睫毛下的伤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睫毛下的伤城免费小说阅读

第九章 震惊。真相从来残忍
周迦听得想哭。

她真不想告诉自己,这是她亲生母亲说的话。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这孩子,还没有到你手里的钱来的实在是不是?用我子宫去换你的工作你的房子,我应该这么孝顺你是不是?妈,你别以为从小到大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对陈水沫有多好!明知道我每天为了帮陈水沫写作业熬夜到十一二点;明知道陈水沫要我代替她高考你还逼着我去,妈!你真的是我妈吗?还是说陈水沫根本才是你亲女儿!你给我走!你给我走啊!”

程若兰表情讪讪,目光一狠,但她还是没表现出什么,揣着包,马上离开。

……

周迦有些难受,想出去走走散散心。她换了套衣服,走去了住院楼外面。

住院楼后边有个小植物园,花花草草的,还有小亭子。周迦揉了揉脸蛋,缓缓在夕阳的余晖里,一步步朝亭子走。

“看她的态度,好像还是不肯手术。”

是程若兰的声音。

“为什么不肯?不是以沉已经去找过她了吗?你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做妈的,为什么连女儿的子宫都管不住,你多威胁两句,卖卖惨,哭闹两句,她不就同意了吗?”陈水沫尖酸刻薄的声音也近在耳边。


=================================================

《睫毛下的伤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情义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情义小说 ,搜索关注即可。


“水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是她的妈妈啊。你才是我的女儿啊!万一要是以后真的出事了,陈家的人知道是我把你掉包的,咱们把陈家真正的二小姐搞成这个样子……”

“啪——”似乎陈水沫扇了程若兰一巴掌,“你会不会说话。谁是你跟一个强奸犯生的女儿!我才是陈家的二小姐!我才是!周迦那狗杂种,才是那个强奸犯和你的女儿!”

程若兰连连讨好她,“是是是。周迦那贱种才是我女儿。二小姐,你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多坏身子啊。”

“不管怎样,现在已经搞掉了那贱女人的孩子,只要再拿掉她的子宫,她这辈子就永远不能给以沉生孩子了。陆家家大业大,怎么可能会要不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到时候就算那贱人有陈水烟的心脏,陆以沉也会跟她离婚的!”

似乎有窸窸窣窣的泪水声传出来,陈水沫警觉,连忙赶程若兰,“还愣着干嘛!快去看看是不是有人在偷听!”

……

周迦如五雷轰顶!

喉间涌上一股烫热的鲜血,她紧紧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响动。垫着脚尖,一步步地倒退回去。

一直躲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周迦才敢大哭出声。

太痛了。

真的太痛了。

她的丈夫不是她的,丈夫是为了她的心脏才娶了她。

她的母亲也不是她的,她的母亲为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过得更好,掉包了她,才抚养她的。

……

就在周迦哭得天昏地暗的时候,一道黑影猛地盖在她的头顶。

周迦还来不及抬头看清来人,那人已经劈头盖脸地,一棍子砸晕了她。

周迦头上破了皮,额头血液汩汩而流,模糊了她的视线。

恍惚之间,她似乎看到了——

母亲和……

陆以沉。


0-temp-201709-11-1505112000217.jpg

第十章 赐我他的狠,如怜悯罪人
陆以沉拧着眉心,怀疑地盯着拿了一根木棍砸晕了周迦的程若兰,沉声道,“你在干什么?”

程若兰不知道她身后还有人在,吓了一跳,连忙扔掉了手里的棍子,慌慌张张地看了眼陆以沉,两手无措地纠在一块,解释:“没……没什么。其实……其实是今天我和小迦吵了架。哎,陆先生有所不知,陈家对我和小迦有恩,给了工作还给了房子,而且小迦又拿过陈家的一颗心脏,我于情于理都觉得,该还给陈家一点东西。”

程若兰越说越起劲,“明天水沫二小姐就要手术了,我今天就来劝劝小迦,可小迦非但不同意,而且把我痛骂一顿,撵出了病房。”程若兰装作局促了一下,又接着道,“刚刚我看周迦出来散步,就跟着过来了。想着一棍子砸晕她吧,这样明天的手术才能准时进行。”

顿了顿,程若兰看不明白陆以沉的脸色,只好试探性地问:“你觉得怎么样啊,陆少爷?”

