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农女的锦绣人生》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

都市言情小说《小农女的锦绣人生》正在火热更新连载中!

《小农女的锦绣人生》精彩简介: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政史地物化生,那是什么?就这样还穿成了农家小媳妇,身边还有个拖油瓶?家里各个奇葩,公婆皆为极品!嘿,斗极品什么的,她会。总之,这是个现代战斗机带着大力无穷的汉子,发家致富,顺便斗斗极品亲戚,走上巅峰人生的故事。

《小农女的锦绣人生》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小牛小说,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全文了哦

第1章 穿越
  耳边传来一阵咒骂声,姚玉头疼的厉害,有些吃力的睁开双眼,就见眼前站着一个中年妇女,看起来有些老态龙钟,当然,如果不算上她骂人姿势的话。

  “我们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还想跑?我告诉你,你可是我们花了银子接进来的,再跑就打死你,让你提前下去陪老三。”那老妪一边指着姚玉破口大骂,一边往旁边的地上啐了口浓痰。

  姚玉见老欧指的方向,突然反应过来,她好像是在骂自己耶。霎时间,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大脑,本就头疼的姚玉,感觉自己的大脑快要被撕裂一般,双眼一闭,再次晕了过去。

  姚玉似乎做了个梦,梦里自己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农户,家里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哥哥,父母贪图钱财,大哥又是个懦弱的,整个家只有二哥对自己最好,每次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偷偷的塞给自己,把小小的姚玉养的比一般农户家的女儿胖了一圈。

  后来趁着二哥去镇上打散工,父母为了九两九的聘礼钱,把自己许配给双水村谢家老三,据说谢家老三已经死了,幼小的姚玉虽不知道什么是冥婚。但她母亲说,嫁过去后,虽然没有丈夫,但是会有公婆疼爱,生养自己的父母又怎会骗自己,姚玉就这么开开心心的去了双水村。

  来到谢家之后,谢家公婆真的是好吃好喝的供着自己,还不用做农活,比在自家待遇都好,唯一的缺点是冒出个拖油瓶儿子,姚玉天真的以为自己找了个好夫家。

  要不是起夜,姚玉无意间偷听到谢家公婆的对话,才知道所谓的冥婚就是在及笄那一天弄死自己,让她下去和死人做伴。姚玉吓的连夜逃跑,结果还是被谢家给抓了回来,毒打一顿,结果因为伤势太重,嗝屁了。

  睁开眼,姚玉发现这似乎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更准确点来说,是发生在原来这具身体主人身上的事,而姚玉自己,很显然,在原主被打死之后,穿越了。

  姚玉打量了下周围,屋子的摆设很简单,简单到说是简陋也不为过,除了身下躺着的床,对面是一张缺了个边角的木桌,上面放着两个黑乎乎的碗,还有一个破旧的水壶,桌子旁边是一个木质的柜子,看样子是用来装衣服用的。

  姚玉心中万马奔腾,好歹她也是手握上千万资产的土豪啊,摇身一变,竟然穿到这等穷山僻壤的地方,更别说还有一大家子极品人物等着她去应付。

  “咕噜。”肚子传来的响声,才让姚玉发现自己有些饿了,从被抓回来到现在,谢家都没给原身吃过任何东西。姚玉准备起身找些吃食,结果发现这具身体只要稍微动弹一下,就疼的要命。

  心塞的无以言表,上一世,姚玉在很小的时候爸妈因车祸去世,留下一大笔资产,父母的葬礼还没完,所有的亲戚就开始争夺姚玉两姐弟的抚养权,美其名曰要好好照顾姚玉两姐弟,其实就是为了抢夺姚玉爸妈留下来的遗产。

  起初姚玉还觉得这帮亲戚真好,患难见真情,竟然愿意抚养自己和弟弟,可是姚玉发现大家争执的情形越来越不对,为了争夺两姐弟,平时看起来最温柔的伯伯和叔叔竟然打了起来。

  众人僵持不下,又都在楼梯之间争抢着姚文,结果一个意外,姚文从被他们楼梯上摔了出去,当场没了生机,姚玉到现在都记得弟弟躺在血泊里的样子。

  父母尸骨未寒,弟弟就跟着去了,最可恶的是那帮亲戚竟然说是因为父母舍不得姚文,把姚文一起带走了。小小的姚玉默默记下那帮人丑恶的嘴脸,至此走上夺家产,斗极品之路。

  姚玉跟他们斗了二十多年,终于把家产全部夺了回来,害弟弟死亡的那些人也都没落个好下场,全身心放松的她打算好好睡个午觉,没想到,这一睡就穿了。说起来,上一世最让她遗憾的便是弟弟姚文,姚文发生意外的时候,也不过才三岁而已。

