涩很沉。

书从季子墨手指间滑落掉在地上,他蓦然惊醒,刚才看书不注意竟然睡着了。撑起身,探一半身子下地,伸手去拿掉在地上的书。

那书安静的等待他去拿,却在要抓住时,嗖——地一下,从床底下伸出来一只煞白的手,一把抓住把书拖进床底下去了。

眼花了?季子墨吓惨,惊得一头冷汗,睡意全无。狂跳的心,猛吞口水,这些都是太过紧张的缘故造成的自然反应症状。

季子墨努力平稳狂跳的心,干咳一声,从床上起来,一把抓住放置在床头柜上的蘑菇台灯。

灯线够长,足可以拉动伸向床底下。这是他许久以来为了提防突发事件做的准备,灯罩的光柔和也温暖,他随着灯光视线进入床底下。

噗~灯无预兆的熄灭,这可是季子墨没有想象到的情况。来不及想别的办法,他忽然听见来自床底下咯吱咯吱怪异的咀嚼声。

什么鬼东西,在吃我的书?季子墨愕然呆住,幸亏视力够好,在黑夜中看到的景象还是那么清楚。他起身去电脑旁边,拿起那支一直以来以为不会派上用场的小手电,轻拍一下,远的距离,蹲身朝床底下扫了一下。

床底下只是那部书,没有别的。

书完整的躺在那,季子墨用衣钩扒出来。床底下有灰尘,把书轻轻拍打一下,然后放在电脑旁边,重新躺床上,久久凝视那部书。

季子墨想看那部书会不会自己跑掉。刚才是错觉还是眼花,还是所谓的幻觉?看久了,眼睛难受,他微微闭眼深吸一口气。抬手摸了一把微凉的面部,眨巴一下眼皮,还是想睡。

=================================================

《画尸怪谈》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华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华华文学,搜索关注即可。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894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