陆以沉深深看了程若兰一眼。


=================================================

《睫毛下的伤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情义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他将她抱起,说:“我带她去包扎。”

……

周迦醒了。

头疼的厉害。

她缓缓睁开眼,入目就是刺眼的手术灯。周迦几乎是立刻地,意识到自己马上要进行子宫移植的手术。

医生护士还在穿手术衣做准备,周迦趁机连忙从手术台上坐起来,猛地冲出手术室。

“陆太太醒了,快把她绑起来——”有医生连忙喊。

手术室外站着陆以沉。

从手术室里追上来的医生护士连连把周迦抓住,对陆以沉低头哈腰,“对不起,对不起,陆先生,我们没料到陆太太会这么快醒过来。”

周迦冲到他跟前,气得两颊发抖,她想破口大骂,无论如何却发不出声音。

她喊破了喉咙,喉咙除了疼,其他一点声音都没有。

另一位护士很好心地跟周迦解释:“陆太太,你昨天的氧气罩中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少量的氧化铜和硫酸铜粉尘,导致你急性铜中毒引起了失音。医生刚已经给你开过药了,等到晚上的时候你嗓子就会好的。”

周迦听得更加绝望了。

她用力挣脱护士的压制,冲过去,拽着陆以沉的衣领,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陆以沉这个混蛋。

陆以沉为了拿她的子宫,昨天找程若兰打晕了她,两人联合起来,想让她乖乖躺上手术台。

陆以沉既然肯和程若兰联合起来打晕她,就说明他昨天应该也知道她偷听了程若兰和陈水沫的对话。

也就是说,陆以沉根本早就知道她的身世了,可却还是和程若兰、陈水沫联合起来不让她说出自己的身世,还想要挖她的子宫。

周迦气得浑身像个筛子一样剧烈地抖动。

她越想越绝望,越想越觉得委屈。

每一晚都等到十二点也等不到自己丈夫回来的时候,她不觉得委屈;

每一次被陆以沉在床上摆成各种屈辱的姿势,还要努力去迎合他,去讨好他,想让他更舒服一点的时候,她也不觉得委屈;

每一顿饭菜,明明知道陆以沉十有八九不会回来吃,却还是都做他最喜欢的菜,最终陆以沉一口都没尝过,她也不觉得委屈!

她爱他爱得毫无尊严,毫无脸面,爱得软弱无能,低声下气,她扒着他,求着他,顺着他的时候,她也不觉得委屈!

甚至是陆以沉用离婚胁迫她要她植皮,她还那样低三下四、卑微下贱地甘愿献上自己的皮来求全这段婚姻的时候,她还是没有觉得委屈!

可是她现在终于受不了了。切切实实的受不了了。

她是他的妻啊!

她那么那么爱他,可他把她当什么?把她当妓.女,当保姆,当器官供应站,就是不把她看成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的女人!他要了她孩子的命,现在还要夺走她的子宫!

都逼她,所有人都逼她捐出她的子宫。

她仰天,无声地哈哈大笑。

笑着哭着,她剧烈地咳嗽起来。喉间一涌,周迦的嘴角顿时开出了一朵血色潋滟的花。

陆以沉看着这样的周迦,心口微微钝痛起来。

……

周迦忽地,灿若星辰地笑了笑。

她猛地返身,抢过主刀医生手里的手术刀,毫不犹豫地将刀子抵在了小腹。

在所有人都还反应不过来的瞬间,她就像不怕疼一样,把刀一点点地、慢慢地插入自己子宫的那个位置,越插越深。

周迦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浓。她张嘴,用口型,极其缓慢地,一字一字地说——

“要子宫,我宁可死!我宁可死!”

刀口溅出十来厘米高的血柱,血光潋滟,鲜血在周迦蓝白条纹的病号服上开出一朵接着一朵殷红的玫瑰花。

可周迦却毫无知觉似的,用力地又快又狠地往自己的子宫补上了一刀,接着一刀。

“周迦——”


=================================================

《睫毛下的伤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情义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情义小说 ,搜索关注即可。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0159.com/?id=943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