  “娘。”一声奶声奶气呼喊声将姚玉的思路拉了回来。

  眼前的这个小奶娃就是谢家老三在外面同别的女人生的儿子,反正在姚玉嫁进来之前就有了。

  “娘,你是不是不要诺儿了。”诺儿颤抖着双手拉着姚玉的衣服,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姚玉,活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看了一眼床旁边站着的小男孩,姚玉自认为自己不是圣母,可是面对一个才三岁不到的小孩,她实在狠不下心来,尤其这孩子还长着一张和她死去的弟弟很像的脸,姚玉抬起右手轻拍着诺儿的脑袋,柔声道,“不会的。”

  姚文死的时候也才差不多是这个年纪,或许这是上天给姚玉补偿姚文的一个机会呢,怎么说姚文的死是她长久以来心中的一根刺。

  “娘,吃这个。”诺儿手中是一小块黑色的面团,见姚玉接过,诺儿又赶紧跑去旁边的桌上倒了碗水递给姚玉,乖巧极了。

  姚玉看着手上黑乎乎的分不清是什么东西的食物,最终咬咬牙还是决定吃了,毕竟眼下填饱肚子更重要,一口咬下去,姚玉发誓,这绝对是她此生吃过最难吃的东西,没有之一。

  “咕咚。”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姚玉看了下站在床旁的诺儿,诺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原身来谢家之后,得知诺儿是谢三的儿子后,会把一些平时吃不完的东西分给诺儿,说起来也是个心善的。

  姚玉吃力的掰下一小块黑面团,沾水准备喂给诺儿,直接吞咽实在太硬了。

  诺儿摇摇头,小声的说道,“娘,我不饿。”

  在上一世,别说三岁,就算十三岁都还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面对懂事的诺儿,姚玉有些心酸,果然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娘也不饿,你陪着娘把剩下的吃完好吗?”

  诺儿见姚玉的神色不像说谎,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两人就着一碗凉水,把一块黑面团分食干净。

  黑乎乎的面团,诺儿却吃的开心极了,这让姚玉心里更加心疼起诺儿来。

  透过窗户,看见外面还是黑黢黢的一片,姚玉吃力的坐起身,喘着气问,“诺儿睡一觉好不好?”

  诺儿眼里满是惊恐,生怕又在自己睡着之后,姚玉再一次消失不见。

  谢家没一个人好好对诺儿,刘氏,也就是谢家的婆婆经常直呼诺儿是个小杂种,谢家公公更是不待见诺儿,有时连一顿饭也不给诺儿吃,所以三岁的诺儿看起来身材矮小,瘦骨如柴,性格更是软弱无比。

  原身进谢家之后还给诺儿分食物吃,虽是无心之举,却成了谢家对诺儿最好的人,所以诺儿很怕姚玉会一去不复返,这样谢家就没人对他好了。

  姚玉摇摇头,“我去烧水,你要跟我一起吗?”

  诺儿立刻拉住姚玉的衣服,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得。

  身上的血粘在衣服上,穿着不舒服不说,再不清洗,伤口很可能会被感染,谢家本来就要弄死姚玉,所以不可能出钱为她看病,甚至还巴不得自己早点死掉,免得到时他们动手。

  姚玉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刚才吃东西的时候就发现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不知多久没洗过澡了,指甲里面全是黑乎乎的东西。

  按照记忆中的方向,姚玉拿了套换洗衣服,拉着诺儿一步一步挪向厨房,好在诺儿很乖,知道姚玉走的吃力,每走一步就耐心的等着姚玉,短短的一段路,姚玉走了将近一刻钟。

  到厨房后,姚玉打量了下灶台,好在这种柴火灶她小时用过,虽说有些手生,但是好歹还是把火升起来了,见火势稳定之后,姚玉又把水桶里的水一勺一勺,慢慢的舀到锅里,诺儿也跟着拿了一个小碗,学着姚玉有模有样把桶里的水舀到锅里。

  趁着这个空档,姚玉在厨房找了一圈,还真是“干净”,连一颗米都没。看来这刘氏还真是抠门的很,生怕有人半夜起来偷吃的,姚玉刚拉着诺儿在板凳上坐下,准备等水烧开,就见刘氏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作死啊!大半夜不睡觉,到厨房来干什么!别又想偷东西逃跑!”

  刘氏心里也知道厨房没什么东西可拿的,看了一眼灶上的锅,没什么好语气的对姚玉说,“你说,你大半夜的烧个什么水!你知不知道这要浪费多少柴?”

  姚玉心中冷哼一声,即便再不情愿,可眼下对于谢氏一家,也只能暂避锋芒。

2015022614494380891621.jpg

第2章 眼神
  “娘也不希望我浑身血淋淋的去陪知默吧。”

  刘氏没好气的反驳,“用冷水冲下不就行了,烧什么热水。”

  说白了,刘氏就是心疼这些柴火,“用冷水的话,我捉摸着这一缸都得用完,那明早娘喝什么,再说我也不愿意啊,这烧个水多麻烦。”

  刘氏转念一想,当初去姚玉家的时候,姚玉的父母说姚玉被生养的好,咋一看,可不是嘛,白白胖胖的,还说是因为在家不做农活,这聘礼钱决不能少,其实刘氏知道,姚家说的好听,其实姚玉就是好吃懒做,家里不想养活了,卖个好价钱,不然谁家父母愿意让自家女儿寻一门冥婚。

  一想到花九两九银子“买下”姚玉,刘氏就心疼的要死,可是能怎么办呢?为了老四的前途以及在村里的威望也只能这样做了。她家老四以后可是要成大器的人,想到这一点,刘氏心情果然好了许多,“既然能活动了,明天早上的饭就你来做了,老四的饭可要做的精贵些。”

  姚玉应了声,见刘氏离开,姚玉继续往灶洞里添柴,不一会水就开了,姚玉兑了冷水,把水温调到合适的温度,打算给诺儿洗把脸,结果洗了整整三遍,才能看清诺儿的小脸蛋,姚玉叹了口气,“还有别的可以穿的衣服吗?”

  诺儿虽然不懂姚玉要干什么,还是乖巧的摇了摇头,诺儿的衣服都是大房那边二儿子栓子穿剩下的,所以大了很多,也都破破烂烂的,穿不了了才给诺儿,好在现在是夏季,身上破个洞也不觉得冷。

  姚玉叹了口气,干脆给诺儿全身洗了个澡,由于实在没多余的力气,便把脏衣服又给诺儿穿了回去,洗完之后锅里的水也没多少了,姚玉只得又加水加柴。

  诺儿洗完澡感觉身体舒服不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见锅里水开了,姚玉起身把厨房门锁上,然后开口,“诺儿在对面等我可以吗?”

  洗个澡被人在一旁观望,虽说诺儿只是个三岁的小孩,姚玉还是有些不自在,让诺儿出去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所以姚玉只得让诺儿去灶台的对面,好在诺儿听话的坐到对面去了。

  姚玉这才把衣服褪去,血和衣服早已粘在一起,稍微使点劲扯衣服,便会带出新鲜的血来,只是将衣服脱完,姚玉就差点疼的背过气去。喘了会气,姚玉拿起巾布一点一点的擦拭身体,等身体稍微适应些了,才拿水瓢舀水往身上淋。

  从姚玉身上滴下来的水都是血红色的,不知道姚玉冲了多少遍,流到地上的水才接近透明。姚玉从娘家带来的有换洗衣服,吃力的换上,看着满地狼藉,姚玉也懒得收拾,拉着诺儿一起回房。

  仅仅洗个澡就用了一个多时辰,姚玉吃力的爬上床,诺儿乖乖的躺在姚玉身边,有可能是因为洗澡的缘故,睡的十分香甜。姚玉望着黑黢黢的屋顶,还有十天,原主就及笄了,逃跑显然是不可能的,且不说不知道路,还带着一身的伤,估计没跑出村就被抓回来了,而下场只有一个:死。

  姚玉一边思索着怎么躲过这一劫难,一边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作死啊,这都什么时辰了,还不做饭。”屋子的门被锤的叮咚响,感觉随时都会塌下来一样。

  诺儿被吓的坐了起来,呆呆的看着门,浑身颤抖不止,姚玉坐起身来,拉过诺儿拍了拍他的背,对着门外喊了声,“来了。”

  “东西我放厨房,你快出来做好,老四可不能饿着。”刘氏骂骂咧咧的离开了,“都什么时辰了,还睡,果然是个好吃懒做的。”

  听到老四,姚玉眼前一亮,对啊,谢老四,谢知文,家里唯一一个读书人,已经过了童试,目前在家复习,准备考个秀才回来,既然是个童生,想必是个明事理的,而且老四在家里地位也十分高,要是他肯出面帮自己说话,说不定就不用死了,想到这一点,姚玉似乎有了些希望。

  姚玉梳洗后就去了厨房,昨天过后,诺儿似乎更加粘姚玉了,姚玉去厨房的时候就跟在后面,姚玉干脆拉着诺儿一起走到厨房,厨房的灶台上放着两份面,一份粗面多一些,一份细面,只有一碗,不用想也知道,细面肯定是为老四准备的。

  看着食材,姚玉想了会,决定就做最简单的面疙瘩汤。

  说句实在的,姚玉自个也很久没做饭了,倒水去和面的时候,差点把水倒多了,不过好在还是做过饭的,很快适应过来,只是这具身体不能太过用力,不然又得拉扯到伤口。

  “娘,您这是在做什么啊?”别说细面,就连粗面,诺儿平时也吃不上几口,这会看见白花花的面,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面疙瘩汤,想吃吗?”对于诺儿的亲近,姚玉还是很开心的。

  “想。”诺儿如实回答。

  “那你坐在这,待会好了就给你盛一碗。”诺儿依言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眼神却从未离开姚玉手上食材半刻。

  姚玉把两份面都搅成面糊后放在一旁,然后开始生火烧水,待水开之后,姚玉先把粗面糊的那份一点一点的放进去,煮熟之后,姚玉找了一圈也没发现盐,干脆直接撒了把葱花然后出锅,给诺儿盛了大半碗,诺儿端着在一旁嘘嘘溜溜的吃了起来。

  “小心点,别烫着了。”看诺儿吃的香喷喷的,姚玉心里也开心了不少,转身接着做细面糊那份,做好之后准备端给老四,想了会还是先给自己盛了一碗粗面糊,坐在诺儿旁边吃了起来。

  一大一小刚填饱肚子,把碗藏了起来,就见刘氏就走了进来,“做个饭都这么久,你是想饿死我们啊。”

  姚玉赶紧端起细面疙瘩,刘氏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以为姚玉自个要吃,准备开骂,就见姚玉赶紧说道,“娘,四弟肯定饿了,我把这碗面糊给四弟送去,这灶上也都好了,您先吃。”

  刘氏听了这话才点点头,果然被打一顿之后,姚玉就听话多了,早知道就该在姚玉进门的时候打。

  谢老四,单独住在一间房子里,这件屋子和其它房构造不一样,是实打实的青砖所筑,再看屋顶的草,应该也是新翻修的,看来姚家还真把谢老四当成了宝。

  姚玉敲了两下门,很快有声音传来,“谁啊。”

  听声音似乎是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姚玉清了清嗓子,“是我,来给四弟送饭。”

  谢知文很快把门打开了,的确是个翩翩书生的样子,穿着的并非农户家的粗布衣服,而是一身藏青色长衫,谢知文从姚玉手中接过面疙瘩汤,径直端进屋中。

  姚玉见谢知文什么话都没说,赶紧唤住他,“四弟这会有空吗?我有点事想找你说说。”

  谢知文站在原地,回头说道,“三嫂有什么事吗?”

  虽说谢知文说这话的时候,从外表看起来还是很和气的,可是姚玉还是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不悦来,姚玉迟疑了一会,还是道,“四弟应该知道我和你三哥是冥婚。”

  谢知文恩了一声,算是回答。

  “只要女子死后能和男子一起入葬便可算冥婚,所以这个死期不一定非要是我及笄,四弟觉得呢?”姚玉一边说一边观察谢知文的脸色,只是谢知文始终没露出任何的表情。

  “我明白三嫂的意思了。”谢知文不回答姚玉的问题,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姚玉。

  姚玉一时间没读懂这是什么眼神,然而听到谢知文这话还是心里一凉,谢四显然是不愿意帮忙,“那不打扰四弟了。”

  谢知文目送姚玉离开,眼里闪过一抹狠色,只不过很快又恢复到那副翩翩书生的样子,任谁也看不出眼前的人会露出刚才那种神色。

  姚玉走到厨房,发现粗面做的面疙瘩汤竟然连一滴汤汁都不剩,灶台上放的都是吃完了的碗,刘氏见姚玉回来,“你把碗刷了,然后去喂猪,再把这些衣服给洗了。”

  “娘,我的那份面疙瘩汤呢?”姚玉淡淡的问。

  刘氏冷哼一声,“你还想吃?饿不死就行了,长那么多肉干啥,又不能宰了吃。”

  姚玉没有说话,还好早上吃了一碗塞了点牙缝,不然还没等到及笄那日,她就被饿死了。姚玉把碗收到木盆里,带着诺儿去河边刷碗。

  走到半路上,姚玉突然反应过来,谢知文看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那分明是看一个死人的眼神啊!

《小农女的锦绣人生》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小牛小说,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全文了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

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

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

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941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